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九百六十三章 要尊重市场规律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星期二上班不久,楚晓娅来了。

    让对方坐下,楚天齐直接问:“楚局长,有事?”

    楚晓娅道:“我汇报一下水泥供应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说吧。”楚天齐示意着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应答过后,楚晓娅汇报起来,“近两年多以来,全市公路水泥供应一家独大,九成都是展翅高飞供应。自今年八月三十日开始,展翅高飞公司以各种理由逐县断供,致使工程停工,还把责任推给施工企业,要求支付违约金。本来就是展翅高飞倒打一耙、无中生有,施工企业自是不能答应对方无理要求。于是展翅高飞变本加厉,断供县市逐日增加,截止到九月四日,六天时间里,断货县市达到十二个。展翅高飞还扬言,如果不答应他们的条件,还会以每日两县的速度,继续增加断供数量。

    在市长您的亲自关心和运筹下,从九月四日晚,*通途水泥公司开始给断供县市供货。短短一天多时间,到六日凌晨的时候,因断供停工的十二县市所有公路标段全部复工。正是由于通途水泥的介入,展翅高飞‘继续日断两县’威胁成了空话。之后,通途水泥公司源源不断的供应水泥,既满足了正常施工和抢工期所需,还为各标段存储了三、四天的周转量。在这十二天里,通途水泥实际供应了超过二十天的水泥使用量,总共供应的水泥达到了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对方汇报,楚天齐频频点头,待对方汇报停歇,他插话道:“好,非常好,通途水泥公司真是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目前水泥供应分两部分,十二个县市由*通途水泥公司供应,河西展翅高飞水泥公司供应其余地区。在此期间,通途水泥的价格是第吨二百四十元,展翅高飞水泥是二百七十元,展翅高飞没有降价与纠错的举措。”说到这里,楚晓娅语气一转,“不过,从上周末开始,展翅高飞有了纠错的风声,在昨天拿出了实际方案。”

    见对方停了下来,楚天齐示意着:“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“据下面县市局报告,展翅高飞的方案共四项:一、向这次遭受断供的十二县市施工企业书面道歉,并承诺不再发生类似事项。二、按照合同约定条款内容,向相关施工企业支付违约金,违约金一次支付。三、在继续执行以往压款模式下,调整供货价格,运距在一百五十公里以内的标段,每吨价格按二百三十五元;运距超出一百五十公里的,超出部分每百公里每吨增加五元运费。

    四、对于其余一直供货的施工单位,也同时执行每吨二百三十五元的单价。并且同意把自八月三十日供货以来的压款,延展至明年八月底前结清。”楚晓娅讲说了展翅高飞的方案,然后请示道,“市长,您看这事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看?”楚天齐反问着。

    略一沉吟,楚晓娅说:“此次展翅高飞做出这样的方案,肯定是非自愿的,是受现实情况所迫。不过从方案内容来看,还是很有诚意的。向施工企业书面道歉,就相当于保证书,相当于交给了施工企业一个把柄。支付违约金,是更实在的举措,体现了他们的诚意。

    现行供货价格调整为每吨二百三十五元,诚意更大,要超过支付违约金的意义,当然支付违约金必须是前提。其实所谓的一百五十公里外,每百公里增加运费五元,只是展翅高飞一个说辞,只是他们找的一个台阶而已。事实上,三家分公司供货辐射范围,都在一百五十公里以内,就不涉及超出。

    对一直供货企业的价格降至同等水平,同意八月三十日至今的压款延展至明年八月底结清,相当于多压款一年。这就给了这些施工企业面子,是另一种诚意的表现,也能让这些施工企业心理平衡,相当于解决了潜藏的隐患。而且这一做法,还和那十二个县市的施工企业不冲突,算是两全其美的方式。”

    看到对方又停下来,楚天齐催促着:“接着说,说出你的看法和观点。”

    楚晓娅轻笑着摇摇头,继续说道:“从这些举措来看,如果能够全部落实到位,对于施工企业来说,应该是非常不错的。对于展翅高飞的作法,施工企业也表示赞赏,只是担心他们能否说到做到,也担心他们反复。假如消除了这些担心,企业显然是打算接受的。从我个人来说,也比较认可展翅高飞的这些方案,但通途水泥给我们帮了这么大忙,我们不应该过河拆桥,只是施工企业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楚晓娅的话没有说完,不过意思已经很明显,就是她认可方案,却又觉着对不住通途水泥,但是施工企业的现实利益又不能不考虑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追问,也没有立即表态,而是沉吟起来。

    等了一会儿,见楚天齐还不说话,楚晓娅再次解释起来:“如果接受了展翅高飞的条件,确实对通途水泥不公,确实不够厚道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终于开了口:“花尽量低的价格,采购到合格产品,这种思维无可厚非。在此次断供风*波中,施工企业是弱者,要求弱者承担更多责任也不现实。尤其当更大利润出现的时候,他们难免逐利而去,这也是客观情形使然。”

    听到对方如此表态,楚晓娅微微一怔,神情舒展了好多。

    楚天齐继续说:“假如展翅高飞能够说到做到,假如施工企业认可了这种作法,那么既保障了这些企业的权益,也是帮了展翅高飞大忙。否则,还按现在这种发展,今年上冻期开始之日,就是展翅高飞倒下之时,很可能未必等到那时候。如果展翅高飞现在一下子垮掉,对于定野市整个公路建设市场来说,绝不是好事。

    市场经济运行必须尊重市场规律,否则运行就会出现问题。这次展翅高飞无故断供,就是破坏了市场规律,出现问题是必然的。政府此次出手,是为了纠正这种破坏行为,是为了保障正常的市场运行秩序,保障各方的权益。既然展翅高飞有了纠错的诚意,既然施工企业有了选择的权益和愿望,那我们就应该尊重这种积极态势,而不是限制或强迫他们。”

    楚晓娅立即面露喜色:“这么说,市长也认可这些方案了?”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直接答复:“方案固然有可操作性,但能否正确履行是关键,观其言更要察其行。在未完全正确履行前,市场运行仍然不能正常,政府部门就要保障这种平稳过渡。”

    “市长说的对,交通局一定会严格监督履行过程,直至展翅高飞完全履行承诺,直至恢复正常的供应关系。”楚晓娅立即做出允诺,却又不无担忧,“假如他们继续合作了,通途水泥那边怎么办?”

    楚天齐缓缓的说:“是呀,难呀,过河拆桥可不好,对方也未必答应吧?”

    楚晓娅眨了眨眼睛,微微一笑:“市长,这样的难题,我们一般人解决不了,还得请市长多多受累。我代表全市交通系统,代表所有施工单位,谢谢您了!”说着还煞有介事的一揖到底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巧使唤人,是让我做恶人呀。”感叹过后,楚天齐话题一转,“假如恢复了供应关系,假如展翅高飞再来这么一手,而且还可能是变本加厉的一手,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哎呀,这还真没仔细想,怎么办呢?”楚晓娅迟疑起来。过了一会儿,忽然又道,“打破垄断,引进新的水泥企业呀。我看这个通途水泥公司就非常不错,您和秦市长与他们接通过,又有这次良好的合作,合作基础非常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形成良性竞争环境,是打破垄断的最好办法,是市场平稳运行的最有效保证。”

    “市长,您是早就胸有成竹了呀。”楚晓娅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市场经济运行要尊重市场规律,这是必须的。”楚天齐又重复了先前的话。

    楚晓娅站起身来,语气坚决的表态:“市长,关于展翅高飞和施工企业的接触,市局一定全程监督、跟踪。从现在开始,我们就与通途水泥接触,着手下一步的引入事宜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你先去忙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挤挤眼睛,露出一个俏皮的神情,楚晓娅转身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略微想了想,楚天齐拿起电话,拨出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“嘟……嘟……”

    两声回铃音后,电话里传出声音:“楚市长,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楚天齐笑着说:“裴处长,不好意思,市里得中途爽约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妈呀,可等到你这个电话了,我们实在撑不下去了。要是再撑两天的话,我们也就学展翅高飞了——断供。到时把罐车往回一还,给兄弟企业一结货款,其它的事爱咋样咋样吧。”对方一副如释重负语气。

    “看在贵公司倾力帮忙的份上,我们打算也表示一点诚意,当然我还需要和大市长汇报。我们准备……”楚天齐讲出了自己的想法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