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两千零四十一章 士别三日,刮目相看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别写,别写。”楚天齐虽嘴上这么说,却并不出手阻拦。

    很快,冯俊飞在纸上写完,放下碳素笔。

    不等对方递上,楚天齐便伸手拿起纸张,读了起来:“辞职报告。沃原市委组织:我自愿辞去现有一切职务,恳请批准。冯俊飞,三月十二日。”

    拿开纸张,楚天齐盯着对方:“你真舍得辞职?”

    “只要您让我辞职,我绝对会辞。”冯俊飞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要真这么坚决,我若是硬阻挡的话,反而显得不好了。这么的,我不拦着了,你现在就去组织部吧。”说着话,楚天齐把纸张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冯俊飞一横心,接过纸张,说了句“谢谢市长”,转身走去。

    看个那个离去的背影,楚天齐满脸戏谑。他注意到,冯俊飞的脚步看着很坚决,其实却很沉重。

    正如对方观察到的那样,冯俊飞听着“噔噔”的脚步声,就好似重锤敲在心头一样。但已经做出如此讲说,只能硬着头皮向门口走去。来在屋门处,缓缓抬起右手,抓住了门把手。他多么希望对方喊住自己,可他什么也没听到,只得颤抖着拉开了屋门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身后终于响起了声音。

    “市长,什么事?”冯俊飞立即转回头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说:“提醒你一下,副处级归干部二处管,别去成一处了。”

    “诶。”冯俊飞满以为对方是要阻拦自己的去向,没想到竟说出这样的话,立即感觉鼻管发酸,但还得说过“谢谢”两字,转身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“噔噔噔”,步履沉重的丈量着楼道距离,冯俊飞脑中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:去?不去?

    要是报告一给组织部,很可能十五六年就白混了,什么也落不下,自是不能递上去。可如果不递的话,现在自己就在楚天齐手里攥着,以后的日子肯定好过不了,不知要被如何整治了。

    去,不去?

    不去,去吗?

    内心煎熬着,冯俊飞一步步走向电梯。

    “回来吧。”屋子里终于传出了声音。

    是叫我?冯俊飞在大喜之余,却不敢相信了。他收住脚步,侧耳倾听着。

    怎么没有动静了?不是叫我?还是我耳音听差了,出现了幻觉?

    回去问问?可要不是他找我,那,那不成自食其言了?可要不回去问的话,真要这么被冤杀?

    又等了一会儿,还是听不到召唤,但冯俊飞还是转身向“7002”走去,绝不能浪费了机会。

    刚才离去时,冯俊飞便没有关上屋门,而是轻轻掩着,因此他在门上敲了敲,便进了屋子。进门便说:“市长,您刚才叫我,我没听清,回来慢了,请勿见怪。”

    “我喊你了吗?”楚天齐脸上神色一本正经,“好像没有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,那,好吧。”冯俊飞只好又转过身去,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楚天齐招了招手:“行了,既然你不想去,我也不为难你了。以前那些东西,其实我早不当回事了,不过你肯定心里过意不去,那你就暂且先记着。明知道你不可能去,又是跟我动心眼,可我就硬不下心来,你又赢了。”在说此话时,楚天齐心中暗笑。其实对方留着门缝的举动,为自己随时准确掌握对方行进位置提供了便利,他的耳力可不是一般好。

    我都被耍成三孙子了,还我赢?冯俊飞心中暗暗叫苦,却不敢有任何反驳,还得顺着说:“市长,我一定铭记在心,报告后面附的那张纸,就烦请您保存着,以示见证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这张纸呀。要是让别人见了的话,还不得对我说三道四呀,就别害我了。”说着话,楚天齐拿起那张纸,向对方展示了一下,双手轻轻用力,几下便撕成了许多碎片,然后扔到纸篓中。

    这家伙干什么?据听说他最爱留别人《保证书》以做把柄,今天怎么竟然法外开恩?不可能,肯定是这小子已经留了复印件,肯定还有一份。冯俊飞不相信楚天齐会放过这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楚天齐盯着对方:“有句话我要提醒你,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这张纸已经撕掉,再没有同样备份。你刚才写那份,自己撕掉吧,省着疑神疑鬼的。”

    呀,这家伙能看出别人想什么?想至此,冯俊飞赶忙奉承道:“市长真是明察秋毫,简直有读心术一般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楚天齐长叹一声,“若是真有读心术倒好了,又何至于让别人一次次使绊呢。过去的就过去吧,关键是以后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样的话,冯俊飞不禁心中顿起涟漪,既有感动,也不禁惭愧,虽然他并不全相信对方。

    冯俊飞声音略有沙哑的说:“市长,您就看我以后表现吧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……对了,马上要对重点项目进展做核实,你怎么看?有什么想法?”楚天齐提到了工作的事。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想法?”自问过之后,冯俊飞调顺思路,讲说起来,“我觉得首先需要对项目完成情况分开层次,与市长您所提的几个层次相呼应,把完成好、数据真实的项目定为非常好,把完成一般、数据真实的定为一般好,把完成较好、数据不实的定为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冯俊飞对层次的划分,楚天齐暗暗点头,看来冯俊飞的确进行了研究与分析,划分的非常详尽。

    讲说完层次后,冯俊飞继续说:“根据划分的层次,采取不同的对待策略,既奖励、安抚、惩罚。这样既能区分出实、虚、真、假,又能逐块划分,瓦解所谓的法不责众,以利于后续工作的推进。具体说来,对于……”

    变了,当年的纨绔子弟变了,变得务实、严谨。只不知是照本宣科背诵,还是自己亲自捉刀。待到对方停止讲说,楚天齐道:“你不妨以现有项目进行举例,做形象说明。”

    “现有项目?”略一迟疑,冯俊飞说明起来,“市长,现有项目中,究竟哪个数据实在,以前核实工作不够,我只能以自己的认识来做判断。如果与之后核实情形不符,还请市长谅解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放心,不揪辫子,不打棒子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市长。”道谢之后,冯俊飞讲说起来,“以我平时的有限了解,我觉得市清风徐来公司所做的项目……”

    在冯俊飞讲说公司或项目名称时,楚天齐在大脑中调出与之相关的画面与说明,和对方所言进行比对。还别说,所列举的几个项目,两人看法基本一致。这算不算英雄所见略同呢?

    “市长,这是我认为分别符合非常好、一般好的几个项目,还请市长指正。”说到这里,冯俊飞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笑着说:“嗯,不错,不愧是管理重点项目的专家,比我水平高多了。”

    冯俊飞马上道:“不敢,市长说笑了。我怎敢和市长相比?我差的太远了。重点项目推进过程中,之所以出现了这样那样的不足,我这个主管副主任有不可推卸的责任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责任你揽不过去,不是你的职位能撬动的,当然肯定也有做的不到的地方。你能认识到这些,非常不错,说明你用心了。在你的身上印证了那句话,‘士别三日,当刮目相看’。”楚天齐不吝溢美之词。

    “市长,谢谢您的鼓励,我定当再接再厉,不负市长的期望。”冯俊飞说话时,眼中似乎有着些许晶莹。

    楚天齐冲着对方挑了挑眉毛,嘴角挂着笑意:“你还有一点进步更大,表演水平暴涨,不留任何痕迹,尤其感情戏份演的更好。”

    “市长,我没有表演,完全就是内心感受。”冯俊飞一副尴尬、委屈的神情。

    楚天齐“呵呵”笑过,面色变得严肃:“你刚才说的这个方案不错,有些策略还很有创造性,但也有一定的不足。总体来说,就是偏于理想化,预案准备的不够充分,假如某一环节出现状况,又不能及时有效化解的话,就会影响后面的进程。你要把相关预案做出来,要在出现状况时,给出至少两种选择。在做新方案时,你要换个角度,要站在更高位置去做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更高位置?”冯俊飞语气中带着疑惑。

    “对,更高位置。你可以把自己放到我这个位置,或者把自己看做全市推进重点项目的实际操作者。”楚天齐给出了进一步解读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冯俊飞略一迟疑,做出肯定回复,“我试试看,争取在十四号下班前,报给市长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好,只要你做出来,就马上给我打电话,看我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市长,那我先去了。”冯俊飞深深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“别表演了,礼节太多,我受不了。”楚天齐调侃着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“市长再见!”冯俊飞先行道谢,得到对方点头应允后,退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看着那个离去的背景,楚天齐心中再生感慨:士别三日,当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楚天齐明白,冯俊飞刚才的做派,有许多不得以的成分,但对方能在不得以情况下这么做,已经很难得。尤其值得称道的是,今日冯俊飞的见识已非吴下阿蒙,甚至有脱胎换骨的变化。两人之后可能仍难免磕碰,但就冲对方现在的能力与水平,楚天齐有信心与其合作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