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九百七十章 治超没那么简单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一家人团聚,日子过的非常舒心,却也实在太快,不经意间假期便结束了。

    带着对家人的牵挂,十月八日起早,楚天齐赶回了市里。

    上班第一天,楚天齐安顿了一下手头工作。

    十月九日,便把孙廷武和楚晓娅叫了过来。

    二人进屋后,先各自向楚天齐上交了一份方案。

    简单看过两份方案,楚天齐道:“具体说说。”

    和那天的激烈“讨论”不同,今天孙、楚二人倒是挺客气,互相推让起来。

    经过一番礼让,还是女士优了先。

    清了清嗓子,楚晓娅汇报起来:“二十九号那天,从市长这里回去,我就认真学习了您的指示和孙局长的分析。通过学习,我发现自己原先的方案不够成熟,也不够细致,孙局分析的要详细的多,我也是受益匪浅。于是利用假期这几天时间,又翻阅了大量资料,参照学习心得,形成了现在这份方案。

    目前我市公路破损严重,毋庸置疑是由于超限超载严重,但重货车上路的成因却有许多。我把这些成因分成两类,一类是外因,一类是内因。外因包括,周边省市矿产开采迅猛,业主逐利涉险超限。内因主要就是认识不到位,措施不得力,主要是交通口举措不给力。

    这些外因不属于我们权限管理范围,我们自是无法左右,也无法交涉。但是,我们可以通过完善制度、强化措施,来改变内因对公路的影响。最根本的措施,就是严控超限超载车辆上路,当然不是不让汽车通行,而是不让在超限超载情况下上路。这就需要发挥路政的本质功能——卸载。

    我这些天了解到,卸载这个举措一直都有,但大都流于形势,只是偶尔做做样子。原因很多,我就不一一列举了。我们现在要做的是,必须不折不扣执行卸载政策,只要把这条做到,超限超载车辆上不了定野市范围的公路,那么所有问题都不存在了。但是要真正把这个举措落实到位,还需要考虑以下因素:

    一、从开始实行严格卸载制度起,就必须全市一盘棋,市辖区所有公路都必须统一执行这个政策,不能给超载车辆留出缺口。否则,就会发生类似那天孙局长所讲事例,货车不走高速,而专走新修的一、二级公路。

    二、既然要卸载,就要做好相应准备,就要在所有公路进口位置扩建卸载站。以现在的卸载站规模和数量看,远远满足不了要求,只能是样子货。刚开始严格执行的时候,肯定卸的货要多,地方小了根本就放不下。这是保障卸载顺利开展和进行的前提,必须要提前落实到位。当然要建这些设施,需要办理一些手续,也需要资金投入,这里先不赘述。

    三、在严格卸载的情势下,又没有其它可替代路通行,车辆绕行就成为可能。虽然大货车有着诸多不方便,但也不排除为了高额利益而冒险。这就需要对岔口、沿途道路进行排查管理,尤其进口处绝对不能留出这样的漏洞。这些工作由公路养护部门来做前期工作,路政、交警来做后期管理。

    四、在应对过往车主和司机时,路政的执法权有限,这就需要交警大力配合和帮助。尤其要卸掉那么大量的货物,司机势必急眼,冲撞、逃脱肯定在所难免,没有警察肯定不行。我想孙局长肯定会支持的,这里先行谢过。但现在的合作方式,肯定与以前路政、交警的自发联合方式不同,还需要进一步详细商讨。

    五、对于卸载货物的处置。严格按照要求的话,每辆货车至少要卸掉一到两倍的量,那么这些货物就必须进行及时处置,随时腾倒出地方。关于如何处置,我在方案上列出了细则,从卸载、存储、处置等各环节,对手续、监管、执行等过程都有详细计划,请市长帮助审核。

    六、告之。在决定正式施行严厉政策之前,在相关准备工作做充分的前提下,要以合理的方式执行。我们之所以卸载,是为了对公路进行有效保护,卸载是手段,不是目的。尤其按照货车的实际超载量计算,那就要卸掉车上一半甚至三分之二的货,可能相当于司机十天半月甚至更多的收入,司机势必要急眼,玩命的心都有。为了尽量避免这种矛盾,让他们知难而退,告之是必须的。否则要是出了重大死伤事件,也是麻烦,很可能整个卸载工作都会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在落实严格卸载的同时,有些工作可以同时进行,或是早做谋划。比如计重收费,通过疏导方式做工作,有时要比强制措施更能让人接受。想超载就多交费,否则就别上路,一般货车都会选择避开的。即使货车上了路,那么这种通行费收入,就是现有收费的几十倍,对于补充养护资金也是有利的。当然这需要增加设施,还需要进行手续批复,需要一定时间的过程。

    为了缓解公路通行压力,尤其是超载货车对公路的损坏,也可以采用另外的分流方式,比如发展铁路货运运输。当然这也是一个系统工程,并不只是解决了定野市铁路运输就可以的。

    再一个方式就是升级公路级别,一、二级路升成高速路,自然就计重收费了。当然这里边的手续更多,尤其资金额更大,解决起来更不容易,关键还得达到升级的条件,否则手续也批不了。再者也不可能全部升级,还会出现前面说的,高速通行压力转移到普通公路上的情形。何况,高速公路建成后,也大多不归市里管,我们也没有相关权限。

    另外,货车超载如此严重,固然有逐利最大化的因素,也与装少不挣钱有关。如果货车以及通行的费用适当降低,业主和司机也就没必要冒着安全风险超载了。当然,这个问题更不是一地一市解决的,基本一省也解决不了,只能是一个建议而已。我方案中的要点就是这些,没有了,欢迎孙局长补充,请市长斧正。”

    “斧正不敢当,考虑很完善。”楚天齐笑着说。

    孙廷武则一副苦瓜脸:“早知如此,我就先说了。结果我想到的,楚局长全想到了,我没想到的,她也想到了,我现在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看着孙廷武的倒霉样,楚天齐和楚晓娅都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待笑声停歇后,孙廷武还是说道:“关于治超措施,楚局长确实讲的挺全,也特别专业,我没有什么可补充的。我现在只能从交警配合方面,讲一些建议。交警工作职责中,就有维护交通秩序、纠正和处罚交通违章行为的内容,在公路执法即是本职工作,配合路政部门也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以前的时候,公路治超基本是以罚代管、以罚代卸。整个交警工作配置与运行,也是按照这种工作方式匹配的。如果实行了严格卸载,交警工作面临一些困难,这些困难单纯靠市局和我是解决不了的。

    最主要就是人员配置问题。现在全市在编警察配备,与实际所需有很大缺口,这个实际所需也是参照相关计算标准来的。尤其从交警这块来说,无论是市政道路管理,还是国省干线管理,在编人员都无法满足工作需要,都配备了大量协警。在当初配备的时候,因为没有编制,自然也就没有经费,因此与他们有关的人员工资、办公费用就需要自筹。交警没有别的收入,只能是靠路吃路。

    一旦不允许像原来那样罚款了,现有人员的开支就没有着落,这些人该怎么办?如果分流的话,往哪里分?如果直接让他们回家的话,有当初的协议限制,也需要用费用解决。而且把这些人全部清编的话,别说是配合路政执法,就是维持正常的交通执法也不够。现有协警队伍不是一天形成,中间经历了好几次扩充,对他们的安置问题也需要妥善考虑,否则也可能会成为社会问题。

    假如需要配合路政严格卸载,现有的协警就需要保留,解决他们的工资与开支就是一个大问题,其实这样的人员配备都不够。归根结底,只要解决了经费和编制,尤其是经费能够解决的话,交警怎么配合都没问题。我讲说这些困难,并不是推脱,而是为了以后严格卸载能够更好实施,为了把隐患提前解决,请市长理解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孙局长,不必有顾虑,咱们是为了解决实际问题,而不只是务虚讨论,就是要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相比起放假前那次讨论,你俩都讲的更务实,也更坦诚,更勇于担当,这非常好。”

    等了一会儿,见楚天齐不再说话,楚晓娅试探着问:“市长,接下来需要我们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你俩先回去,我再好好看看方案,再好好想想。”楚天齐给出回应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应答过后,楚晓娅、孙廷武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看着关上的屋门,楚天齐喃喃自语着:“治超没那么简单呀!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