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两千零四十六章 哼哈二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自从重点项目核实小组一开始运行,徐敏霞就提心吊胆,就不时打听着消息。她已经认定,这个事绝对是针对自己的,即使不完全是因自己而起,自己也绝对跑不了。

    徐敏霞之所以担心成这样,首先是因为年前给楚天齐的下马威,当时自己把人都得罪到家了。

    她觉得,以楚天齐的性格,以他现在的背景,他要不报复自己才怪。光是自己知道的相关事例就不下十多起,被楚天齐干掉的人更是数以十计,他岂会独独放过自己?又怎会有放过自己的理由?以前的时候,他的背景还处在隐蔽状态,便已经那么狂,现在既也公布,更没有低调的道理了。

    除了自己主动得罪他以外,他也确实需要立威。年轻的常务副市长,又有众多所谓的政绩等身,来到新的地方,正需要快速树立个人威信。自己的职位不算低,也够了立威的份量,而且也没有真正的靠山,正是他立威的首选。

    这两次会上的发言,虽然楚天齐没有指名点姓,也没有拿自己分管工作举例,但这是明摆的事,只不过他故意做出大公无私的样子而已。可是会上言词却是铿锵有力,显然就在挥动着大刀片,就等着砍在自己脖子上呢。

    越想越觉得心窄,越想越不踏实,徐敏霞不担心才怪。而且这也不是自己的想法,好多人都是这么看的,已经有人提醒过自己了,当然不仅是那个恶人在说,好多同僚也是这么认为的。

    正因为这种忐忑与不安,徐敏霞才要极力关注。但究竟要怎么应对攻击,她现在却没有更好的办法,只能看情况再说,她可不相信那个恶人会真正帮助自己。她已经看出来,当初所谓的助自己一臂之力,只不过是把自己当作棋子,一个随时可以丢弃的棋子而已。

    只是在关注的同时,徐敏霞也不禁疑惑。她疑惑的是冯俊飞怎么会被重用?前些年的时候,冯俊飞利用其大伯的权利,利用个人人脉真是没少整治楚天齐,有几次差点把楚天齐整趴下。楚天齐没理由原谅这个人的,可现在为什么会这样。

    经过思考,徐敏霞觉得,冯俊飞之所以被安排做这个事情,应该有两种可能。一种是,冯俊飞已经负荆请罪,主动递上了《保证书》,向楚天齐摇尾乞怜,已经得到了楚天齐的谅解。只不过这种可能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第二种可能就是,楚天齐在巧秒利用冯俊飞。冯俊飞为了保平安,肯定是向楚天齐递了降书顺表,愿意跪地臣服。楚天齐也假意应承,然后以“重用”的理由,让冯俊飞替自己卖命,让其替自己得罪人。待到大功告成之时,再把冯俊飞一脚踢开,或是事情弄砸时,让其做替罪羊。

    分析出冯俊飞竟然是这样的命运,徐敏霞不禁替这个人悲哀,也不禁鄙视其卑贱的骨头。当然也有一种自傲,那就是宁可站着死,决不跪着活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,打断了徐敏霞的思绪。

    秘书推门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看到秘书前来,徐敏霞便知道是什么事,于是抬起头,直接看着对方。

    来在近前,秘书直接说道:“市长,今天还是几拔人马分头行动,冯俊飞去了市清风徐来公司。目前接到的信息时,和昨天一样,那些被核实项目表面都很配合,但真正骨子里怎么想,不得而知。据听说冯俊飞还是一副上级大员的架势,虽然没有刻意摆谱,但对于人们的亲近一概拒绝,就好像纪检干部似的刚正不阿。今天早上行动前,他还又给那几组讲了纪律,也是说的言之凿凿,态度强硬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给他一百个胆,他也不敢玩歪的,否则就是……”话到半截,徐敏霞才意识到,不该在下属面前发这样的感慨。那样既有失*身份,也不敢保证这些话传到不该传的地方。于是又换了话题,“人们有什么说道没?”

    秘书“咯咯”一笑:“好多人都说,冯俊飞现在是傻小子一个,被人卖了,还在替人数钱。有人说的更直接,说他就是‘虱子上脸,离死不远’。”

    看来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。徐敏霞心中发着感慨,却又追问着:“我是说,人们对于他们的作法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还和昨天一样,大部分人觉得肯定是雷声大雨点小,觉得就是为了造声势,然后重拿轻放,以得到虚构的政绩为目的。只有个别人怕一些,觉得可能要大祸临头,正在想着各种办法,正在继续打探虚实。”秘书给出回复。

    徐敏霞对着秘书挥了挥手:“你去吧,继续关注着,尤其关注着那几个部门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应答一声,秘书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秘书的汇报很符合自己的想象,但她也多少有怀疑,怀疑秘书的信息是否全面,是否大多数人和自己想法一致。

    想了想,徐敏霞伸手去拿电话听筒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固定电话却毫无征兆的响了,把徐敏霞还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稍微一怔,看清了来电显示,徐敏霞轻道一声“说曹操曹操就到”,然后拿起听筒:“喂,小艾,我问你……”

    还没等徐敏霞说完,电话里却已传出急促的声音:“市长,现在说话方便吗?”

    出什么事了?带着狐疑,徐敏霞给出回复:“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市长,杨崇举又搞事了。”对方的声音又急又恨。

    “搞事?搞什么事?他不是已经递上自查报表了吗?”徐敏霞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电话里急的“哎呀”了一声:“市长,根本不是那个,他现在也要搞重点项目数据核实小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什么?也搞小组?上次自查不是核实?他还要怎么搞?”徐敏霞还是不甚明白。

    “他说了,上次的自查是以数据核数据,是根据下面报的数据进行了重新核实,这种核实未必准确,必须要亲自对具体项目实打实的核。”对方解释的语气急切不已,甚至带着气恼。

    略一沉吟,徐敏霞吸了口凉气,迟疑着说:“这么说来,他是也要学市里,要在交通系统来一次彻查?要以这种行为支持某些市领导?要给所有被核实单位打个样,做个表率?”

    “对,对,就是这个意思,就是要呼应市里的举措。我向他提议,这相当于给项目设置障碍,是要影响开工,影响整个工期的。可他直接大帽子扣过来,说我这是影射市政府核查,是在影射市领导。”对方的语气满是委屈,“他怎么能这样?他也太的不讲理了?这哪有一点儿民*主?分明就是一言堂,就是霸权,就是一手遮天。”

    徐敏霞厉声道:“不像话,太不像话了,竟然拍脑门就定,他把自己当成谁了?不要同意他的提议。”

    “可,可是局党委会早通过了。当时除了我坚持真理外,那些人都是随风倒,全部表示赞同,还一块逼着我表态。现在就连核实小组都成立了,已经进入了具体操作。”停了一下,对方又挑拨起来,“他没向市长您汇报,没提前征得您的同意?按说他应该提前请示您呀。”

    即使对方不拱火,徐敏霞已经气的够呛,再让对方这么串掇,更是怒火中烧。她胸脯起伏了几下,尽量压着火气,找着台阶:“他昨天倒是跟我约时间了,我当时正有事,就没见他,也许他就是要说这事。”

    电话里“哦”了一声,又感叹起来:“关键时刻,老同学关系管用呀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里来人了。”徐敏霞说过一声,迅即挂了电话。她现在气得不行,实在不想听那个女人再唠叨,才撒了这样的谎。

    “妈的,反了,反了。”徐敏霞气的在桌上拍打着,“眼里还有老娘吗?太的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随着不停拍打桌面,徐敏霞手掌不禁麻兮兮的疼,遂停了下来。又长长的喘过几口气后,情绪也稍稍平复了一些,她想到了刚才对方说的“老同学”三字。

    是呀,杨崇举和楚天齐是党校同学,结果人家就给自己来了个釜底抽薪,拿着“老同学”关系拿下交通局长。又可能利用“老同学”关系唬住冯俊飞,拿捏住了那小子。

    楚天齐真是高呀,太高明了,简单的两招,就让那两人替他卖命,两人分明就是他的哼哈二将呀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桌上固定电话又响了。

    看到上面号码,徐敏霞又不禁咬起了钢牙:“杨崇举,你这是要先斩后奏呀。”

    本来不想理那“叛徒”,想了想,徐敏霞还是拿起听筒,恨恨的说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徐敏霞怒不可遏的时候,楚天齐却是笑逐颜开,他正在听李子藤汇报。

    听完秘书所讲,楚天齐笑意更浓:“前有冯副主任严格核查,后有杨局长系统认真自查,这个工作算是轰轰烈烈搞起来了。人们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人们意见也不一样,有人说好,也有人不太认同。”李子藤给出回复。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那你就先说不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有人说,这两人就是你的哼哈二将,说是……”李子藤讲起了相关言论。

    尽管李子藤转述的相关语句中,有些言词很是恶毒,但楚天齐却依然笑容满面,听得津津有味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