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两千一百一十三章 做人不能太肤浅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听完电话里所言,王遨宇连声追问:“什么,什么?撒谎也不打草稿,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对方赶忙解释:“真的,我没撒谎,当时不只我一人看到了。虽然他只晃了一下,但我们在正式入职的时候,都有专门培训,对于几个特殊标识都记得特清楚。我自上岗以来,还没在班上见过这种标识,所以印象更深。只是他当时出示标识时,就坐在车上,又戴着墨镜,车牌号也是*的,我们根本就没往他身上想。”

    王遨宇吸了口凉气:“他怎么会有这种标识?真的假的?那这车辆车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真假就不知道了,反正跟当时培训时看到的一样,车辆的事更说不清了。可能是临时换车牌?”对方回复的很含糊。

    “你他……”忍住了即将骂出的脏话,王遨宇语气缓和了一些,“别怪我语气急,确实因你们大院门卫工作不力,给领导带来了很大困扰。好好反思反思,以后一定要杜绝此类事项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,王处长说的对,我一定引以为戒,下不为例。”电话里一副如蒙大赦的语气。

    “行了,就这样。”王遨宇说完,不等对方回应,便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略一思忖,王遨宇又拨打了另一号码。

    “嘟……嘟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回铃音后,听筒里传出一个声音:“王处长,您好!”

    “那辆车就在院里停着,你们怎么就没看到?那么多监控是干什么吃的?”王遨宇厉声质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呀,院里根本就没见到那辆车。”电话里回应着。

    “可能先是一个首都牌照,后来又换成了沃原那个号码,原先的首都车牌号是……”王遨宇报出了首都车牌号码。然后又补充道,“汽车已经离开了十多分钟,差不多够二十分钟了。”

    听筒里马上表态:“王处长,我这马上去查,看看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王遨宇不再说话,而是“啪”的一下,把听筒摁到话机上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铃声随即响起,是手机在响。

    看到屏幕上那个号码,王遨宇骂了一声“妈的,早干什么去了?现在才来马后炮?”但还是摁下了绿色接通键。

    手机里立即传来谄媚的声音:“王处长,您好!我是一楼小熊。刚才打您固话一起占线,估计正好有人往进打,我就打您手机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事说事。”王遨宇语气中透着不耐烦。

    “王处长,看您刚才从楼外回来,表情不太愉快,是不我哪里惹您不高兴了?”安保小熊的声音加着小心。

    王遨宇尽量压着火气,说:“我明明跟你交待过,不能放他上来,你们怎么就……难道看不见他?”

    安保小熊马上说:“王处长,我可以说是眼睛眨都不眨,就一直盯着门口,看着院里。可是既没见到他的车,也没见他步行进院,冷不丁就出现在一楼大厅里。等我正要质问他时,他出示了一个证件,立即我就不敢言声了。他直接把证件放到我眼前,我看得那是清清楚楚,当时入职培训的时候,我们专门学习过一些特殊证件知识,那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别说了。”王遨宇说完,直接挂断手机。

    瘫软的坐到椅子上,王遨宇已经全身汗意津津了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固定电话马上响起,还是监控室号码。

    王遨宇缓缓伸出手去,拿起听筒,“喂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电话里的女声满是惊讶:“真是奇怪,那辆*号码汽车没有停在普通停车场,而是出现在了省领导专车临时停放区,从一停下,一直就是那个*号码。这倒还没什么,更奇怪的是,在汽车离去启动并转弯后,却成了另一个号码,也就是您说的那个沃原车牌号。你说这是什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王遨宇把听筒扔到了话机上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固定电话又响了。

    “妈的,专跟老子过不去呀。”王遨宇骂了一句,拿起电筒直接道,“你他……”

    忽的瞟到了来电显示号码,王遨宇赶忙换了谄媚语气:“省长您……”

    “来我办公室。”电话里声音至此,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靠在椅背上,楚天齐闭着眼睛,似睡非睡。

    “叮咚”,两声短促铃音响起。

    摸起手机,楚天齐睁开眼睛。看到发短信号码,他急忙坐直身体,点开信息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完信息后,楚天齐照着信息里的数字,拨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嘟……嘟……”,

    好几声回铃音后,手机里传出一个威严男声:“哪位?”

    楚天齐尊敬的说:“您好,请问您是常务副省长李省长吗?”

    对方道:“你是李书记的女婿楚天齐同志吧,刚才李书记跟我打过招呼了。我马上就要开会,你直接说事情。”

    答了声“是”,楚天齐又道:“沃原市与定野市……”

    听完楚天齐讲说的修路一事,对方沉吟了一下,传来声音:“我尽快找振山同志了解一下,然后给你回复,好不好?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好的,打扰您了!”

    “先这样。”话音刚落,手机里便没了声音。

    确认对方已经挂掉电话,楚天齐收起了手机。

    现在和常务副省长取得了联系,楚天齐松了一口气,也多了新的担心。

    按照沃原、定野两市要做的事情来看,常务副省长应该能够决定是否继续进行,其实主管副省长应该就能决定,只不过陆振山不愿意那么做罢了。

    陆振山为什么不愿意呢?做为分管交通的副省长,按说发展交通是其职责,也是其希望的事情,他不应该不乐意呀,但事实的确如此。究竟是什么事,还是什么人,左右着他的做法?

    其实很早的时候,楚天齐已经意识到,陆振山不但对此事不积极,而且有阻挠的意思,想来薛良、韩鹏程都意识到了,只是没有点破而已。

    楚天齐同时也意识到,对于沃原市来说,交通要想大发展,绝对还不能得罪陆振山。所以尽管事情已经明摆着,自己心中也不无火气,但他在陆振山面前没有表现出来,而且很是尊敬,给对方留足了面子。

    至于戏弄王遨宇,虽然和“打狗还得看主人”有悖,但也实属无奈,不教训一下姓王的,这小子以后会更张狂。想来对于秘书这次的表现,陆振山未必满意,自己这也是替副省长教育属下,陆振山应该高兴才是。

    先抛开是否惹恼了陆振山,再回到打通定风山这事本身。现在已经找到了常务副省长,目前也应该算是找到头了,假如在常务这里卡了,那么这事暂时就只能放下了。

    刚才与岳父联系,也只是通过短信,不知岳父完全明白自己的意思没有,也不清楚岳父是怎么和常务李副省长说的。

    从和李副省长的联系情形来看,也看不出对方的喜恶,这也是让楚天齐心中不踏实之处。

    虽然不踏实,现在也只能先等李副省长的回复。只是不知这一等,又会等到什么时候,想来今天应该不会有什么结果了吧。于是楚天齐道:“回家。”

    汽车启动了,向着家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也不禁心中暗想:人家让找常务副省长,咱就马上找,这会不会太肤浅呀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副省长办公室里。

    听完秘书讲说,略一沉吟,陆振山追问道:“楚天齐拿的真是那种特殊证件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大门门卫与一楼安保都说,证件与他们培训时看到的完全一样。他们也正是因为看到了证件,才没敢向我通报,担心违反相关纪律规定。”停了一下,王遨宇又说,“这也不排除门卫与安保分辨不清,我准备再去看看相关监控录像。我疑惑最深的是,他怎么会有这种证件?我觉得八成是假的,拿来录像截图后,准备向相关机构进行求证。”

    “胡闹。”陆振山厉声喝斥,“你不想好了?这是你能查的吗?堂堂常务副市长,会做那种傻事吗?”

    “那,那怎么办?”王遨宇支吾着问。

    “什么也不要干。”说完这句,陆振山又补充道,“我是指,你不要再干这无聊的事,而是要加强学习,学习相关规定,学习相关要求。做人不能太肤浅。”

    啊?王遨宇心中暗道:原来是说我肤浅呀,我还以为是说那个家伙呢。我怎么就肤浅了?也不是我非要这么做呀,我还不是……

    “去吧,还楞着干什么?”陆振山不耐的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王遨宇应答一声,悻悻的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要不要联系一下呢?王遨宇想着,拿出了手机,但还是又慢慢的放了回去。

    看着刚刚关上的屋门,陆振山长嘘了口气。但究竟是心情更为沉重,亦或是得到了某种解脱,怕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了。

    但陆振山清楚,以楚天齐的人脉关系,尤其今天能拿出的证件来看,楚天齐肯定能够联系上常务老李。老李会怎么办呢?自己应该如何做呢?

    “哎,做人不能太肤浅呀。”陆振山再次自语了这个句子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