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两千一百一十六章 勘查人员被打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再有一天就放假了,沃原市政府召开了常务办公会。这次会议既是一次例行会议,也是假前安排会。

    会议从上午九点开始,不到十一点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在说过“散会”二字后,韩鹏程率先走出屋子。

    楚天齐紧跟着第二个起身,出了会议室。

    韩鹏程回头问道:“天齐市长,什么时候回家呀,今天还是明天?”

    “看情况吧,如果能正常下班,下班就走;要是下得晚,就只能明天早上了。”楚天齐应答着,先一步按下叫梯键。

    “休息休息吧!这段时间为了打通定风山一事,数你最忙了,也最辛苦,回家调整几天,逗逗儿子。”韩鹏程笑着说。

    听到说起“葫芦娃”,楚天齐脸上也露出喜色,调侃道:“哄几天孩子玩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韩鹏程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说笑着,电梯也到了,韩、楚二人走后走进电梯。

    电梯很快到了七楼,二人出了电梯,相跟着,向各自办公室走去。

    李子藤听到响动,已经打开“7002”屋门,站在门口等候。

    与韩鹏程打过招呼,楚天齐进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李子藤跟进屋子,关上屋门。

    听出秘书脚步有异,楚天齐问道:“有事?”

    李子藤点点头:“是。勘查人员被打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楚天齐站在桌后,追问着,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李子藤马上讲说起来:“将近十点的时候,徐市长秘书跟我说,‘定野市驻沃办事处’勘查人员在定风山被打,具体情况还不清楚。我听说以后,马上和雷局长联系,雷局长说正带人赶往事发现场,据说有两人被打伤。我又和‘办事处’牛科长联系,他说救护车刚到,正往车上弄人,被打的小孙、小岳意识不清、头晕,好像是被人拿胶皮棒打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电话铃声忽然响起,打断了李子藤的话。

    看了眼来电显示,楚天齐抓起电话听筒:“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电话里略一迟疑,传出雷鹏声音:“市长,你知道了呀。我刚带人勘查完现场,从现场情形看,打人者至少有四人,是从山上下来的,凶手上山时走的是另外一条路。据牛科长讲,凶手是乘车离去的,汽车早就在山下。我们在山脚下也发现了车辙,与牛科长描述车型相吻合。由于受害者意识模糊,向牛科长讲说的内容也很含糊,只知道是因为相遇起了争执,然后凶手便直接打人。

    我们到现场的时候,伤者已被救护车接走,我们没能见到,只看到牛科长与派出所民警。至于伤者现在情况,据医院那边反馈回来的消息,伤者整个意识不太清楚,却也没昏迷,刚刚到了市第一医院,目前正接受检查治疗。伤者是否有危险,具体伤情如何,还不清楚。警方已经在治疗室外增强了警力,以防意外事故发生。

    据牛科长讲,当时他和另外两个同事一组,小孙、小岳一组,两组人分别处于半山腰不同的方位。当牛科长听到同伴呼唤时,便带着本组同事,赶紧到了现场。但小孙、小岳已经被打倒在地,只看到山脚下几个匆匆离去的身影,提供不了行凶者的具体情况。

    指挥中心接到牛科长报警后,迅速向辖区局、所分解信息,中心主任直接给我打了电话。我带人赶赴现场,同时督促县局,要求他们迅速捉拿凶手。辖区派出所到位时间最早,不过也没见到凶手,只能根据车辙和录像片段追踪凶手,目前已经追到了山里,正在带人搜山。我计划带人跟着追凶,一定要把行凶者捉拿归案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你亲自指挥追凶工作,注意安全。”叮嘱之后,楚天齐挂掉电话。

    刚放下听筒,徐敏霞就来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直接就问:“是说勘查人员被打的事吧,有什么最新消息?”

    徐敏霞点点头:“就是这事。我听说此事以后,正准备了解具体情况,志红市长就打来电话,说她正在赶往医院的路上,卫生局长也已在医院盯着。兄弟市同志来衔接交通工作,却在沃原市地面被打,是我这个主管交通副市长工作不到位,我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摆手打断:“哪就哪去了,跟你有什么关系?如果要说工作没做好,也是我没尽到责任。现在不探讨这个,千方百计抢救伤者才是正题。”

    徐敏霞马上接话:“市长,我想到医院去看看,也好随时了解伤者情况,及时向刘市长通报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小孙、小岳身处异地,我们就是他们的亲人,一定要随时关注情况,为他们的治疗提供帮助。”停了一下,楚天齐又说,“这样,先等一下,我先和刘市长通通电话,看看还有什么情况。”

    说完,楚天齐拨打了刘福礼的号码。

    很快,刘福礼的声音传了出来:“天齐市长!”

    楚天齐马上道:“老领导,我要向你道歉呀,没能照看好定野市的同志,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对方打断了:“别这么说,这件事事出突然,又是在野外,你们根本想不到,我们也想不到。刚才现场的人跟我说了,说是沃原市卫生局长就在现场盯着,发改、交通的领导也都守在那里,曲志红市长也已到了医院,医院上了最好的医生和设备,一切都是尽心尽力。牛科长也刚打完电话,说是雷鹏副局长亲自出警,还要和派出所同志一起去追凶。这阵仗太大了,太令我们感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领导,你这么说,我更觉得惭愧。现在给你打电话,就是表达我们的心情,我们一定全力以赴抢救伤者,一定不遗余力捉拿凶手,一定给伤者一个交待,给你一个交待,也给定野市一个交待。”楚天齐说的很是坚决。

    “天齐呀,什么都不用说,不用加那么大压力。我相信你,相信沃原市的同志们。”刘福礼话中满是诚意。

    结束了与刘福礼通话,徐敏霞也去了医院。楚天齐却犯起了嘀咕:勘查人员为什么会挨打?偶然?巧合?还是有其它什么原因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虽然同为沃原市同僚,而且还是主管治安领导,但柯猛却没有应有的重视与沉重,而且轻松无比,甚至还有着浓浓的讥讽。

    其实从定风山项目提起之时,柯猛就一直对其讥讽不断,认为某人是哗众取宠,是为了捞取个人政绩。当然了,他对某人的成见,却非始于定风山项目,而是与之前的事项有关。老领导的儿子被某人拿下,自己眼皮底下又被安了“奸细”,柯猛心里能好受才怪。

    带着这样的情绪,柯猛岂能支持某人?恨不得某人天天出事才好。现在好了,定野的人被打,某人的面子就丢大了。

    柯猛也是会后便听到了汇报,刚开始还不相信,等到确认后,张嘴便骂:“妈的,什么人这么大胆,连定野办事处人都敢打,反了天了,一定要严查不贷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还给雷鹏打电话,追问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等到汇报人员一走,柯猛立即卸去满脸怒气,反而嘴角露出了喜色,还轻轻哼唱起来。

    除了午饭时稍微拿捏了一会儿,挂了张冷脸外,一回到自己办公室,柯猛就又是喜不自禁的神色。他之所以更加欣喜,不但是因为那件事,更是因为午饭时见到了某人。虽然那人表面平静,但柯猛清楚,对方一定心情不爽。

    只要那人不舒服,柯猛就觉得舒服无比。这段时间尽是见到某人风风光光了,搞得自己心情很不爽,现在终于轮到那家伙吃瘪,终于轮到老子爽一会了。

    “高兴,高兴,真呀真高兴。”柯猛心情一爽,竟然还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铃声忽然想起。

    看了眼来电显示,柯猛挥去满脸喜色,换上严肃神情,接通手机,“喂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大市长,忙什么呢?”手机里的声音很是随意。

    “坐的,没忙什么。”柯猛随口道,“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坐的?大中午坐的,不午休?”对方显得很惊讶,“这是有什么好事了,激动成这样?”

    柯猛答非所问:“你到底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对方也是自说自话:“某人那里出了乱了,你是高兴的吧?定野市的人被打,轻重不知,若是有个三长两短,怕是他也没法跟秦怀交待,韩鹏程这里也交待不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屁话,我他娘主管治安,最腻歪的就是出乱子,还能高兴?就这么个事,无论对谁,能有什么影响?”柯猛斥道。

    “从实际上对他未必有影响,可他也是要脸的人,这不是光屁*股拉磨——转圈丢人吗?再说了,本本分分的工作人员,怎么会挨打呢?这里面就没什么蹊跷?”手机里的声音阴阳怪气的,“会不是哪个同僚忌恨他,故意给整出来的呢?”

    柯猛不由得一楞:自己只顾偷着笑了,根本没往这方面想,想来也是丢份。现在经对方这么一提,他也才意识到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不会跟别人胡乱讲的。”手机里又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柯猛又是一楞,随即骂道:“你他娘什么意思?少来血口喷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什么意思,是人家怎么想,你又怎么做。”手机里声音至此,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做?老子做什么了?”柯猛气的一挥巴掌,拍到了桌上,眉头也随即皱了起来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