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九百四十一章 当仁不让有担当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自上周五下班前接到楚市长回复,全定野市打黑除恶行动便轰轰烈烈开始了。

    这次行动与打击收取保护费那次不同,没有专门召开视频电视会议,没有留出预热和警告时间。而是在当晚十点钟,随着市局局长孙廷武的一个命令,各地整装待发的警务人员便出发了,奔赴各个目的地。不只是警察出动,驻地武警也配合了行动。

    在近一阶段,定野市局已经做出要求,下辖各市、区、县必须严查辖区内黑恶势力、不安定团体、不安定人员。

    从近期风头中,这些基层局已经看出了苗头,谁都不敢怠慢,认真的执行了市局要求,掌握了许多一手资料。因此虽然仅是提前一小时通知集合,但各地都能迅速到位,并且在命令发布时,能够准确到达目标出没场所。

    虽说近一阶段风声有些紧,但一些团伙和人员不舍放弃非法暴利,还心存侥幸,觉着听到行动风声再跑不迟,结果当晚就有许多人被抓。

    从行动开始到现在,各地捷报频传,打掉团伙、抓捕人员都创了新高。除了个别警惕性高的人员以外,大部分成员都进了警方设置的牢笼,好多团伙不复存在,有的团伙也是名存实亡。

    对于警方的这次行动,全市百姓拍手叫好,好多地方纷纷放炮庆贺,有的地方已经打算给辖区局、所送锦旗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这次也很高兴,既为行动成果叫好,也对孙廷武的工作态度满意,不吝肯定了对方一次,重点肯定了所有参战人员。

    整个打击黑恶行动已经持续了三天多,时间也已进入了八月中旬。

    今天不知又有什么收获?放下处理过的工作,楚天齐又想到了打击行动,孙廷武差不多又该来电话了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桌上固定电话响了。

    不是孙廷武的来电,而是成康的号码,楚天齐拿起了电话听筒。

    电话刚刚接通,便传来管丽颖的声音:“市长好,不打扰您工作吧?”

    “接你们电话,就是工作内容之一。”楚天齐笑着说,“管市长,恢复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大事,指标一切正常,就是个别淤青褪完还得些日子。”管丽颖的声音透着兴奋与欣喜,“这次全市打击黑恶行动,真是太英明,太及时了,也只有市长您有这样的魄力。”

    “可别这么说,这是全市的行动,是大市长亲自布局的,我就是具体执行而已。”谦辞过后,楚天齐又问,“你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电话里“哦”了一声:“市长,就是向您汇报几个情况。一是感谢市长对我被打一事的特别关心,也感谢市长对我工作的大力支持与帮助。市长大恩没齿不忘,我一定坚决贯彻市长您的指示,做您忠诚一兵。

    二是我恢复良好,体力充沛,现已正式上班,请市长勿再挂念。市长有什么指示与命令,都请下达于我,我一定保证尽心尽力去做,争取圆满完成市长交待,绝不给市长您丢脸。

    三是市公安局孙局长亲自打电话进行了两次慰问,并派常务副局长代表市局和他本人,到医院和单位进行了慰问,还向我表达了歉意。同时市局还推动了两名凶手的调查、审理,目前两名凶手已经被移交给法院,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严惩。何阳市相关领导,也以不同方式表示了歉意和慰问。我知道,这些领导之所以对此事如此重视,还是源于市长您的重视与关照,谢谢您!

    四、您让关注的水泥供应情况,目前没有什么变化。价格上没有调整的迹象,也没有要断供的表现,我分析他们是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对方的话,楚天齐感慨万千。曾几何时,两人那是横眉冷对,都恨不得对方离的越远越好,可现在竟然如此融洽。当然这里边不排除管丽颖的客套,也不排除她认可了自己的身份,但却也有很大诚意在里边的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来电显示,楚天齐赶忙对着听筒说:“管市长,我这里来电话了,有时间再聊。”

    管丽颖掐断话头,回应着:“好,市长您忙,谢谢市长!”

    楚天齐不再多说,直接放下听筒,接通了手机。

    手机里传来孙廷武兴奋的声音:“市长,抓住了,把‘二麻杆’抓住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:“我以为抓住了‘独龙’,把四个人都抓住了呢。不过抓住‘二麻杆’也不错,这就好比清除毒瘤,一个一个来,照样能把他们都除掉。好,很好,跟同志们说‘辛苦啦’。这个‘二麻杆’交待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目前还没有,人也没押回来,正在半路上走着。我听他们说,‘二麻杆’表现的很硬气,被抓以后一言不发,甚至还要以头撞墙,做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架势。其实他就是故意做作,想死早死了,还用等着被抓?他们现在好多江湖人士都是这套路,尤其头目们做的更形象一些,也是混道的一个手段。不过用不了多长时间,指定竹筒掉豆子,知道多少说多少。”孙廷武显得很有信心。

    “好,等着你的捷报。不过也要多注意一些,不要让他跑掉,更不要死掉。”楚天齐嘱咐着。

    对方给出肯定回复:“明白,一定严加看守。”

    结束和孙廷武的通话,楚天齐自言自语着:“张鹏飞呀张鹏飞,我看你能撑到几时?你的水泥又能硬气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快下班的时候,刘福礼来了。

    虽然同为副市长,而且自己还比对方多了常委身份,但楚天齐一点都没托大。看到对方进屋,他赶忙从座位上起来,迎了过去:“刘市长今天怎么得空?请座请座!”

    “我可没楚市长忙,经常得空。”刘福礼笑着,坐到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楚天齐赶忙为对方弄起了茶水。

    “不用,不用,我刚在屋里喝过,到现在还水饱呢。”刘福礼摆着手,“你坐下,咱俩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就不客气了。”楚天齐说着,没有回到桌后,而是也坐到了沙发上,“刘市长,您说!”

    刘福礼点点头:“楚市长,你这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忙道:“刘市长,你别这么称呼我,我不习惯,还是叫我小楚吧。”

    刘福礼再次摆手:“这怎么行?你可是市委常委,是我的领导,我怎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不行?您是我的老领导,到什么时候都是我的领导。”楚天齐这话虽不无客气,却也是真心话。

    “这哪行?要不这样,没人的时候我就叫你‘天齐老弟’,你也别称什么‘刘市长’,更别‘您您’的,叫我‘老刘’或是‘刘哥’都行。”做过说明后,刘福礼继续讲说,“天齐老弟,打击黑恶行动,好啊!还是你老弟有魄力,这次力度可是空前呀。前阶段的打击收取保护费行动,规模、声势、效果都不错。打击公路材料市场欺行霸市,规范公路建设管理,也是成效显著。

    你的这些作法,赢得了社会广泛赞誉,受到了政府、企业的称道,老百姓更是拍手称快。现在全成康市,都对你老弟刮目相看,你老弟就是定野市的希望,就是定野市的未来,我们这些老定野人也是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“刘市……刘哥,来到定野市以后,能够做一些工作,都是有赖于市委、市政府的支持,有赖于书记、市长和你们大家的帮助。我这并非客套,说的都是心里话,确实是这样,否则我什么也做不成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忽又疑惑道,“刘哥,你专程过来,应该不是只为了和我说这些吧?”

    刘福礼一笑:“天齐老弟呀,你现在做的这些工作,如果从量上来说,倒也不是很多,但好多人两三年也未必能做成这些事。这确实是值得学习,值得肯定的,甚至值得膜拜。只是有几句话,还请老弟思考,‘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’、‘水满则溢,月满则亏’、‘过犹不及’。”

    这些话楚天齐并不陌生,楚晓娅专门和他讲过,为此他还噎过她。但他也并不是没想过,而是经过深思熟虑后,才决定这么做的。他知道楚晓娅和刘福礼都是为他好,但他回应的方式却有区别。

    不需思忖,楚天齐直接道:“刘哥,你说的这些确实是金玉良言,我也知道物极必反的道理。但是,和多年的当地干部来比,我属于外来户,要更洒脱一些,正是做这些事项的最佳人选,组织派我来,肯定也有这种考虑。虽然我也知道其中的弊端,但对于这些事项,我别无选择,只有当仁不让。如果我不强力推行,更没有合适的人选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想过没有?当你快速清理完诸多毒瘤时,也是把各方得罪到家的时候,毒瘤背后都是有相关利益方的。到那时候,现在的一些助力怕是不存在了,很可能还会变成反作用力。”刘福礼神情很严肃。

    “想过。没事,大不了离开就是了。”楚天齐说的轻描淡写。

    沉吟了一会儿,刘福礼才缓缓的说:“有担当呀!”

    听出了对方的担忧和感叹,楚天齐回了一个略显尴尬的神情,但心意却是坚决无比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