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两千零五十章 临时工行为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冯俊飞在建设局调查受阻的事,楚天齐很快就知道了,但他没有发声,就那样一直关注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之所以不说话,也不出面,是因为冯俊飞没向他报告,既然冯俊飞不讲,那就应该是正在独自想办法。他不能随便破坏老同学的计划。在冯俊飞正式核实离去前,楚天齐曾专门和对方讲,要大胆工作,决不让对方孤军奋战,但也不会随便干涉。

    虽说不打算现在出手,但楚天齐却也替老同学操心。同时也在疑惑:为什么黄有才会这么做?或者说麦小雨为何这么做,麦小雨、黄有才伙穿一条裤子,简直把建设局开成了夫妻店,这已经是沃原市公开的秘密。

    那么麦小雨又为何这么做呢?

    从黄有才做的那些事来看,可能是针对冯俊飞,但可能性非常小,也不应该是这个时候,更不应该拿这事说事,反倒像是针对数据核实。谁都知道,这次重点项目核实,是自己这个常务副市长主导的,后面还站着书记和市长。那么针对项目,也就是要面对自己和书记、市长。

    无论是麦小雨,还是黄有才,针对书记或市长的可能性为零。他们没那个胆,否则只要稍有苗头,指定早被市里拿掉了。那么最有可能的,就是针对自己了。自己从来没和这两人打过交道,甚至连话都没说过一句,他们又与自己有何恩怨?可要不是针对自己的话,黄有才那样的态度就解释不通了。

    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呀,这个症结在哪呢?

    忽然,楚天齐脑海中闪过一个人:徐敏霞。他忽然想起这个女人,并不是怀疑她和那二人有所勾搭,以徐敏霞的履历来看,麦小雨不可能听她的。徐敏霞刚升任副市长不久,排名最后,并没有太大实权,甚至某些方面还不如麦小雨有权。以麦小雨和黄有才的关系,自也不可能让黄有才与徐敏霞有瓜葛。而且以楚天齐的观察,徐敏霞虽然给过自己下马威,虽然没向自己做解释,但似乎现在主动躲着自己,似乎内心很矛盾。

    之所以想到徐敏霞,楚天齐是觉得麦小雨可能像徐敏霞一样,可能是受别人指使,而这个人也不像是方永海。到目前为止,方永海还没表现出对自己的任何敌意呢,即使这次核实数据,也没有要抵触的意思。

    想了一通,也想了几个有可能的人,但都是猜测,目前没有任何证据,楚天齐便只得做罢。

    迟楞了一下,楚天齐拿起手机,拨打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不多时,手机里传出夏雪声音:“楚市长,你找我?”

    楚天齐问道:“夏秘书长,你在哪?”

    “我在你的别墅里,正在验收工程。”说到这里,对方又补充了一句,“说话方便。”

    听对方如此回复,楚天齐直接道:“你知道麦小雨的来历吗?”

    “麦小雨?楚市长对她感兴趣?”手机里反问着。

    “瞎说什么?我是觉得建设局的做法可疑。”楚天齐直接讲出了疑惑。

    对方“咯咯”笑了几声,才又传来话音:“我这两天也在想这事,觉得他们对待冯俊飞的作法很反常。麦小雨的履历和我差不多,先是在县里,后又到市里,基本一直在城建系统工作。她的后台是前任市长,对,就是和你老丈人唱对台戏那个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:“这么说,似乎找出根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暂时我也就只能想到这些。”夏雪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行,谢谢你!”

    “说的没有一点诚意。”手机里嘟囔了一声,便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楚天齐笑着摇摇头:“这个夏雪呀。”

    自从到沃原市以后,夏雪给楚天齐提供了许多信息,这些信息大都很有价值,让他省了好多事,也助他提前做了不少准备。在韩市长出差期间,夏雪每天都到楚天齐办公室,向主持工作的常务副市长汇报。在韩市长回来后,进出“7002”的理由少了好多,夏雪也就来的少了,如有特殊情况,便通过电话传递信息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过,李子藤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来在近前,李子藤直接汇报:“市长,冯副主任那里有新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”楚天齐问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刚上班的时候,冯副主任去了建设局,找到了黄有才……”李子藤讲说了得到的消息。

    听完对方讲说,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李子藤转身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细细想了一遍李子藤说的事情,楚天齐暗自思忖起来:冯俊飞智慧增了不少呀,当初的时候,除了仗势欺人外,好像尽是馊主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冯俊飞已经离开了一个多小时,但黄有才的思绪还停留在那件事情上,他不清楚冯俊飞的那些话到底是真是假。

    看那小子气势汹汹,一副胸有成足的样子,好似很有依仗,不像有假。可如果是真的话,那就很麻烦了。冯俊飞临走的时候,可是明确说过,只给自己一天时间,否则就直接告状了。告状倒也没什么,他有一告,自己还有一辩呢。但他说的那句“别以为我没有证据,我是人证物证俱全”,这才是黄有才最畏惧的。

    冯俊飞能有什么人证?那分明是说建设系统出了叛徒,有人向其兜底了,揭短最怕老乡啊。会是谁呢?会吗?看来还真是欠考虑了。关键要是身边老有卧底,以后也是麻烦事呀,必须得把这个家伙挖出来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急促的铃声忽然响起。

    正想得入神,听到这刺耳的声音,黄有才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稳了稳心神,黄有才探身去看来电显示。见到那几个数字,不由得心中一揪,沉吟了一下,才拿起听筒:“市长您好,您有什么指示?”

    “指示?还用我指示?你不是很有主意,很有胆子吗?竟然敢给核实小组使绊子,竟然敢跟市政府政策叫板。”电话里满是怒气。

    老方怎么忽然提起这事?按说他不应该今天才知道呀,可为什么现在才提起,莫非姓冯的真告状了?黄有才满腹狐疑,斟酌着说:“市长,莫非谣言传到您哪了?我也正打算向领导汇报呢。”

    电话里停了一下,声音再次传出:“汇报?说的好听。怎么早不汇报?”

    “这,唉……”黄有才叹了口气,“市长,我是怕您生气呀,太气人了。那天核实小组来的时候,我带着建设局班子成员和中层干部,早早就在单位等着,专门听了冯副主任的训话,然后我们几个副职全都尽力配合。就因为配合核实数据,根本腾不出手来,好几个项目不得不推迟复工。可是在配合过程中,他们百般刁难,这个不行,那个不对,反正都是毛病。”

    对方插话道:“黄有才,我听到的可是相反的信息呀。人家到单位门口了,你们不让人家进门,然后又故意让人家步行,这几天也是阳奉阴违的。”

    黄有才大声喊冤:“市长,冤枉呀,天大的冤枉,那天在门口是发生了一点儿误会,可我已经向冯副主任做了解释,还百般赔着不是。可他一直板着脸,把地面跺的山响,说话更是尖酸刻薄,单位好多人都听见了,都可以证明。这些倒还罢了,关键有些话根本没法听,完全一副盛气凌人的架势。

    在这几天中,就因为他总是挑毛病,我就向他解释,好话说尽。对了,就拿棚户区拆迁那事来讲,他楞说我们的数据有问题。我跟他说,这是市领导亲自核实过的,不会有错。可他立刻来了火,手指眼窝训我,‘黄有才,我告诉你,重点项目核实小组就代表市政府,一切数据必须以小组核实为主,我只知有组长、执行组长,不知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领导’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。”对方厉声打断,“自己屁股自己擦。”

    “市长,您……”话到半截,黄有才停了下来,听着听筒里“啪”的一声,“嘿嘿”的笑了。

    黄有才听出来了,刚才自己杜撰的内容,方永海生气了。也难怪,任何领导都自恃身份,却听说自己竟被归为“乱七八糟”,焉能不气?

    笑过之后,黄有林又吸了一口凉气,略一思索后,拨出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很快,电话里传来了声音:“老黄,怎么啦?”

    “局长呀,刚才方市长打电话来……”黄有才详细的讲说起刚才通话的内容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快下班的时候,李子藤来了。径直走到桌前,说:“市长,建设局那里做出一个决定,跟核实小组有关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:“什么决定?”

    李子藤继续道:“建设局开除了门卫王大力,就是那个外号‘王二楞’的人,理由是工作太过呆板,向核实小组索要证明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就是一楞:“开除?”

    “王二楞是临时工。那个决定还专门指出,建设局公务人员都能文明服务,临时工行为不代表整个建设系统形象。”李子藤给出回复。

    “临时工行为?怕是这个临时工特意临时的吧?”楚天齐意味深长的说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