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两千一百二十章 姓楚的追来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十月二日,一辆黑色越野车驶出沃原市,奔定风山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汽车上坐定三人,正是楚天齐、雷鹏、岳继先,由岳继先开车,楚、雷坐在后排座位。

    这辆汽车也正是楚天齐的专车,但今天却是一个非常普通的牌照,汽车保险杠和侧门好似也受了“伤”。经过这么一化妆,人们很难和常务副市长专车联系起来。

    今天三人一起出发,是为了抓捕打人凶手一事,当然这并非官派,而是楚天齐组织的私下行动。

    为了尽快抓捕凶手,公安局雷鹏、王大刚都取消了休假,同时没休的还有刑警队和特警队。按照分工,由雷鹏主持整个抓捕行动,王大刚和两个队长各带一队,三队分头行动。但局里给的时间很紧,整个只有一周,即十月七日二十四点前截止。

    既使公安局不限定时间,雷鹏也急着破案,楚天齐同样想要尽快捉拿凶手,也正好趁着假期时间,便有了这次行动。

    汽车出城以后,楚天齐、雷鹏便闭目养神,只有岳继先眼戴墨镜,盯着前方,驾驶汽车。

    在汽车到了定风山附近时,车速慢了下来,楚天齐睁开双眼,拿起高倍望远镜,隔着车窗,张望身侧的定风山上。

    雷鹏则直接指着窗外:“那条路,就是凶手打人的路,准确地点是那,路旁有两颗断杈的柏树。一路上都没有这种情况,偏偏那里出现了露出的白茬口,分明是故意做的标记。而且那个地点相对地势稍低,四周树木也更茂密,离着山下也不远,又便于隐蔽,正是实施不法侵害的方便之所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依旧盯着望远镜,同时回复着雷鹏的话:“你说的那个地方,前几天我从那里走过,当时还没有断树杈,确实是很适合干坏事。但这里就出现了一个新问题,凶手怎么知道伤者会走那里,或者说怎么知道勘查人员会走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我也考虑过,还专门做过了解。从那个方向上山,路是不少,但好走的路就只有两条,也是人们常选的路段,勘查人员一直就走这两条,前天也是这么分组的。其实那三人行走的上坡路段,也出现了新的断杈树,和这次打人地点的特点相符。要说区别的话,就是那条路上多了一人,这条路上少了一人,更方便动手。”雷鹏给出答案。

    楚天齐“哼”了一声:“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,就是策划再精密,照样把他们捉拿归案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上午十点多,汽车从‘定野北’下了高速。

    收费站平台上,停放着一辆定野牌照越野车,看到刚下站口的黑色越野,立即当先启动,头前带路。

    两辆汽车一前一后,从市区外围走过,径直到了城边一个小区,停在小区十号楼下。

    前面汽车先行停下,曲刚、高峰、厉剑从车上下来,向后面汽车走去。

    第二辆汽车随即停住,在先前三人迎候下,楚天齐、雷鹏、岳继先相继下车,雷鹏是从驾驶位下来的。

    刚才在过了定风山时,岳继先便与雷鹏换了位置,坐到后排座位,回复了好多短信与留言。

    在院里没有过多寒暄,几人前后相随着,乘电梯上了十二层。

    来在东侧屋门前,高峰取出房卡,打开屋门,几人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是一栋三室二厅的房子,面积大概在一百二十平米左右,客厅里沙发、茶几都是崭新的。

    高峰走在最后,不但关闭了防盗门,也关上了木门。

    扫了一眼四周,楚天齐笑着说:“屋子不错呀,是曲局的又一办公之所?”

    曲刚“呵呵”一笑:“哪呀,这是高峰六月份刚买的新房,是准备下个月把家搬过来。现在看着稍微偏僻些,后年市局一搬到这,上班立马就离着近了。你在来之前说,尽量不要惊动到别人,我们这才选到这见面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:“是这样啊。这几年高峰两地分居,他在成康市,媳妇在许源县,确实也该团聚了。”

    高峰张罗着沏茶倒水,其余几人坐到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曲刚取出一份纸张递了过去:“这是根据雷局传来的资料,我们进行的排查情况,还有所做的部署。”

    接过纸张,楚天齐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过一遍之后,楚天齐指着纸张,询问起来:“这里所说的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询问,现场人们都加入讨论之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一点多,“老蔡饭庄”。

    “老友聚”餐包里,坐着楚天齐等人。

    “老蔡饭庄”也在城边,离着高峰新房那个小区不远。

    众人是十二点多到这里的,现在桌上已经出现了两个空着的白酒杯。

    曲刚放下筷子,对着楚天齐说:“老局长,我说的没错吧,别看这个地方土,餐包名字也土,可这菜品味道正。”

    “味道正就对了,本来就是土菜,就得有点土味。”楚天齐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,还是老局长看问题透彻,再敬一杯。”曲刚说着,端起了酒杯。

    楚天齐摆摆手:“老曲,不能拿这杯,还拿先前那小杯,要是这么喝下去,非得喝醉不可,咱们四个人已经喝两瓶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局长海量,还能怕这点酒?”曲刚向前一递杯子。

    “我倒不怕,是替你怕。”楚天齐笑着说,“你忘了我的外号了。”

    曲刚一龇牙:“我跟老局长是没法比,可今天我高兴,别说这点酒,就是再喝这么多也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还都有正事呢,这么喝怎么行?”停了一下,楚天齐也举起杯来,“就这一杯,后面拿小的。”

    曲刚应了声“喝”,与对方碰过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楚天齐也喝了杯中酒,吧咂着嘴说:“一杯一两五,可不能这么喝了。”

    曲刚“嘿嘿”一笑:“老局长,我到现在也奇怪,那次你怎么就喝了那么多?是不是这里边有什么说道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楚天齐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肯定不会偷偷把酒倒掉,你就不是那样的人。可是那次确实喝的太多了,三斤多,但却没有一点醉意。你是不有特异功能?后来有几次喝酒,你喝到一斤多的时候,脸也发红,偶尔也有上头的时候,这又是怎么回事?”曲刚讲出疑惑。

    楚天齐笑的很诡秘:“老曲,我这人喝酒吧,那是遇强则强,遇弱不强,属弹簧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曲刚显然疑惑未解。

    “老曲,要不这样,今天再重演一遍,怎么样?”楚天齐打趣道。

    曲刚连连摆手:“不敢,不敢,再不敢较量,也不敢丢丑了。”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忽然响起。

    屋子里立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厉剑立即起身,来在门口,打开屋门。

    看到眼前之人,厉剑赶忙称呼了一声:“市长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果然是你们,把我甩到一边,你们喝起来了。”来人说着,已经走进屋子。

    看到来人,众人纷纷起身,楚天齐、曲刚直接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市长,您好!”楚天齐快步上前,握住对方伸出的右手。

    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定野市长秦怀。秦怀出手点指:“天齐市长,这你就见外了,来了怎么不打招呼呢?”

    “我想您肯定休假了,就没敢打扰。”楚天齐给出了理由。然后又问,“你怎么也在这?”

    秦怀道:“我是专程赶来的,是听人汇报才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正说话间,刘福礼走了进来,后面还跟着市长秘书。

    让座、夹菜,一通忙活,众人重新落座,楚天齐也才明白事情原委。

    原来,在楚天齐等人来的时候,市长秘书也正好到这里,看到了楚天齐侧脸,便向市长做了汇报,秦怀又叫上刘福礼,赶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秦市长亲自赶来,这面子可够大的,楚天齐不但要响应对方敬酒,还必须主动回敬。

    有楚天齐关系在那,秦怀向楚天齐的每位朋友都敬了酒,可谓面子十足。

    一刹时,房间里又热闹了起来。但热闹的是秦怀、楚天齐、刘福礼,雷鹏、曲刚也能跟着热闹,高峰和厉剑就拘束多了。岳继先倒没觉得什么,反正也没喝酒,又与秦怀没有隶属关系,尤其大阵仗和大人物可见多了。

    又是一个多小时过去,只到桌上一共空了五个瓶子,这顿午宴才算结束,众人离席下楼,乘车而去。

    二楼一间屋子里,临窗位置坐着一个男人。男人收回目光,拨出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两声回铃音后,手机里传出声音:“老刁,有事?”

    男人说道:“我刚才看见一个人,挺像你说的那个姓楚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手机里声音很是惊讶,还带着紧张与畏惧,“他怎么会到这?你认识他?”

    “那人和你说的样貌挺像,市长秦怀直接陪着。电视上成天见到市长,这个错不了。”男人强调着。

    “那,那你拍照没?给我发一张照片。”对方提出要求。

    男人下意识看向外面,谨慎的说:“还拍照呢。我刚凑到窗前,就有一双眼睛望过来,就跟发现了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,那,姓楚的追来了。”手机里喃喃一声,便没了动静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