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两千零四十九章 请在上面签字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黄有才喝了两口茶,嘴巴吧咂了几下,美美的唱了起来:“咱老百姓啊,今个要高兴,咱老百姓啊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黄有才五音不全,但唱出的情绪却与词意高度吻合,他的确高兴,太高兴了。

    那个狗腿子冯俊飞,在别处耀武扬威,不可一世,沃原市都快放不下他了。可是到了老子这里,他狗屁不是,照样让老子玩得团团转。现在怎么样?在建设系统折腾了三天多,他除了灌上一肚子气,屁事也没干成。老子倒要看看,你如何向主子交差,如何被你主子抛弃。

    想到开心处,黄有才忍不住“哈哈”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笑过之后,黄有才再次唱起:“高兴,高兴,真呀真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铃声忽然响起,打断了“嚎唱”。

    拿过手机,看了眼来电显示,黄有才直接按下接听键:“局长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传来一个女声:“老黄,在哪呢?说话方便吗?”

    “局长,我自个在办公室,说话方便。”黄有才声音中满是喜气。

    对方停了一下,声音才又传出:“老黄,听你的语气,兴致不错呀。看来我不在家,你这日子过得挺滋润的,大概恨不得我永不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黄有才一楞,马上赔起笑脸:“局长,你误会了,其实我天天都想着你,一日不见,如隔三秋,就盼着你回来,咱俩……”

    “去,说说就没正经的。”手机里娇嗔着打断,然后又道,“那你为什么这么高兴,就因为冯俊飞吃瘪?”

    “局长,你真是高,一猜就中,咱俩这是心有灵犀呀。”黄有才嬉笑着。

    “说正经的。”对方声音里带了厉色,“我提醒你一句,乐极生悲,物极必反。”

    黄有才语气果然正经起来:“局长,你怎么唱衰咱们?怎么就悲了,反了?”

    手机里的声音带出了疑虑:“我在想呀,冯俊飞也不是省油的灯。他不过三十多岁的人,工作也才十多年,现在就能做到副处,还是在发改委那样的重要部门,肯定也有手腕的,没那么好欺负。”

    黄有才“嘁”了一声,不以为然:“局长,你高估那家伙了,他不过是个混混而已。我听说当初他在县委组织部时,头发成天不是红的就是绿的,穿戴也是社会上那种,在县教委的时候更没少造。当初在县里的时候,他干啥啥不行,吃啥啥没够,不过是仗着他爹在县里,他自个有个屁能耐。是他老爹一直托着,又倚老卖老,才把他弄成了副处。

    他爹本身就是个副处,临退休才混了个正处待遇,听说还是舔着老脸硬赖的。就是不退的话,那老小子也再没能量了。从那以后咋样?他不就是一直在副处位置上打磨磨吗?发改委怎么了?他不照样让那个老娘们领导?照样给女人……”

    对方忽然厉声打断:“黄有才,什么意思?女领导怎么啦?”

    “不,不,局长你误会了。我只是说他,好歹正年轻,成天被五十岁老娘们呼来喝去,他丢不丢人?”黄有才赔着小心,“我可不敢说你,也不舍得说你。你就是我心中的女神,就是圣母玛丽亚,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行了,就是*嘴头会说。”尽管对方打断了黄有才,但却也透着满足,语气也平和了,“老黄,不能以老眼光看人,他年轻轻能到那个位置,指定有他的优势。抛开冯俊飞不说,他后面可站着个厉害主呢。”

    “厉害什么,不就是个吃软饭的?当然了,那小子靠山大,软饭也不是一般人能吃上。只是我觉得,那俩家伙不过是互相利用而已,冯俊飞就是一个挡箭牌、替罪羊罢了。以我的观察,就凭他俩那些龌龊事,那位正等着借刀杀人呢。”黄有才语气仍不免轻慢。

    “老黄,可不能托大,人家不管怎么说,那是常务副市长,即使没什么能耐,就是这职务,也不是你能撼动的。另外,他两人的关系未必如你所说。即使真是那样,但在这事上,他俩是绑在一起的,人家也可能替姓冯的出头。”手机里的声音不无担忧。

    停了一下,黄有才马上又说:“出头也不怕,我早想到这一层了。那天冯俊飞来的时候,先不管事实上如何,表面上我可是让全体中高层领导专门等着,毕恭毕敬听他训话。我也代表你做了坚决的表态支持,所有副职都是这种表态,简直相当于迎接厅领导待遇了。会后咱们的人又立即配合他核实,还跟着去了好几次现场,这够意思了。至于他现在没什么进展,那是他工作能力不够,是他难以赢得人心所致,他的主子也没话可说。”

    “老黄,我总感觉你太自信了。”对方提醒着。

    黄有才很是疑惑:“局长,听你的语气,似乎要打退堂鼓呀,你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手机里叹了一声,“老黄呀,我不是要退却,而是提醒你,小心无大错。”

    黄有才“哦”了一声,算是答复,然后又道:“小雨,你什么时候回来呀,我都想死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,少这么肉麻。嘴上说的好听,心里还不定怎么盼着当老大呢,你巴不得我过年再回去吧。”对方满是撒娇的口吻,然后又道,“再过几天,过了这阵风头,否则咱俩都被动。我,我这里来人了。”对方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“嗤笑”一声,放下手机,想到对方说的“过年”二字,黄有才又美美的喝了起来:“千家万户乐团圆,欢天喜地就过大年,过大年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黄有才唱到半截,忽的停下来,侧耳倾听着。

    “噔噔噔”,一阵脚步声传来。

    听声音怎么像那个家伙,怎么没人提前汇报呢?心中疑惑着,黄有才下意识站起身来,向着楼下看去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站在窗前,目光在楼前停车场上搜寻着,并没见到那辆汽车。

    难道不是?可脚步声就是呀。黄有才疑惑着,既疑惑是不是那小子来了,又疑惑着要不要说话。

    “黄副局长,人在屋里呀!”话到人到,一个男人推门进屋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哎呀,冯主任呀。”黄有才转过身,向着来人走去。

    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市发改委常务副主任冯俊飞,正是这次重点项目核实小组的办公室主任。

    冯俊飞没有理睬对方伸出的右手,而是直接问道:“黄副局长,什么意思?阳奉阴违,专门拆台呀?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黄有才讪讪的收回右手,反身向桌后走去。

    冯俊飞径直到了桌前,坐在椅子上,“哼”了一声:“何必揣着明白装糊涂?现在建设局全不支持核实数据,全都对抗市政府政策,你能说不知道?”

    黄有才坐到桌后,脸色拉了下来:“冯主任,你这话说的就没意思了。从你来的那天算起,我先是向大家认真传达会议精神,又专门把中高层干部集中起来听你训话,还让他们配合……”

    冯俊飞摆手打断:“正因为这样,我才说你阳奉阴违呀。再说了,你那不过是遮人耳目,不过是让我哑巴吃黄连而已。大家都是明白人,不要把别人都当成傻子,从我来的那天起,你就没有诚心。

    本来在来之前,已经专门进行通知,可你故意弄那么个王二楞子,让他对苗丽百般刁难,又把我们损成骗子。而后又以‘电梯坏了’为由,专门让我等步行,你不觉得这个理由太低级吗?还假惺惺的表态配合,其实却是和众多手下唱着双簧。你还不是专门给我们吃瘪,专门恶心我们吗?”

    他娘的,你小子说的太对了。尽管心里这么想,但黄有才说出的却是另外的内容:“冯主任,把你和苗丽看成两口子,和你们要证明手续,那是王二楞所为,我已经批评他了。其实王二楞也有充足的理由,我这里就不说了,谁让他只是个门卫呢?至于你对电梯的猜测,对我们好心的误解,我也不打算和你计较。可我也要说一句话,勿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。”

    冯俊飞没再掰扯那些事项,而是直接追问着:“黄副局长,你就给个痛快话,到底对数据核实配不配合?”

    “还要怎么配合?现在配合还不够?”黄有才反问。

    冯俊飞语气很冷:“如果配合的话,就给个痛快话,让人该提供手续提供。如果还要阳奉阴违的话,就请直接讲出来,何必耍小聪明?”

    “冯副主任,如果你非要这么说的话,我也没有办法,我也不知道该怎么配合了。”黄有才声音同样变的很冷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是不打算配合了,那请你在这上面签字。”说着话,冯俊飞打开公文包,取出一张纸,拍在了桌上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黄有才目光投到纸上。

    手指纸张,冯俊飞说:“这是我向市重点项目核实小组写的报告,详细记述了这几天在建设局经历的种种,请小组领导明辨是非。既然你不支持,那就请你在上面签上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?凭什么我要配合你的诬告?”黄有才说着,猛的向外一推纸张。

    “不签是吧,那也可以,我照样可以向领导汇报,你可不要后悔。”冯俊飞说完,拿起纸张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黄有才目光急剧收缩,然后站起身来,呵呵笑着:“哎呀,冯副主任,这咋还当真了?咱们再商量商量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好商量的。”冯俊飞头也不回,拉开了屋门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