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九百三十九章 他不在 混蛋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晚上加班弄了份材料。

    不知是天气热的原因,还是因为思维短路,一份文件弄了好几个小时。

    就在准备睡觉的时候,又发现有两个数据存疑,楚天齐便赶紧翻出文档。找了半个多小时,才找出权威文件,却原来是虚惊一场。

    虽然做了无用功,但去除了心中疑虑,也算是收获,楚天齐给自己找了个台阶。

    看看时间,已经是十一点了,楚天齐下意识打了两个哈欠。

    “叮呤”、“叮呤”,短促铃音响了两声。

    拿起一看,是俊琦的短信:睡了吗?

    楚天齐赶忙回了两字:没睡。

    短信又来:为什么没睡?

    又是两字回过去:加班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迅即响起,正是俊琦的号码。

    楚天齐微微一笑,点了绿色按键。

    俊琦的声音幽幽传来:“加班?这么晚了还加班?嗯……我好像闻到了酒香,还看到了灯红酒绿。是和娅娅加班,还是和霞霞加班,要不就是佼佼?”

    楚天齐不由得一皱眉,随即无奈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前些天,为了避免妻子误会,楚天齐专门和妻子讲过楚晓娅和江霞情况。听说楚晓娅是丈夫直接下属,江霞也离的这么近,当时就惹的宁俊琦一阵吐槽。之后也偶拿两人调侃,尤其楚晓娅被提及更多一些,但还没有大半夜聊这个话题的。

    唉,怀*孕女人更多疑。为妻子的语句找到了注解,楚天齐故意吸了吸鼻子,夸张的说:“这么大的酸味,隔着屏幕都闻到了。我是赶了一份材料,光是返工就好几次,刚刚弄完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就好。”对方回复的很简短。

    本来就是无中生有。这是楚天齐心里想法,但并没有说出去。

    手机里静了一下,妻子柔柔的声音传来:“亲爱的,七夕快乐!”

    哦,怪不得她又阴阳怪气的,原来又到了这个日子,楚天齐顿时释然,便也腻腻的回应着:“七夕快乐,亲爱的,吻你!”

    “亲爱的,以往七夕的时候,你总要与别的女人发生点故事,这忽然什么都没有,还觉着不适应呢。你这么晚不睡,是不也在等着什么人,或是等着什么花事呢?嘿嘿。”对方调侃的语句中,依然带着丝丝醋味。

    楚天齐哭笑不得,脸现囧色:“你就盼我点好吧,我都有心理障碍了。本来已经挺瞌睡,让你这么一提,又该睡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对方并不买帐:“哼,说的好听。我看是给你提了醒,你的心思又活络了吧。不管了,反正我是休息喽!”

    楚天齐故意长叹一声:“唉……窦娥投胎成男人喽!”

    “咯咯咯……”一阵笑声过后,手机里没了声响。

    楚天齐“呵呵”一笑,拿起手机,进了里屋。

    还别说,睡意真就没了,楚天齐心里也不禁忐忑起来:年年都有事,今年能躲过?但愿吧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。

    看到来电号码,楚天齐暗道一声“坏了”,按下接听键:“有事了?什么……哦……哦……是这样啊,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放下电话,楚天齐骂道:“妈的,真就邪门了,一连十二年,怎么就一次都躲不过呢?就不能落空一次呢?”

    骂完之后,楚天齐也不禁庆幸,还好提前做了周密安全,否则楚晓娅这次真就麻烦了。如果楚晓娅受到某种伤害的话,自己绝对难辞其绺,那将成为楚晓娅的心理阴影,自己也将愧疚一生。他不由得再次自语:“万幸呀万幸,还好有惊无险,有惊无险呀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屋内灯光明亮,屋门插的死死的,门后还顶了一张桌子,两把椅子。

    楚晓娅坐在卧室里,看着镜子中的自己,那是心情复杂,感慨万千:自己好歹也是娇娇女,好歹也是知识女性,好歹也是从政者,现在却是这副尊容,也太惨了。惨得令己动容,惨得让人心酸。

    今天太悬了,悬的差点就受到了极大的羞辱。不用怀疑,那些家伙就是专门要羞辱自己的,为了达到目的,那是跟踪、拦路、计划周密。他们显然是想捉住自己,用脏嘴、狗爪子甚至最无耻的手段*自己,若是那样的话自己还怎么活?又有何面目见人?想到这里,楚晓娅的眼圈红了,泪水夺眶而出,同时放出了悲声。

    先开始是“嘤嘤”的抽泣,很快便是“哇哇”大哭,她太委屈了,委屈的想要倒出所有苦水。其实她肚中本就有许多苦水,今天是又苦了十分。

    她也太后怕了,后怕的不敢去想后面的事,一想到就心头刺痛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哇哇……”哭了好大一通,楚晓娅才收住了悲声。此时镜中尊容岂止一个“惨”字,那是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目光从镜面上移开,楚晓娅咬紧了牙关。

    想到那几个混帐王八蛋,她是恨的牙根痒*痒,杀他们的心都有。虽然自己现在算是毫发无损,那不是他们的慈悲,而是他们低估了自己的反抗能力,肯定更没想到会有恐怖的助力出现。

    那两个人的战力太厉害了。

    本来厉剑的战力就已经很惊人,放眼整个定野公安系统,单兵战力肯定也是前几名。而那两个人,超过厉剑的根本不是一星半点,就不是一个战斗级别的。根本还没看怎么施为呢,三下五去二直接放倒了八个,而且还是赤手空拳,这战力也真是没谁了。

    天齐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人?他身上还有多少谜呢?

    哼,都怪这个家伙,今天这场灾难就是他惹来的。

    想想自己来定野市的这几个月,工作干了不老少,也肯定得罪了一些人,但绝不至得罪到此种程度。都是这家伙一根筋,就知道一路前冲,还让自己充当马前卒,当然自己也别无选择。

    本来有些事情可以缓缓,也该缓缓,欲速则不达,可那家伙根本就不信邪,还越劝越来劲,挥舞着达摩利剑,在那妖孽脑袋上砍了一刀又一刀。

    那就是个妖孽呀,你接连砍他,他能不急眼?本来管丽颖被打就是例子,可你不引以为戒,还变本加厉,那个王八蛋能不发狠?我还专门劝过你,让你替家人着想,可你却吃秤砣铁了心,直接开足马力就轧了过去。这倒好,那个王八蛋报复来了,直接拿我开了刀。

    那王八蛋是混蛋,你楚天齐也是混蛋,专门祸害女人的混蛋。

    想到“祸害”一词,楚晓娅不禁脸红心跳,却也无奈不已。自己倒是想让那家伙祸害,在县里那次都豁出去了,可那家伙竟然关键时候还做起了柳下惠。你,你也太的折磨人了,考虑过我的尊严没有?

    一时间,楚晓娅由对那个王八蛋的恨意,又转移到了对楚天齐这个家伙的“声讨”上,一桩桩,一件件。最可恨的是,不接受自己,却又对自己很是关心,分明就是折磨人。以前在县里的时候,就处处为自己考虑,但自那次被伤自尊后,自己还把那些看做假惺惺。

    自己虽然怪他、怨他,却怎么也恨不起来,心中还满是复杂的情愫。

    话说回来,虽然是那家伙给惹的祸,可这次要没他的提前布置,怕是自己现在早被*,早已没脸见人了,自己也只有以一死……

    不想了,不敢往下想了。

    自接触上这个家伙,就没少受牵连,却又被他保护。

    细细想来,哪个与他接触的女人没有沾包?他的妻子还曾经被歹徒挟持了好几个小时,差点命都不保呢。

    想至此,楚晓娅禁不住慨叹一声:“唉,祸害女人的主呀。”

    又接连叹了两声,楚晓娅站起身,去到洗手间。

    电热水器里的热水已经达到了温度要求。

    于是楚晓娅旋开水笼头,任由热水“哗哗”的流到浴盆中,再次回到了卧室。

    拿起手机一看,时间已经接近零点,一条短信出现在上面:我们已到,三姐妹祝娅娅情人节快乐!

    “讨厌、讨厌、讨厌。”

    晚上吃饭的时候,你们就说这个话题,还假惺惺的说要陪我过节。可到头来,却是和各自小白脸走了,害得我差点让王八蛋们羞辱了。

    “哎,你们有人陪着过节,谁又能陪我呢?”楚晓娅的脸上再次挂上了悲怆,眼圈不禁又红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尽管没有睡意,楚天齐还是决定上床休息,老是这么坐着也不是事呀。

    刚刚躺到床上,手机却发出了两声“叮呤”。

    拿过手机一看,上面跳出一条短信:谢谢你!

    明白对方的意思,楚天齐回了一条短信过去:应该的,只要你平安就好,你的拳脚还真厉害。倒是厉剑不容易,为了今天的事,都放了女友鸽子,估计现在正赔礼道歉吧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短信过来,这次只有一个字:唉……

    想了想,楚天齐又回了一条短信:时候不早了,早点休息,放心吧,安全啦!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没有短信过来,楚天齐把手机放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“叮呤”、“叮呤”,手机却又响了。

    再次拿起手机,还是刚才的号码:天齐,想你了,我想见你!

    这大晚上的,又是这种情景,还赶了这么一个日子,能见吗?可是又没有合适的语句。楚天齐想了想,回了三个字过去:他不在。

    “叮呤”提示音过后,两个字跳了出来:混蛋。

    “唉。”叹了口气,楚天齐下意识望向市交通局方向。他知道,对方肯定又是珠泪涟涟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