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两千一百二十八章 当断不断,反受其乱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节后上班的第三天,徐敏霞来了。

    坐在办公桌对面椅子上,徐敏霞直接说:“设计计划任务书已经批准啦,从今天开始就可以正式编制初步设计文件和概算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说了声“好”,然后问道:“这项工作快不快,得多长时间?”

    “正常情况下,从开始到编制结束,大约半个多月。不过前些天的现场勘测工作已经进行大半,再到现场核实一两天,整个编制应该在十天之内,最快可能一周就行。”徐敏霞回复。

    “好,很好!”再次说过“好”,楚天齐又问,“小孙、小岳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他俩今天已经出院,正式回到整个队伍,继续参加整个申报过程。真是好样的,没提任何要求,没讲任何困难。”徐敏霞由衷赞叹着。

    “身体恢复好了,行吗?”楚天齐提出疑惑。

    徐敏霞一笑:“医生的建议是,可以出院,同时还建议在家休息一周左右。可他俩出院以后,就非要参与工作,说是闲着麻烦,和大家一起工作有助调理身体。就为了这事,办事处负责人专门向定野市汇报,还惊动了刘市长。结果他俩电话里跟刘市长说,这是可遇不可求的机会,如果没有全程参与,是不完美的,就会留下终生遗憾,希望市里成全。他俩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刘市长又向医院了解过情况,嘱咐办事处负责人多加照顾,就同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也多关照些,毕竟咱们是沃原人,他俩又是在咱们这受伤的。”楚天齐也嘱咐着。

    汇报完之后,徐敏霞离去了。

    靠在椅背上,又想了一遍相关事项,楚天齐继续做着手头工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鹏飞这段时间心里很是烦躁,他烦得是楚天齐的坐大,烦得是楚天齐对自己的威胁。

    自己和对方的争斗,经历了几个阶段,先是优势明显,可以说是实力碾压式的,自己一直都是挑衅的角色。之后很长一段时间,是自己要考虑形象,尤其要考虑对家里老头的影响,才没有把对方踩死。

    等到姓楚的外调他市,直至出省,则是眼不见心不烦,张鹏飞根本就懒得搭理对方,眼里根本就没有姓楚的。

    结果正是在这些考虑下,在自己的漠视下,终于养虎为患。

    等到姓楚的再次回到定野,已非吴下阿蒙,已经开始向自己出手了。开始还互有交手,互有胜负,渐渐的就变成了赤果果的打压,说成“屠杀”也不为过。就是在这样的情形下,自己已经没有什么战力,只求着瘟神快些离去。

    可瘟神依旧没有出省,只是从定野到了沃原。相比起定野,对方倒是没怎么特意收拾自己,但并非对方仁慈,而是自己装孙子换来的暂时安宁。

    可装孙子也没那么容易,要装到什么时候,他会让自己装吗?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收回思绪,张鹏飞说了声“进来”。

    屋门推开,小诸葛走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示意对方坐下,张鹏飞问:“有事?”

    小诸葛把手中纸张递了过去:“张总,您看,这是前三季度的经营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报表我已经看过。”尽管张鹏飞这样说,但还是接过纸张,看起了上面内容。

    看着看着,张鹏飞眉头皱了起来,而且越皱越紧。

    放下纸张,张鹏飞问:“这是谁做的?和那些报表出入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小诸葛说:“我做的。应该是最准确,也最实际的。财务那些报表是做帐所需,与实际情况就是有很大出入。”

    经过这几年的接触,张鹏飞对小诸葛的能力是完全信服的。这个小诸葛思维缜密,虑事周全,很能摆正位置,也能做到吃谁向谁。听对方这么一说,张鹏飞不由得怒道:“这些搞财务的,竟然欺瞒老子,看我怎么收拾他们。”

    小诸葛摆摆手:“张总,不能这么说。他们做帐程序并没错,肯定是依据手续说话,财务就应该这么做。之所以产生出入,差距这么大,其实还是整个管理造成的,是好多事项没有纳入公司财务管理,但却事实上发生了。日积月累,这块就是很大的出入,已经成了大窟窿。

    更要命的是,这几年业务本就萎缩,尤其许多生财项目的失去,额外开支又增加了好多。比如定野市收取砂料保护费的事,当初那可是一笔大收入,除了应对这些人员、经费开支外,还能有一大笔,这些基本都由张总支配了。可自从这个项目被取缔后,不但没有了收入,而且还空自增加了开支,而这些开支却又不能正常入帐,这就是窟窿所在。再比如,我们在沃原市交通和建筑市场的业务,两年前那时候是……”

    听完对方所讲,张鹏飞不由得叹息一声:“哎……”

    对方说的比较婉转,其实归底结底,公司这样的现状全是自己造成,与公司其他人员关系并不大。

    真的是我造成的吗?以前可不是这样的。张鹏飞不由得想起了那个家伙,也不由得咬起了牙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张鹏飞既像是问自己,也像是在问对方。

    小诸葛的语气也不轻松:“要决定怎么办,必须要清楚问题出在哪里,才能对症下*药。首先,人员庞杂。现在公司人员基本全都按以前规模配置,但公司业务岂止降得一星半点?现有人员和机构裁掉三分之二,应该才与实际匹配。”

    “人员、机构冗杂,的确是事实。可是我记得,当初业务下滑的时候,你可是不建议裁撤人员的。”张鹏飞又提出了疑问。

    “此一时彼一时呀。”小诸葛又长嘘了一口气,“当初的时候,我觉得还可能东山再起,还坚信‘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’。既然想坚持成就辉煌,稳定人心、招揽人才的重要性要远胜对经济利益的考虑,那时候也相对还要乐观一些。

    可现在情形却大不一样,不但业务一再萎缩,甚至一些项目彻底枯萎,早已实力不再。而且,经过这几年的变故,尽管我们极力维护人心,但人们早已信心渐失,早已是人心思变。这么一来,当初本是托起业务辉煌的力量,现在却变成了扰乱公司的洪流,久堵不*泄的话,难免酿成大祸。”

    闷闷的嘘了几口气,张鹏飞不甘的问:“难道我就这样认了?就彻底做缩头……”

    小诸葛没有回答,但这本身已经说明了一切。

    见到对方不说话,张鹏飞再次追问:“除了人员冗杂,还有什么?”

    小诸葛道:“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铃声忽然响起,打断了小诸葛的话。

    扫了眼来电显示,张鹏飞拿起听筒:“什么事?……还是他?必须要见?……好吧,带他来吧。”

    张鹏飞放下听筒,再次叹息:“哎,丧门星来了呀。”

    小诸葛已经听出是谁要来,于是站起身来:“张总,那我先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,你不要走。这么的,你先躲到里屋去,听听他说什么,帮我参谋一下。”张鹏飞拦住对方。

    “合适吗?”小诸葛迟疑着。

    张鹏飞指着里屋:“去吧。只能咱俩共同决定了。”

    小诸葛没再啰嗦,转身进了里屋,关好了屋门。

    敲门声适时响起,女秘书带着一个男人进了屋子,然后女秘书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看着这个一身黑衣的男人,张鹏飞示意了一下:“常先生,坐。”

    黑衣人也不客气,直接坐了下来,说道:“张总,你还要犹豫吗?”

    张鹏飞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“和以前相比,你现在的业务已经十去七八,虚名头还有一些,可早已经成了空壳,只要轻轻一推,便会轰然倒塌。其实何止需推,怕是只要一股轻风,你所谓的商业帝国便不复存在。”黑衣人讲说着理由。

    “市场经济下,企业潮起潮落很正常,这也不是个人可以抗衡的。经营不甚景气时,完全可以压缩生产,收缩经营范围,精简团队。”张鹏飞语气很淡。

    黑衣人“嗤笑”一声:“张总,不要自欺欺人了,这是市场原因吗?固然有市场因素,也不过就是‘雪上加霜’里面的‘薄霜’而已,关键问题是这大雪呀。就这雪量,你以为从大厦躲到茅屋里就安全吗?恐怕会死得更惨,只会在死之前留下不光彩的苟延残喘记录而已。”

    听到刺耳的侮辱语句,张鹏飞不由火气:“你他娘的……”

    黑衣人抬手打断,语气依旧不客气:“张总,我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,现实不就是这样吗?表面来看,你现在还是在辉煌的宫殿里,还是一副倒驴不倒架的架势。可事实上,这座宫殿早已被拆得千疮百孔,只要任何一个偶然因素,都会使它轰然倒塌,成为你的坟场。即使你真的认怂,从宫殿躲到厕所,那也不过是臭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。”张鹏飞咬牙厉声打断。

    黑衣人冷笑连连:“我现在只是描述,你便受不了了,如果真到那时候,你还能接受吗?不在沉默中爆发,就在沉默中死亡。当断不断,反受其乱呀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