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九百七十一章 站着说话不腰疼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新的一周开始了,日子早已是十月中旬。

    上午九点,市政府常务会议召开。

    市长秦怀主持会议,副市长肖云萍、楚天齐、刘福礼、陈冬生、许寿石、宋扬、连长海悉数到场,市政府秘书长檀家兴做记录。

    环视屋内众人,秦怀说了话:“同志们,开会。今天已经是十月十三日,再有两个半月,今年的工作就将结束。在过去的九个多月中,我们做了许多事情,取得了一定成绩,但还有相当一部分工作没有做完,或者做的不尽如人意。下面大家就汇报一下多半年来做的工作,既要总结成绩,更要对存在问题进行剖析并给出解决办法,再重点汇报一下接下来的工作重心。”

    在市长主持开场白后,汇报开始。汇报顺序按排名,由小到大。

    连长海、宋扬、许寿石、陈冬生、刘福礼依次汇报。都是多年浸*淫官场的人,这样的会议参加不止一次,深谙汇报的规矩,什么该说,什么不该说,心里都门清着。人们很自然的大讲了成绩,恰当的反思了不足,列出了几项应对措施,对工作的展望充满信心。

    这些人的汇报说不上出彩,却很符合汇报的规则,为将来的一些事项预留了退路,可谓进退有据。尤其在整个汇报中,既讲说了工作,又没有犯了同僚忌讳,自然也就不引起别人反感。

    该楚天齐了,他稍微清了清嗓子,汇报起来:“我是今年三月五日来到定野市工作,到今天是七个月零八天。在此期间,我得到了各位领导与前辈的关心和帮助,众多同事也支持和配合了我的工作,我充分感受到了定野大家庭的温暖。对于大家的关心和支持,我深表感谢,没有你们的支持,就没有我做的那些工作!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还站起身来,深深鞠躬。

    看到小年轻如此“懂事”,人们自然要鼓掌回应,好多人更是心中揶揄:也不是楞头青呀!

    做为老同事,也算是忘年交,刘福礼对小兄弟的表态也很高兴。

    坐到座位上,楚天齐继续说:“在各位领导和前辈支持、帮助下,我……”

    和其他人一样,楚天齐也汇报了在分管方面做的工作,对在公安、交通、司法、消防、通信、信访的成绩进行了罗列,也指出了不足。提升警务执法水平、融洽警民关系、取缔非法收费、打击黑恶势力、规范交通建材市场、推进公路项目建设,这些内容自是都要汇报。另外,司法宣传、普法教育、法治伸张、维稳护安、消防检查、逃生演练、通信保障等内容,也在汇报之列。

    与其他人不一样的是,楚天齐没有刻意夸大成绩,反而淡化了工作成果,好多方面都是一带而过。倒是对存在问题没有回避,给出的解决办法也很务实,操作性很强。整个这么多项工作汇报下来,用时不到十分钟。

    对小兄弟刚刚这段汇报,刘福礼也非常认可,但还是在心中暗自感叹:年轻人经事少,有些东西理想化了。

    稍微停顿一下,楚天齐声音再起:“在我分管的工作中,交通运输是很重要的内容,与之有关的事项也相对较多。大家都知道,在前段时间发生了水泥厂商断供一事,当时也弄的沸沸扬扬,所好最终得到了妥善解决,但暴露出来的问题也值得沉思和警惕。

    之所以发生这样的事情,固然有多种因素,但一家独大、垄断市场无疑是最根本原因。这种现状不改变,相关情景还会上演,甚至会左右全市整个公路交通工作的发展。为此,市交通局花大力气,在全国范围内,做着新的水泥合作厂商引入工作。经过几次寻找、甄选、洽谈,在上周五,与*一家企业签订了意向性合作协议,选址工作已经结束。这家企业曾在原厂家断供期间,提供过重要帮助。此次引入水泥企业,得到了市长的大力支持,这也是与企业达成初步合作意向的最关键因素。”

    谁说楚天齐不会拍马屁?这不是拍的挺顺溜吗?有人不禁在心中腹诽着。

    “尽管今年交通系统做了很多事情,但到目前为止,有一项棘手工作还未解决,而且相关问题还在进一步恶化,那就是道路损坏日益严重。这个问题不解决,会直接影响全市交通事业发展,会影响人民群众出行安全,甚至会影响全市国民经济稳定。”楚天齐的声音严肃了好多。

    小题大做。全市类似工作多的是,一个坏路问题至于影响那么多?

    危言耸听。还什么影响国民经济,怎么不说影响全世界和平稳定?

    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,解决起来谈何容易?

    在场众人,心中想法各异。

    语气适当和缓了一些,楚天齐接着说:“针对道路破损的成因,交通、公安及其它相关部门多次探讨、合议,大家形成共识:超限超载是道路破损严重的罪魁祸首。其实对于这一点,人们早就有了深刻体会,也做出过有针对性的处置举措,但效果一直不理想。这不只是某个部门、某个人的原因,是受多种因素决定的,这个不应深究,而应该是面对现实、面向未来。

    超限超载有内因,也有外因。外因在我们的管辖区域之外,这个我们控制不了,也难以左右,只能从内因方面来着手。为此,由交通部门牵头,在公安等部门配合下,形成了一份治超方案。这是一份从根本上解决道路破损的方案,与其相关的事项也需要得到有效解决,否则治超工作只会流于形式。在治超前和治超进行过程中,需要先做以下工作:一、全市一盘棋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楚天齐的讲说,人们的心境也不尽相同。

    陈冬生、许寿石、宋扬等人不禁暗暗点头:如果真能把这些都做到的话,必将从根本上解决超限超载对公路的破坏,公路破损趋势也必将得到有效遏制,这是一项利国利民利市的好举措。

    连长海和那三人的心境又不完全相同。在他的分管内容中,专门有一项就是治理非法超限超载。虽然他觉得不应该把这项工作划给自己,虽然也多次声明划出这项内容,但毕竟现在还划归他的名下,在护短心理影响下,他还是不希望被人拿来品评。所以在楚天齐刚刚提起这事时,他很不满,不满其“告状”,不满其事先不通气。

    但是听着听着,连长海的看法变了。原来楚天齐并没有指责自己,反而还特别强调这不是某个人的原因,在方案中更是指出了交通部门在此事中的缺失。对于连长海来说,这太好了,既帮着解决了自己分管难题,还不用担责任,真没有比这更好的事,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。支持,这事必须支持。

    身为楚天齐的忘年交,刘福礼则更多的是担忧,为小兄弟方案能否通过担忧,也为此事的成败担忧。

    相比起那几人,肖云萍的内心反应最激烈,那几人都相当于旁观者,而要做这些事的话,最难受的就是自己了。

    在楚天齐讲完后,没有人说话,现场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接着说。”市长秦怀尽着一个会议主持者的职责。

    刚才楚天齐已经说过结束语,市长显然是在催促自己,于是肖云萍汇报起来。

    肖云萍身为常务副市长,分管内容较多,尽管尽量压缩,各项工作也都汇报的非常简单,但整个汇报下来,也用去了半个多小时。

    看到众人都已汇报完毕,市长秦怀做起了点评:“刚才听了大家的汇报……”

    不愧身为市政府一把手,秦怀对每个人发言的评说都很简短,但却绝对说到了重点。

    统统点评,并做过要求后,秦怀又提到了一个话题:“在刚才汇报过程中,天齐市长说到了治理超限超载,这确实是一个很紧迫的事情,也是一个棘手的问题。趁着大家都在,就先议一议,看看我们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别看人们心里已经有了想法,但却也知道这事不能随便回答,这里面有说道呢。

    现场静了一会儿,刘福礼先开了头:“大家都在定野市,定野公路的现状应该都心知肚明,尤其近三年以来,那是年年有变化,变化的触目惊心。如果任由这么发展下去,正如天齐市长所说,不但影响交通事业发展,也会影响全市经济稳定,对广大民众的出行安全也是祸患。我支持严格按照相关规定,治理超限超载。”

    本来楚天齐就是替自己做工作,替自己扛雷,刚才不发言是不愿得罪另一个人,现在有人开了头,自己就不能再不说话了。于是连长海赶忙接了话:“是呀,超限超载祸患无穷。现在交通系统意识到了问题严重性,天齐市长又亲自推进,没有不支持的道理,我赞成严厉治超。”

    有了前面两人说话,陈冬生、许寿石、宋扬也相继表了态:

    “超限超载非治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严厉治超势在必行。”

    “治超工作宜早不宜迟,宜严不宜宽。”

    突然一声冷哼响起:“哼,站着说话不腰疼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