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两千一百一十章 陆省长到底在不在?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转过天来,早上八点多,楚天齐又出现在省政府门口。

    去到门卫室填写过相关表格后,楚天齐回到了黑色越野车上。

    挡车杆并未如昨天那样抬起。

    “嘀嘀”,岳继先摁了汽车喇叭。

    其实不用摁喇叭,门卫看的真真的,而且脸上还带着笑意呢,可就是不按遥控器。

    “嘀嘀”,岳继先又摁了一次。

    门卫照样面带笑容,脸上神情就像看着傻瓜一样。

    “嘀嘀”,这次是后面汽车在鸣笛。

    听到这声响动,门卫立即起身,快步出了门卫室,冲着刚刚鸣笛汽车点头哈腰,嘴里连连说着“对不起,您稍候”。

    门卫又来在黑色越野车侧旁,手指敲打着门窗,嘴里嚷嚷着:“靠边,靠边,停后边去。”

    车窗摇下,楚天齐在车里说:“我刚才已经登记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说你不登记呀。你登记了就赶紧去呀,堵在这干什么?干是影响了交通。”门卫黑着脸,申斥着。

    “你不抬杆,我们怎么进去?”楚天齐很是无语。

    “抬什么杆?外单位车辆不准进入,这是规定。”门卫语气很生硬。

    “诶,昨天我来了两次,都让进呀。今天这是怎么啦?”楚天齐反问着。

    门卫气很粗:“昨天那是他们没有认真履职,我可是严格执行规定。”

    “嘀嘀”,后面汽车又摁喇叭催了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你进不进?不进就走,别影响交通。”门卫说着,向后面一指。

    盯了门卫一眼,楚天齐推开车门,下了汽车,从侧旁小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带着一丝不快,楚天齐“噔噔噔”快步走去,走出几步后,回头望去。那个门卫依旧站在门口,正带着胜利的笑容望着自己。

    他娘的,怪不得古话说“相府门前七品官”,省政府门卫都这么牛,竟敢这么戏弄副市长。

    暗自自嘲一句后,楚天齐脚步不再那么急,而是背抄着手,缓步向办公楼走去,就像老干部一样,好不惬意。

    楚天齐正自四平八稳走着,却不知楼上正有一双眼睛看着他,眼中满是讥讽与不屑的表情。

    步到台阶下,楚天齐转头看去,此时那个门卫已经不在外面,好似进了屋子,好似正打着电话。他不由得心中暗道:电话该不是和我有关吧。

    那个门卫已经不再看着,而且台阶也不适合走官步,楚天齐转回身,踩着正常的步子,拾级而上。

    刚一迈步进入办公楼,楚天齐就看见了那个安保人员小熊。

    但那个安保小熊看到楚天齐后,却把头扭向了一边,分明不想看他。

    又一个“七品官”?楚天齐再次自嘲着,走向安保服务台。

    “登记。”来在桌前,楚天齐直接拿出了证件。

    桌后另一名女安保接过了证件。

    “拜见登记要检查仔细,这些天有不明人员经常混入政府机关。”安保小熊头也没回,但分明是影射当下的事。

    女安保立即反问:“我怎么没听说?”

    “你连着调休了一周,当然不知道了。仔细点,小心无大错。”安保小熊一副领导口吻。

    女安保“哦”了一声,来回看了看证件,然后还给楚天齐:“填会见单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拿过会见单,按照上面格式,填写了相关内容。

    女安保看了会见单,然后说:“要见陆省长?那您和王处长联系吧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回道:“麻烦你帮我联系一下。”

    安保小熊接了话:“哎呀,刚有规定,谁来找人都是自个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记王秘书电话,那你给我号码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只有内线,不知道外线号码。”

    “就拿这部内线帮着联系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不能坏了规矩。”

    狗屁,今天都成了规矩,还不是给老子准备的。楚天齐真想一拳过去,但他没有动手,和看大门的动手,也太有损自己的形象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瞪了对方一眼,拿出手机,发了一条短信。

    时间不长,一条短信回了过来,是一串数字。

    照着短信上号码,楚天齐拨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嘟……嘟……”,

    一通回铃音响过,没人接听。

    楚天齐再次重拨了过去。

    还是没人接。

    你不是不接吗?那我就再打,楚天齐第三次拨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哪位?”手机里声音气吼吼的。

    “王处长好,我是沃原市的楚天齐,想要拜见陆省长,请帮着安排一下。”楚天齐讲说了目的。

    手机里“哦”了一声,一副大咧咧的语气:“陆省长忙得很,平时拜见的人太多,根本就忙不过来,以后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王处长,我已经来过好几次,看能不能通融一下,我就几句话,打扰不了陆省长多长时间。”楚天齐和对方商量着。

    “都跟你说了,陆省长没时间,不在单位。”对方语气又生硬了好多。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:“不在呀。去哪了?什么时候回来?”

    “领导行程是随便能说的?乱弹琴。”对方说完,不由分说,“啪”的一声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妈的,狗仗人势。楚天齐咬牙暗骂了一句,收起手机。

    安保小熊一直关注着楚天齐,已然从刚才对话中听中了端倪,但他却故意大声的问道:“联系上了吗?王处长让你上去吗?怎么他没跟我们吩咐?”

    楚天齐鼻子“哼”了一声,嘴角掠过一丝冷笑,转身走去。

    出了办公楼,楚天齐回头看了一眼,“蹬蹬蹬”,快步下台阶而去。

    楼上一名三十多岁男子,看到楚天齐出了院子,立即来在一间屋门前,敲了敲,走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屋子里,背对屋门方向站在一个男人,也在望着楼下,看着那个气咻咻离去的身影。此人没有回头,而是直接问道:“小王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楚天齐带着一股怒气离去,根本没去注意楼上的眼神。出了政府大院后,便上了院门北侧停靠的黑色越野车。

    注意到楚天齐神色不善,岳继先没有询问,而是等着对方吩咐。

    靠在椅背上想了想,楚天齐脸上怒气渐渐散去,拿出手机,发了一条短信出去:现在方便吗?

    很快,一条短信回了过来:你楚大市长召唤,什么时候都方便?有何吩咐?

    楚天齐立即发了一句话:陆振山副省长的车牌号是多少?

    什么?你不会要劫持省部级高官吧?对方短信过来,带着一串的问号与惊叹号。

    楚天齐微微一笑,发了几个字:少费话,快点。

    对方回复很快:遵命,66。

    什么六六?楚天齐正要短信追问,忽的自嘲的笑了笑。然后对着岳继先说:“继先,把车开走,开到相对隐秘的地方,但要方便关注这里进出车辆,还要能看清车牌号码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应答一声,岳继先四外打量一番,驾车向前开去。

    汽车来到红绿灯处,绕了个弯,重新回到先前那条街,上了反方向车道。越野车前行一段后,停到了右侧银行门前停车位上,车头向着公路对面,对面正是省政府大门。在越野车停到银行门前车位时,车牌号码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。如果不是一直跟着,即使刚刚与这辆车相遇,也不会联想到两次所见乃为同一辆。

    “你先注意一下对面,看看有没有省会牌照66号汽车出入,一会儿我替你,我先眯一会儿。”说着话,楚天齐仰靠在椅背上,闭起了眼睛。

    就这样,楚天齐与岳继先轮流着,关注着省政府对面汽车进出。轮换了两个轮次,已经快中午了,楚、岳二人全都盯着对面大门口。

    “出来了。”楚天齐与岳继续异口同声的说。

    此时,一辆黑色奥迪汽车由省政府大院驶出,车牌号码正是河西省会66号车。奥迪车驶出大门时,速度又慢了好多,可以看到副驾驶位坐着个三十多岁年轻男子,驾驶位男子要大上几岁。

    汽车通过门口后,缓缓向右拐去。

    此时,汽车左后侧车窗恰好摇下,车里男子正转头看向外面。

    奥迪车走了,也加了速度,车窗也摇了上去。

    虽然刚才仅仅一瞥,但楚天齐彻底看清了后排车座上的男子,他的双眼不由得眯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两点,省政府大门北侧,停下一辆黑色越野车,越野车挂着首都牌照。车上两名男子都戴着墨镜,双眼注视着省政府院门方向。

    很快,便到了上班时分,一辆辆汽车驶进政府大院,牌照也是各式各样。

    渐渐的,车辆少了下来,分辨起牌照来也方便好多。

    将近三*点钟,一辆黑色奥迪汽车由南向北行驶,在前方不远处,调头拐上了由北向南车道。奥迪汽车经过黑色越野车旁,继续向前行驶。

    在奥迪车刚刚驶来的时候,越野车上二人便看清了奥迪车牌号码:河西省会牌照66号。

    66号奥迪汽车减速,慢慢驶进了省政府大院。

    越野车上二人对视一眼,都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过了十多分钟后,副驾驶位男子拿出手机,拨打了一个固定号码。

    一连拨了三通,都没人接听。

    于是,该男子又换了一个手机号码拨打。

    终于,在拨打了第二遍后,手机里传出声音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不容对方说完,该男子沉声道:“陆省长到底在不在?”

    “不在,下乡了,我也跟着领导出来了。”对方声音至此,戛然而止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