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九百七十七章 瘦男子力激张鹏飞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看到对方的笑容,张鹏飞立即平复了心情,再次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清瘦男子仍旧面带笑意:“张总啊张总,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,真是让人同情,也让人怜惜。本来你是一条蛟龙,是一头猛虎,可现在你得盘着,你得卧着,还得像王……那什么一样缩着。这哪是龙,又哪像虎?分明就是一只受气的小虫子嘛!而且是一只随时要被别人捻死的虫子。你这就认了,这就忍了?可人家会放过你吗?会让你苟且偷安吗?”

    张鹏飞一副风清云淡的样子,脸上还带着淡淡笑意,就像对方不是说自己,而是说一个与自己毫无想干的人一样。

    见对方没有反应,清瘦男子继续说:“从新引进的这家水泥厂规模看,正常建成并投产应该在一年半到两年,但实际时间显然还要短。首先,通途水泥公司离着撤离首都时限只有一年半,水泥厂必须提前做好产业衔接。他们必须要早于原厂撤离时限,怎么也得提前两、三月才对,否则市场就会受到大影响。

    其次,定野市对这家水泥公司非常重视,市长和主管市长都亲自接见洽谈,市交通局长更是亲自陪同选址等事宜。那么,各项政策指定会给的足足的,手续也肯定是能简就简。尤其许源县领导为了政绩,更是卯足了劲的支持,会为通途水泥扫清诸多障碍。再说了,他们也不敢不积极呀,市里有人拿枪比着他们呢。

    第三,通途水泥业务遍布全国,分厂诸多,既有成熟的建厂经验,又有非常优秀的建造、管理团队,而且还有通达汇这个资金后盾。这些条件摆在这,建设、投产速度想要不快,都难。

    第四、通途水泥有着……先不说其它因素,这样的因素还有很多。就冲上面这三条来看,从现在算起,应该有一年时间就能建成,明年年底就该正式投产了。再保守的说,最迟最迟,到后年三月份指定能投产,指定能够敞开供应定野公路建设。

    别管是明年底也好,还是后年三月份也罢,期间只跨了一个施工期。充其量,在这一年内,展翅高飞应该还能相对太平,还能暂时维持这种苟且偷安。我说的是暂且,必须有几个前提条件,你必须要足够听话并能忍着气受,他也实在懒得搭理你。否则,他能拿通途水泥挤你,也就能勾来别的水泥企业。

    苟且偷安这么一年,你就必须给人家让路了,否则有你好果子吃。那是吃不了也兜不走的,只能硬生生烂掉,你也将为你的厂子陪葬。以那人的个性,未必会这么便宜你,到时你们整个张家都会是陪葬品,包括你爹,包括你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听到对方提起老东西和臭娘们,张鹏飞不由火起,但还尽量压着:“你大老远赶上门来,就是为了无中生有,说这些危言耸听的东西?各做各的买卖,各发各的财,这是市场规律,是大家都懂的道理。现在是市场经济,一切由市场说了算,而不是行政命令。”停了一下,张鹏飞又补充道,“至于展翅高飞降价,也只是让价格更合理,更符合市场规律,以免树大招风。”

    清瘦黑子“嘿嘿嘿”冷笑了几声:“张总呀张总,你是真的天真,还是在自欺欺人?我先纠正你一个说法,怎么就‘树大’了?以前的时候,展翅高飞在河西省水泥行业可能算一棵树,但也根本不是大树。至于在定野市场份额大一些,也不过相当于树干上出来个憋大的脓包,要么烂掉整棵树,要么把脓包彻底挖清。当下展翅高飞的处境,就很像这个过程。

    可现在来看,展翅高飞还能称之为树吗?充其量就是一根随时可能彻底死掉的干树桩而已。咱们再说正题。你可能没有意识到危险,也可能是盲目乐观,还可能就是掩耳盗铃,自欺欺人。不论是哪种情形,我都要为你揭穿谜底。那就是,只要通途水泥一投产,定野市绝对没有你们的立足之地,河西省也别想。

    咱们先从企业自身实力来看,按市场规律来比对。你刚才说的‘各做各的买卖,各发各的财’,根本不是市场规律,充其量只能是个别弱者的生存之道。真正的市场规律是弱肉强食,这也是社会进步必不可少的动力,只要进入市场就得适应这个规律。那现在就给通途和展翅高飞拼拼经营实力,看看谁更厉害,谁是那个强者。

    通途水泥建厂四十一年,经过了好几个阶段大变革,在全国十七个省份都有分公司,绝对是水泥建材行业中的佼佼者。在这四十一年中,与通途水泥同时代的水泥企业倒下了百分之八十,后来者也倒掉了大半,而通途水泥却仍然屹立不倒。这就足见其管理能力过硬,技术力量庞大,市场经营理念先进。

    再来看你们的展翅高飞水泥厂,建厂够不够十年呢?从你爸就任凉城市市长算起,也不过才这么几年。这十年间,刚开始在凉城红火了几年,等你爸调走以后,立即就凉凉了,差点关了门。等你爸就任副省长,董建设也做了建设厅长以后,才又在建材市长上有了动静。随着他们的没落,工民建市场也不好混了,这才开始生产公路专用水泥。当初挺狂的一个名字‘鹏程万里’也不敢用了,而是改成了‘展翅高飞’。到现在怎么样,高飞了吗?没有吧?现在只不过是一只断翅的家雀而已。

    你可能觉着我的比喻难听,觉着贬低了你们厂子。我根本就没有要贬低谁的意思,而是实事求是,展翅高飞水泥厂就是一只随时需要家主提供口粮补给的小雀,这十年的经历已经说明了这一切。这十年中,哪一年离开了你爸的关系支持?只要你爸辐射不到的时候,厂子立即死翘翘。即使在你爸大力扶持的时候,厂子也没走出河西省,基本就是在几个地市做爆发户,充其量就是耗子扛枪窝里横。

    展翅高飞水泥在定野市几乎垄断市场的时候,通途水泥只是临时进来了半个月,就把你们挤的落花流水,要是直接把根据地扩到那里,还有你们的饭吃吗?可能你也知道了,前阶段供应定野市的水泥,并非通途一家,但却是通途组织的水泥和罐车,玩了一招暗通陈仓。明天让你玩,一下子临时供应那么多水泥,你们能找来那么多赞助吗?别人能让你们把罐车漆成“展翅高飞”吗?这就是实力,不服不行。

    说完企业自身实力,再讲社会关系。通途水泥隶属于通达汇集团,那是个横跨多领域的大集团,背后是身在首都的大家族。你们呢,能称之为家族吗?你爸刚一退二线,你们家立马在这个本已很小的地界便没了动静,跟人家那个家族根本不在同一档次,不具有可比性。

    再来说说所处的社会环境,就拿定野市场,拿你现在所谓的根据地相比。你现在定野市还有什么支持?是书记还是市长支持,亦或是哪个常委支持?有省部级的支持吗?好像都没有吧?人家通途水泥却是市长亲自接待,主管副市长更是直接站台。抛开大市长不讲,就说这个主管副市长,你们有哪个关系能与之对决?没有。

    无论从天时、地利,还是人和,你的那个展翅高飞都不是个,都没法跟通途水泥比。正因为这些,你可能也才畏惧的不敢出头,只能自欺欺人的偏安一隅。可这只是一厢情愿,人家会让你在那碍眼吗?怎么可能?一定会狠狠的把展翅高飞踢出市场。现在通途水泥厂选了两块址,说的是备用。干什么备用?分明是为建第二个厂子备用,为把你们赶出去备用。

    抛开这些都不说,就说那位。现在那位可是主管领导,他能让你在眼皮子底下待着?不可能吧。肯定是欲除之而后快。到那时可就是你死你活的时刻了,你难道就这么认了?就乖乖的要引颈受戮?张总醒醒吧,生死存亡近在眼前,你能反击的时间已经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张鹏飞的瞳孔急剧收缩了两下,其实刚才已经好几次这样了。他现在感觉心尖一阵一阵疼痛,就像在伤口撒盐一样。他在内心不停的质问着:认了?真就认了?就等着伸长脖子受死?

    清瘦男子看着对方的痛苦表情,嘴角再次挂上了笑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阿嚏”、“阿嚏”,

    楚天齐猛的打了两个喷嚏,随口骂道:“谁在咒我?”

    本已走到门口,听到两声“响雷”和说话声,楚晓娅又转回头去:“挺大个领导,怎么那么唯心?我看是你晚上睡觉没盖好被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楚天齐反问着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谁知道是不是。”楚晓娅脸一红,拉开屋门,快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阿嚏”、“阿嚏”,

    又是两个喷嚏。

    楚天齐苦笑着揉了揉鼻子,自语着:“昨晚好像还真蹬了被子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