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九百四十章 必须连根拔起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第二天刚上班不久,孙廷武来了,楚天齐知道对方就要来。

    昨晚发生了那样的事,后半夜又是警笛声声,对方肯定也得来。他这次没有抻着,当对方刚一联系,就让其马上过来。

    进门后,孙廷武依然是敬礼问候:“市长好!”

    “坐下说。”这次楚天齐给了对方面子。

    “谢市长!”答谢过后,孙廷武退到沙发旁,坐了下来,正襟危坐。

    清了清嗓子,孙廷武直接汇报起来:“市长,不法分子太猖狂了,竟敢在小区门口拦截楚局长,实在可恶、可恨之极。还好桥西局的厉剑同志及时带人赶到,才没有酿成大祸,否则我这个市局公安局长难辞其咎。饶是这样,楚局长肯定也受到了惊吓,短期内也难免有心理阴影。今天我在早上便给楚局长去了电话,表示问候和道歉。楚局长非常大度,对我们的工作表示理解,还感谢厉剑等人的出手相助,尤其明确表示,无需上门慰问。我理解她的顾虑和担忧,便尊重了她的意见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接到桥西局汇报后,我立即召集市局副职和相关人员,召开会议,布置对其他同伙的抓捕,并启动了打击黑恶势力行动。昨晚的集中行动,抓捕了同伙七人,这些家伙主要负责盯梢、情报汇总、警戒放哨等工作。在抓捕他们的时候,警方采取的是秘密行动,有的人正在联系,有的人正在消遣,并没有什么准备,更没有有效的反抗。

    在把同伙捉拿归案后,集中打击黑恶势力行动才开启。这次集中打击,抓捕了黑恶人员五十九人,这些人主要聚集在赌场、酒吧、歌厅等场所,利用威逼、利诱等手段,唆使他们从事、参与不法行为,他们众中获取巨额暴利。在行动之前,警方对他们的一些违法手段、出没场所已经掌握,正考虑着向您汇报后再行动。恰逢昨晚发生了楚局长被拦截一事,我觉得事不宜迟,就提前行动了。考虑到凌晨时间,就没及时向您汇报,请您谅解。”

    “打击的好,继续说。”楚天齐予以了肯定。

    得到楚市长夸奖,孙廷武心中欢喜,情绪也更振奋:“这次集中行动,只是整个行动的开始,而不只是单一的行动。市局已经拟出方案,向您请示,经您同意后,便马上在全市各县区开展。而且也制定了预防机制,谨防事后黑恶团伙死灰复燃。市长,这是方案,请您过目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孙廷武取出一份文件,迅速起身,到了办公桌近前,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接过文件,楚天齐边看边点头:“好,对待这些黑恶势力,就要连根拔起,彻底清除,连他们赖以生存的土壤也要铲掉。初步来看,非常不错,我个人表示同意。先放一下,我再仔细看看,看有没有需要完善的地方。另外还得向市长汇报一下,争取得到他的支持,那样工作起来就更顺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吗?坐下接着说。”楚天齐示意了一下。

    孙廷武坐回原位,继续汇报:“昨天把那九人直接押到市局,进行了突审。开始他们还不说,最后有一个小矮个做了交待,说他们是受‘独龙’指派,专门去劫持楚局长,以报收取保护费被打击一事。他们自己说,只是把事情想的过于简单,耗费了时间,才没有得逞。随后那八人也进行了交待,和小矮个说法一样,后抓那七人也是这样的交待。

    这些人大都来自省城,平时就是‘独龙’的打手,哪里需要就去哪,是昨天接任务后,临时赶到定野市的。但这些人都不清楚‘独龙’具体的落脚点,对他们的审讯还在继续,希望能挖出更多的东西来。不过,他们却有人交待了‘二麻杆’的行踪,我们已经派人去那个地点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发现没?这些家伙就是欠收拾,你不打他们,他们还时常向咱们出手呢。这就是魔、道的较量,就是此消彼长的事。现在不是还有四个主要人物吗,那就一个个揪出来,一个个绳之以法。”楚天齐插了话,“哼,他们还说什么想的过于简单?分明就是邪不压正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楚、孙谈论昨天的行动时,张鹏飞却为行动的事大伤脑筋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,刚开始的时候,还能得到汇报。包括开始的盯梢情况,包括目标的行踪,包括五人成功围住目标,直到说到目标打斗的精疲力尽。

    当时张鹏飞还在暗暗感叹:小娘们还有这几下能为,要是放在床上的话,想必更有味道。同时他也忿忿不平:凭什么好娘们都是姓楚那家伙的,为什么到自己手的尽是些骚性的庸脂俗粉?想到属下汇报的那个小娘们情形,他便蠢*欲动,心里已经在幻想着香*艳的场景了。

    可是自从那个消息之后,张鹏飞就再没有现场进展情况汇报。他怕是那些家伙捷足先登,抢了自己的买卖,还一遍遍的追问,可得到的回答不是“不清楚”,就是“联系不上”。想到那些贱种要侵占自己的领地,张鹏飞恨的牙根痒,发誓要让那些家伙都变成太监。

    后来的消息更简单,完全都是“联系不上”。

    到这种时候,张鹏飞才意识到,恐怕根本不是先前的认为,可能是出事了。于是他更急欲了解,可是一直到天快亮的时候,还是联系不上。他知道,肯定是出事了。

    在酒精的作用下,张鹏飞终于睡着了,但却是噩梦缠身。

    今天张鹏飞醒来的时候,已经上午十点多,但手机上面没有未接来电,也没有短消息之类的东西。

    此时他就不禁只是担心行动成败与否,而是担心发生了不可控的事情,也嗅到了浓浓的危险,这让他心中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问问再说。想到这里,张鹏飞拿起手机,拨打着号码。

    可是就在即将拨出的时候,张鹏飞却犹豫了,最终放弃了拨打,更是在心里盘算起了如何摆脱干系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响了,正是自己要拨出的号码。

    接?

    不接?

    经过斟酌,张鹏飞还是接通了:“你好,请问你找哪位?”

    手机里停了一下,又传出声音:“张总,十六人全被捉了。”

    张鹏飞心中一凛,转了转眼珠,才大声说:“听不清。你的手机信号太次了,喂,喂,喂,破信号。”说到这里,他直接摁下红色按键。

    全被捉了?全被捉了?张鹏飞皱头越皱越紧,皱成了一个“川”字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再次响起,是一个固定号码来电。

    看到屏幕上的熟悉号码,张鹏飞心里踏实了好多,便直接接通了,但说话还是很谨慎:“你好,请问你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对方显然明白了张鹏飞的担忧,没有再说其它多余的话,而是直接讲说起来:“我刚刚打听到,那十六个人全被捉了,应该是现场先出的事,然后是那几人再被捉。只是这事太的不可思异,当时现场也只听说去了一个疑似警察的男人,他一人怎么能力战九人呢?有两种可能,一是随后便去了大批帮手,靠着人多势众,把人抓住;

    另一种可能是,发生了类似上次的事,就是三迷糊、四泥鳅被抓的情形。对于三迷糊、四泥鳅被抓一事,目前我仍在查着,只是没有任何线索可寻。如果这次还是一样的情形,那就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我还了解到,昨晚全定野市区都是警车,警笛一直响到天亮,好多社会人员都被捉了,肯定与十六人被抓有关,很可能还会连续搞一段时间。我现在想提醒的是,‘独龙’又有十六人被抓,而且是‘一勺烩’,‘独龙’别有危险就是好的。许多事情都宜早做谋断,以免到时措手不及。刘老板,你听清楚了吗?”

    张鹏飞先是一楞,随即大声嚷道:“嘟嘟嘟说了一堆什么东西?一个字也没听清,你是谁呀?这信号太次了,破手机,破手机,我倒摔了它。”表演到此,张鹏飞直接挂断了。

    “老子计谋怎么样?”张鹏飞自诩着,放下了手机。

    随即张鹏飞脸上的自得神情隐去,他意识到,这样是有效保护了自己,可却要被属下看轻,甚至离心离德呀。

    管不了那么多了,火烧眉毛顾眼前吧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还能怎么办?老老实实猫着吧。

    “我还就不信了,他就真能找到水泥企业?就真有水泥企业敢去?”张鹏飞想到这一层,觉得心里又有了些底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了看时间,已经下午五点多。孙廷武意识到,可能今天就这么样了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看到上面来电显示,孙廷武赶忙接通了:“市长,您说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传来声音:“孙局长,那个方案我看了,很好,不需要再做修改,我也向市长做了汇报。市长明确表态,支持这拨打击行动,要求必须将黑恶连根拔起。你们可以付诸实施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们立即行动。”孙廷武给出了肯定回复,“一定将黑恶连根拔起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