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两千零九十二章 同学逗闷子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两三天时间很快过去,转眼便到了周五晚上,楚天齐回到省城,出现在雁云大厦“缘聚”餐包内。

    楚天齐是中午到的省城,和雷鹏一起回来的,在家里别墅吃的午饭。然后逗孩子、聊家常,在五点前的时候,从家里出来,分别参加各自的应酬。

    楚天齐之所以今天回省城,主要就是为了这次应酬,也正好带着雷鹏到家里看孩子。这次应酬不是工作需要,而是一次私人聚会,为田馨饯行。

    这次田馨要随男朋友出国,暂时是伴读两年,很可能长期定居国外。

    那年在党校学习的时候,田馨是自己的班主任,对自己多有照顾,又是宁俊琦的好朋友。虽然田馨专程到家中道别,与宁俊琦有过相聚,但楚天齐还是该来参加这个活动。

    楚天齐到了缘聚餐包时,已经有好几位同学到了,人们纷纷上前称呼着“楚市长”。虽然称谓一致,但内涵却不一样。有人这么称呼,就是同学逗闷子,带着调侃的意味。有人完全是一种习惯,全是官场中人,称呼职位是约定俗成。而有人却是带着尊称,比如杨崇举,比如董梓萱。

    同学们到了一起,开玩笑是肯定的,而且新到成员都会成为目标,楚天齐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肖婉婷看着大伙,认真的说:“咱们都是同学,今天又是为田老师饯行,称呼就应该更亲近、更随性,我建议都直呼其名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岳佳妮第一个响应,“好。反正咱也不是官,正好也没得称呼。”说到这里,却又语气一转,“咱是大头兵,当然无所谓,就是不知道大领导会否有意见。”

    “是哦,看来是我欠考虑了。”肖婉婷马上做出一副懊悔的神情,“对不起,楚市长。”

    其实就是肖婉婷不点出来,人们目光也早都投到了楚天齐身上,因为现场数他官最大,而且明显也是专门针对他说的。

    刚才还打算装糊涂,不承认自己是大领导,现在让肖婉婷这么一说,楚天齐只得笑着接茬:“肖婉婷,我当然双手赞成了,只不过我可不是你所谓的‘大领导’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楚市长,是我考虑不周,还请领导见谅。”肖婉婷说着,还煞有介事的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“去去去,少拿我打镲。”楚天齐急忙摆着手。

    岳佳妮马上道:“楚市长都同意了,还有谁不赞成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。”

    “赞成。”

    人们纷纷表达意见。

    看出肖、岳二人的挤兑,楚天齐点指二人:“你俩呀,纯属就是挤兑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,楚市长,楚天齐同学。”

    “楚市长请见谅。我错了,现在应该称‘楚天齐’才对。”

    肖婉婷、岳佳妮语气极度恭敬,随即却都“咯咯咯”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屋子里笑声立即响成一片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楚天齐不禁面皮微红,稍显尴尬,冲着肖、岳二人挥拳抗议。

    肖婉婷可是不怕“威胁”,而是又再次说道:“同学们,那咱们就演练一下,省得一会儿不熟练,就从称呼楚市长,不,楚天齐同学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,凭什么拿我为例子?”楚天齐提出疑义。

    “你是大领导,当然得从你开始了,否则显得不够尊重。”说到这里,肖婉婷转头问道,“谁要不尊重楚天齐同学,马上举手。”

    问过之后,肖婉婷煞有介事的看了一圈,又说:“没有吧?看来众望所归,那就从你开始。楚天齐同学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就知道对方憋着坏水,却也只得回应:“肖婉婷同学。”

    “楚天齐。”岳佳妮喊出了名字。

    楚天齐便以直呼其名:“岳佳妮。”

    “楚天齐”、“楚天齐同学”,两种称谓不时响起,楚天齐也给予对应的回复。

    说着说着,称呼声却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姜云生,你怎么回事?为什么不称呼?莫非你对楚天齐有意见?”肖婉婷提出了质疑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,不敢,楚市长,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姜云生连摇双手,急急解释。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不称呼?”肖婉婉明知故问。

    岳佳妮跟着帮腔:“就是呀,同学一场,称呼一下就这么难?”

    “我,我,不,楚市……楚天……”姜云生吭哧着,脸上憋得通红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忽然响起。

    谢天谢地。姜云生心中暗自念佛,说了句“我去接电话”,马上蹿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“陆勇,那你先来。”肖婉婷继续点名。

    “我,我打个电话。”陆勇说着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沃原市众位都是‘电话控’呀。”肖婉婷说着话,目光到了董梓萱脸上,“董梓萱,该你了。你也要接打电话吗?”

    当初在党校的时候,董梓萱等人不遗余力给楚天齐抹黑,而肖婉婷、岳佳妮等人又极力维护楚天齐,这二人与董梓萱可以说水火不容。虽然楚天齐与董梓萱已经冰释前嫌,但这二人对董梓萱依旧耿耿于怀,董对二人也不感冒。

    听到肖婉婷语气阴阳怪气,董梓萱“嗤笑”一声:“肖婉婷,我就不明白了,凭什么你要取笑大伙呢,难道就因为你是省城人,就比下面县市人高一等?”

    刚才点到董梓萱时,肖婉婷确实有些盛气凌人,现在被对方质问,也一时没有合适语句,便只得含糊道:“董梓萱,不要上纲上线好不好,同学们互相称呼名字,不是很正常吗?难道你非要让人喊你官称?”

    “不要顾左右言其它。既然你能主持这个环节,那也得允许我们弄个环节。”说完之后,董梓萱看向楚天齐,“楚天齐同学。”

    已经听出了*味,楚天齐正准备适时熄火。现在听到又回归了先前话题,他便也称呼着:“董梓萱同学。”

    冲着楚天齐微微笑过,董梓萱又看向肖婉婷:“我记得当初在党校的时候,有的女人对楚同学可是垂涎三尺,整天上赶着,那腻腻乎乎的,别提了。怎耐落花有意,流水无情,人家楚同学眼界高,根本看不上庸脂俗粉。大家说说,这个女人是谁呀?我没别的意思,活跃一下气氛嘛。”

    相比较而言,肖婉婷让人们称呼楚天齐,纯属是恶作剧,而董梓萱现在的提法,可就更不友好了。但肖婉婷作弄人在先,董梓萱只是反唇相讥,也不能苛责董梓萱。

    当然知道董梓萱指的是谁,但人们一时不好接话,屋子里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看来那个女人的确够威风,人们都不敢讲话了,果然地域歧视无处不在呀。”董梓萱的语气中满是讥诮。

    “该不会是董梓萱同学吧。”忽然一个男声搭了腔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人们哄堂大笑,尤其肖婉婷笑的更为夸张。

    面对人们的起哄,董梓萱没有半点尴尬,反倒很平静的说:“人家楚同学那是人中之龙,很值得我仰视和膜拜。只是我有自知之明,不敢高攀,还是守着普通男人过吧,省得被人拒绝,那就一点脸面都没有了。现实中就有这样的人呀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……”肖婉婷脸上不由变色。虽说当年仰慕楚天齐的事,同学都知道,但被人当众当做丑事讲说,脸上还是挂不住。

    “吱扭”,屋门推开。

    人到声到:“各位同学,都到了呀。”

    刚才也已看出气氛不对,岳佳妮正愁如何化解,现在看到此人,立即有了计较,便笑着说:“仝姐,今天有个规矩,都是直呼其名,先从这边开始。”

    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原定野市许源县公安局户籍科长周仝,现在的县局副局长兼刑警队长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周仝一眼看去,脸色微红,称呼了一声,“天齐。”

    屋子里先是一楞,随即响起笑声:“咯咯咯……”

    有岳佳妮带头,人们都跟着笑了: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意识到被戏弄,周仝点指岳佳妮:“小妮子,你咋这么坏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啦?刚才就是这么做的呀,只不过你比大伙称呼的更亲切一些。这也没什么,谁让你俩是多年老同事,关系不一般呢。”岳佳妮说话时,故意挤眉弄眼着。

    “都赖你,是你说的‘直呼其名’,又没说直呼姓名。”周仝找着理由。

    “别不好意思,习惯了,习惯了。”岳佳妮嬉笑着,冲着楚天齐又挤了挤眼,“是不是呀,楚天齐同学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搭茬,而是苦笑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有了周仝这个小插曲,肖、董二人的“战争”随即结束,尴尬气氛散去。

    在刚才人们插诨打科时,有一个人一直没有开怀大笑,这人不是别人,正是沃原市交通局长杨崇举,因为他也面临着姜云生、陆勇那样的尴尬。他倒不怕此时直呼楚天齐名字,可是要传回沃原市的话,恐怕不是很好。便一直猫着,没有声张,希望能够躲过这一环节。还好刚才肖、董斗嘴,延缓了时间,还好周仝临时进来,想来应该岔开这个事了吧。

    正自想的挺美,杨崇举却注意到,人们的目光都集中了过来。

    直呼其名吗?

    总不能也去接手机,成为同学们永久的笑柄吧?

    杨崇举低着头,假装没看到目光,心中同时做着斟酌。

    肖婉婷又说了话:“杨崇举同学……”

    “吱扭”,屋门适时推开,一个人走进屋子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人,杨崇举心中一喜:哈哈,终于躲过这一场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