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两千零五十一章 恋母情结明若阳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临时工?什么时候的事?”冯俊飞追问着。

    “是临时工。”苗丽点点头,“昨天快下班的时候,就传出了这个消息。当时我还不确定,又想着您正陪省发改委领导,就没向您汇报。今天一上班,我得到准确消息,建设局已经下发了纸质决定,那个外号‘王二楞’的王大力也已离开建设局。”

    冯俊飞“哦”了一声,没有立即说话,而是沉吟之后,才又问:“具体怎么讲?人们又有什么说法?”

    “决定上写的是,王大力工作太过呆板,向核实小组索要证明,故此开除。还专门指出,建设局公务人员都能文明服务,临时工行为不代表整个建设系统形象。”停了停,苗丽又迟疑着说,“好多人都讲,核实小组谱太大,竟然跟一个临时工较劲,素质实在不高。其实依我看,这都是建设局故意给咱们卖臭,故意攻击冯主任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有情况再行汇报。”冯俊飞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应答之后,苗丽转身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他娘的,拿一个临时工应付老子,还想故意黑老子。姓黄的,真够恶毒的,那就别怪老子不讲情面了。想到这里,冯俊飞握起右拳,狠狠的击在桌面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早上刚上班不久,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看到来电显示,楚天齐摁下绿色按键:“刘书记,您好!有什么指示?”

    “天齐市长,咱们什么时候动呀。”手机里传来刘福礼的声音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我刚到这一个月,什么都没理顺呢,现在根本顾不过来呀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知道你忙,这才没好意思催你,可秦市长不等时候呀,今天又找我了。我也说了你的情况,可他说,你那里书记、市长都支持,还专门让你主抓重点项目,而且在国家发改委你又有关系,我们这里也是全力配合。他还说,每年上半年,都是跑项目的黄金期,夏天的时候银行放款也较宽松,现在正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呀。”停了一下,刘福礼又说,“上支下派,不动不行,可老哥是没那个能耐,只好请你使力了。”

    沉吟了一下,楚天齐含糊的应对着:“等我把这几天忙忙,看看韩市长什么意思。刚开始的时候,他倒是也提过一句,后来见我事挺多,就没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那就这样,我也先这么跟秦市长回复一下。”刘福礼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失望。

    “好,先这样。”回复之后,请对方先挂断,然后楚天齐才放下手机。

    “真是阎王爷不嫌鬼瘦呀。”楚天齐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对于刚才刘福礼的说辞,楚天齐明白,秦怀肯定热心这事。这事一旦促成,那就是秦怀一大政绩,对于晋级真正正厅一把手也有帮助。当初秦怀比较支持,也主要是这个原因,至于支持自己,只能算是捎带的。

    但楚天齐也知道,可不只是秦怀热心,刘福礼对这事同样很有热情。以刘福礼现在的年纪,想要进常委是不可能了,但只要手头有这样的大项目启动,可能就会延缓退二线。一旦再晚退个一、二年,再把这事弄的轰轰烈烈的,没准刘福礼就能籍此弄个正厅退休待遇,做个正厅级调研员也有可能。而且操作这事,刘福礼只需尽量配合着做好定野市工作,其它事项都可以由自己去弄。

    只是无论秦怀也好,刘福礼也罢,显然高估了自己的能量。他们觉得自己关系通天,资源广泛,加之当初自己也描绘的过于乐观,他们便认为自己已经很有把握。同时他们也高估了自己在沃原市的能量,觉得吴书记、韩市长都支持,自己的位置也很重要,这里的事情很好处理。可他们却忽视了一点,那就是无论有多大的支持,直接分管内容还需要自己去做,别人不能代替,领导不设置障碍已经是谢天谢地了。

    自己分管的工作内容都很重要,现在又盯着重点项目,哪有时间和精力去跑那些项目?而且分管交通的徐敏霞,现在也和自己关系尴尬,虽说自己职位高于她,也分管着重点项目,可她仍然是主管领导呀。县官不如现管,这已经是多少年形成的共识,事实也确实如此。而自己现在还没心思和她搞好关系,时机也根本不成熟。

    尽管自己现在有着诸多不便,但秦怀、刘福礼对自己寄于了过高的期望,还会经常不断的催促自己。若是韩市长也加入这个催促的队伍,怕是更要麻烦了,而且这个可能性还非常大。让自己分管重点项目,肯定就有这样的考虑,就是为启动定风山修路做准备。如果韩市长哪天也跟催的话,自己该怎么办?

    欠考虑呀,脚上泡都是自己走的,当初把话说大了,否则哪有现在这被动书面。楚天齐不由得摇了摇头,很是无奈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过,李子藤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来在办公室前,李子藤说:“市长,夏秘书长过来了,问您什么时候有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让她现在就过来吧。”楚天齐示意着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李子藤答应一声,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很快,夏雪推门进屋,径直到了办公桌前,把一串钥匙放到桌上:“楚市长,别墅刚刚装修完,什么时候有时间,去检查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装修怎么样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……达到了我对装修队的要求。”夏雪给出回复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既然达到了你的要求,我就不用专门看了,过一段搬过去就是。我相信你的眼光。”

    夏雪也笑了:“楚市长这驭人之术挺厉害的。我明明知道您会悄悄去检查,可我这心里也挺高兴的,还不免很是激动。”

    “夏姐,你这奚落人的水平更厉害,一点都不着痕迹。既然你这么说,那这钥匙我先不拿了,省得落你话柄。”楚天齐点头示意着,“近一两天如果有时间,我会和你一起去看。”

    “楚市长这要现场质问呀,好吧,那我就先拿着钥匙。”嘴上这样说着,夏雪又把那串钥匙拿在手中。

    但夏雪没有立即离去,而是又说:“楚市长,我查阅了一些以前的档案,发现前市长的一段履历,三年前的春天,他曾经在农业部学习过,当时就是在农业部管理干部学院,学习的是农业科技创新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,脑中立即出现了“明若阳”三字,那时明若阳就已经是农业司科技创新发展司副司长了,专门负责干部培训事项。自己也曾经在当年九月,到农业部进行培训,那时自己还在国家发改委做调研员。

    夏雪接着说:“前市长在农业部学习期间,麦小雨曾经频繁到首都出差,据传当时麦小雨是陪前市长。麦小雨是否去陪前市长,不得而知,但我刚刚查过相关记录,那段时间她的确去了首都两次,每次都待了一周以上。那时她还是建设局副局长,过了不到两个月,就成了建设局一把手。当时人们就有相关说法,说是市长采了‘一剪梅’,但女人升职难免招致议论,我没拿当回事。”

    点了点头,楚天齐又问:“麦小雨好像又一周多不在了,还是去首都出差?现在又是去找什么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到首都出差。找没找什么人,就不得而知了。”说到这里,夏雪一笑,“楚市长也这么八卦?”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拿出手机看了看,夏雪迈动了步子:“韩市长找我,我先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去吧。”楚天齐点头示意着。

    看着对方似笑非笑的神情,夏雪“哼”了一声:“你八卦什么?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楞,随即道:“你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再次“哼”了一声,夏雪走出屋子。

    楚天齐“嘿嘿”笑了,笑夏雪的敏感。刚才他之所以神情八卦,并非是想着韩市长找夏雪的事,而是想到了明若阳那小子,他觉得那那小子有些变*态。

    拿起手机,楚天齐拨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很快,手机里传出声音:“市长您说,我现在说话方便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直接便说:“打探一下,近期明若阳在不在首都?”

    “没在,刚刚接到汇报,说他一直都在下面市里。”对方给出回复。

    “徐卫军有无异常?”

    “也是刚刚接到消息,说是她在上午见了一个女人,今天是第二次见面,大前天晚上两人就见过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长什么样?”楚天齐追问着。

    “那个女人不到五十的样子,短发,身形匀称,微胖。对了,那个女人左胳膊有一块胎记,胎记好像梅花的样子。”对方给出答案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楚天齐说完,直接挂断通话。

    放下手机,楚天齐自语着:“好啊,这还组成联盟了。这个明若阳就是变*态,有恋*母情结呀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又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前有徐卫军,后有徐敏霞,再有麦小雨,这三个女人都可能与明若阳有染,而且三人都是将近五十岁的人,都比明若阳大了十多岁。这不是恋*母又是什么?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