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两千零四十八章 阳奉阴违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尽管已经走在楼房里,但冯俊飞依旧气得不轻,仍然把脚下地面踩的“咚咚”山响。

    就在冯俊飞一行即将走到四楼时,忽然一阵急速脚步声传来,还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:“冯主任,是冯主任吗?”

    冯俊飞不用抬头,便知道是谁,他也真的没有抬头,他正气的暗自运气呢。

    脚步声响临近,一个男人出现在四楼楼梯口,大高着嗓门道:“冯主任,欢迎欢迎!”

    人已经来在近前打招呼,不应声显然显着小家子气,于是冯俊飞抬起头来,不无讥诮的说:“黄副局长真够忙的,手机都顾不上接,这是研究星球大战,还是在研究发射火箭呢?”

    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沃原市建设局副局长黄有才。黄有才呵呵一笑:“冯主任真会开玩笑,我们就是成天跟砖块、水泥打交道,那些高精尖项目,还得靠发改委领导做谋划。”

    “黄主任,你什么意思?”冯俊飞目光盯在对方脸上。

    “我,我什么……刚才不是冯主任那么说吗?我以为你在开玩笑,就跟着调侃了一下。”黄有才一脸愕然,然后又道,“你说打电话那事呀?不是我不接。你打电话那会儿,我没在办公室,手机也忘在办公桌上。我那时正在会议室检查布置,核实领导小组领导要来,我们自是要重视起来。等我回到办公室,看到你的未接来电,不是就给你回过去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这理由真多呀,听着就跟真的似的。”冯俊飞“哼”了一声,继续向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“冯主任,你这是……冯主任好像话里有话呀?”停了一下,黄有才忽道,“冯主任,你怎么不坐电梯?叶主任,怎么带的路?”

    叶朗达马上道:“黄局长,不是我……电梯刚刚出现故障,差点把人挤了。我担心有危险,这才没带冯主任乘电梯,刚才还有工人在修,冯主任也看见了。”

    黄有才长长的“哦”了一声,又啄起了牙花:“那我怎么感觉冯主任好像气不顺呀。”

    冯俊飞没有回应黄有才,而是依旧“噔噔”的向上走着。

    叶朗达代为做了回答:“黄局长,是这么回事。冯主任一行到了门口的时候,门卫王二楞值班,上一班的人又没和他交待领导要来的事,他就按要求要证明手续。可能王二楞不太会说话,也没个眼力见,把冯主任他们当成来办事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是这事。”黄有才马上接过话头,“这个王二楞就是有一股轴劲,认死理,脑袋就是一榆木疙瘩。加上前一阶段有人冒充领导,混进了单位,结果那几人是来闹事的,差点酿成祸端。从那以后,局里要求更严,王二楞更是严格盘查,要求对方出证明。就因为他的原则性太强,已经发生过一次误会,办公室还专门批评过他,可他的这个性格……哎,冯主任不会跟一个大老粗计较吧?”

    他娘的,你这不是损老子吗?冯俊飞暗骂着,嘴上却说:“手机忘带,电梯刚坏,门卫刁难,这建设局真是巧事多呀。”

    “是巧,赶巧了,全赶在一块了。”黄有才马上顺杆爬着。然后又道,“冯主任,这边请,就这层楼。不好意思,让你们步行了。”

    冯俊飞没有回应鬼话,而是转身向右侧楼道拐去。

    黄有才倒是没计较冯俊飞冷脸,而是快步上前,满脸堆笑陪在身侧,一同走向会议室。

    先一步到了会议室外,黄有才大声道:“市重点项目核实小组的冯主任到了。”

    没等黄有才话音落下,会议室内所有人站起身来,退到墙边,使劲的拍起了巴掌。

    “哗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热烈掌声,冯俊飞迅速挥去脸上怒色,轻轻挥动手臂,面带笑容的步进屋子。

    黄有才紧随其后,殷勤的伸手示意着:“冯主任,请!”

    冯俊飞没有立即坐下,而是双手下压,向众人示意。只到掌声完全停歇,才坐到了主位上。

    “坐坐坐。”黄有才说着话,坐到了冯俊飞身侧。

    不等黄有才再说话,冯俊飞已经开门见山:“建设局的各位同志们,大家应该已经知道我们来的目的,就是核实重点项目数据。这个核实的意义已经随着文件下达,各位也肯定知晓,我这里不再累述。只是希望大家密切配合,共同做好数据核对,尤其要配合我们做好现场校对工作。”

    待到对方话音刚落,黄有才立即接了话:“同志们,相关会议文件已经传达给你们,局党委也已做了严格要求。尤其麦局长在出差前还特别强调,一定要把配合核实小组工作当做头等大事来抓。我还是那句话,如果哪个部门推诿扯皮、敷衍塞责,就拿部门负责人是问。如果……”

    一系列排比句下来,黄有才向人们展示了这样一个态度:局领导班子严格要求,局领导高度重视,全局上下全力配合核实工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会议室简短见面后,建设系统重点项目核实工作开始了。

    为了体现对核实工作的重视,除了市建设局常务副局长黄有才以外,其余副局长都被派去配合工作,一些科室负责人也参与了其中。

    在市建设局核实过程中,所有核实小组需要的数据,都由相关人员按照要求及时提到到位。在对这些数据进行核实后,所有数据都与建设局之前提供数据吻合,高度吻合。

    正是数据的高度吻合,反而加重了冯俊飞等人的疑惑。本来从到建设局开始,就因为种种的不快,冯俊飞就怀疑建设局的诚意,现在又加了个“更”字。于是在局里核实完之后,冯俊飞立即带人赶赴项目现场,或是到二级部门核实。这些二级部门也是首先提供了汇总成册的数据,这些数据自然与建设局提供的数据相吻合或匹配。

    但冯俊飞不再看这些汇总的数据,而是要原始记录,也要工程方的相关数据,还要进行现场勘测。在进行到这一步的时候,二级部门和工程方的配合就出现了问题,要么是资料不全,要么是保管人员不在,要么提供的就是并非所需。

    根据这种情况,小组成员及时与负责配合的建设局领导联系。这些领导要么对二级部门大发雷霆,要么气势汹汹找工程方,说骂就骂,说剋就剋,但骂、剋之后,并没有效果。而这时候,负责配合的建设局领导都忙起来了,有的去了省里开会,有的去了省外交流,有的去了首都开会。总之,这些副职们实在忙的厉害,忙的根本不可能再陪着核实小组成员。

    注意到这样的情形,冯俊飞把电话打给了黄有才。

    黄有才也忙的不行,有时开会关机,有时没带手机,有时刚接电话便有新来电。联系了好几次,冯俊飞都没有真正表达完自己的意思。

    就在冯俊飞准备直接到单位找黄有才时,终于又打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黄有才一上来就说:“冯主任,长话短说,我这儿正要向厅领导汇报工作呢。”

    冯俊飞声音很冷:“黄副局长,别准备立即挂掉电话,否则我马上去建设局找你。如果你不在办公室,我就一直等,等几天也可以,直到把你等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冯主任,请你理解我,我也有好多工作做,尤其好多项目都已开工或复工,我实在也忙不过来。”电话那端的黄有才显得很是无奈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拿‘忙’来搪塞,派来的那些人也是这个说法,好多人都借此离开了。配合项目核实,也是当前重要工作,市建设局有义务密切配合。我现在要说的是,在向工程方和二级部门核实时,他们总是有各种理由不予提供相关数据,还请黄副局长真正要求他们全力配合。”冯俊飞说的很直接。

    “冯主任,我已经安排那些副职与相关部门配合了,还要市局怎么配合?现在市局麦局长因公出差,我既要做好本职工作,又要代局长主持工作,实在是精力有限,不可能全把精力放在你们的事上呀,还请理解。”黄有才的话仍然客气,但却多了别的意味。

    冯俊飞语气很是生硬:“黄副局长,咱们在官场都不是一天了,谁也别蒙哄谁,还不是不想提供原始数据,还不是不想配合核实?”

    黄有才的声音也一下子冷了:“冯主任,无论做事还是说话,可要讲良心。从你们到单位以后,我便把众人集中在一起,专门当着你的面向大家做了要求。大家也表示了配合,还直接随着你们去了现场,他们也不能总泡在那里吧。今年全市建设工程任务很重,现在又正是工程进度推进的关键期,若是因配合你们核实,而影响了整个工程推进,这个责任谁负?是你负,还是所谓的核实小组来负?”

    “黄副局长,不要打哑谜了,你当时说的好听,人们也答应的痛快,但在真正配合时,却又以各种理由推脱,这就是标准的阳奉阴违。”冯俊飞直接点出了对方的做法。

    “你说我们阳奉阴违?我们这么配合,竟然换来你这样的评价,真令我们寒心哪,太冤枉人了。”黄有才声音至此,戛然而止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