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两千零五十七章 背锅没商量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咔”、“咔”,

    透过虚掩的门缝,女人皮鞋声传进屋子。

    “唿”的一下从座位上起来,“蹭”的一下蹿到门口,黄有才拉开屋门,猛的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麦小雨正踩着“咔咔”的节奏向东而去,忽听身后传来“噔噔噔”声响,赶忙收住步子,回头看去。

    见到是黄有才疾行而来,麦小雨没有驻足等候,而是转过身去,加快了步子。

    臭娘们,想走?黄有才步子更急,就差直接开骂了。

    “咔咔”,

    “吱扭”,

    快步到了局长室外,麦小雨推门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正这时,楼梯上传来杂乱的脚步声,还有人们叽叽喳喳的议论:

    “真没想到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这力度也太大了,局长都背了处分。”

    “最狠的还是撤了老黄,那家伙……”

    纷杂的议论声小了好多,随即没了声响,脚步声也停了下来。人们站在楼梯上,看着楼梯口那个头发凌*乱、怒目而视的男人,不由自主的生出一种惧意来。

    “放呀,怎么不放屁了?你*妈的,背后臭老子,有种的当面来,来呀,给老子来呀。”黄有才瞪着血红的眼珠,手指楼梯上的人们,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所有的人们都“没种”,都没敢回应黄有才,这倒不是单纯的怕他这个人,而是不愿去惹现在已经失去理智的疯子。人们都知道“光脚不怕穿鞋的”,人们还知道“让狗咬了,不能再咬狗”。总之,和疯子较劲不值当。

    “来呀,有种的跟老子来呀。”黄有才挥舞着双手,向着那些软蛋不停的咆哮。

    刚开始看到黄有才凶悍的样子时,人们更多的是畏惧,而现在全都是耻笑,耻笑这只狂吠不停的疯狗。

    在狂吠几声后,得不到人们的回应,也没把那个女人喊出屋子,黄有才怒火更甚,却又有些泄气。他胸脯连续起伏一阵后,手指众人骂了句“妈*的,等着”,便又快步向东而去。

    “疯狗。”

    “王八蛋。”

    “你*妈。”

    “黄柴狗。”

    “全家不得好死。”

    在黄有才离去后,人们或低骂或暗损,加倍把那些“臭屁”回敬给疯狗。

    黄有才几步奔到局长室前,正准备借着怒气踹门,却发现屋门半开着,便“咣当”一声撞开门扇,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径直冲到桌前,黄有才手指桌后:“说,必须给老子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麦小雨迅速起身,右手掩口,冲向门口。

    “想跑?必须给个说法。”黄有才返身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就在对方即将扯上衣襟之时,麦小雨抓住门扇,“咣当”一声关上。然后掩着嘴,低头快步跑到桌后,一屁*股跌坐在椅子里,双臂交叉放在桌沿,把额头顶在桌面上。

    本以为臭娘们要跑,忽见这个样式,黄有才不由得发楞,怔了怔,又气呼呼返回到桌前,怒声质问起来:“你说让我先扛着,还说顶多就是个警告、记过,可现在怎么样?撤职。老子被撤职了,现在老子什么也不是,狗屁职务都没有,二十多年的辛苦,屁也不剩。今天你必须给老子个说法,否则没完。”

    麦小雨什么也没回应,继续趴在桌沿上,头都没抬。

    “呵,耍开肉头阵了?要不是你让我给他们颜色看看,要不是你让我扛着,我能做那些事?我傻呀?你别说王二楞的事你不晓得,也别说电梯坏的事你不清楚,更别说不配合的事你不知情。当时你指不定多高兴,指不定多痛快。现在上面兴师问罪了,又把老子推到前面,你在后面装缩头乌龟,算什么东西?

    这些年以来,每次都让老子冲锋陷阵,每次都拿老子当猴耍。在单位老子把人得罪光了,那些人表面叫‘黄局长’,背后骂‘黄奴才’,老子让你摆布的人不人鬼不鬼。现在大祸临头了,又把老子推出去,用老子脑袋祭旗。你的心咋就那么坏、那么狠?不行,你必须给老子交待。”黄有才破口大骂,张口闭口不离“老子”二字。

    但麦小雨依旧那个样式,没有任何表示,如果不是肩头偶尔动一下,就好似睡着了一样。

    看到臭娘们对自己如此漠视,黄有才越骂越气愤,手指越点越近,离着对方头部仅剩寸许:“臭娘们,你倒是说呀,把老子当猴耍了,现在连屁也不放一个,算什么东西?说呀,倒是说呀,给老子放个屁。放呀,你倒是放呀。”

    麦小雨有了动静,除了肩头抖动,头也不时的摇来摇去。

    “好啊,不放?不放不行。”黄有才骂着,伸手去拉对方肩头,“你倒是给老子放个屁呀。”

    就在那只手刚触到肩头衣服时,麦小雨猛的抬起头来:“放,老娘给你放。呜……”

    本来准备狠狠掐着对方肩头,忽见一张泪脸抬起,黄有才伸着右手,愕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呜……走,跟老娘走,老娘跟你去市政府。”麦小雨满脸泪花,眼睛肿的通红,哭泣着,“蹭”的站起身来,牵上对方右手,扯着就走,“老娘就跟市领导说,所有事我都知道,你做的所有事都是我同意的,让市领导把我撤职,恢复你的职务。”

    “我,你,你干什么?”黄有才支吾着,身子向后撤去。

    麦小雨转过泪脸:“干什么?老娘带你找市领导,就说市领导弄错了。应该是把我撤了,恢复你的职务,你是无辜的,你是替人背锅。这么多年以来,你做的所有坏事都是我教的,都是我让你做的,你一直都替我当恶人。把你从科里调出来,让你做副局长,做常务,都是我在巧使唤人。这总行了吧?”

    “这,也,也不全是,也有……”黄有才迟疑起来。

    “走,费你娘什么话?跟老娘走,跟老娘到市领导那里说,老娘还你清白。”麦小雨猛的一拽对方。

    没想到对方这么大力气,黄有才被拽了个趔趄,脚下也不由自主的跟着移动。

    “走,走,跟老娘走。”麦小雨仍旧一扯一扯的,很快便到了屋门近前,伸左手去拉门把手。

    “不去,我不去。”黄有才猛的往回一拽,便把对方拽回来了一步。

    麦小雨脚下不稳,踉跄着前扑而去,径直趴倒在桌沿上。若是没有桌子挡着,怕是非得摔个大马趴,脸、嘴都有可能摔出伤来。

    饶是有桌子挡着,麦小雨依旧“哎哟”了一声,然后身子慢慢向下出溜,就在即将摔躺在地的时候,双手才堪堪攀住桌沿。

    “呜……”麦小雨哭泣着,左手撑地,慢慢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站稳脚跟后,麦小雨左手捂着腹部,奔着黄有才而去。来在近前,右手抓起对方胳膊,向着门口拖去:“呜……跟老娘走,跟老娘去见市领导。”

    “老子,我,我不去。”黄有才犹如脚下生根,站着不动。

    “不去?说个好听。不跟老娘走还不行了。”麦小雨依旧使劲扯着对方。

    “不去,就是不去。”黄有才干脆身子下蹲,应对着麦小雨的拉扯。

    “去,不去不行,必须跟老娘去。”麦小雨一下一下的扯着对方。怎耐对方已经蹲在地上,尽管她用了很大力气,仍然不能奏效。

    “好啊,你不去?那老娘自个去。”麦小雨猛的松开对方,抽身就走。

    没想到对方忽然松手,黄有才“扑通”一声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老黄,你怎么啦?”正前跑的麦小雨忽的收住脚步,转回身子,语气中满是关切。然后再次转身,语气也温柔了好多,“老黄,你等着,我自个去,向市领导申请,用我的职务换回你的职务。”

    说罢,麦小雨抹了下眼角,决然的奔向屋门。

    就在麦小雨即将握上门把手之际,黄有才猛的从地上蹿起,双手齐伸,从后面抱住对方:“别去,你别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,老娘就去,就去。”麦小雨一手掰着对方手臂,一手继续去抓门把手。可是努了几次力都是白费,反而还被扯的退回了好几步。

    “小雨,别任性,听我说,听我说。”黄有才抱着对方,不停的解劝着。

    麦小雨并不理睬,而是双手使劲拍打着着那双手臂:“不,老娘就要去,你放开老娘,放开老娘。”

    黄有才抱着不撒手,然后一转身,身子贴在门板上,腾出一只手,“咔吧咔吧”两声,拧上了门锁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,放开我,老娘就要去。”趁着被对方一手抱着之时,麦小雨返过身,在对方前胸不停的捶打着。

    “小雨,只要我在这,你就别想去。”黄有才松开对方,态度非常坚决。

    “我,老娘就……呜……”麦小雨双手捂脸,转身冲进里屋,一头扑倒在大床上。

    “小雨,小雨,你别这样,听我说,听我说。”黄有才立即疾速奔进屋子,俯在床上劝解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麦、黄二人争执不休之时,楚天齐刚刚听完李子藤汇报,是关于市建设局会议传达情形。

    楚天齐略一沉吟,嘴角浮上一抹笑容:“背锅没商量呀!”

    李子藤先是一楞,随即也露出了同样的笑容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