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九百七十五章 计重是为了治超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不经意间,日子已经到了十月底。

    在这一周多时间里,楚天齐分管工作都很顺利,不但没发生任何异常状况,而且好几项工作都有很大进展。

    由于气候的原因,全市公路交通主体工程全部停止建设。有的路段主体工程刚刚完工,还在做刷护坡、平路肩工作,或是利用白天温度较高的四、五小时做划线。其余主体工程未完工路段则彻底停工,只待来年天气转暖再复工。

    自从上次写完书面保证以后,展翅高飞水泥供应完全按协议约定履行,既按时供应,也没再出现三二五冒充四二五水泥的事。别管张鹏飞是出于什么原因,只要他能按规则行*事,就是好现象。

    关于增设卸货站的报告,交通局在十月中旬上报了市政府,首批增设的数量也不多,市政府很快便批复了。同时与之配套的百分之三十建设资金,市财政也已先拨付了百分之十,其余百分之二十在下月十五日前可到位。

    从报告获批那天起,交通局便紧锣密鼓的着手了实质性操作。这项工作由交通局常务副局长程海龙亲自督办,相关路政支队具体操办,仅用一周便都办完了相关建设手续,已经开工建设。

    *通途水泥公司最终确定了建厂地址,在离许源县城十公里的地方,另外还有一处备用地点。地址一确定,便签订了正式合同,是和当地县政府签的。许源县政府自是特别感谢楚市长和楚局长,为此还惹的王永新“抱怨”,说两位楚领导故意偏向许源县,其实这完全是通途水泥厂自选的。

    签合同的当天,五百万环保保证金便到了市交通局帐户上,由市交通局、市环保局、许源县政府共同监管整个环保体系建设。

    市公安局的协警入编报告也已打到市政府,但这不是一件小事,也不是短期便能解决的事。不过市里能接报告,已经让孙廷武心里开了一扇窗,对主管副市长楚天齐感激不已,同时也暗暗庆幸做出了正确抉择。

    除了这些工作外,其它分管工作也推进顺利。

    不过楚天齐并没有安心享受这种舒心日子,已经利用这相对消停的时间,在做着其他谋划。几天下来,相关的谋划也有了雏形,只待合适机会再拿出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天上午刚上班,楚晓娅又来了,同来的还有市交通局常务副局长程海龙,两人是应约来的。

    请二人落座,待李子藤为二人沏好热茶后,楚天齐说了话:“217公路的整体设计没什么问题,尤其已经经过了层层专家把关,更不应该有什么状况。就是我觉得应该加一项设计——计重收费。你们觉得呢?”

    看了眼楚晓娅,得到点头应允后,程海龙说了话:“当初在做设计的时候,您和楚局长还没到定野市,我也正好病休。今年我到单位上班不久,楚局长就调任市局,她让我负责公路工程,让我跟进着这些公路设计事宜。在我接收这项工作后,也曾经想过增加计重设施的事,还跟设计部门有过沟通。但设计部门当时提了几个注意事项,也或者叫难题,让我考虑。

    难题一,一旦此路段实施计重收费,就涉及到与相关接壤路段的衔接问题。整个217公路,全长八百三十七公里,经过定野市境一百六十五公里,只将近百分之二十。如果货车在通过217公路定野境内收费站时,已经按计重收费缴纳了超限部分相关费用,那么在到了217公路定野市境外段通行收费站后,是否还应再次缴纳超限部分费用?这个需要衔接,可能不只是两市的事,也许得两省四市的衔接。

    衔接只是个手段,重要的是怎么办?计重收费在高速早已实施,整个过程比较平稳,进展相对顺利。高速是由省高速公路局管理,与地方政府和交通没有管理交叉,路段实行全封闭,而且是统一收费,按公里计重收费。

    而217公路只是一级路,既不能全封闭,也不可能按公里收费,还遵循的是属地管理,那么问题就来了。如果因为定野市境内收了超限费,其它路段便不收超限费,那么显然有失偏颇。一个市收了超限部分,却同时去超载碾压其余三市公路,他们肯定不乐意,肯定要争取相关收益,而我们显然不愿给他们分钱,那么矛盾就不可避免。如果其余路段也收费,那么车主势必不同意,因为这里边控制不了公里数,而且全路段也不是完全封闭,这又是矛盾。

    难题二,实施计重收费的目的,是从根本上治理超限运输。而一旦实行计重收费,那么货车就不需要接受处罚,只需缴纳正常费和超限费便可畅行无阻。这样一来,无论司机还是业主,他们就会认为只要交了钱就能超限超载,国家是通过变相收费将超限运输行为合法化。对治理超限超载没好处,对整个公路事业也没好处。

    难题三,实施计重收费是各省、自治区、直辖市的地方行为,由于各省、自治区、直辖市之间人民生活水平不同,物价也有很大差别,收取计重费的计算标准也不相同。这样就会造成司机、货主对治超工作的质疑,也容易对我们的标准质疑。

    难题四,实施计重收费是……后面还有几项是国家层面的,不需要我们考虑,就不说了。这些难题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彻底解决,还可能会一直伴随着整个公路收费过程,甚至会影响、阻碍到收费工作,我这才没有要求他们做修改。经请示局长,她也同意,所以最终就没有设计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程局长,你说的这些难题,有的我也听说过,有的是今天第一次听说。专家们提的这些难题,有道理没?有,非常有道理。但是,所处立场不一样,看待问题的角度也不一样。

    先拿第一个难题来说,我们做为地级市交通主管人员,主要是考虑当地利益,不可能兼顾其它地市,只要上级批准了,我们就能收费。到时相关县市找也白找,我们要拿这些费用养护我们的公路,跟他们没关系。他们是不是收费,那就不是我们能考虑的了。至于司机有意见,那就更跟咱们说不着,他们可以选择不走呀,本身全217公路又不是全封闭的,咱们只需控制定野路段别有逃费口即可。

    当然了,我们这么做也不是自私,而是要取之于路,用之于路。管理好辖区路段,做好养护维修,保障车行安全,本身就是利国利民的事,也是在为国家分忧,自是不应受到无端责难。

    再说第二个难题,那就不是咱们该考虑的了。超限超载的原因有很多,其中有一项就是‘不超载难赚钱’,那么上级部门就应该考虑降低相关税费,从根本上遏制业主和司机超载的动因,而不是让我们来高风亮节。从路面破损的角度来说,我们也是受害者,我们应该是被关照才对,不应该是被诘难。

    第三个难题,其实和第一个问题类似,司机如果对收费有质疑,不接受收费标准,他完全可以不走这条路。我们只要实行收费,肯定就得到了上级批准,那么就是有法可依,有据可依,不可能因为他某个人改变,那样我们反而违法了。

    说实话,当初程局长向楚局长说过以后,楚局长也跟我讲过,我当时也觉得不是必须有。只是从现在来看,我当初考虑的过多了,应该是站在定野市立场考虑才对,所以我觉得应该设计上计重收费才对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通话说下来,屋里静了,程海龙没说话,楚晓娅也没说。主管副市长这么说了,似乎也再没什么好说的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适时响起。

    拿出手机,看了眼来电显示,楚晓娅向楚天齐请示过后,接通了电话:“喂……是吗……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挂断手机,楚晓娅说:“程局长,局里那去了施工企业负责人,你先去接待一下。”

    程海龙正好想离开,听到局长吩咐,马上说:“好的。”然后又看向楚天齐。

    楚天齐微微一笑:“程局长先忙。”

    程海龙又说了声“好的”,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看着关上的屋门,楚晓娅快步到了桌前,坐在对面椅子上,说道:“你今天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对劲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有点不讲理,说话咄咄逼人,程局长是转述别人的话,可你却直接全堵了回去。看似你在说那些人,分明也是在堵程局长的嘴。以往的时候,你对程局长可是非常尊重的。”楚晓娅讲说了缘由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都是实话呀。难到非得让我当个老好人?我要对自己的工作负责。”楚天齐说的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盯着对方看了看,楚晓娅满脸严肃:“尊敬的市长同志,请不要打官腔,好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扑哧”笑了:“我怎么觉得你不像是尊敬,倒像是调理呢?”

    “天齐,好好说话行不行?”楚晓娅换了舒缓的语气。

    楚天齐“呵呵”一笑:“之所以要计重收费,其实就是为了治超工作顺利进行,我是这么考虑的……”

    听完对方所讲,楚晓娅“咯咯咯”笑了:“你真鬼,太坏了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