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九百五十二章 制裁加码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星期三,楚晓娅又来了。

    和昨天的提前预约不同,今天楚晓娅是直接来的,来了就要见楚市长。

    听完李子藤的通报,楚天齐微微一笑:“有什么当紧事,火上房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还是水泥供应的事,我见楚局长来的时候,都是气喘吁吁的,估计只要是步行的地方一定都走的飞快。”李子藤给出回复。

    “至于吗?”“嗤”声反问后,楚天齐语气一缓,“既然她急成那样,那就过来吧,否则也显得太不体谅她了。”

    答了声“好的”,李子藤退出屋子。

    很快,屋门推开,楚晓娅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“咔咔咔”来在近前,楚晓娅虎着脸说:“怎么办?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楚天齐看着对方,反问:“你这是怎么啦?大早上虎着个脸,我没得罪你吧?”

    楚晓娅可没心情玩这种文字游戏,而是直接道:“又停了两个县的。”

    “昨天下午你已经说过了。”楚天齐一副轻描淡写语气,“没什么大不了的,听喇喇姑叫还不种豆子了?”

    楚晓娅强调着:“是又停了两个县,是今天停的,和昨天的是两回事,制裁加码了。加上先前停的六个,一共是十个,这就占了所有市县区的一半。他们还叫嚣,如果不立即答应他们的条件,就每天停两个,直至全都停完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:“又停了两个呀。要按他们的说法,只要再有五天,就把定野市所有县区市都停掉。那我就奇怪了,他们专门在定野市收购了好几个厂子,不就是专为了占领甚至垄断这个市场吗?要是全不供应了,他们那么多水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好我的市长呢,人家水泥怎么办,这个不用咱们操心,咱们要想想自个的工程才对。现在已经是九月份,施工期越来越短,很快每日施工时间也会缩短,现在我们耽搁不起呀。”说着话,楚晓娅坐到对面椅子上,“照这么下去,施工企业别出事就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看见没?展翅高飞就是摸透了咱们这个软肋,才一再把刀子往里边插。”楚天齐一副看透世事的口吻,“越是这种时候,我们越要撑住,否则刀子势必要越插越深,直到插在心脏上。退一步讲,即使他把这刀子拔*出来,也会带出一腔鲜血,也会留下一个血窟窿,不知何时才能痊愈。”

    “市长,那你说怎么办?”由于太急,楚晓娅语气不免生硬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全身憋住气,让他无处插刀,逼他最好收手。如果他还执迷不悟,还要插刀不止,那么刀子也会反弹回去,会插得他自己一身鲜血。”楚天齐边说边做着手势。

    若是以往,看到对方如此滑稽的举动,楚晓娅一定会“咯咯”发笑。可现在她愁有千万,哪还笑的出来?便直接追问:“我不是要这些比喻,而是要实打实的办法,我们具体该怎么办?工程不能就这么停着吧?”

    “怎么办?按合同办呀。合同上怎么写的,咱们就怎么操作。”楚天齐说的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“合同上写的是,‘任何一方不按规定履行义务,另一方都有权选择合作伙伴’,虽然现在我们在理,可我们的伙伴在哪里?又有哪家伙伴有这么大的胃口,可以一下子供应这么多水泥?人家也都是按定单生产的,生产能力也有限制,这才是最关键的。再说了,全国同类厂家倒是不少,但都远在千里之外,甚至几千里。”说到这里,楚晓娅甩出一句没好气的话,“总不能拿飞机运水泥吧?”

    “飞机运?如有必要的话,这也不是不行。这种时候,不能只讲经济效益,而要考虑综合效益,要讲大局。不蒸包子蒸口气,我们是正当防卫,明白不?”楚天齐语气很是强硬。

    楚晓娅被气笑了:“真拿飞机运?这钱谁出,企业会出吗,怎么可能?要真是那样的话,市领导也该放话了,恐怕省领导也会过问,你真要出这样的名?这是要付出巨大代价的,这个代价你都未必承担的起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也笑了,但却是冷笑:“照你这么说,哪咱们只有举手投降喽?”

    “如果有好办法,如果能够弄来水泥,我们当然不用这么委屈求全。可现在哪有这么多的水泥?而且随着展翅高飞停供规模扩大,随着停供天数增加,这种缺口会越来越大,怎么能一下子堵住,还得保证不再出现缺口?”说到这里,楚晓娅反问着,“市长您有吗?”

    “办法总是人想的,方法总比困难多。还是那句话,现在不要过多考虑钱的事,羊毛出在羊身上,既然他们违约,那这个违约责任必须要负,他们必须要承担赔偿责任。”楚天齐说的很肯定,但随即就态度模糊,“咱们一块想辙,大家群策群力,一定会有办法的。”

    “全定野市几乎都被展翅高飞垄断了,我是没有这种办法,也没有这种魄力。”楚晓娅又甩出冷话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?交通局长会没有办法?”奚落的反问后,楚天齐又道,“既然你没办法,那就回去等消息,我来想。”

    楚晓娅马上面露欣喜:“市长您真有办法?等到什么时候?哪里有水泥,供应多少?”

    “有办法就通知你,安心等候,让工地先做些力所能及的工作,也不要死等,不要白白浪费时间。”楚天齐给出回复。

    听到对方如此含糊,刚刚燃起的火苗随即熄灭,楚晓娅语气中满是担忧:“市长,这可不是闹着玩的,要是出了什么差错,上头要是怪罪下来,这个责任可不小。”

    “做好自己份内工作就行,责任不要你来负。”楚天齐说的很不客气,然后又补充道,“水泥我来想办法,整个工地管理那可是你的责任,你不能推脱也不能懈怠。”

    今天楚天齐这么不讲理,就是一根筋,于是楚晓娅也不再废话,而是气咻咻的站起身,没好气的说:“我的责任自会尽到,只是希望尽快能有水泥供应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接话茬,而是挥了挥手:“那就赶紧督促、要求去吧。”

    楚晓娅站着运了运气,嘴唇动了几动,终于什么也没说,转过身,“咔咔”、“蹬蹬”的走去了。

    “咣当”,关门的声音也响了好多。

    “这是干什么?拿门撒什么气?有能耐冲着水泥厂撒去。”看着关上的屋门,楚天齐数落着。

    稍微停了停,楚天齐拿起手机,在上面拨起了数字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固话却抢先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略一迟疑,放下手机,拿起了听筒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听筒里传来一个焦急的声音:“市长,成康市水泥已经第四天断供,所有公路施工现场都停了工,有的标段三天全停,现在别的工种根本就没法开展。好多企业已经找到成康市局,要市局想办法,市局又来找我,魏市长今天都找我了,让我赶快改变现状,恢复生产。周围水泥厂都是展翅高飞的,我根本找不来水泥,只有继续向市长您求援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埋怨着:“看到了吧,以前都不当回事,现在麻烦来了。当初要是不让他们一家独大,又哪有这样的事?可越是这样,我们越不能让步,否则就没有了底线,以后绝对会一直被动挨打。”

    “市长,这么说您有办法?”对方难掩的欣喜。

    “办法总是人想的,方法总比困难多。”楚天齐又打起了官腔。

    对方停了一会儿,显然对楚天齐此话心里没底,但却没敢像楚晓娅那样表达不快,而只是谨慎的提醒着:“还请市长多多费心,我们可都盼着您力挽狂澜呢。”

    “做好你份内工作。”说完,楚天齐直接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伸手去拿手机,楚天齐还准备拨打那个号码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固定电话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苦笑着摇摇头,楚天齐放下手机,拿起了电话听筒:“王书记,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“市长,哪敢吩咐您?是向您救援呢。樵山县……”听筒里传来王永新声音,和管丽颖说着同样的内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好,好,对,就要这样。咱们就是要告诉定野市,告诉姓楚的,展翅高飞公司不是面捏的,不是谁想欺负就欺负的。”张鹏飞边剔牙缝,边对着听筒说着,“你问明天怎么办?制裁继续呀。我们已经声明过,每延期一天,就多停两县,按照执行就行了。……担心?有什么可担心的?我们这是按商业规律办事,又不是胡搅蛮缠,谁让他非要往死路逼我们呢?……对对对,我们是正当防卫,是对强权的抗争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,张鹏飞“哼”了一声:“妈的,还想跟老子斗。”

    骂过之后,张鹏飞脸上的讥诮之情忽然收住,并且渐渐消失而去,继而换上了忧虑神色。

    这可是三号下午五点多了,从第一天制裁算起,已经整整五天,好多工地也停工了相同的天数。按说对方应该屈服才对,可现在怎么还硬绷着呢?是瘦驴拉硬屎,还是有什么阴谋呢?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