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两千零五十六章 黄有才被撤职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新的一周到来。

    大多数建设局的人都松了一口气,终于核实完了。

    在过去的四天中,上至局长,下至普通工作人员,所有建设局人员全都配合了核实工作。在配合过程中,所有人都担心吊胆,有人是怕找到对自己不利的东西,毕竟是相关事项经办人。有人则纯粹是怕配合不好,既担心因资料不到位而被核实小组挑毛病,更担心局领导怪罪提供资料不当。

    但有人并未因核实结束而松气,反倒更担心接下来的后续事项。在这当中,黄有才应该是怕的最要命之人,毕竟冯俊飞所受阻碍全由自己直接设计。

    这四天连着配合,周末都没休息上,又整天提心吊胆,黄有才整个精神状态非常不佳,很是萎靡。

    到了单位以后,坐在椅子上,黄有才哈欠连天。太乏了,身上乏,心里更累。

    看着桌上放的几份文件,黄有才“哎”了一声:“等宣判的滋味不好受呀!”叹过之后,拿起文件,翻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固定电话忽然响了。

    瞅了眼来电显示,黄有才拿起听筒:“喂。”

    听筒里传来声音:“黄局长,九点在第二会议室开会。”

    “开会?什么会?”黄有才很是不解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清楚,是麦局长刚刚通知的。”对方回道。

    黄有才“哦”了一声,又问:“还在第二会议室开?多少人呢?”

    “局里副科级以上都参加。我还得通知其他人,先挂了。”听筒里声音至此,便传出“咔啦”挂断的声音。

    握着听筒,黄有才骂道:“嘿,他娘的,真是人背兴吃*屎都是凉的,奴才都敢这么对老子了。”

    也不怪黄有才要骂。以往开会的时候,办公室主任叶朗达都是亲自过来说,还都要请示一句“黄局长有什么指示”。今天不但远程指挥,反而还先摞了电话,真是反了天了。

    忽然,黄有才不禁疑惑:他娘的,该不会是那事吧?

    转而一想,又觉得没可能。昨天中午的时候,二次核实才结束,下午又要了一份清单。大周末的,市领导还能连夜开会?就是正常工作日的话,怎么也得几天吧?

    今天刚到单位的时候,黄有才还觉得等待结果难熬,不如快点给个处分,但现在却怕真是那事了。

    尽管觉得不可能,黄有才还是非常不踏实,便从座位上起来,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来在局长室外,黄有才抬手敲响了屋门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

    “笃笃”,

    屋子里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

    “笃笃”,

    又敲过两通,还是没人回音。

    黄有才抓住门把手,拧了拧,也拧不动。

    哦,不在。

    黄有才转身返回屋子,拿起手机拨了出去。

    手机里静了一下,然后传出一个标准女声:“您所拨打的号码正在通话中,请稍后再拨。”

    “他娘的,占线。”骂过一声,黄有才扔下了手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建设局第二会议室。

    围绕着椭圆形会议桌,几乎三圈全都坐满了人,但主位却还空着。

    看看时间,已经九点零八分,黄有才追问道:“叶主任,你是不记错时间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呀,局长就是说的九点。”叶朗达回复着。

    “那我去看看。”黄有才说着,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“黄局长,我去吧。”叶朗达跟着起身。

    “待着。”黄有才没好气的斥了一声,迈步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来在会议室外,黄有才拿出手机,又拨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手机里静了一下,传出那个标准女声:“您所拨打的号码正在通话中,请稍后再拨。”

    怎么打了五、六次,全是关机呀?黄有才狐疑不已。

    “叮咚”一声响起。

    黄有才快步向着电梯走去。

    轿厢门打开,麦小雨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局长,就等你了。开什么会呀?”黄有才上前问道。

    麦小雨“哦”了一声:“就是那什么,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向着黄有才示意了一下,麦小雨取出手机,放在耳边:“你好,你好……好的……明白……好的,再见!”

    黄有才跟在后面,正要继续追问,却见麦小雨已经进了会议室,便也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。说好的九点开会,结果领导又打电话找,回来晚了。”说着话,麦小雨到主位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快速坐到局长侧旁,黄有才瞟着对方面前的桌面。桌子上就是刚刚放下的公文包,看不出里面有什么。

    环视一圈,麦小雨说了话:“同志们,在近段时间,建设局做了许多工作,其中配合市政府重点项目核实小组工作就是重要一项。下面大家谈谈对核实工作的认识,先从叶主任那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叶朗达清了清嗓子,讲说起来:“市政府重点项目核实工作,是在市委大力支持下,市政府直接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叶朗达的发言,黄有才差点吐了。这都什么呀,怎么听着像市领导讲话,恶心不恶心,充什么大尾巴狼?

    别管黄有才怎么看,接下来发言的人都是这腔调,都表现的思想认识高,政治觉悟高,配合态度好。当然,一些经办人也多少做了检查,简单讲了过失与不足。

    大约用了一个多小时,科级和几个副处都发了言,该轮到黄有才了。

    尽管厌恶别人那么说,黄有才一张口,也是同样的腔调:“这次数据核实工作,是利国利民利市的事情,对沃原市可持续发展意义重大。对于这项工作,我举双手赞成,也要求同志们坚决执行会议决议,认真履行配合义务,决不能给建设局抹黑,也不能给市政府添堵。

    只是在具体执行过程中,一些同志对文件精神理解有偏差,配合也不够紧密,致使核实小组产生了一些误会。对于这样的行为,我们要坚决改正,在以后的工作中更要坚决杜绝。在这过程呢,我也有做的不到位的地方,没有及时发现这些问题,没有及时纠正同志们的失误。这个……就说这些吧。”

    待到黄有才话音落下,屋子里静了一下,麦小雨才开口说话:“同志们,刚才大家的发言很好,态度也很端正。好多同志不但讲了自己的内心感受,还客观的评价了在此过程中的欠缺,几位副局长也做了自我批评,尤其黄副局长更是认识到了主持工作中的失误。虽然第一次核实时,我正好在首都出差,虽然对相关事项并不知情,但听了大家表态,我很高兴。

    针对两次核实建设系统数据一事,市政府也非常重视,对于相关问题及时予以了关注,并在第一时间合议了相关事项。下面我就把市政府做出的决定,向大家做传达,希望同志们认真对待,有则改之,无则加冕。”

    什么?人们都在内心发出疑问:这也太快了吧?真的有了决定。

    在吃惊之余,黄有才最关心的是:到底是什么样的决定?到底对自己是警告,还是记过,总不能记大过吧?

    带着忐忑不已的心情,黄有才紧紧盯着麦小雨的双手,盯着她从公文包里取出纸张。不知对方是故意的,还是无意,黄有才只看见了纸张的背面,正准备细看时,麦小雨已经双手捧起。

    清了清嗓子,麦小雨宣读起来:“沃原市政府重点项目核实小组文件,沃政重字(002)号,关于对市建设局配合数据核实不力的处理决定。市直各部门、各县市区:对重点项目数据进行核实,是经过市委批准,由市政府常务会议做出的决定,对于全市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文件中的这些前缀,黄有才既觉得烦琐冗杂,更是忐忑不已:听这语气,似乎要从重处罚呀。该不会真的记大过,更不会降级吧?娘的,要是这样的话,老子可亏大发了。

    “经过市政府常务会议研究,决定对以下人员做出行政处分。”读到这里,麦小雨停了一下。

    好几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,眼巴巴的盯着麦小雨手中那张纸,也看着她的嘴,还支楞起了耳朵。

    “对市建设局党委书记、局长麦小雨同志记过一次。”麦小雨读出了第一条处理决定。

    众人全都一惊:我的妈呀,局长都记过了?

    好几人更是为自己担心:那我呢?

    第二条处理决定跟着读出:“对市建设局常务副局长黄有才同志撤职。”

    啊?撤职,这也太的上纲上线了吧?人们既惊又惑。

    “什么?再念一遍。”黄有才直接出了声。

    麦小雨没有理会这个提议,而是继续读着下面内容:“对市建设局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没再重读那条处分,但黄有才已经不怀疑自己的耳朵了,众人的目光说明了一切。于是他“忽”的站了起来,怒声道:“凭什么?凭什么撤了老子?”

    没人回答黄有才,但人们却把复杂的目光投到了他身上。

    “老子……他娘的……凭什么?凭什么?”黄有才怒吼着,大步冲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“局长,这……”麦朗达站起身来,看着麦小雨。

    “坐下。”说过这两字后,麦小雨继续宣读着,“对市建设局……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