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九百四十九章 要逼死老子呀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公捕大会顺利召开了,也达到了震慑凶顽、提振官民士气的目的。

    扫黑除恶行动继续进行着。由于一些重要黑恶分子已经落网,其余部众也大都溃散,整个行动由集中打击变成了清除残余,由打击为主向着巩固稳定过渡。

    近期比较担心的省厅配套的警务训练经费,也出其顺利的下拨到位,让孙廷武松了一大口气,也给楚天齐省了许多事。

    但这种反常,也让楚天齐更加警惕,魏公亚这么做,绝不是畏惧,而是特别的隐忍。在这种情况下,还能够如此隐忍,可见其城府之深。

    按照常理,魏公亚此次应该借机刁难才对,最起码不应该如此示弱,而他却这么做了。套用一句骂人的话,这就是标准的“咬人的狗不露齿”。现在之所以不露出獠牙,只是没找到更适合下口的地方,但他肯定会隐在暗处,找着最佳张口机会,找到致命处而一咬即中。

    周子凯也曾经讲说魏公亚的阴沉,这次做派应该才是此人真性情,当初轻易向自己挑衅,可能是受别人蒙蔽,对自己太轻视的缘故吧。

    尽管疑窦重重,但接下来的事情都很顺利。

    警务方面,不只孙廷武用心,整个警务系统都很尽力,队伍空前团结,战斗力、凝聚力非常强。打击黑恶,追击残余,追剿漏网,维稳安保,为民服务,全都进行的有声有色。

    交通方面,有了整个清查、审计旧帐行动,有了市政府严肃追责措施,有了市局的认真尽责监管,有了那些作奸犯科的前车之鉴,各项工作都有条不紊的推进,公路建设工作进行的热火朝天。除了公路方面,铁路市辖车务段、车站也都安全运行着,没有发生一起责任事故。航空工作建设也已启动,正在做前期选址,也在着手工可研工作,从初期形势来看,上级批复前景相对乐观,但也存在一定变数。

    司法、消防、通信、信访等工作,楚天齐也穿*插着做了调研、检查、督导,肯定了一些好的方面,对存在的不足提出了整改意见,并跟进了整改结果。

    总之,在各项工作都较顺利的情况下,整个时间也过度到了八月底。

    虽然工作比较顺,但楚天齐并未懈怠,而是利用这宝贵的时间,在谋划、推进着许多事情。

    这天早上,楚天齐适当收拾了一下,脱掉往日常穿的休闲外套,换了一身深灰色西服,还专门系上了领带,皮鞋也擦的锃亮。头发刚刚在前天理过,今早又冲澡洗过,显得很是蓬松。经过这么一捯饬,整个人更显得精神抖擞,气质非凡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楚天齐抬起头,说了声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李子藤推门进屋,来在桌前:“市长,通达汇集团的吴总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请。”说着话,楚天齐便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李子藤快走几步,打开屋门,站在门侧。

    楚天齐迈开大步,走向门口。

    此时,对面屋子里走出一人,身材魁梧,气质不俗。

    在屋外走廊里,两个男人右手相握,互相问候着:

    “热烈欢迎吴总大驾光临,多提宝贵意见。”

    “久仰楚市长大名,今日一见,果然不同凡响,实乃三生有幸。”

    “欢迎吴总和通达汇集团多多支持定野市建设。”

    “请楚市长多多指导和支持!”

    “请!”

    “您请!”

    两个气势不俗男子,互相谦让后,踱进了705房间。

    在这里,两人要进行重要的事务洽谈,这还只是初步磋商阶段,后面还会有重量级会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些天,张鹏飞气坏了,可以说气炸了肺。

    也难怪他气成这样,近几个月事情一直不顺,尤其八月份还加了个“更”字。

    以前的时候,每月收取着相当数额的中介费,这就是他的零花钱。可随着姓楚家伙的残暴政策实施,零花钱被一点点挤掉,只到现在一分没有,还得倒贴着养活一群“废物”。进钱固然高兴,可出钱却很难受,而且对心理的冲击烈度相差很大,根本不可同日而语。现在从帐上每划出一分养“废物”钱,张鹏飞就觉得肉疼,被刀子划伤、划深的疼。

    自从姓楚的王八蛋一来,自从姓楚的对自己一出手,那些施工企业也胆肥了,竟然和自己属下讨价还价,想要什么“合理的水泥价格”。屁话,什么叫合理?你们就是想着钱越少越好,最好不花钱,最后再倒贴你们点。想什么呢?要不要脸?有的小子竟然还叫嚣着引入竞争,真是给你们脸了,三天不打,上房揭瓦,有些家伙就是皮紧。

    尽管手早就痒*痒了,但张鹏飞却没敢给那些皮紧家伙梳皮子。现在是特殊时期,还是不要主动进攻,尽量积极防守为妥。

    只是那些家伙得寸进尺,竟然搞起了小动作,减少了进货量,从别的渠道进行补充。放着近的不用,非要舍近求远,到头来全算上,也就每吨省个二、三十元,你们值不值?我们这可是送货上门,按订货单送货,严格履行供货协议约定,只要你们按时付款,那是第一时间送到,这服务够可以了。而你们自己临时现联系,又是分派人手,又是协调沿途关卡盘查,省那点钱还不够打点的。你们又何必呢?

    说起来这些家伙就是贱,偏偏就要那么做,这不是故意给老子添堵吗?你们难道就舒服?

    不忿是不忿,憋火是憋火,可现实就是那么残酷,展翅高飞在定野范围的水泥占有量急剧下降。最高时达到九成多,现在怕是连八成都不保了,还有继续下降的趋势。

    更关键的是,现在的情形就像多米诺骨牌,定野市就是第一张倒下的牌,现在凉城等地方也摇摇欲坠,随时都像要扑倒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样的不利状况,张鹏飞也是看在眼里,急在心上,却又没有更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当然,张鹏飞也不是个任人欺负的主,现在可以不去硬碰硬,但不代表不用软碰硬,有时软的东西反而更硬。他就不相信,那些皮紧的家伙敢这么一直对着干,总有他们感到疼的时候。

    软碰硬的想法挺好,但却有一个关键前提,那就是姓楚的不插手。只是可能吗?现在肯定不可能。那就只有等待机会,等着那家伙不分管,等着他调走,等着他有个病病灾灾,最好直接“嘎嘣”了。

    说到对姓楚的恨,已经没有合适的词了。最解恨的办法,就是让其彻底从地球上消失,灵魂和肉体一同灭失。想到这一层,张鹏飞就不由得心慌,既兴奋也害怕,兴奋的要跳起来,害怕的不敢想。他知道,这种想法太危险,危险到会把自己带进沟里,于是他尽量不去想。

    哎,什么时候是个头呀!张鹏飞想到伤心处,一下子歪倒在大床上,真想大哭一场,胸口太憋闷了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张鹏飞抓过手机,胡乱按下接听键:“喂……什么?公鸭嗓又给定野拨经费了……我知道,上周……不是上周的警务训练经费?是今天新拨的配套警械更新费?他疯了吗?他……好了,好了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挂断手机,张鹏飞随手扔到床上,恨恨的骂道:“王八头,老王八,天生的龟儿子。都让人家骑在头上拉*屎了,他还很吃的那么香,……妈的,老子想起来就恶心,这还是人吗?那天不是说势不两立吗?结果没两天就舔人家沟*腚子,现在越舔越……呃,呃,太他娘的恶心了。这样的软王八还当公安厅副厅长,我看应该是去畜牧局,直接到卫生间坑里喝……”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又响。

    “可别还是说那老王八,老子可不接了,恶心死了。”张鹏飞自语着,拿起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估计不是那事。”张鹏飞唠叨着,按下了接听键,“你说……什么?水泥厂……多会的事?……就今天,还上电视?……河西新闻正播着?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匆匆挂断电话,张鹏飞拿过遥控器,打开电视。

    “啪啪”按了两下,出现了河西电视台台标。

    电视上正传出播音员声音:“在会见过程中,定野市长秦怀表示,欢迎*通达汇集团到定野市投资,欢迎客人为定野市经济社会发展贡献力量。”

    在听着话外音的同时,张鹏飞也看清了画面内容,这是一个会谈场景,一侧是定野市政府官员,另一侧是*通达汇集团领导。坐在中心的几个人,张鹏飞都认识,有定野市长秦怀,有王八蛋姓楚的,还有那个通达汇的“吴大块”。

    播音员声音继续:“定野市副市长楚天齐,向客人介绍了定野的资源优势、区位优势、政策优势,向客人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那三个字,张鹏飞直接指着电视大骂:“人模狗样王八蛋,你他娘的不得好死。”

    电视上声音不在响着:“通达汇集团董事长吴达凯表示,非常感谢秦怀市长、楚天齐副市长的会见,对于今天整个会谈结果非常满意,通达汇集团有信心与定野市合作,通途水泥有限公司希望为定野市建设……”

    “希望你*娘个蛋,你们这是要逼死老子呀。老子也不是面捏的。”张鹏飞大骂着,摁掉电视,拿起手机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