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九百四十四章 就是数核桃的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离着楚天齐检查工作已经过去两天,但孙廷武还在纠结着,刚开始纠结的是“什么意思”,现在纠结的则是“怎么办”。

    在星期二那天,楚天齐不打招呼就到了市公安局,来了一个突然袭击。当时孙廷武的的第一感觉就是,楚市长要打自己一个措手不及,要收拾自己。

    但这个想法出来以后,他又觉得自己被收拾的理由并不充分。在前段时间里,虽然自己也曾推诿拖延,着实给对方添了堵。可后来立即知错就改,不但主动弥补过去的不足,还积极响应对方命令,出重拳打掉了定野市收费团伙。尽管还有三名主要团伙成员逍遥法外,但整体来看,整个团伙已不可能死灰复燃,最起码在现有环境下不可能。

    对于自己的转变,孙廷武觉得应该用“亡羊补牢”来形容,那么后半句就是“为时未晚”,楚天齐也应该能这么看吧。

    在这段时间,还发生了管丽颖被打、楚晓娅被拦的事。虽然歹徒未说出“楚天齐”三个字,但孙廷武笃定的认为,二女被打绝对与楚天齐有关,绝对和楚天齐推行的作法有关。也正是意识到这一点,孙廷武态度非常积极主动,只是歹徒太的阴险狡猾,在楚天齐帮忙下,才成功破案。

    在当时快速浏览了这些事项以后,孙廷武觉得自己不应该被收拾,可这种突袭方式又该做何解释?

    正是带着这种矛盾的心情,孙廷武陪同了整个检查过程。万幸的是,在检查设施、与人员交谈过程中,楚天齐并未贬低自己,未在下属面前让自己丢丑。

    在接下来的会议室里,孙廷武又担心了,担心楚天齐来个当众削脸。在刚听到前两句的时候,他的心便揪了起来,楚天齐可是明确告诉人们,不喜欢听报告,那还不是批评自己?可是对方接下来的话,却又不似批评。孙廷武的心情才放松了一些。

    在那天的一个多小时讲话里,楚天齐自始至终都没批评到自己,都是对局工作的肯定,即使提建议也很委婉。别说批评局里工作了,根本就一次没有提到自己。想到这一层,孙廷武就感觉不对劲,可当时又没觉出具体是什么。

    在那天楚天齐离去不久,孙廷武就明白了,明白了为何感觉别扭。其实对方是在用另一种方式对自己批评,向自己施压。

    在整个参观、讲话期间,楚天齐一次也没提到自己,讲说局里工作也是使用“局班子”这样的模糊称谓,其实就是在淡化自己,弱化自己这个局长的地位。

    想明白这点,孙廷武心中的一些疑惑也就解开了。怪不得自己汇报“二麻杆”交待内容时,对方没有一丝夸赞;怪不得自己讲说打黑除恶成果时,对方那么冷淡,原来都是有说法的。而且在自己上午刚汇报完成果时,下午对方就来了个突然袭击,这其间能没联系?

    在那天的整个参观过程中,其实楚天齐已经用他的方式表明了态度:对你孙廷武不满。首先采用突袭这种方式,就让人们形成“楚天齐要收拾孙廷武”的意识;其次就是弱化自己的地方,只字未提这个“孙”姓;而且对方还表示,以后要和大家多交流,要座谈,要小范围交流,这不是鼓励人们造自己的反吗?

    当时想到这一层的时候,孙廷武简直气炸了肺:姓楚的,你也欺人太甚了,凭什么这么对老子?

    生气归生气,可是冷静下来一想,面对楚天齐,自己根本没脾气。论职位,自己比对方低,还受对方领导。论背景,自己可没有部级的岳父。论警务专业,这应该是自己最拿手的,可却需要对方在关键时刻帮忙。

    比什么?怎么比?这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,根本就没有可比性嘛!

    那自己该怎么办?只有配合一途了。可你姓楚的为什么要这么对我?按说我做的够可以了呀。

    脑中搜索着过往的事项,重新审核着一些细节。渐渐的,孙廷武拢出了头绪,找到了原因。

    原因是找到了,可要是按对方要求去做的话,那可就难了,关键这里边牵扯着别人呀。

    没找到原因时,孙廷武只觉得难和怒,现在找到缘由,就变成难和苦了。一直难了两天,也一直苦了两天,到现在为止,他也没有拿定主意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收起思绪,孙廷武说了声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屋门推开,瘦子警察走进屋子。

    这两天孙廷武见人就烦,尤其看见此人还加了个“更”字,于是没好气的问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瘦子警察受惯了孙廷武冷脸,并没什么不适,而是直接到了近前,躬身道:“局长,向您反映个情况,重要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成天就一惊一乍的,什么也办不成,你能有什么重要情况?”孙廷武语气中满是不屑。

    被对方如此训斥,瘦子警察并不觉着难堪,而是直接讲说起来:“我发现这几天那些人不对劲,好像要造反。”

    “造反?你这说的越来越没边了。”孙廷武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瘦子警察身子往前探了探,“我就发现,自从姓楚的检查走了以后,他们就跟打了鸡血一样的兴奋,分明就是想造你的反。”

    孙廷武斥道:“哎呀,直接说具体事,别老是虚头八脑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。”连声应承着,瘦子警察接着说,“在姓楚的检查完那天,有的人就反常,本来没什么事了,偏偏下班不走,而且已经连续三晚了。他们不但走的晚,而且来的还早,积极不行。另外,这两天里,他们经常下去检查,还找相关部门负责人。

    我侧面打听了一下,说是他们在加班,在检查过去工作的疏漏,在谋划近期的工作。还说他们是给下属部门加压,严格要求他们,规范执法、文明服务、创新履职。要我看,这都是幌子,就是表面文章,其实就是密谋造反,想着向姓楚的递投名状。姓楚的可是说过,要……”

    孙廷武忽的打断:“行啦。怎么说话呢?有这么称呼市领导的吗?人家刚来的时候,对人家不熟,偶尔说走嘴还情有可愿。现在楚市长对我们这么关心、支持,还特意来肯定了咱们的工作,你还口口声声‘姓楚的’,有你这么做人的吗?这是一个局办公室主任应有的素质吗?还成天想着更进一步,更进一步,就这素质谁敢推荐?”

    虽然习惯了孙廷武的训斥,尤其只有两人时,对方更是想骂就骂,可还是第一次让对方扣这种帽子,而且就因为这么点屁事。所以瘦子警察一时不解,甚至有些不服,可是看到对方瞪大的牛眼,他还是没有解释,而是乖乖的答了一个“是”字。

    孙廷武显然余怒未消,语气仍然生硬:“回去好好学习,深刻反省,以后绝不允许犯这样的原则错误。如果再出现一次,可别怪老子不客气。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再次答过这个字,瘦子警察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看着关上的屋门,孙廷武眉头紧皱,他是既怒又怕。

    当然他怒的并非是瘦子的言行,那不过是他借题发挥的由头,他怒的是那些副职们的作法。当然那些人未必就如瘦子所言“造反”,但他们忽然一下子这么积极,肯定是要给楚天齐看,想让楚天齐发现他们,或者干脆就准备着向楚天齐私下汇报。想进步固然没错,但这种情况下,以这种形式进步,那对自己是极其不利的。孙廷武岂能不怒?

    可是怒并不解决问题,反而容易酿成祸端,适得其反。情势成了这样,必须尽快破解才行,否则自己的处境真就堪忧了,要是再让人背后捅一刀子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那么自己该怎么办呢?真的必须那么做吗?孙廷武在脑中权衡起了利弊得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四点多,楚天齐正在处理一份文档,固定电话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来电显示,楚天齐迟疑一下,还是拿起了电话听筒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市长,我想去向您汇报工作。”手机里的声音绝对恭顺。

    “和李子藤预约,由他排班。”楚天齐说着,就要挂掉电话。

    对方急道:“等等,市长,我真的有要事当面汇报,这才冒昧给您打电话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哪次不都是这么说?我又不是专门接待你的,你想来就来?”楚天齐说的很不客气。

    “市长,求您了,求您再抽*出点时间。”对方声音很显可怜。

    “烦不行,现在来吧。”楚天齐说完,直接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略一沉吟,楚天齐脸上神情舒展开来。

    也就十分钟,孙廷武敲门进来了,显然刚才就在附近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楚天齐劈头就问。

    “市长,经过认真调查核实,在管市长被打案中的内奸找到了,就是原何阳市公安局局长魏耀庭,现在已对他采取强制措施。他……”孙廷武讲说了汇报内容。

    听完对方历数魏耀庭罪行,楚天齐脸上出现了笑意。心中暗道:有人就是数核桃的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