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两千零七十四章 流氓会武术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二……”,

    随着沉闷声音继续数出数字,四台施工机械全都缓缓抬起铁臂,铁铲、铲斗全都抬升到了最高位置。

    “等等,等等。”沙哑声音迅即响起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?怎么又抢喇叭?”沉闷声音中带着浓浓不满。

    沙哑声音再次解劝:“别别别,先别拆,先别拆,让我再劝劝,我还没劝完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真是的,心比面团都软。”沉闷声音怒斥着。

    沙哑声音没有立即接茬,而是停了停,喊起了话:“焦老五,你还装着吗?还以为我们没带设备,以为我们在吓唬你?那好吧,就让你再见识见识。钩机。”

    听到命令,两台钩机均都向前缓缓移动,离着焦老五家院子更近。两台钩机一个铲斗向上,一个铲斗向下,然后几乎同时狠狠砸下。

    “咣当”、“咚”,

    随着铲斗快速坠落,立即响起“哗啦”、“轰隆”声响,迅即碎屑乱溅、尘土飞扬,矮墙仅剩了墙角和底端的一些石块。

    “哇……呜……”一阵女人哭喊传出了院子,“你们要干什么?要拆房吗?屋里可是有活生生的两个人呀。”

    “两个人?焦老五你真滑呀。前几天刚把闺女放到了小妹夫家,放到那个叫刘家寨的小山村,这又把儿子送哪了?”沉闷声音中带着狞笑。

    “王八蛋,你们想干什么?有种就冲老子来,老子任你们宰,别打孩子主意,造孽要遭雷劈的。”焦老五终于出了声。

    沉闷声骂道:“你他娘的摆肉头阵,跟我们耍赖就行?老子为什么就不……”

    沙哑声音抢过话头,打断了同伙:“焦老五,你瞎想什么呢?我们都是按规矩办事,真不明白你咋会那么想。”

    “他娘的,还说老子瞎想。你们又是野蛮强拆,又是威胁人身安全,能让老子怎么想?”焦老五骂的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沙哑声音显得很有耐心:“你呀,就是瞎心眼子多,都想哪去了?看来咱们就是缺少沟通。本来好几次想要跟你沟通,可你要么躲着不出声,要么破口大骂,根本不合作呀。现在你好不容易说话了,那我就向你说明一下,以免你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刚才的事大家都看到了,根本就不是你说的那样吗,怎么是强拆呢?本来依据你这不配合的态度,也适用采取强拆手段,只是考虑到你可能只是思想顽固,我才临时阻止了这事。可你也难免认为我们只是说说,难免有恃无恐,我才不得不让你看看带来的设备。

    不过你躲在屋里不出来,设备就只好举的高些,也离得近些,落下的时候难免有点儿动静,难免带倒东西。你放心,这墙子不会白倒,在你签了协议并从这里搬出后,院墙也会算进补偿范围的。你不就是担心这事吗?这下行了吧。

    另外,你污蔑我们,说我们威胁你们人身安全,这更是无稽之谈。我们谈起你的家人,不也是为了做工作,为了去除咱们之间的隔阂吗?怎么在你嘴里,就上纲上线了,就说出这样的话呢?”

    “王八蛋,混帐王八蛋,你不是人,你们都不是人。”焦老五的声音中带着哭腔。他实在无助,也实在憋屈的厉害。他现在算是深深理解了那句“流氓会武术,简直弄不住”的深意,也知道了什么叫颠倒黑白,什么叫大睁两眼说瞎话。

    沙哑声音中也带着无奈:“看看,看看,你不张嘴便罢,一张嘴就伤人,这根本都没法跟你交流,没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都没法交流了,还费什么话?拆迁准备……三……二……”沉闷声音抢过了话头。

    沙哑声音阻拦着:“别拆别拆,焦老五还没完全想通,刚才又理解歪了,我们还是再多给他一些耐心,多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那耐心,你有耐心你弄,今天我不管了。”沉闷声音赌气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你呀,还有你焦老五,你们都逼我呀。”沙哑嗓子叹着气,又讲说起来,“焦老五,为了你的事,我可是真的尽力了,不过也只能再给你开最后一次绿灯。这么的吧,再少给你一点时间,该收拾家三货四就赶紧收拾,千万要快,整个改造项目不可能因你们几户而搁置的。当然我们也不可能闲着,该做的准备就先做着,先做做地下隐蔽工程什么的。言尽于此,好自为之吧!”

    停了一下,沙哑声音命令道:“开挖。”

    随着这声命令,几台设备调整了一下位置,贴着北侧,“咯嘣嘣”挖、铲了下去。

    在机械设备工作的同时,自是又有人宣讲了“政策”,讲了对住户的“体谅”,可谓“仁至义尽”。

    这些大型设备挖掘这样的土层,就跟玩儿似的,仅仅不足半个小时,已经挖出了两条深一米多的沟渠,从东一直通到西。沟中挖出的渣土,贴着民房院落堆砌,形成了高高的土梁。在这一年多中,附近拆迁的许多渣土都堆在这里,空地本就几乎与院墙持平,现在再堆上这道土梁,院墙更低了一大截,整个院落就好似跌在坑里一样。

    土梁包围着院落不算,关键是两条沟东端顶着石墙,西端挨着垃圾堆,断了前排居民从南侧出行的路。焦老五家的院落从西侧开门,还能出门向西,再走北边小巷出去,像这种东、西开门的住户还有几家。南边开门的住户就麻烦了,整个院门几乎被堵死,要么扶着新土墙走窄缝,要么只能翻自家院墙出去。

    这里早已断水断电,居民需要出去拉水,也要换煤气、运粮食等,现在主路断交,走后面的巷子就麻烦多了。尤其是最前排居民,别想用三轮车出去拉水,根本就过不去。

    “乡亲们,抓紧时间快点收拾,我们实在是做难呀,上面可催着我们呢,东西两侧的地下隐蔽工程也该动工了。”专人前前后后的来回广播一番后,“安全帽们”都返回了汽车上。

    “指挥车”打头,四辆施工机械跟着,其余越野车断后,全都亮着大灯,“轰隆隆”鸣响着驶去。

    一片沉寂之后,声声呼号传出了院子:

    “这可怎么活呀,路都封死了,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哇……怎么办呀?还让不让人活了?”

    “呜……王八蛋,缺德玩意,不得好死,生下孩子没*。”

    “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哇……”

    在这些哭号声中,也夹杂着男人的哀叹与喝斥,整个原南棚户区笼罩在悲伤的气氛中。

    就在人们悲伤不已的时候,从石墙东边走出两个人影来。这两人径直到了沟边,从东一直看到西,又从西看到东,然后还攀上石墙,向着土梁另一侧张望了一番。

    从石墙上跳下来,到了石墙东边,两条黑影上了墙后停放的汽车。一人驾驶汽车,另一人拿出手机,拨打了出去。电话一通,直接讲说起来:“果然如此,先是断电,接着断水,现在又变相断交,分明是强逼着居民搬走呀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棚户区居民沉浸在一片悲伤之中的时候,那二十多辆越野车早已驶进了城边一个院子,院子里有一栋三层小楼。

    “安全帽们”下了汽车,径直进到一楼大厅。

    大厅里的十张桌子,都已准备好碗筷,白酒、啤酒堆了半桌。

    “他娘的,真的渴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更他娘的热。”

    众“安全帽们”咋呼着,纷纷拿起啤酒罐,掀去罐上铁环,仰脖张起了“喇叭”。一口气喝完罐中啤酒,这些人才取下帽子,扯掉身上的衣物。

    霎时,这些人后背、前胸、胳膊上都露出了纹身,所纹的图案全都异常狰狞,恐怖之极。在灯光映照下,这些图案更显刺眼,令人不禁毛骨悚然,也不禁恶心不已。

    与些同时,大鱼大*肉迅速堆上桌子,整个大厅里弥漫着肉、菜的香气,还有臭哄哄的汗腥味。

    “安全帽们”都不客气,或下手抓,或叉子刺,亦筷子夹,都用尽量方便的方式大快朵颐着。在吃的同时,自也没忘记喝,更没忘了侃,大厅里嘈杂不已,简直就是一副群魔乱舞图。

    在小楼的三层“888”包厢内,坐着八人,这八人是从“指挥车”上下来的,先“安全帽们”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与楼下那些“安全帽”相比,这八人要比“安全帽们”显着文雅的多,既没光着上身,也没胡吃海吹。但在这种沉静的外表下,却透出浓浓的阴戾之气,整个屋子都显得森冷无比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坐在主位上的人拿起手机,看到上面号码,立即满脸堆笑,摁下接听键,称呼了一声:“大哥。”

    此时,无论是“888”包厢里的人,亦或是一楼的“安全帽们”,都只顾着各自的事项。他们不曾想到,也不会看到,楼下汽车暗影里出现了两个黑影。黑影好似没有对这些人出手的打算,但却透过手中设备关注着大厅里的“安全帽们”,也试图想要从楼上发现些什么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