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两千零五十二章 写给市长的信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又是几天过去,时间进入四月份。

    沃原市政府常务会议召开,市长、副市长、党组成员、市长助理参加会议。

    会议由市长韩鹏程主持,议题是总结第一季度工作,部署下阶段工作。

    会议从上午九点开始,将近十一点的时候,所有副职都汇报了工作,市长韩鹏程也做了总结指示。

    听着市长讲说结束性语句,好多人静等着“散会”二字,等着收拾东西,有人已经盘算着午宴的事了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,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,二季度的工作一定能够圆满完成。”说完这句话,韩鹏程停住了话头。

    屋子里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好多人都楞了:怎么回事,还不散?

    在人们疑惑的神情注视下,韩鹏程又说了话:“同志们,我这里收到一封信。”

    信?什么内容?肯定不是私信。

    人们脑中急速电转着猜测内容,目光盯在韩鹏程双手上。

    此时,韩鹏程手上拿着一个信封,是刚刚从公文包取出的。

    环视众人一周,韩鹏程目光落在夏雪身上:“夏秘书长,你来宣读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应答一声,夏雪从座位上起来,快速到了市长身侧,接过了那个信封。

    重新回到座位坐好,夏雪撑开信封袋口,从里面取出一沓纸来,拆着纸上的折叠。

    人们的目光早已转到夏雪这里,盯着她那玉葱般的手指。当然并非这些男人有什么异想,而是关注着她手捧着的那沓纸。

    打开折叠后,习惯的看了看众人,夏雪读起了纸上内容:“尊敬的市长,您好!我不知道您能否看到这封信,但我真心希望您能看到。如果这次信件遗失,我会一直写下去,只到您看到为止,只到您关注这件事。否则对不起市长,也对不起我自己的良心。我向市长反映一件事,就是市建设局应付重点项目数据核实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哦”,人们都在心中发出了这样的惊呼,方永海更是皱起了眉头,死死盯在那沓纸上。

    夏雪的声音继续着:“在市里下达重点项目数据核实的文件后,建设局也进行了层层传达,局领导也做了相关要求,看着也像那么回事,甚至更严。我们好多人都认为,市建设局要严格落实市政府会议精神,要严格按照文件要求认真执行。可是通过近几天的观察,根本不是那么回事,而是标准的阳奉阴违。

    三月二十四日那天,市重点项目数据核实领导小组到了建设局,开始进行数据核实。据听说当时局领导就让门卫进行刁难,又以‘电梯故障’为由,让小组成员步行上楼,进行戏弄。至于门卫刁难一事,我没有亲眼所见,但当天电梯一直使用,并没有所谓的故障。不过我也仅当做谣传,毕竟当天局领导当着核实小组的面,又明确表态支持,还要求副局长和一些部门负责人现场配合。

    刚开始的时候,市局、二级局、项目地倒是向核实小组积极提供资料,但这些资料都是平时报表上的数据。在第二天下午,核实小组要求提供原始记录的时候,这些配合人员就开始推诿扯皮,有的推说资料不全,有的讲说保管人员不在,要不就是拿出一些驴唇不对马嘴的东西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这些配合人员也以种种借口相继离开。对于核实小组的联系,要么不接电话,要么躲起来,要么就说出差在外。有的人更是绝,一个劲的和小组成员捉迷藏,总是先对方一步离开,却又给出欺人的理由。这些人一不在现场,那些被核实的基层部门根本不买帐,直接把小组成员晾在那里。被晾了几天之后,小组成员不得不先换到另外的单位,建设局重点项目核实暂时停滞。

    以上讲说的这些内容,有的是我亲眼所见,有的是亲耳所听,有的也听别人转述。对于这些内容,我也不能完全保证属实,但我却是如实写下自己知晓的信息,绝没有任何人为的增减。不过我能保证的是,信件后面附的这些数据绝对有出处,绝对来自原始资料。恳请市领导派人进行核查。

    市政府做出重点项目数据核实的决定,是利国利民利市的英明决策,是为了沃原市更好更快更稳的可持续发展。身为市政府重要组成部门,身为全市重要项目较集中的单位,建设局理应无条件全力配合,可现在却阳奉阴违、变相抵制,这分明是误国误民误市。

    我是城建系统的一名普通工作人员,与局领导没有个人恩怨,也与核实小组成员没有任何关系。之所以要反映这些事情,完全是出于良心,是出于对市委市政府的热爱。本来我也担心报复,也迟疑要否如实反馈,但最终我觉得不能昧着良心,这才写了这封信件。我既想请市政府拨乱反正,也不想因此遭受报复,所以我不敢属上名字。但我以良心再次保证,附件数据来源绝对有依据。如果这些数据有一丝不实,我情愿遭受天打五雷轰,情愿不得好死。三月二十九日。”读到这里,夏雪停了下来,一张张翻着后面几页。

    屋子里鸦雀无声,人们都在认真听着夏雪朗读信件。

    对于信上所讲,现场所有人都早就听说,并不感到新奇。但对于这封信的来头,对于有人敢于进行反映,却是兴趣十足。更牵动人们神经的是,市里要怎么做,相关人员会有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翻过那沓纸后,夏雪请示道:“市长,后面这些内容读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韩鹏程说着,伸出手去。

    夏雪立即上前,把信封和纸张递到了市长手上,又返回到原位。

    韩鹏程挥动着手中纸张:“同志们,一共十一页附件,这还只是少部分数据,全部数据怕是要几十大页、上百页吧。信是来了,大家说说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面对市长的提问,没人搭茬,好多人还看向了市长两侧。

    “方副市长,你说怎么办?这是你分管的部门。”韩鹏程直接点了将。

    其实刚才方永海已经在思考相关事情。他并没思考事情真伪,似乎这也不需要思考,他想的是如何应对这件事。他知道,自己肯定是要表态的,如何表态是关键。从市长把信带到会上来看,市长显然对这事很重视,但却没看出市长的准确态度,这就不好表态了。

    可现在市长已经点到了头上,不说话是不行的。于是韩鹏程斟酌着说:“听了信上内容,我很震惊,竟然有这样的事,我还是初次听说。对于市里这次的重点项目数据核实,我举双手赞成,也在以自己的力量进行配合与推动。如果在我分管范围内,真的发生这样的事,我绝不姑息,一定会严肃惩处。

    只是有这几方面值得推敲:一、这封信是以匿名方式写的,这样它的真实性就打了折扣。当然我并不是说信上内容不实,但没有署名显然有这种可能性。二、既然没有属名,那就给事项核实带来了难度,找谁核实就成了问题。三、上面反映的事项,确实事关重大,需要慎重核实,否则无论对市政府还是建设局,都可能带来不良影响。

    基于这些因素,我建议首先要找到这个人,向此人核实上面这些事项,并进一步请他提供更详尽的信息。然后根据此人所述,根据事项的准确程度,再针对性的采取相应措施。这是我的一点浅见,还请市长与诸位考虑。”

    韩鹏程没有回复方永海,而是又看向了楚天齐:“楚副市长,重点项目核实遇到这样的问题,你这个执行组长不应该不知道吧?”

    “市长,对不起,这事拖了下来,跟我的关注不够有一定的关系。”楚天齐先是道歉,然后又说,“前几天我也听到一点传言,但并没有接到核实小组办公室的汇报,便仅当作了传言。结果在昨天下班时,接到了冯主任递来的报告,就是反映在建设局核实受阻的事,我才知道传言不是空穴来风。我也批评了冯主任,怪他没有及时汇报,可他说一直想着希望建设局能够配合。毕竟以后还要打交道,他也尽量不愿多得罪人,肯定担心以后被人穿小鞋。我也理解他的难处,便不好过多批评。在看过报告内容后,本来想着今天会后向市长做汇报,不曾想已经有人给您写了信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楚天齐从公文包取出一沓纸,递了过去:“市长,这是冯主任的报告。”

    接过纸张,韩鹏程翻了翻,说:“与这封信的讲述基本一致,就是角度不同,先不宣读了。那你说说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楚天齐缓缓的说:“我觉得方副市长的担忧有一定道理,但要那么做的话,怕是这事又要拖下来,整个核实工作的推进都会受阻。我建议这么做,虽然这是一封匿名信,但信后附了那么多数据,我们完全可以对这些数据核实,可以由市领导出面,辅助冯主任对此事核实。如果信上反映属实,那么我们这么做,就非常有必要,也非常及时。如果反映失实,那对建设局也没什么影响,清者自清嘛!”

    “老方,你说呢?”韩鹏程又把球踢给了方永海。

    随着市长的话音,人们把目光都投到了方永海身上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