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两千零四十五章 杨局长发力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三月二十二日上午九点,沃原市交通局会议室,局长、副局长、调研员齐聚在这里。

    目光扫过众人,杨崇举重重咳嗽了两声:“咳,咳,开会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信号,众人都把目光投到主位。

    “同志们,市重点项目核实小组已于昨天成立,并正式启动核实。做为重点项目非常集中的部门,我们该做什么工作?该如何做?”杨崇举提出了这次的问题。

    如何做?做什么工作?现场人们也几乎做着同样自问。人们之所以这样问自己,是不明白局长什么意思。还怎么做?市里让怎么做就怎么做呗。还能拧着来?

    看到没人主动回话,杨崇举转向左边:“怎么做?”

    常务副局长艾红云支吾着说:“怎么,怎么做?我们要认真学习市政府文件精神,严格按会议要求去做,不与市里顶着干,不做数据核实的绊脚石,支持市里工作。”

    其他几人都听出来了,这就是废话,可在讥讽同僚的时候,人们也不禁自问:自己会怎么回答?

    目光缓缓扫过众人,杨崇举又道:“当然我们不能做绊脚石,不能与市里顶着干,任何单位和个人不能这么干。我是问,如何用实际行动进行支持?”

    “按照市里要求,在三月十五日前完成数据自核工作,将自核结果上报市政府,这个工作我们已经做了呀。”副局长周刚抢着做了回复。

    杨崇举微微一笑:“是,老周说的没错,我们确实已经这么做了。但我问的是,接下来怎么做?”

    怎么做?

    该怎么做怎么做。

    爱怎么做怎么做。

    还能怎么做?

    人们在心中给出各种回答,但都没有说出来。

    看人们都没回复,似乎也不太明白。于是杨崇举没再追问,而是直接讲说起来:“我们也要做核实工作,成立类似市政府那样的核实小组,立即启动核实。”

    听到局长这样的说法,人们面面相觑,显然还有好多疑问。

    艾红云不解的问:“局长,上周我们已经做过自查,也上报了数据,还要怎么核实?”

    “不错,我们是进行过自查,也上报了自查结果。”肯定之后,杨崇举追问着,“但我要问大家,我们的自查数据是怎么来的?是亲自现场核实吗?还是依据下面的汇报?”

    人们似乎明白了,知道局长要干什么,可却又不明白:为什么要这么做?那么做了还不行吗?这些工作应该市政府去做才对。

    不再等人们回答,杨崇举接着说:“我们前几天的自查,还是以数据核实数据,是下面县局以及项目方自己申报。但这些数据的准确性如何,期间偏差有多少,只有这些报表方自己知道。我们现在要做的工作是,通过核实,我们市局准确掌握这些数据。可能有人要疑惑,觉得这是市政府核实小组要做的工作。那我们为什么不能先于市核实小组去做,为什么不能用实际行动具体支持?”

    现在人们都听明白了,但却又都糊涂了:疯了吗?为什么要替别人去做?为什么要抢着去得罪人?

    艾红云直接质问:“局长,我们有必要这么做吗?市里只要求自查,只要求在十五号前上报,我们也已这么做了。现在已经是三月下旬,马上就将春暖花开,许多工程都要动工。我们该做的是,尽全力督促、保障这些工程尽快启动,这其中就有很大的工程量。为何还要为这些工程设置障碍,延缓开工呢?”

    杨崇举冷冷的说:“艾副局长,你的理解有问题吧?我们要进行认真核实,是为了摸清重点工程的底细,是为了更有效的进行管理,怎么你却说成是设置障碍?”

    “前些天的自查,我们三番五次向下面要数据,还一再强调要准确,不得有水分,下面已经多次进行修正。我们若是再这么大动干戈的话,显然就是完全不信任他们,他们岂能没想法,岂能把心思用在开工上?当然了,我们也许本意不是要设置障碍,但却事实上影响了工程开工。”艾红云马上给出回复。

    杨崇举“哦”了一声,没有直接应答,而是看向其他众人:“谁还是这种想法,谁还认为我是设置障碍?”

    看着局长的冷脸,听着冷森的语句,别管心里怎么想,但人们不会傻傻的回答一个“我”字。

    “看来其他人都不这么认为,那就只有艾副局长这么看了。”杨崇举代为解读了众人的沉默,然后才看向艾红云,“艾副局长,你觉得我们进行认真核实就是设置障碍?”

    看到其他同僚不“放屁”,艾红云心中好不懊恼,却又不便直接质问。现在局长再次逼问,她便只得独自应对:“我刚才就说过,也许本意不是这样,但事实的确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那要依你的说法,面对下面数据不闻不问,更不去核实准确与否,就是支持工作了?”杨崇举质问再起。

    艾红云一时不好回复,只得支吾道:“这,这,局长这是断章取义。”

    “我断章取义,还是你断章取义?你说局里认真核实是设置障碍,那么以你的理论推断,市里认真核实也是设置障碍,是为了延缓全市重点工程喽?”杨崇举的语气中冷意更浓。

    好一顶大帽子,顿时压的艾红云喘不过气来。她急忙争辩道:“我,我不是那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那意思?那是什么意思?你已经说的再明白不过了,分明就是否定市里决定。”杨崇举冷“哼”一声,一掌拍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啪”,

    重重的声响仿佛击在心上,人们都不由得心头一颤:我的妈呀,这个罪名可担不起,那不是自找不痛快吗?

    对于艾红云来说,可不只是击在心头,而是打在脸上,却又一时没有合适语句辩驳。这样的大帽子扣在头上,她已经慌乱的不知如何应对了。

    杨崇举厉声再起:“在市政府昨天的会上,市领导就曾经指出,现在就有的这样的人,当面一套,背后一套,专会阳奉阴违。这种人口号喊得响,却不采取实际行动,以各种理由进行阻碍,不惜抹黑市里工作,甚至攻击市里决定,甚至影射市领导。我要说的是,市交通局决不允许这样的行为存在,决不允许这样的思潮抬头,决不允许做出忤逆市政府决定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既然要干工作,就不要拈轻怕重,就不要口是心非。开展这样的工作,固然要付出一定的辛劳,固然要得罪一些人,但却可以查清事情本源,却可正确领导、督促相关工作,对整个工作绝对有促进作用。另一方面来讲,我们这么做,即使稍微多做了一点工作,也是在坚决执行市政府决定,是在以实际行动支持市政府工作。难道不应该吗?不应该吗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杨崇举看向众人。

    注意到局长的眼神,显然是等着回复。

    副局长兼办公室主任焦向东马上抢先回答:“应该,完全应该。”

    周刚也不甘落后:“应该,非常应该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。”

    “绝对应该。”

    一个个附和声响起。

    杨崇举说了声“好”,但目光仍然看着唯一没有言声的人。

    艾红云尽管没有抬头,但还是感受到了大高个的咄咄目光,也注意到了那些幸灾乐祸的神情。她的牙齿咬了又咬,咬了又咬,只得憋着气回应:“应该,非常应该,绝对应该,应该应该。”

    杨崇举脸上阴转眼,出现了阳光,但还是敲打着:“这就对了嘛,无论是为交通局做工作,还是为市政府做工作,都是我们的本分,都是非常应该的。我们一定要大力支持,一定不要阳奉阴违。再说了,我们自己核实出偏差,总比市里回头找我们要好得多,总比那样要主动的多。”

    放屁,还不是在讥讽老娘。艾红云心中暗骂着。

    “这样,刚才的这些都过去了。大家也是为了工作,有人可能考虑的角度不同,也可能认识的不够到位。只要勇于承认不足,只要知错能改,就是好同志。我这人对事不对人,不会揪辫子,希望这样的同志也不要有负担,要轻装上阵,大家共同努力,把这个核实工作认真进行下去。”杨崇举很是大度的说。

    妈的,纯属猫哭耗子。艾红云真想当场骂娘,却也只能是想想而已。

    杨崇举又强调起来:“同志们,我们做数据核实工作,是为了让数据更准确,是为了更好的指导后续工作,也是为了给市政府提供*精确的数据参考。因此,在核实的时候,必须要实事求是,必须要公而忘私。如果谁在此过程中敷衍塞责,甚至帮着下面弄虚作假,别怪我杨崇举不客气,别怪纪律条例不讲情面。”

    听着局长铿锵的语句,想着局长刚刚的彪悍,人们都暗暗告诫自己:小心从事,认真从事。

    “好了,现在咱们议一议局核实小组构成,商讨一下具体核实工作。”杨崇举的语气缓了下来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