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九百二十五章 高调探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岳继先不愧是受过特种训练的人,办事效率就是高,在接到电话的第三天,就来向楚天齐复命。

    进到办公室,看看左右无人,岳继先直接来在桌前,拿出一张纸,递了过去:“市长,那些人的资料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接过纸张,看着上面内容,边看边点头:“果然不出所料,怪不得呢。”

    放下纸张,楚天齐看着对方,笑了:“岳队长,真是厉害。前天我才跟你说这事,而你根本就不用离开定野市,却只用了一天多时间,便掌握了具体情况。警察们多半个月都没有确切消息呀。”

    “和警察同志们比,我掌握的特殊资源较多,能采用的手段也比他们灵活,自由度大了一些。把他们换做我的身份,照样能了解到这些。其实,那几个家伙身份也只是简单伪装过而已。”岳继先语气平静、态度谦虚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再继续夸赞,而是送上了谢意:“谢谢你,岳队长!先忙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应该做的。为您服务、保护您的安全,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。我先去了。”岳继先说完,转身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从屋门处收回目光,楚天齐看着面前纸张,心中暗道:好你个姓张的,成心跟我过不去,跟当地政府过不去呀。怎么处处都有你小子的魔爪?你敢伸狗爪子,那就别怪老子给你挨个斩断了。

    在岳继先提供的这张纸上,详细记录着‘大铃铛’、‘二麻杆’等五人的经历。虽然上面没出现“张鹏飞”字样,但这些家伙都是从凉城市或雁云市起家,都有在展翅高飞水泥厂做保安的经历,这已经说明了问题,不用再有任何怀疑。

    楚天齐不用怀疑岳继先的能力。这种事对于普通警察来说,可能类似于写高等数学一样,需要费一番周折。对于岳继先来说,就好比做二加三这种式子一样的简单。当然正如岳继先所言,他掌握的特殊资源多,采用手段的自由度也大,但主要也是自身能力强。

    张鹏飞能做出这样的事,也不需要怀疑。通过这些年来的接触、过招,楚天齐已经发现,张鹏飞在做人上就是混蛋一个,就是一个标准的纨绔子弟。但这小子对于钱财却盯的很紧,只要有来钱的机会就不放过,只是这小子采用的方式不正,若是用在正道上,也算是个经商好手。

    这五个家伙都是收取保护费的绝对骨干,他们和张鹏飞能扯上关系,好多事就解释通了。

    孙廷武那也是堂堂市局公安局长,虽然没同时出任副市长,但也比大部分市里的局长牛掰,在权力上甚至要超过一些副市长。以这样的身份和权利,别说是打击收取保护费这种事,就是打击市辖范围更大的恶势力团伙,也不应该稍微皱眉的。但偏偏就在这件事上放了空炮,干打雷不下雨不说,还处处为这种事情开脱,真是令人费解。

    现在就无需费解了,显然是孙廷武在开完动员会后,受到了来自张鹏飞的压力。当然未必就是张鹏飞直接找他,以张鹏飞自恃身份的性格来看,眼里不一定就有正处级公安局长。但张鹏飞却可以调动别的力量,调动孙廷武畏惧的力量施压,而这个力量也足以让孙廷武压力倍增。所以孙廷武才不惜自食其言,就像裹足女人一样踯躅不前。恐怕现在朱廷武后悔的肠子都青了,早知这样的话,肯定不会信誓旦旦做出承诺,更不会大张旗鼓搞那个视频会议了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收取保护费与张鹏飞有关系,简而言之就是张鹏飞在收钱,所以才能在两年多时间里,在各县大行其道。而他根本就不需出面,只需马仔的马仔提供一些方便,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相比起其它来钱的招数,对于张鹏飞来说,这点保护费也就是九牛一毛,但他仍然极力维持,显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。他姓张的要以此拖延水泥价格的调整,也要维持对定野公路建材市场的某种垄断。水泥价格高出的比例不如石子,但数值却大的多,公路用水泥的量也高,而且水泥厂可是其在全省都遍布的产业,他自是要极力维护了。

    你姓张的想发财,没人拦你,可你也不能损人利己,不能割别人的肉供自己大快朵颐吧?

    你孙廷武想维持关系网,想确保自己的应得权益这也无可厚飞,但却以牺牲他人的权益为代价、做交易,这就太过了。

    既然你们都打着小算盘,都想跟我楚某人动心眼,那就怪不得我了。如果有后悔之意的话,就早些把狗爪子收回去,以免给你们连根切断了。

    小子们,有你们疼的时候。嘴角浮现一抹冷笑,楚天齐打电话叫来了李子藤。

    看到对方进屋,楚天齐直接道:“子藤,安排安排,去何阳市一趟,代表我看望一下管市长。你要跟她讲,要他安心静养,不要过多操心其它事项。再次重申我的意思,她的打不会白挨,一定会给她一个交待。”

    李子藤略有些诧异,但没有提出质疑,而是点头应承:“好的,我今天就去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又道:“坐我的车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。”李子藤急忙摆手,“那是您的专车,是市长专用,我一个普通工作人员哪能随便使用,更不能影响您工作呀。政府办协调一辆车,跟我出去多半天就行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抬手打断:“不。这哪是随便使用?你代表我去,当然要坐我的车。去的时候,收起你做秘书的谦卑,可以适当高调一些,对于何阳主管公安的政府领导、公安局长,要拿出上差的架势。”

    “市长,您这么一说,我这心里反而不踏实了,我从来就没这么想过,也学不来呀。”李子藤脸上神情尴尬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学不来?面对那些人的时候,把自己当成楚市长就行了。”楚天齐笑着说,“你在做成康市农业局常务副局长时,如何对待下属的,拿出那种劲就差不多,当然层次要再高于副科级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我,好吧,我尽力完成任务。”李子藤应承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是尽力,是必须。我相信你能完成的。”强调过后,楚天齐挥了挥手,“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李子藤带着一定的心思,出了705办公室。

    不加思索,楚天齐拿起电话听筒,在话机上拨了出去。

    电话一通,楚天齐直接道:“说话方便吗……你和李子藤去一趟何阳市,要做这么几件事。一是保证李子藤的安全,不能让他受到任何伤害或干扰。二是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滋”,黑色越野车冲到住院楼前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孔嵘一百二十个不乐意,但也只得走上前去,拉开了右后侧车门,谁让自己官小呢?何况上次放了这家伙鸽子,让书记、市长好一通数落,这次不能再落下口实了。

    尽管不得不委曲求全,但孔嵘还是很难一下子转过那个弯,腰也哈的不够幅度,声音也低了好多:“欢迎市长莅临检查指导!”

    一只黑皮鞋踏到地上,紧跟着一个脑袋探出车门。

    孔嵘不由得一楞:这发型不对,怎么人还低了?

    就在孔嵘纳闷之际,一个更年轻的男子站在车外。

    李,李子藤?怎么是他?孔嵘大为不解。

    李子藤适时伸出手来:“孔副市长,有劳了。”

    有劳你*娘个*,孔嵘已经能够认定,车上没有姓楚的,只有这个狗腿子。他恨不得把对方撕碎了,但也只能是心中想法,还得悻悻的伸出手去:“欢迎李主任。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。”李子藤矜持的握了一下,立即收回。

    装你*娘什么大尾巴狼?孔嵘伸着右手尴尬不已。

    “孔副市长,去病房吧。”李子藤说着话,抬腿就走,根本就没有与何阳公安局长握手的意思。

    收回右手,看了眼身后同样尴尬的几个随从,孔嵘暗嘘了口闷气,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孔副市长,凶手抓到没有?抓住了几个?楚市长可是非常关心呀,也一直催问着进度,我都不敢如实答复了。”李子藤昂首挺胸,语气也拿腔拿调。

    狗仗人势。孔嵘觉得这个词送给小狗腿子最为贴切。但对方搬出了主子,孔嵘也不能不做回答。便尽量压着火,尽量态度显着恭敬:“对于管副市长被打一事,何阳市委、市政府专门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”、“啊”、“嗯”等单字不时蹦出口中,李子藤用这样的态度,演绎着上级对下属汇报的回应。

    进楼房、坐电梯,进了病房。

    孔嵘松了一口气:终于不用在孙子面前装孙子了,刚才那家伙问话,谱摆的也太大了,比他的主子还牛掰。

    来在病房,李子藤大步走进套间,伸出双手走向病床:“管市长,受苦了。受楚市长委托,来看望管市长。”

    管丽颖脸上带着两片淤青,肉包子脸更显狼狈,但却激动的泪光盈盈,语调哽咽:“谢谢,谢谢楚市长挂念和关心!”

    握住管丽颖伸出的双手,李子藤语气铿锵的说:“管市长,你放心,你的打不会白挨,一定要让不法分子付出沉重代价。楚市长指示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李子藤大话连篇,看着这家伙趾高气扬,孔嵘是又气又恨,咬牙暗骂。他把李子藤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个遍,也在心里问候了楚天齐的祖上,当然也骂了自己手下不中用的奴才。

    不但孔嵘暗骂,他身后那些随从也是如此,关键是这个李子藤也太的高调,太的狐假虎威了。

    相比起这些何阳市的人,管丽颖倒是觉得扬眉吐气,心中温暖至极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