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九百六十七章 恐怕老子上当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时光如水,不经意间,一周时间又接近尾声,到了星期五下午。

    四点多的时候,楚晓娅来了,春风满面来的。

    注意到对方的神情,楚天齐笑着说:“看你这喜笑颜开的神情,洽谈很顺利吧?分享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楚晓娅“嘿嘿”一笑:“那是相当顺利。今天早上从你这离开以后,我们就陪着申总去选址,一上午跑了三个县,看了五个地方。对于这几个地方,申总都仔细看了,他们整个团队都进行了详细记录,要了许多基础资料。他表示回去后就马上向董事长汇报,争取早日上会研究。从他们初步的意见看,对两个地方兴趣很大,觉得无论是地理位置、原材料来源,都很理想。他对促成此事很有信心,也有信心促成公司与我们进一步洽谈。

    中午就是在乡下吃的,吃的全是当地土菜,客人们吃的也很高兴。对于此次整个考察过程,申总很满意,非常感谢我们的周到接待,特别让我转达他对你的敬意和谢意。我们从乡下返回市里,把他们送到收费站口,直到他们上了高速,我们才返回来,我直接就到了市长这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通过全面了解,尤其通过前几天的合作,这个通途水泥公司无论实力还是信誉,确实位于业界前列。关键是他们的技术手段非常先进,公司对环保的要求和重视程度,很符合我们的要求。但是商务合作必须理性,必须要按市场规律办,尤其前期引入更要慎之又慎,既要看他们怎么说、怎么写,更要看怎么做,一点麻痹不得。

    他们的实力和以往的信誉都不错,但不代表可以免检,我们必须要像对待所有新引入企业那样,严格审查,慎重洽谈。水泥生产属于污染行业,会有粉尘污染,还会产生二氧化硫、氧化物、一氧化碳、二氧化碳等,也会产生噪音。无论从开始选址,还是从开展生产,必须要治理这些污染。

    因此在洽谈的时候,治污必须是首选项,治污措施和效果必须达到国际先进水平,这是整个谈判的基础,否则后面免谈。我们不能用牺牲环境换取经济发展,饮鸩止渴的代价太大,教训太的深刻,对经济社会的长远影响我们承担不起。不能为了眼前的利益,牺牲人民群众的福祉,我们不能做历史的罪人。”楚天齐既肯定了企业,也提出了严格的要求。

    “是,市长说的是。”楚晓娅的神情也非常严肃,“我们时刻不敢忘记这条红线,也明确向对方表达了这个意思。申总明确表态,完全赞同这种要求,也一定会把环境保护做为投资建厂的第一选项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好,在这点上必须达成共识。”停了一下,他又问道,“近几天展翅高飞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自那天拦车取样后,对展翅高飞送到工地的水泥,也进行了连续三天的取样检测。试块三天养护抗压强度都在十七到十八兆帕之间,抗折强度都在三*点五到四兆帕之间,这符合四二五标号水泥标准,同批试块的二十八天检测还会进行。对于接下来送到工地的水泥,会不定时进行抽检,一旦发现有不合格品,立即按照他们做出的书面承诺进行惩处。在此期间,若是市局抽检出了问题产品,相关县局也要承担管理连带责任。”说到这里,楚晓娅“哼”了一声,“算他展翅高飞明智,否则让他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    “暂时来看,展翅高飞应该不敢搞鬼,但仍然不能疏于管理。那家伙我知道,可不是好老百姓,一旦有可乘之机绝不会老实。”楚天齐嘱咐着,“虽说他应该会怯于高违规成本,一般不敢轻举妄动,但我们也不能去承受潜在的质量隐患。”

    楚晓娅郑重的点点头:“是,市长说的是。”停了一下,忽又说,“市长对张鹏飞很了解吧。”

    注意到对方的八卦表情,楚天齐明白对方意思,遂故意脸色一沉:“一般。”

    楚晓娅“嘿嘿”一笑,扮了个鬼脸:“口误,口误,无心之语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也不禁被对方俏皮神情逗乐:“哼,无稽之谈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经过几天的刻意调整,张鹏飞心绪平稳了一些。这并非说他肚量有多么大,而是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不得不低头,如果他不夹着尾巴,那么展翅高飞就只有覆灭一途了。

    这几天心绪不佳,也担心招惹事非,张鹏飞晚上基本都没有出去吃喝,而是吃过晚上便饭,就钻到屋子里。

    今天也是一样,在吃完晚饭后,张鹏飞便直接进了里屋套间,打开电视看着。其实也看不心里去,就是不时来回换着频道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、“笃笃”,

    什么声音?张鹏飞关小电视音量,侧耳听着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、“笃笃”,

    有人敲门。

    会是谁呢?张鹏飞带着疑惑,来在套间屋门处,问了一句:“谁?”

    “张总,我。”门外是一个女人声音,“我汇报工作。”

    这个骚*情娘们。张鹏飞略一迟疑,来在屋门处,旋开门锁。

    “吱扭”,屋门推开,苗条女人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“张总,这么休闲呀!”女人反身拧上门锁,抛出了一个媚眼。

    “你也休闲呀。”张鹏飞回了一句,反身走去。

    “是吗?我休闲吗?张总看看。”女人说着,快步跨到对方身侧,故意又把本已低胸的晚礼服向下拉拉。

    张鹏飞没有去看,而是问道:“你不是汇报工作吗?”

    女人“咯咯”一笑:“是呀,全面汇报工作。”

    收住脚步,张鹏飞没有再进套间,而是转到办公桌后,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本来已经先行一步,见对方没有跟来,女人只好悻悻的来到椅子旁,靠到对方身上。

    张鹏飞并未躲闪,但还是追问着:“你怎么不汇报呀?”

    “张总,着急什么?这就汇报。”女人顺势一拢对方脖子,说了起来,“张总,您的智谋就是高,只让下面写了那么一张纸,就把交通局给哄住了。不但没有罚一分钱,而且就是象征性的整改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交通局傻?”张鹏飞反问着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。咱们只在纸上写着是装错了罐,错把三二五当成了四二五,他们竟然就相信了,结果什么都没深究。”说到这里,女人还不忘拍马屁,“主要是张总英明神武,举重若轻,能力超群。”

    虽说女人属于胸大无脑,但奉承的话还是听着很舒服,张鹏飞便没有训斥对方,而是淡淡的说:“那是人家需要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需要这么做?为什么?”女人显然不解。

    “刨根问底干什么?不该问的不要问。”张鹏飞沉声说着,“咱们还是夹着尾巴做人,老老实实送货吧。”

    “对,不问,夹着尾巴做人。”说到这里,女人的声音腻了起来,“张总,我还要汇报,咱们去里边汇报吧。”

    “里边汇报?外边不行吗?”张鹏飞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行,不过里屋汇报的更好。”女人做了一个挑逗的手势。

    张鹏飞“嗤笑”一声:“好,里屋就里屋。下属汇报还挑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女人媚*笑更甚,扶起张鹏飞,靠在对方怀里,向里屋走去。

    来在里屋,不用提示,二人直接便倒在了床上。女人更是主动,已经一边用嘴拱着对方,一边解着对方衣物了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铃声忽然响起。

    本来已经欲*火上升,但是铃声实在刺耳,张鹏飞还是伸手拿过手机,胡乱接通了:“喂。”

    可能是听着气息不对,手机里停了一下,才传出声音:“张总,看一下省台的《市区时事速递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内容?”张鹏飞追问着。

    “应该跟咱们有关。”手机里声音到此,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“这个小诸葛,搞什么明堂。”张鹏飞放下手机,打开电视,调到了省电视一套节目。

    电视上画面背景是野外,上面有一些男、女的背影。

    “张总,我要汇报。”女人又解起了张鹏飞的衣扣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张鹏飞制止了对方,同时坐起身,盯着电视画面。

    电视上的画面已经拉近,镜头给了一个女人,女人是定野市交通局长楚晓娅。

    播音员的声音同时传出:“楚局长表示,定野市公路事业的发展,离不开社会各界的支持,欢迎有实力的企业到定野市投资,欢迎申总一行前来考察。”

    画面一转,屏幕上换成了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,播音员声音随即响起:“通途水泥公司申总表示,非常感谢定野市各位领导的接见,也感谢楚局长陪同考察。在考察水泥厂选址过程中,我公司一行深刻感受到了市交通局的诚意,看到了令人满意的备选地点。我公司对未来的合作充满信心,并保证按照国际环保标准要求,对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播音员的声音,看着画面内容,想着近些天过往事项,张鹏飞喃喃的道:“恐怕老子上当了。”

    “上当,上什么当?”身旁女人接了话。

    “不懂别问。”张鹏飞没好气的斥了一声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