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两千一百一十八章 金蝉脱壳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晚上十点多,雷鹏到了市委别墅区,进了楚天齐在沃原的家。

    雷鹏进门便嚷嚷:“饿死了,饿死了,市长赏口吃的呗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笑着道:“刚才你一来电话,我们这就准备上了,估计很快就好。再坚持一会儿,先说说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雷鹏取出优盘,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接过优盘,打开笔记本电脑,把优盘插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他娘的,费了半天劲,就弄住一个,还是个……哎。”叹了口气,雷鹏抓起一个苹果,啃了起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点了几下鼠标,音箱里便发出了声音,是警察在审嫌疑人。前几项问题都是例行的“姓名”、“性别”、“年龄”等内容,嫌疑人也都做了回复。

    通过这些问答,楚天齐知道,这个嫌疑人名叫肖狗剩,就在离定风山五里地的那个村子。

    接下来才进入了正文问答:

    问:“说说吧,你为什么要打那两个人?你认识他们吗?和他们有仇吗?”

    答:“我不认识那两人,跟他们更没仇,也没打他们。那几个打人的家伙,我也不认识,是他们花钱雇的我。在你们抓到我的时候,我已经交待了呀。”

    问:“少费话,问你什么就答什么。他们为什么雇你,就雇你打人?你到底给他们做了什么?他们又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答:“要是雇我打人,打死我也不干,我长这么大也没打过人,小时候还总让别人踢一脚、打一拳的。早起我在家门口溜弯,我家就守着村口,就看见一辆好车开过来,直接停在身边。没防住汽车要停,我当时还吓了一跳,‘妈呀’一声,就跳到了后面。这时候从车上下来一个戴帽子的瘦子,问我能不能给他们做向导,他们要上那个山上,又不认得路。

    我问他们是干什么的,他们说是开矿老板,想到定风山上去看看,还说山上有什么……反正我也没记住,说是能造大炮,比大炮还厉害的东西。听他们说的怪邪乎的,不太靠谱,我说我不去。他们说只要带他们上山一回,就给我五百块钱,先给二百五,下山再给二百五。

    五百块钱呀,那可够两个孩子一年上学交的钱了。我一冬天套野兔、山鸡,也卖不了这么多钱,还得防着别让抓住罚款。可我又怕他们骗我,骗我白跑腿,更怕他们把我害了。又想挣钱,又怕出事,我就跟他们商量,能不能多带一个人。他们说多带一个人也行,就是这钱得平分。

    眼看着到手的钱,哪能和别人平分?我一横心,决定跟他们去,又跟他们把价钱搞到六百块,先给四百,再给二百。那个人想了想就答应了,当下拿出四百块钱来,还要我向别人保密,说是怕别人知道山上有矿。用不着他们说,这挣钱的活我也不能告诉别人。不过我多了个心眼,回了一趟家,把四百块钱放到了家里。

    那个人可能怕我说这事,就跟着去了我家,还说是县农业局的干部。我也就顺杆爬,说是带这个干部去看坡那边的地,还说最迟天黑就回来。我老婆没看见我放钱,也没怀疑那人的身份,那人穿戴也像个干部,只是嘱咐我好好带干部看看。我这就上了车,跟着他们去定风山。他们一共四个人,有一个人留在车上,那三个人跟着上山。这几人都戴着黑的帽子,帽檐挺大的。

    上山的时候,他们没提开矿一个字,倒是问了好多上山的路,还问哪条路陡,哪条路好走,平时人们一般走哪条路。我就有点疑惑,也不踏实,就反问他们问这些干甚。结果还是那个瘦子说,说主要还是为了保密,一旦遇到人的话,谁也不提开矿的事。说完这事以后,他们才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矿的事。对他们那个东西虽说不懂,可我咋看他们也不像开矿的。

    他们嘴上说着矿的事,可是却一会儿看看这条路,一会儿瞅瞅那道梁,要不就是到树林里转悠,怎么看着都不像干好事。反正我身上没一分钱,又是个男的,他们应该也不会怎么弄我。我就盼着快点下山,赶紧拿着剩下的二百块钱回家,就是这二百不给的话,我也赚了。可我越是着急,他们却越是赖着不动,总在高处转悠,老是看着山下公路。

    不大一会儿,来了一辆车,也来了五个人,这五个人分两拨上山。注意到这五个人上山,瘦子就嘱咐我,不让我出声,还说那五个人也像是开矿的。我们村就在附近,前几天就听说过这几个人,说是管修路的,来查什么东西。刚开始那几次的时候,还有市里、县里大领导跟着,乡干部、村干部也都带过路。我跟他们说了这事,他们让我闭嘴,要不就不给剩下那二百块钱。一听钱要泡汤,我就不言声了,老实的跟着他们走。

    我在前面带路,他们仨在后面跟着,对面就来了两个人,是那五个人里边的。走着走着,我听到后面有动静,就回头去看。正看见那个三角眼拿下肩头黑袋子,从里面往出拿胶皮棍,还都戴上了口罩。看出情况不妙,我以为他们要打我闷棍,就加快了脚步,后来还小跑起来,那三人也就小跑着追我。

    本来我想着让迎面那两人帮我一把,可是等我从他们身边跑过去,再回头的时候,他们已经吵起来了,那三人骂那两人‘眼瞎’了。跟着就都抡起了胶皮棒,‘噼噼啪啪’一阵打,打得那两人哭爹喊娘。我都看傻了,这哪像打人,倒像打麻袋,打的太使劲了。

    就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那三人早把两人打倒了,然后拉上我就跑。我问他们‘这是干什么’,瘦子说‘你不跑等死啊’。这时候,我也听见有人连喊带叫跑过来,就没再费话,跟着他们一路跑下山,上了汽车。也没用多说,车上司机一踩油门,汽车就蹿了出去。

    刚碰见我的时候,瘦子说没来过定风山,找不见路。可是这汽车一跑起来,那是哪都能找见,沟沟岔岔、弯弯绕绕,全都知道,也都知道那里能通汽车。他们那车也厉害,破路上也跑得瞎快,一股气跑到一个山沟里,径直把车开到半山腰,才停了下来。那个山上树可多了,人离着几步就看不见。看到山上这个情况,我害怕了,问他们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瘦子跟我说,说是那几个人就是同行,总是抢他们生意。还说那拨人前些天就来过,还请了几个人假装上面领导,说是要修路什么的,连下面干部都骗了。听他们这么一说,我也闹不清真假,只求他们放我走。可他们跟我说,要是一出去,让那帮人逮住的话,非得把我打死。瘦子还说,说他们马上召集人,防着万一那拨人找来,也好应付。就这样,他们让我下车,然后他们几个说是去找人。

    等他们走开一会儿后,我就想着逃跑,可是那个瘦子又开车回来了,说是如果我等着他们,只要多等半小时,就多给我一百块钱。当时一听到钱,我又犯了迷糊,根本没细想,就按他们说的等着。果然,不大一会,汽车又回来了,瘦子当下就给了我一百块钱,其实根本不够半小时,也就十多分钟。连着三次都是这么弄,我早忘了危险,就等着装钱玩。

    在给了我三次钱之后,瘦子又说了,说是那几个领人的人找不到路了,需要他去接一接,让我多顶一会儿。还说一会儿不管什么人找来,都是冒牌的,让我无论如何坚持,等他们带人来,这次按一小时三百块钱给。还塞给我一个遥控器,让我说身上有*。满脑子都想着钱,我就答应了,后来还看着时间算帐。

    等你们来了,说是警察以后,我觉得肯定是冒牌的,也就一直跟你们说身上有*。真的,我不知道你们是真警察,就以为是冒牌的,否则给我一百个胆,我也不敢呀。等到被你们抓住以后,我才知道,原来是那几个家伙耍傻小子呢。”

    音箱里声音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雷鹏扔掉苹果核,说道:“抓住这小子以后,我们就按着他说的方向去追,在到了山顶以后,都没看到那几个人,也没见到车辆。后来我们又返回到半山腰,才发现水沟边上有一个极其隐密的山洞。打开山洞口掩着的杂草和石块,便看到了一辆越野车,车上人早不见了。

    走了大约百米左右,山洞另一端出现了洞口,从洞里出去,便在不远处发现了新鲜的车辙。沿着断断续续的车辙寻找,直到山下石路,车辙便不见了,到现在也没找到车和人。很显然,有车辆一直在那里等着,这是一个经过精心设计的流程。包括找人顶着、争取逃跑时间,也是整个流程中设计的一环,只不过正好被肖狗剩赶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一个金蝉脱壳呀。”楚天齐不由得感叹一声。

    “是呀,金蝉脱壳。”雷鹏跟着点了点头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