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九百六十六章 相当于判了死缓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转瞬间,已是三天过去,日子到了九月二十三日。

    下午上班不久,楚晓娅到了党政楼705办公室。

    进到屋子,楚晓娅取出一沓纸张递了过去:“市长,你看。”

    对方没有称呼“您”,楚天齐感觉舒服了好多。本来熟的不能再熟,以前又一直是同事,年岁也差不多,他还是习惯更随便一些。

    接过纸张,示意对方坐下,楚天齐翻阅起来。

    看过一遍,指着这沓纸,楚天齐问:“这就是星期六拦车取样的化验结果?”

    楚晓娅点点头:“是,都是那天从罐车上直接取样,然后拿回局里,在试验室做试块养护。今天上午相继达到满三天养护后,做了抗压和抗折强度试验。所有水泥试块的抗压强度都是在十一至十二之间,抗折强度都是在二点五至二点八之间。这样的指标,分明就是三二五非早强型水泥,根本不是四二五水泥。公路用水泥都是非早强型的,四二五水泥对应的三天抗压强度应该在十七兆帕以上,抗折强度应该在三*点五兆帕以上。

    数据表明,二十号早上,拦车取样的水泥都是非早强型三二五水泥。而随车通行的出货单、检验合格证、化验报告,又都是四二五水泥,显然水泥公司在偷梁换柱,在造假。这个展翅高飞果然不老实,随时都要钻空子,都想混淆是非,还是市长看的准,还好我们及时做了化验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问:“他们这么偷梁换柱,应该是利益驱使的结果,以三二五冒充四二五,能够获利多少?”

    “以目前的市场行情来看,每吨差价在三十到三十五元之间。”楚晓娅给出回复。

    楚天齐缓缓的说:“这么说,水泥价格由每吨二百七降到二百三十五,通过这么一弄,价格全找补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他们是找补回了价格,可是一旦这批水泥运到现场,工地是当四二五使用的,那么就为整个公路工程留下了巨大的安全隐患,甚至人命关天呀。这样的企业实在无良,太没有社会责任感,说他们丧尽天良并不为过。”楚晓娅是咬着牙说的

    “在之前的时候,展翅高飞有过这种情况吗?”楚天齐追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在我做交通局长后,肯定没有这种情况,相关试块和数据检测都记录在案。”楚晓娅回复很肯定。

    略一沉吟,楚天齐又问:“市局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市局目前做了两项工作:一、这些取样试验,还有对应试块继续在做养护,待二十八天后再做试验。二、从二十日开始,对到场的水泥已经连续三天取样,待分别达到三天养护时间后,分别做抗压和抗折试验,看有无三二五水泥混进施工现场。”说到这里,楚晓娅再次取出一张纸,递了过去,“鉴于展翅高飞的恶劣行径,市局拟打算做出严格的惩处措施,这是初拟意见,请市长过目。”

    接过这张纸,楚天齐认真看过每条惩处措施。沉吟了一会儿,才缓缓的说:“依你看,这件事是什么人做的。假如这么处理后,会出现什么后果?”

    楚晓娅不由一楞,然后回答:“从取样时的情形和这两天的调查看,就是三家分公司管理层所为,个别技术负责人参与,基层员工并不知晓。比如,罐车司机就不知情,他们当时的那种状态已经足以说明,也与事后调查情形相符。假如这么处理后,应该会出现以下情形……”说到这里,楚晓娅停了停,然后疑惑的问,“市长不同意这样处理?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同意处理。”楚天齐摆了摆手:“对于无良企业的违规行径,我是深恶痛绝,按照我以前的性格,恨不得直接把其置于死地。但是,拿眼下这事来说,你想过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忽然响起的铃声,打断了话音。

    停止讲说,楚天齐拿起了电话听筒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从星期六开始,张鹏飞便惶惶不可终日。

    本来姓楚的就处处步步找自己麻烦,现在又混到对方手里,那小子能不狠狠收拾自己?用“收拾”一词并不准确,可能用“杀”字更为贴切。

    这次还和以往不同,那是各种证据齐全,不但有现场的录像、照片,而且还现场取样,百分百在做强度试验。不用试验,相关数据心里明镜似的,自己要求那么做的,还不知情?要命的是,这次没有一点狡辩的机会,打马虎眼的空子都没有,早就被那家伙全给堵死了。

    哎,我的点咋就这么背?本来自己也没想怎么,就是想着农业不足副业补,想着多少找回点损失,咋他们就提前预知了呢?大周末的,那娘们不好好休息,偏偏去路上干什么,交通局人都是吃饱撑的?公安局的人也是,一分钱也罚不上,跟着起什么哄?肯定不是楚晓娅、孟克之流的主意,他们哪有那么鬼?分明是姓楚的特别授意。

    老子就不明白了,姓楚那家伙到底是什么东西转的,咋心眼就那么毒?老子真怀疑,那家伙肯定有过类似经历,否则怎么能盯的那么紧、那么及时?一定是的。就好比厨子当老板,最会控制菜品成本一样,因为他本身就知道漏洞在哪,本身就是漏洞制造者。

    先不管是谁想的毒招,反正这次是犯那家伙手里了,于公于私绝对没好,那家伙绝对会“杀”了自己,“杀”了展翅高飞。而且人家还完全站在了道义制高点,把公报私仇包装的堂而皇之,谁都说不出什么来。

    他娘的,老子怎么就命里犯那王八蛋?都怪那婊*子,要是没有她,老子认的他是谁?臭婊*子,真是他娘的祸水。张鹏飞又把怨气撒到了孟玉玲头上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长嘘了一口气,收回思绪,张鹏飞说了声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屋门推开,一个苗条女人兴冲冲走进屋子。

    自个愁成这样,这娘们竟然还这个骚*情样,张鹏飞不禁火气:“走路都没个稳重样。什么事?”

    本来走的兴致颇高,让对方这么一说,苗条女人赶忙放缓脚步,收起脸上笑容,稳稳当当的走上前去,神情也很是严肃:“张总,您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张鹏飞没有伸手去接。

    “分公司报来的,是关于交通局的处置意见。”苗条女人回答。

    听到此话,张鹏飞眉头不由一皱,接过纸张,看起上面内容。看着看着,他的眉头舒展开来,脸上也出现了笑容:“哪个公司报来的?”

    苗条女人说:“三家公司的都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太好了,太好了!”张鹏飞立即兴奋起来,身体某个部位也跟着兴奋,脸上露出淫*笑。

    “是呀,太好了,张总,您真是福星高照,麻烦都会绕着您走。”女人看出对方情绪变化,拍起了马屁,还抛起了媚眼。

    “是吗?老子就爱听这个,过来好好说说。”张鹏飞说着话,已经伸开双臂。

    “张总,您真好!”女人适时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和大多数正常女人不一样,这个女人偏偏喜欢被这个男人虐*待。

    这对男女扑到一起,便各自忙活起来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忽然响起。

    本来两人已经来了情趣,正想着“好好说说”,却不料传来这个声响,便都停下了手中动作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

    “张总您在吗?”

    敲门声还伴着说话的声音。

    听到外面说话声,张鹏飞的兴致降了大半。如果是别人来的话,他大可以一句话打发走,可对这个人却要适当表现出尊重,同时也担心对方有什么重要的事情。于是推开怀里女人,整理着衣装。

    刚才脑中已经闪现出期望的情境,不曾想却被人破坏了,女人是老大的不情愿,却又无可奈何,只得悻悻的说:“张总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时间再聊。”张鹏飞淫*邪的一笑,然后对着门口说,“在,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屋门推开,一个男人走进屋子。

    看到擦身而过的女人,来人脚步略滞了一下,还是径直来到桌前。

    女人出了屋子,屋门“咣”的一声关上了。

    多少也有些尴尬,张鹏飞拿起桌上纸张,说:“卧龙先生,快看看,好事呀,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小诸葛”接过纸张,看了一眼,直接道:“张总,我来就是说这事的。”

    张鹏飞“哦”了一声:“愿闻高见。”

    “张总,这可不是好事呀。”“小诸葛”语气很沉重,“看似这次没处理展翅高飞,那不是他们仁慈,而是在我们头上悬了一把刀呀。交通局的意见写的明明白白,说展翅高飞用三二五冒充四二五,情节十分恶劣,手段极其恶毒,这就是给事情定了性。但他们却没有当下处理,而是要求我们给出书面保证,就连保证条款都提前拟好了。只要我们写了这个保证,就相当于判了死缓,而且是不可能转成有期徒刑的死缓呀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张鹏飞接过纸张,再次看了起来。很快便皱紧了眉头,“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小诸葛”语气很是沉重:“别无选择,只能按人家要求办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张鹏飞只能回以沉重的叹息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