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九百六十五章 半路拦车取样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上五休二,这是公务人员的工作节奏,但许多小企业却不是这样的福利,工人压根也不舍得这样休息,那意味着每月四分之一天数没有工资。因此,天天工作就成为这些企业和工人的默契。

    展翅高飞水泥公司在定野市共有三家分公司,许源分公司就是其中一家。

    相比起近段时间,今天许源分公司生产厂区格外忙碌。

    近半个月以来,由于断供风*波,这家公司只给连心县供应水泥,而连心县也仅有一个标段用这家公司产品。从今天开始,许源分公司又要恢复到给五县供货,共有十七个工程三十二个标段用货,一比三十二,厂区焉能不忙?

    天刚蒙蒙亮,厂区院内便罐车成排,崭新的白色罐体,鲜红的“展翅高飞”字样,看起来还真汽派。虽然看着很新,但如果细看就会发现端倪,车底颜色灰乎乎的,汽车轮胎也磨损了好多。这些并非新车,而是专门重新喷漆的,目的就是增加喜气,就是为重新满负荷工作助威。

    排在最东边的罐车,西侧车窗摇下,司机牛小宝正和旁边的货车司机聊着大天。

    “哎呀妈呀,可算是有活干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,这天天人吃马喂,一分钱不进,都快愁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这个月开学,本来指着上个月工资交学费,结果这么一停工,工资也没发,闹的孩子学费没了着落。开学前一天,我实在没办法,才厚着脸皮找他姥爷借钱。老爷子没得说,不但借给了钱,还嘱咐不着急还,嘱咐不够再去拿。可是小舅子那脸拉的老长,就跟吊死鬼一样,从始至终就没跟我说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呀,都差*不多,再说咱们也不是英雄。我是指望工资给媳妇交保险,结果也泡了汤,只能往后推了,不知道过几天能不能发。”

    “按说应该行吧。这次可都是重新签了合同,以前的烂事也都处理了,只要公司有订单,就应该有货款,咱们的工资怎么也不成问题吧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这样的。可别再停,实在待不起了。”

    “肯定不会了,就卯足劲加油干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的对话中,透出生活的无奈,也透着对恢复生产的期待。

    由于这段时间没有业务,司机牛小宝已经在家休息半个多月,待的浑身痒*痒。这并非是他多么愿意干活,而是待了这么多天,就意味着这期间光出不进,他能不着急?现在好不容易有活干了,他是浑身充满力量,精神头十足。其实好多罐车司机跟他一样,别看这些天待着,却是个个愁眉苦脸、哎声叹气,从今天又得受累了,反而个个喜笑颜开、欢声笑语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……”大电铃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,不说了,我得上工了。”冲着工友摆了摆手,牛小宝启动罐车,驶离停车位,奔向装货口。

    工友也脸上带出喜色,自言自语着:“我也快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多时,牛小宝驾驶着水泥罐车,到了厂子门口。在门卫处领取出门条后,驾车出了厂区大门,奔向目的地而去。

    一边驾驶汽车,一边哼着小曲,牛小宝心里踏实了好多。方向盘一握,车轱辘一转,就意味着有工资了,他自然要高兴。

    驶出厂区十公里左右的时候,天光已经大亮,前方也出现了三岔口。牛小宝向右打轮,汽车驶上了西边公路,奔向连心县的方向。

    刚开出没几步,牛小宝放慢了车速,他不得不慢,前边有警察示意停车。

    “娘的,又要罚款?不能吧。”嘴上叨叨着,牛小宝靠边停了车。

    罐车刚刚重新喷漆,大灯、尾灯也全部修缮一新,轮胎也刚补过气,警察也找不出罚款的理由吧。

    牛小宝很有底气的跳下汽车,走了过去:“警察同志,看看这车,都符合安全行驶要求吧。”

    对面警察并没接这个话茬,而是直接问道:“给哪送货?”

    “连心县。”牛小宝一指罐车。

    “说具体点。”警察声音很冲。

    牛小宝不加思索,给出答案:“214公路连心县路段第三标段大发路桥公司项目部。”

    “拿票看看。”警察命令着。

    “诶。”牛小宝应了一声,从腰包中拿出一沓票,递了过去,“出货单、检验合格证、化验报告都在里边。”

    警察接过一沓单子,向着身后一招手。

    立即有好几人走上前来,这些人有的穿着警服,有的穿着便装,有男有女。这些人有人翻看单子,有人对着单子照相,还有人录着罐车和牛小宝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?牛小宝感觉情形不对,又觉着几人似乎眼熟,却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。

    想起来了,对面这个警察就是许源县公安局的,叫什么来着?牛小宝赶忙套着近乎:“警察同志,这是干什么,我这没违反交规吧?您是那个……公安局政委,孟政委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我是思源县孟克。”警察给出了回复。

    这时,一名便装男子到了近前,男子手中举着录像机,问道:“再说一遍送货地点。”

    “送……送到214公路连心县路段第三标段大发路桥公司项目部。”现在可没刚才利落,仅仅二十几个字,硬是被牛小宝分成了七八段说出,还多重复了好几个字,

    “车上装的是什么水泥?”便装男子再次发问。

    “公路水泥呀。”牛小宝有些不解,“怎么啦?”

    便装男子追问:“标号?”

    “425的。”牛小宝回复的很干脆。

    “拿着出货单,检验合格证,重说一遍送货地点和水泥标号。”便装男子一副命令语气。

    孟克把单子放到牛小宝手中。

    双手各举着单子,面对着摄像头和摄像头后面的人们,牛小宝紧张不已。虽然他现在还不清楚什么事,但是看这架势,显然要比交警罚款还麻烦。脸上肌肉跳动着,牛小宝问:“政委,这是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看着镜头,按要求回答问题。”孟克声音很冷。

    牛小宝紧张的咽了两口唾沫,心里话:反正犯病的不吃,犯歹的不做,还能把我怎么样?于是一横心,大声道:“水泥是送往连心县,是给214公路第三标段大发路桥公司项目部送货,水泥标号是425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下面我们取样。”便装男子移开了摄像头。

    取样?干什么?牛小宝很是不解。忽然,目光及处,他认出了人群中的那个女人。他在给标段送水泥的时候,见过那个女人检查工作,好像是交通局的局长。就是不知是县里的,还是市里的,不知是正还是副?

    牛小宝看到的女人不是别人,正是定野市交通局长楚晓娅。

    “快点呀,取样。”便装男子催促着。

    虽然不清楚这些人真正目的,但又是公安局政委,又是交通局长的,自己自是阻拦不了。但牛小宝还是找了理由:“水泥罐车都是封闭好的,不和搅拌罐联通,打不开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你别管,配合着就行了。”便装男子说着,已经向车尾走去。

    牛小宝没有别的选择,只好跟在了后面。

    车尾已经支起了架梯,早已有人站在了上面,上面的人拿着专用工具。

    一看这架势,牛小宝没有别的选择,只能按照对方吩咐,上了架梯。

    在摄像头记录下,牛小宝配合着便装男子,从罐里取出了水泥,还回答了相关问题。

    所提问题很简单,牛小宝都能回答,但他却意识到,事情没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重新弄好罐口,从架梯上下来,牛小宝又按照对方吩咐,在相关的纸张上签了字,按了手印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走了。”孟克示意着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走了?”牛小宝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你不想走?”孟克反问。

    “走,走,马上走。”牛小宝不再废话,立即回到车上,发动着汽车,向前驶去,驶离了这些看着头晕的人。

    走出一段路,牛小宝意识到不对劲,再次停下汽车,取出手机,拨打着电话。

    就在牛小宝打电话的时候,楚晓娅也在打电话:“市长,在孟克政委的帮助下,我们进展很顺利。录像、拍照、笔录、取样……不说了,市长,又来了一辆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、“叮呤呤”,阵阵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张鹏飞睡的很沉,尽管铃声很响,但他却依然鼾声如雷。

    这并非是他睡的多么踏实,而是有特殊情况。昨天晚上,张鹏飞睡的很晚,躺在床上的时候,已经是后半夜两点多。尽管当时已经瞌睡,但还是睡不着,后来又喝了多半瓶洋酒,才真正睡着了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、“叮呤呤”,

    在铃声第三通响起的时候,张鹏飞终于醒了。他迷迷糊糊拿过手机,胡乱按下接听键,“喂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张总,水泥被查了。”手机里传来一个焦急的声音。

    张鹏飞立即清醒了:“怎么个情况?”

    对方道:“今天早上,咱们三个厂子都开始出货。从第一辆车驶出厂子,交通局和公安局就查,又是看出货单,又是要合格证、化验报告的,还从罐中取了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把货都扣了?”张鹏飞打断对方。

    “没有,取完样就放行了。”手机里回复。

    “没扣就好,没扣就好……”喃喃到半截,张鹏飞急道,“不能送,那东西不能送呀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已经把车全部截了回来。现在我就是向张总请示,接下来怎么办?”对方讲说了打电话真正目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能怎么办?”张鹏飞无奈的摇摇头,打住了话头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