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两千零五十八章 奖罚分明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呜……呜……”麦小雨仍旧趴在床上,一手放在腹部,一手抹着眼泪。

    黄有才已经劝解了好长时间,好话说尽,但对方一直都嚷着要去见市领导。期间有两次,麦小雨还猛的坐了起来,就要跳下地出去,是黄有才死死抱住,才算做罢。

    “哎,小雨,我也是一时气愤,说话没有遮拦。”黄有才叹气说着,“其实我心里明镜似的,这些年要是没有你,我肯定做不到常务副局长,恐怕能否升副处还是个问题。没有小雨你,就不会有现在的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,要是没有我,你怎么能被撤职,怎么……不行,老娘就要去找市领导。”麦小雨一骨碌爬起来,向着床边移动。

    黄有才赶忙抱住对方:“小雨,小雨,怎么又来了,怎么这么不听劝?我不是那意思。你听我说。”

    “呜……”继续啼哭着,麦小雨再次反身趴在床上,右手撑在了腹下。

    跟着一同趴到床上,黄有才做着解释:“我的意思是,要是没有你,我肯定不会有这几年的辉煌。虽说常务还没当够,可是这几年下来,我也没少风光,单位大小人都对我奉承有加。别管他们是真心也好,假意也罢,反正表面都得低三下四。这一切都是你带给我的,是你让我尝到了处级领导的荣耀。

    身为常务副局长,自是要替局长分忧,这是天经地义的,何况你对我那么好。你不但在工作上照顾我,在那方面更是满足我的需求,光是在这张床上,咱俩就多次颠鸾倒凤,我也多次驰骋不休,尽展男人雄风。”

    “臭不要脸,臭不要脸。”麦小雨忽然转过头,泪眼婆娑的娇嗔着。

    “我就不要脸了。”黄有才把头凑过去,奔向对方嘴唇。

    “就知道欺负老娘。呜……”躲开那张臭嘴,麦小雨又把头埋在床上。

    黄有才“嘿嘿”一笑,没有继续进攻,而是接着说:“你把什么都给了我,我没有理由不为你尽心。刚才我说的那些话,不,放的那些都是臭屁,都没经过大脑,都是混帐狗臭屁。反正我这人就是这样,嘴上有时没把门的,但是对你的心一直没变,就跟你对我一样。

    你的心我领了,可是我不能让你去找。你想想,市政府的决定是那么容易改的?别管决定是否民*主,但名义上是集体决定,是代表着市政府的意向,市里绝不会更改的。你要是去的话,那就好比羊入虎口,空自赔上一个,不但不会恢复我的职务,恐怕你的局长位置也难保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?市领导也应该说理呀。要是我把责任全揽过来,他们就没有赖你的理由了,就应该让你官复原职。”麦小雨埋着头说,“都怪我,那时候就不该按要求宣布,就应该一直等着韩市长,等着他见我,等着我讲说实情。不管他是不是甩脸子,不管他是不是开面,我都要尽力求他,还是我欠考虑了。不行,我还得去找他。”

    黄有才揽住对方准备支起的后背,语气中带着感动:“小雨,你就别犟了,都替我争取过了,可人家不见你呀。这也不怪领导,毕竟这是政府决议,不是私人之间交往,哪能说改就改?否则政府和领导的权威何在?

    再说回来了,无论你怎么说,但是大多数事都是我做的。当初给姓冯的下马威,那更是我一手主使,你根本就没在单位,想安也按不到你头上。那些造假的文档报表,也几乎都是我的签字,本身大都是我经手的,就应该由我来签。你说,这些能让你扛吗?领导能不清楚?

    说一千道一万,还是我把招数使老了,就不应该把姓冯的逼成那样。其实也是大意了,就没想到他们会这么狠,会这么毒,否则就是完全实打实的报给他们,也不至于招致他们的狠手。放眼全市,比咱们数据虚报严重的单位多的是。就像交通项目,少则几亿,多则数十亿,能没水分,水分能少?”

    “呜……呜……”麦小雨哭的更伤心了,完全就是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“小雨,小雨,你怎么了?”注意到对方捂着肚子滚动,黄有才忙贴心的伸过手去,“小雨,是不磕疼了,要不咱们去医院看看,都是我太混蛋。”

    “呜……呜……有才,你对我真好,太好了。呜……老黄。”麦小雨猛的转过头,抱住黄有才,疯狂的拱着他的脸颊。

    “小雨,小……”黄有才支吾了一声,便吸住那只嘴巴,疯狂的吮*吸起来,把舌头伸了过去。

    麦小雨适时张开嘴巴,两只舌头便缠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小雨。”

    “老黄。”

    “宝贝。”

    “有才。”

    “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真好。”

    两个男女支吾着,搂抱在一起,开始撕扯起了彼此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铃声忽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舍的抽出胳膊,收回舌头,麦小雨伸手拿过分机听筒,“喂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局长,您在屋里呀,该吃午饭了。”听筒里是一个谄媚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不饿,老娘不饿。”麦小雨冲着听筒大吼着,“咔”的一声,把听筒扔到话机上。

    “他娘的,叶朗达那个王八蛋。”骂了一声,黄有才又揽过对方,想要继续刚才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老黄,老黄,我不舒服。”麦小雨轻轻挡开对方。

    黄有才马上坐起来,关切的说:“对了,小雨,咱们赶快去医院吧,好好看看肚子磕的那。”

    麦小雨摆摆手,坐了起来,轻叹一声:“哎,我是心里不好受呀,你说咋就给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雨,别这样,别这样。”黄有才安慰着,揩着对方脸颊上新涌*出的泪珠。

    “老黄,我是做梦也没想到,怎么会给你这么重的处分,至于吗?有哪条法律规定,数据适当加工一下,就要给常务副局长撤职处分?有这样的天理吗?”麦小雨猛的提高了声音,“他娘的还不是看我麦小雨不顺眼,还不是要清除我至亲的人?王八蛋,王八蛋。”

    “小雨,别这样。”劝解之后,黄有才也骂了起来,“市政府那帮王八蛋,没一个好东西,全是见人下菜碟,全是合伙欺负人。”

    麦小雨摆了摆手:“老黄,也不能一杆子打翻一船人,韩市长总体还算是正派的,虽然他也对我不太感冒,可咱们也不能昧着良心说。自他来了以后,确实没照顾咱们,可一直也没给咱们穿小鞋,就是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姓楚王八蛋来了以后,才开始收拾咱们的。”黄有才狠狠的接了话。

    “我真他娘就奇怪了。啊?他为啥就跟老娘过不去,老娘也没把他孩子扔枯井呀?还他娘满嘴仁义道德,还他娘装的道貌岸然,狗屁,纯属狗屁。”麦小雨更是骂的咬牙切齿,“这边把老娘欺负成这样,那边左奖一个同学,右奖一个同学,全他娘都成好样了,又是工作积极,又是魄力无限的。哼,倒他娘的奖罚分明。狗屁。”

    黄有才急道:“怎么回事?奖励谁?”

    麦小雨咬牙反问:“你说奖励谁?还有谁?”

    “冯俊飞?”黄有才停了一下,又问,“杨崇举?”

    “哎,是亲三分相呀。”麦小雨用感叹做了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*他姥姥。”黄有才怒骂一声,跳到地上。

    麦小雨伸手去扯对方:“老黄,你要干什么?可不要胡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胡来,我要好好接受教训。”黄有才咬着牙齿,分明说的是反话。

    “老黄,老黄,我一定会为你想办法的,只是现在让你受委屈了。”麦小雨扯着对方,不撒手。

    缓缓掰开对方手指,黄有才缓缓的说:“小雨,你放心,我不会蛮干的,不会再给你惹麻烦。老子也要智取,要让他知道什么叫‘暗算无常’。”说完此话,黄有才拉开屋门,出了套间。

    很快,外屋先后传来“吱扭”、“咣当”的开、关门声。

    向着外屋瞄了一眼,麦小雨立即满脸挂笑,自得的说:“就老娘这演技,都赶上电影演员了。不,做电影学院教授也绰绰有余。”

    在自得的同时,麦小雨也不禁暗暗庆幸:还好自己演技颇佳,否则手机呼叫限制还没来得及改动,怕是就要露馅了。

    想至此,麦小雨快步到了外屋,取出包中手机,找到通讯录中的“黄有才”,在上面操作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家欢喜几家愁。

    就在黄有才伤心不已、怒气满胸之际,就在麦小雨费尽心机却也背了处分之时,市交通局会议室里却是满屋喜庆。

    看了看团团围坐的各位属下,杨崇举笑容满脸、语气激昂的说:“同志们,今天中午加班开会,是向大家宣布一个好消息。因为我们积极自查、据实上报,因为我们局二次认真核查、还了好头,市政府常务会议上,市领导专门对我局进行了表扬。与我们一同被表扬的,还有那四家据实上报的单位,但我们得到的肯定最大,赞誉更多,而且得到的实惠也最多。市长专门用了‘四个自觉’评价我们的工作,专门用了‘四个发扬’进行表扬。四个自觉是……”

    关于建设局的会议情况,大家早已耳熟能详。现在听着局长讲说交通局受到的表扬,人们都在心中暗道:奖罚分明呀!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