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九百七十九章 同是天涯绿帽哥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几天的日子转瞬即逝,早已开启了十一月模式。

    这天刚上班不久,桌上固定电话就响了。

    看了眼来电显示,楚天齐拿起电话听筒:“有事?”

    “市长,跟您汇报一下。我们已经跟设计院沟通完毕,217公路施工设计加计重设施修改工作也已开始。设计院回复,两周内指定重新出图。”电话里是楚晓娅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楚天齐点点头,然后又道,“局里人们什么反应?”

    对方声音再次传来:“那几个人看不出什么反应,不知他们背后有无牢骚。就是程局长整天黑着个脸,就跟谁欠他二斤黑豆似的,单位好多人都尽量躲着他,生怕成了程局长出气筒。”

    “也难怪,人家程局长遇到糊涂领导了嘛!而且还特不讲理。”调侃之后,楚天齐话题一转,“那天说的事也得抓紧啊。”

    “啊?市长,您还让不让人活呀,总得多少让喘口气吧?”对方语气很夸张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太急,是时间不等人,时不我待呀。”楚天齐感叹着,“等把那事办完,你好好喘喘气。”

    “办完再喘气?到那时还不知有没有气呢,我可没你耐力好,我……”话到半截,忽然传来了“咯咯”的笑声。

    楚天齐知道,对方肯定脸红了,这话难免让人产生歧义,他也跟着“呵呵”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笑过之后,对方道:“好,市长,我尽力吧,尽力适应您工作的节奏!”

    “你行的,我绝对相信你!”楚天齐说完,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从座位上站起来,楚天齐来在身后墙壁处,盯着墙上《交通图》,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鹏飞心里乱呀,不是一般的乱,自从那天黑衣人来了他就乱,乱的他想骂人,也想打人。等那人走了以后,他的心里更乱,是另一种乱,噬心的乱。

    那天,清瘦男人刚到的时候,把自己说了个一无是处,好像连臭狗屎都不如。当时张鹏飞肺都气炸了,既气眼前的黑衣人,更气给自己带来灾难的楚天齐,但他却又不得不忍着,不得不掩饰着自己的真实想法。

    那个瘦男人也真不是东西,专揭人短,专拣难听的说,自己怕什么、烦什么,那家伙就提什么,一把一把的给伤口撒盐。最后竟然提到了臭女人,直接点出戴绿帽的事,“王八”这个词都说出来了。

    有他娘这么埋汰人的吗?张鹏飞当时就想着把那家伙砸死,但事实却没有砸到,也不可能砸到。除了那家伙有防范外,显然是个练家子,张鹏飞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心乱呀,太乱了,除了暗自骂娘却又没有更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虽然关心对方来路,可当瘦男人自报家门,并讲明来意后,张鹏飞在有过短暂惊诧后,心里更乱了。

    虽然没和那个人打过交道,但他也早有耳闻,知道那是个什么人,知道那个家族惹不起。但转而一想,楚天齐也不是善茬,后面也站着人呢。姑且不论他们之间究竟谁厉害,但肯定都比自己厉害,这个不需怀疑。

    正因为意识到其间的棘手问题,在瘦男人让自己表态时,张鹏飞经过短暂考虑,给出了一个模糊答复“我再想想”。

    当时对于张鹏的回复,瘦男人没有继续逼问,什么也没再说,就走了。但张鹏飞心里明镜似的,对方什么也不说,本身就是一种态度。

    想到期间的种种麻烦,张鹏飞那是心神不宁、寝食难安,这几天以来一直这样,有时甚至觉得整个人都要爆炸掉了。当然没真爆炸,否则张鹏飞就不具备思维能力了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了起来,打断了张鹏飞的思绪。

    看了眼来电显示,张鹏飞摁下接听键,直接问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对方语气很是严肃:“张总,打听的很难。那些人们都传的东西难辨真伪,真实情况却又无从打听,尤其担心暴露行踪,担心牵涉到您。所以我做的很谨慎,也只得到一些不能完全确定的消息。综合几方消息,人们公认度比较大的有:

    一、阳哥和姓楚的有过交集。姓楚的在做调研员时,曾在农业部短暂培训过,管丽颖、黄敬祖也去培训了。那时阳哥就在农业部工作,还主管他们培训。这条消息是最确定的,在大面处,在官方资料处都可查到。

    二、在这段培训期内,阳哥利用手中职权,曾对姓楚的提过一些问题,问题有些刁钻。阳哥还曾借着排练节目之机,让姓楚的学腿拐,结果姓楚的一下子学了七、八种瘸子。姓楚那家伙看着严肃有加,不曾想还有这种搞笑的一面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张鹏飞插了话,“阳哥为什么要那么做?消息可靠吗?”

    “只能说是相对可靠,这是参加培训的人说的,据说还是现场见证者。但究竟有没有人为夸大或是以偏盖全,还不可知。”对方说话很谨慎。

    张鹏飞“哦”了一声,又追问着:“他为什么要那么做?”

    手机里声音继续:“这就要说到第三个消息了,或者说传言。据传,阳哥在一次到歌厅的时候,曾经被人打了。尽管花了好大力气抓凶,最后也不了了之,只知道行凶者个子很高,脚有些跛。以前的时候,人们还没和姓楚的做联想,但在阳哥让其学瘸子的时候,人们和那事做了联系。以姓楚的身高来看,也是很容易暴露目标的,即使学瘸子没露马脚,却也增大了嫌疑。

    姓楚的究竟打没打阳哥,还不确定。但就冲在农业部的几次接触来看,两人应该是有矛盾,最起码阳哥看姓楚的不顺眼。假如打人一事为真的话,那么原因就有两种说法:一是‘暴打不平说’,说姓楚的遇到阳哥干坏事,直接拳头就上去了;二是‘情仇说’,这也是第四个消息。

    据传,阳哥的妻子是省城欧阳家的人,曾经和姓楚的有瓜葛,应该已经被姓楚的给大玩了。阳哥从结婚那天起,就戴了一顶绿帽子,大大的绿帽子。以阳哥的身份,尤其从家族的地位来看,这显然丢人丢大发了,整个家族的脸都丢尽了,阳哥自是要对姓楚的要恨之入骨。不过话又说回来了,别说是阳哥,就是换做任一个人,老婆被别的男人那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其它消息吗?”张鹏飞沉声打断。他不想再听对方继续阐述“绿帽”传闻,自己就是现实实践者呀。

    可能是意识到犯了忌,对方忙做了句解释:“张总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他娘的,这不是故意寒碜老子吗?张鹏飞在心中暗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条消息,也没有经过准确证实的消息。”对方声音继续,“据传,姓楚的家里娘们在晋北找他时,曾经让人劫持了。为此姓楚的大动肝火,不但带着部队,动用了飞机,端了那个据点,还对许多人穷追猛打。有小道消息称,可能是阳哥的手笔,但这纯属就是猜测,并没有可靠的证据。别的消息就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张鹏飞说完,摁下了红色挂断键。

    “果然有仇呀,这就对了。”张鹏飞自语着。

    关于刚才电话里的传闻,张鹏飞以前只听过一点点儿,也没拿当回事。但这次瘦男子找上门来,讲说那些话以后,张鹏飞才开始重视这些事。

    对方主动上门,主动要帮忙,有这样的好事吗?正因为事后有怀疑,他这才差人专门进行打听。

    从刚才电话里的内容来分析,两人绝对有私仇,仇恨还挺大。抛开别的不说,就冲两人在农业部那些接触来看,不可能没毛病。

    当然也抛不开其它事项,而且张鹏飞早就听说,省城欧阳家攀了高枝,把闺女嫁给了首都大户,但那个男人对老婆并不满意。他还早听说,那个女人瘫倒在床,人事不醒,是因为在婚礼当天出了车祸。

    张鹏飞也偶有耳闻,听说首都有个大户人家的公子,也让姓楚的送了顶“绿帽”。但当时他觉得不可能。人家那是什么家庭,岂会捡那家伙扔下的破烂?自己若不是当时鬼迷心窍,也绝不会做那蠢事的。

    由于当时不信,也没把欧阳家与阳哥联系起来。但听到刚才的消息,张鹏飞信了,信了欧阳家的遭遇,也信了阳哥“戴绿帽”这件事。否则阳哥和姓楚的又何至于发生那么多冲突?即使其它的事项都为传言,但阳哥派人找到自己却是事实呀。

    阳哥真是只为给自己帮忙吗?怎么可能?还不是他被人绿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他也做了王八,同是天涯绿帽哥呀。”想到阳哥的遭遇,想到阳哥的背景,张鹏飞忽然有了一丝解脱。那样的人家都被绿,自己戴一顶“绿帽子”也就不稀奇了。

    只是姓楚的王八蛋太不是东西,不知道祸害了多少良家妇女,不知送出了多少顶绿帽子呀。

    想到姓楚的王八蛋,张鹏飞不由得攥起了拳头,眼中满是阴戾之色。多日压抑的仇恨,又涌上了心头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