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九百五十九章 张鹏飞玩起心理战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一周时间很快,又到了星期五。

    和前些天晚睡晚起不同,今天张鹏飞起的很早,其实近几天都起的不晚。这不是他忽然勤快起来,而是他晚上睡的不踏实,经常是半夜失眠,大睁两眼熬到天亮。

    尽管身上没精神,双眼发涩,但张鹏飞还是洗漱一番,坐到了外屋办公桌后。他在等着一个人,等着“小诸葛”的到来。

    从本意来讲,张鹏飞挺烦“小诸葛”这个人。平时的时候,“小诸葛”话不多,显得很低调,可一旦说起来,却又总是戳自己肺管子。他甚至怀疑,“小诸葛”这个外号名不副实,应该换成“炮筒子”才对。

    烦是烦,但张鹏飞又不得不承认,近期的几件事都不幸被“小诸葛”言中了。也正是看到“小诸葛”的眼光敏锐,近期张鹏飞才让对方参与了水泥厂的事,还把对方比喻成直言敢谏的魏征。张鹏飞这固然有抬举“小诸葛”之意,其实更是在暗喻自己的不凡,整个一夜郎自大,只是他不自知罢了。

    在张鹏飞刚坐下不久,“小诸葛”就来了。

    看到对方进屋,张鹏飞一指对面椅子,直接道:“电话里说的那么急,什么事?坐下说。”

    “小诸葛”没有客气,而是径直坐到椅子上,讲说起来:“张总,据下面报告,通途水泥公司已经和那些县市接触,要给相关的施工企业供货。”

    “前两天我就听你说过,说那些施工队诈唬着要跟人家合作,还有人腆着脸上门去找。这不几天过去了,也没见怎么呀,还不照样得用我们的货?”张鹏飞不以为然,“现在他们供应十二个县,想必已经用了吃奶的劲。哪还有这样的能力?不过是那些施工队痴人说梦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然,这次不一样。”“小诸葛”摆了摆手,“前几天是施工单位找通途水泥厂,这不假,但这次却是水泥厂找他们。咱们的人亲眼所见,有*市牌照的车到工地,车上人一进项目部就是半天,而且还专门看了水泥储备罐和搅拌设施。而且工地也透出了这样的信息,应该肯定是通途水泥有了供货意向。

    现在通途水泥已经供应了一周时间,十二个县市做了相当于十天的工作量,而且还有至少三、四天的存量。从这些现象来看,通途水泥公司的生产和供应能力都是惊人的,再供应其余县市也肯定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一个怪物?他们的生产能力到底是真是假,是不是中间用了障眼法,有什么猫腻?”张鹏飞疑惑着。

    “小诸葛”长嘘了口气:“我也有这样的怀疑,专门派人去了解,可是根本就进不了他们的厂子,盘查的非常严,只能远远看到水泥罐车出出进进。而且他们在郊区的分厂有好几个,也是每天忙的不可开交。”

    “妈的,怎么偏偏来这里搅局,偏偏跟咱们过不去?我看他们是活腻歪了,是皮子紧了,该给他们梳梳皮子才对。”张鹏飞咬牙狠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,不可,我们可不能做傻事。”“小诸葛”连连摆手示意,“现在正是敏感时期,只要通途水泥公司有什么不测,我们必定是第一嫌疑人。这家水泥公司可是姓楚的引来,以他的护短脾性,他能容忍这样的事?他势必要大力追查,找到凶手不成问题,肯定会把帐算到我们头上。

    而且全定野市投入了那么大的警力,稍有不慎,就会被他们抓个现行。这还是明面的,暗处有多少探子还不得而知,但我相信肯定有这样的安排,姓楚的一定能考虑到这点。另外,据可靠消息,这家公司可不是无根之木,东家是首都很有名望的家族。这样的家族,可不是轻易能得罪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张鹏飞气沉重了好多。别的他可以不在乎,但是首都望族他是绝不敢得罪的。于是又问道,“是哪个家族?”

    “小诸葛”摇摇头:“目前还未可知,我还在差人打探着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你去吧。”张鹏飞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小诸葛”站起身,向外走去。但在行至中途时,又收住脚步,转回身来:“张总,我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张鹏飞缓缓的说:“我再想想。”

    “小诸葛”嘴唇动了动,但什么也没说出来,原地怔了怔,迈步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张鹏飞长叹一声,身子仰靠在椅背上,眼望着房顶呆呆发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快下班的时候,楚晓娅来了。

    让对方坐下,楚天齐直接问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楚晓娅说:“两件事。第一件就是请教一下,什么时候能与通途水泥签约?通过这一周的合作来看,施工企业与通途水泥合作非常融洽,施工企业的合作态度令对方满意,通途水泥也非常满意施工企业的配合。最重要的是,通途水泥的供应能力非常强,能够随时根据施工企业要求增减供应量。

    另外,近一周加大了对水泥试块的抽检力度,每个工地每一批次的水泥都完全合格,质量绝对稳定。遇上这样的水泥公司,是施工企业的福分,也是我们主管部门的福气,各施工企业都有签订长期供应合同的意愿,那样人们心里就更踏实了。只是当初我们要求,此事必须统筹考虑,所以下面县里纷纷打来电话,向市局反映这事。市长,您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施工企业想签约呀……”话到半截,楚天齐转移了话题,“先说说第二件事。”

    未曾开言,楚晓娅先笑了笑,然后才说:“第二件事是关于展翅高飞水泥厂的。据下面县局汇报,在今天下午,展翅高飞做了两件事。其中一件是,展翅高飞主动找施工单位,主动把水泥供应价降到了每吨二百四十七块五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楚天齐打断对方,“价格怎么还有整有零,搞什么鬼?”

    “这就涉及到他们下午做的第二件事。在向水泥企业做了降价承诺后,展翅高飞水泥厂立即在县城做起了活动。他们在县城人员密集区域搭了台子,演出小节目,在节目中穿插有奖问答环节。他们的问答全是关于水泥方面的,提前还印制了宣传单,提问的问题和答案都在单子上。”说到这里,楚晓娅打开手包,拿出两张纸递了过去,“市长,您看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接过纸张,翻了翻,读起了上面内容:“水泥是什么?水泥是粉状水硬性无机胶凝材料,加水搅拌后成浆体,能在空气中硬化或者在水中更好的硬化,并能把砂、石等材料牢固地胶结在一起。水泥按用途分为哪几类?分为通用水泥、专用水泥、特性水泥。

    道路硅酸盐水泥的特点有哪些?水泥的价格受哪些因素影响,为什么不能太低?展翅高飞水泥厂的优势是什么?这次水泥价格调整是基于什么考虑,为什么会按成本价供应?……”

    翻完两页内容,楚天齐放下纸张,笑着说:“好小子,花招挺多,搞起心理战了。”停了停,然后又问,“展翅高飞在哪个县搞这东西?人们的反应是怎样的?”

    楚晓娅道:“所有县市都搞这个,包括他们供货的地方,也包括通途水泥供货的十二个县市。有的县台子大一些,高一些,有的是就地支着大气拱门,不过所有现场都拉着大横幅,放着大音箱,动静挺大的。人们也没有特别的反应,老百姓反正就是看热闹,得奖品的热情倒是都很高。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,就是在一定范围内,人们都知道了展翅高飞这个名字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又问:“对于展翅高飞的主动降低行为,施工单位什么反应?”

    “这个还没有确切的信息。从反馈回来的消息看,施工企业还抱着怀疑的态度,怀疑展翅高飞的诚意。假如产品品质一样,再考虑现付款和压款的因素,对于施工企业来说,展翅高飞这种可压款的价格,显然要比现付款的二百四每吨合适。”楚晓娅带着一定的担忧,“正因为考虑到这点,县局的人们也才急着催问签约的事,他们也担心夜长梦多,担心展翅高飞搅黄通途水泥供货的事,然后再玩断供把戏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,没有接茬。

    楚晓娅又说:“县里急着催问签约的事,一是他们确实着急,担心出什么岔子;也可能本身就是施工企业的意思,施工企业在借此探问签约细节,探问诸如现付或压款这样的问题。从这可以看出,展翅高飞的套数已经有了一定的影响,如果任其折腾下去,说不准还会有什么变故。市长,您说呢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楚天齐又把皮球踢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签约好了。只要签了约,就有了法律保障,大家心里也就踏实了,我们也能省了好多事,像现在这样操作,也不是长久之计。”说到这里,楚晓娅又补充道,“我只是如实反馈一下情况,反映一下人们的心理,具体怎么做,还要听市长的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