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九百六十九章 你有几个脑袋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在正式放假的头一天晚上,楚天齐回到了省城家里。

    全家人见到他回来,都非常高兴,宁俊琦更是调侃“实在难得”。

    在讲说家长里短的时候,宁俊琦又“声讨”了公公,说公公不带她出去。于是全家一致决定,第二天一同上街。

    虽说同着丈夫“声讨”公公,其实宁俊琦完全理解老人,知道公公是担心自己的安全。仅仅既担心自己这个孕妇,也担心“楚天齐媳妇”,还担心“李卫民女儿”,这两个身份在带来荣耀和便利的同时,也潜藏着危险。

    但在家里待的时间过长,平时顶多就下楼转转,产检也是医生和设备到家里,宁俊琦也实在闷的慌,这才借着“声讨”公公,让丈夫带自己出去。她之所以通过“声讨”公公方式,其实也是一个策略,否则丈夫也会拿“安全”说事。这么一来,为了替他老爹解围,天齐自是得答应了。

    说是“声讨”其实就是一种变相撒娇,向丈夫撒娇,也向公婆撒娇。

    相比起大多数家庭,这个家庭有些特殊。

    由于好多事情已经揭密,楚玉良不再把自己放到父亲和公公的位置,而是把儿子、儿媳更多当做了少爷、小姐,但同时却又有着更多亲情。

    宁俊琦在对公婆尊重的前提下,也不完全把楚玉良当做公公,更多是看成伯伯,也当做朋友。

    虽然尤春梅不清楚许多内情,但她却知道宁俊琦是大官家的孩子。虽然自个儿子很优秀,但她仍觉得亲家一家更高,自动降低了位置。不过她却发现,这个儿媳妇一点都没有大小姐的娇气,反而对自己老两口非常照顾,非常理解,亲家也不摆谱。尤春梅自是高兴的不得了,对儿媳也特别喜欢。

    虽说这个家庭有些特殊,但正因为摆正了自己位置,还互相体谅,反而相处的更加融洽,整个家庭氛围更加开明。因此,宁俊琦“声讨”公公,只不过是楚家日常生活的小调料而已,更增添了家庭亲情的滋味。

    一家人说说笑笑,不觉天色已晚,便各自回房休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小两口睡了个自然醒。起来的时候,母亲做的早点也适时上桌。

    一家人吃完早点,便开启了逛街模式。

    母子二人小心护着“重点对象”乘梯,来在楼下。

    绿色越野车适时停在楼门口,楚玉良在车上说了话:“上车慢点,天齐好好扶着你媳妇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立即冲着丈夫说:“好好扶着,这是大管家的命令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能给咱爸封官,一会儿‘大保镖’,一会‘大管家’的。”楚天齐笑着打开车门,扶着媳妇胳膊。

    虽然在慢慢上车,但宁俊琦的嘴也不闲着:“那怕什么,反正封多少官也不发工资。”

    楚玉良接了话:“看见没,你媳妇不但是组织干部,不但是党校教授,这经济头脑也是一流。”

    “老没老样,小没小样。”尤春梅在一旁嘟囔着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其他三人都发出了爽朗的笑声。

    两位男士在前,两位女士在后,绿色越野出发了。

    和五一出行不同,那次尤春梅“声讨”了丈夫一路,这次则不敢分神,而是不时关心着儿媳妇“坐的舒服不舒服”、“不舒服就说话”。

    这次目的地也和上次不一样。上次出来的时候,去的是商场,这次则是郊外。这么安排主要是考虑到宁俊琦大腹便便,不敢去人多的地方,就是公园、广场也不敢去。

    说是效外,只是相对市区来说,就是城边上,并不会去走山路。

    不愧是受过特种训练,楚玉良把车开的那叫一个稳。并不是说他开的特别慢,而是非常匀速,即使在换档位的时候,也能够平稳过度。在会车的时候,也能提前卡好量,提前找好行车道。

    相比起市区的人满为患,越往城外走,人也就显着越少,当然只是相对而言,实际人的密度也不稀。

    出了城区,楚玉良驾驶着汽车,一路西行,来在一处院落外,把汽车停在了车位上。

    “这是干什么?什么地方?”尤春梅很是不解。

    楚玉良回道:“没看那上面写着吗,农家院。”

    “农家院?这里有什么好看的?以前不一直在农村待着吗?你是怎么知道这里的?”尤春梅继续追问。

    “这你就别管了,又不是带你看。”楚玉良的话挺冲。

    尤春梅冷哼着:“哼,自从进了城,你的谱倒摆起来了。开个车,戴个墨镜,装得还挺酷,就跟多了不起似的,其实还不是个赤脚医生?”

    楚玉良一句不落:“赤脚医生怎么啦?我又没否认。你说我摆谱,我倒觉着你变了不少,成天都蹦新词,什么‘酷’呀、‘帅’呀等等。”

    “兴你摆谱,就不兴别人与时俱进?”尤春梅自是不服气。

    “与时俱进都出来了。”楚玉良笑着,“还是看看你的照顾对象吧。”

    急忙瞅了眼敞开的车门,发现儿子已经把儿媳妇扶到车下,尤春梅一边下车,一边回击着:“还不赖你?”

    楚玉良最后一个下车,锁好车门,跟在了三人后面。

    回头看了眼丈夫,尤春梅斥道:“这都下车了,还不把墨镜摘了,装什么装?”

    这次楚玉良没有与老伴斗嘴,而是并不转头,眼珠却来回转动,注意着周边情形。

    院外牌子上挂的是农家院,其实院子里却是一个大果园,农家院只占了一少部分。

    果园里已经有了许多人,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,看样子也大都是一家人出来散心。

    看到果园里的大红苹果,宁俊琦兴奋起来:“哇,好大的苹果,又红又圆。嗯,果香都飘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人家农家院跟咱家不一样。咱家都是种的茄子、黄瓜,到这个节气也早冷的没有东西了,人家这苹果正长的可稀罕。”尤春梅也跟着感慨起来,“还是省城好!”

    “天齐,能不能进去摘呀,看着也香。”宁俊琦转头看着丈夫。

    楚天齐指着不远处标识牌:“可以呀,那上边不是写了吗?‘进院采摘,十元一位,现场管饱,带出收费’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我怎么看不清,是不我眼花了?”宁俊琦很认真的说。

    “多大岁数就眼花?我主要是刚才看过,记下了。”其实楚天齐没说实话,他确实是现在就能看清。他之所以没说,是担心闲谈引起别人注意,就那个距离,一般人确实看不清,当然身旁戴墨镜男子不在此列。

    宁俊琦“哦”了一声:“咱们进去采摘吧。那带出来的话,要多少钱一斤?”

    “八块。”楚天齐讲说了数据。

    “那么贵,超市也不过五、六块。”尤春梅感叹着。

    “我去买票。”楚玉良接了儿媳妇的话,已经走向了果园园门处。

    在楚天齐等三人走过来时,楚玉良已经交过门票,一家人进了果园。

    “注意脚下,地上土是喧的。”尤春梅搀扶着儿媳妇,提示着。

    果园北面就是农家院,站在果园里,透过稀疏的矮栅栏,可以看到那排房子。

    就在楚天齐一家观赏果园的时候,农家院的一间屋子里,正有一个微胖男人在观察着他们。

    微胖男人到的早一些,也是这些天实在闷的厉害,出来散散心。也没什么好的去处,便带上几个马仔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果园虽不错,毕竟土哄哄的,吃苹果又不香,微胖男人便进了屋子,让老板给他们做特色野味菜。

    也是透过窗玻璃无心一瞥,微胖男人便看到了果园里的四人。果园里虽然人也不少,但楚家四人还是挺显眼的。

    楚天齐个子高,比一般人高一头,自是容易引起别人注意。身旁再有一个大肚子孕妇,还有一个戴墨镜的老年男子,目标则更加明显。

    除了楚天齐、宁俊琦外,微胖男子没见过旁边二人。今年五一的时候,虽然与姓楚的见过面,但他却没看到其余三人。

    他们来干什么?怎么这么巧?

    难道找我麻烦?这个担忧一出,微胖男子随即便否定了:怎么可能?他们可是带着孕妇的。

    真他娘的快,不经意间,那小娘们肚子都那么大了,估计再有一两个月该生了吧。世事多变幻呀,想当年老子那是爷,姓楚家伙不过只是个臭虫。可短短几年,人家成了大*爷,还他娘的种上了杂种。老子却什么都没有,干给老东西养了只不下蛋的鸡,气死老子了。

    “张总,你看什么呢?”旁边马仔问过,随即惊呼着,“那不是姓楚的吗?”

    “低点声,没人拿你当哑巴。”微胖男子低声冷斥着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应过之后,马仔低声说话,“张总,他把咱们治的那么惨,水泥价格弄的那么低,现在可是机会呀。”

    “放屁。你敢惹姓楚的。”微胖男子骂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姓楚的在,也许不好下手,等他去定野以后,离开那女人的时候,不就行了。”马仔再提建议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行。你有几个脑袋,不想活了?”微胖男子断然拒绝,“你不记得大铃铛、三迷糊、四泥鳅的事了。”他可是听说,当初在晋北省劫持宁俊琦的那个姓秦家伙,到现在都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呢。他可不敢做这样的试验。

    虽然拒绝了马仔,但微胖男子的眼中还是带出了冷声,越来越冷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