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九百二十一章 屈指可数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转过天来,即将中午时分,电话响了。

    瞅了眼来电显示,楚天齐接通电话:“老曲,你说。”

    曲刚兴奋地说:“市长,抓了,把那帮巧取豪夺的家伙抓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:“具体说说。”

    答了声“好”,曲刚汇报起来:“昨天下午快下班时,市局通知可以行动了。我立即找来几个得力助手进行安排,但没有进行任何声张,人们照常下班回家。今天凌晨,由高峰带队,直接扑奔那些人的总据点,另有两组去往两个分据点。这几组都是集中行动,各辖区派出所进一步搜寻行动还在继续。之所以分开安排,是担心消息提前泄露,主要人员逃脱。

    当高峰等人赶去时,那些人还在胡吃海喝,现场男女都衣衫不整,场面混乱不堪。当场抓获收取保护费团伙成员十六人,都是成康市范围主力成员。另外两组去的是乡镇直接的收费据点,总共抓到十八名成员。

    除了抓住团伙成员外,在总据点还搜出了一些帐目,虽说上面没有明确标注,但应该是和收费有关的数据。经过几轮审讯,一点点突破,目前团伙成员已经承认了收取保护费的行为,但对费用分配的事说不清楚。虽然这十六人是绝对的主力,但最核心的成员‘大铃铛’、‘二麻杆’不知所踪,这二人是成康这支团伙的老大、老二。

    据交待,‘大铃铛’、‘二麻杆’并非本地人,三年前进入成康市。但当时没有立即做这方面营生,而是专门在公路工程中充当‘中介人’,为施工单位雇佣当地工程货车,运送石料或沥青熟料,按方数抽取中间费用。当时他们倒是没有强买强卖,但却也只有他们能组织自己的车队,同为外地人,施工单位自己却组织不起来。

    据他们讲,在市局召开动员会以后,‘大铃铛’、‘二麻杆’就没了踪影,但一直都在用电话遥控指挥着整个非法收费行为。他们在收费后,会把资金汇入指定的卡上,到时也会按时接到分配下来的报酬,他们在进行二次、三次分配。分配原则基本按收费金额计算比例,但也不完全是,另外还有奖励、惩罚等措施。如果做的好,很可能主要头目收入就会翻倍;如果做的实在次,不但收入难以保证,还会受到其它惩治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这两个人到底是哪人?到底什么来路?”楚天齐追问着。

    “大部分人交待,说他俩是省城雁云市的,也有外市一说,但都没有任何依据,也是他们内部道听途说。这二人从来没有向他们讲说过来路,更没出示过证件之类的东西,当初也是忽然出现在成康,靠着‘实力’降服了当地社会人员。关于二人的身份,以及背后还有怎样的组织,我们还在进一步调查中,也在查找着二人行踪。除非他俩别在成康出现,只要一露头,绝对不让他们再跑了。”曲刚最后的语句很是自信。

    楚天齐接着问:“石料商、施工企业什么反应?供应价什么时候可以调整?”

    “这个事,由管市长带人去跟进了,我派警察跟着保护。早早就出去了,中间打电话说是已经把人集中到一块,估计现在也应该差不了。”停了一下,对方道,“有人敲门,听声音应该是管市长。”

    “进来……真是管市长……我正向市长汇报,市长问到供料的事。”曲刚又讲说过几个短句后,电话里短时没了声音。

    很快,一个女声传了过来:“市长,我是管丽颖,刚刚从现场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管市长,辛苦了。”楚天齐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辛苦,应该的。”管丽颖在回应后,讲说起来,“在抓到收费团伙不久,我们就通知了相关石料场供货商、施工企业,全都到市郊区的‘兴盛石料场’集中。在他们集中完以后,我带人赶了过去,向他们通报了今天集中打击的成果,也再次表明了市里打击这些违法行为的决心。

    无论石料商,还是施工企业,都非常赞赏这种行动,非常乐于石料价格维持在正常水平。目前他们已经开始着手供应价格调整事宜,承诺一周内履行新供应价格,即每方三十二元,比原价降低了十三元,这个价格正是收费团伙提取的费用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就是还有些担心,担心除恶不尽,更担心一阵风,担心那些人变本加厉。我已经向他们重申了市里的坚决态度,现在就准备和曲市长商量更细致的具体操作,以维护和巩固取得的成果。”

    “好,很好。管市长,你和曲市长做的很好,参战的所有人员辛苦了,我向你们致敬。”楚天齐连连夸赞。

    “谢谢,谢谢市长,我们一定不辜负市长期望,一定让成康市石料建材市场健康发展,并争取早日实现整个公路材料市场的健康有序。”对方的声音透着激动与自信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铃声又起,这次是手机在响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边拿起手机,一边对着电话听筒说道:“我这里来电话了。跟大家说,注意安全!”说完,把听筒放到话机上。

    手机刚刚接通,里面便传来一个激动男声:“市长,我是孟克,向您汇报一下许源县局行动成果。今天凌晨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天之内,成康、许源两地纷纷报捷,报告对收取保护费的强力打击行动。不但抓住了众多骨干分子,也向石料商、施工企业讲明了政策,亮明了态度。

    紧跟着第二天,樵山县也传来了抓捕收取保护费人员的消息。樵山县的行动,直接由县委书记王永新指示督办,县长亲自指挥,整个行动阵势更大。

    在随后的几天中,成康、许源、樵山三地均有进一步消息传来,个别漏网骨干纷纷落网,众多打手捉拿归案。并且大都在五天之内,实现了石子与沙料价格回归正常,由四十五元左右,降到了三十三元以下。这些行动不但得到了施工企业赞扬,得到了石料商的积极配合,社会民众也拍手叫好,人们都不愿经常穿梭在劣质公路上。

    听到这些汇报,楚天齐很是高兴,对相关县市主管领导、参战人员全都进行肯定,并予以鼓励。肯定他们的积极正确作法,鼓励他们再接再厉,巩固对不法行为的打击成果,防止此类事项的再次发生。

    这三地的相关领导、部门负责人都纷纷表示,一定严防死守,继续加大打击力度,以实际行动,杜绝收取保护费行为死灰复燃。

    又是新一天到来,李子藤再次汇报各地打击收取保护费行为。

    李子藤说:“成康市、许源县、樵山县三地石料价格平稳,监管部门严密监控,市场供应良好有序。石料商坦言现在没有额外压力,工作更有干劲;施工企业更表示,这样大大降低了生产成本,更能保证其它费用的合理投入。同时施工企业也有新意愿,希望政府帮助调配水泥价格,稳定水泥供应,解决更大的材料费用损失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石料价格非常合理,但石料商和施工企业仍有担心,担心外逃的收取保护费核心分子卷土重来,或是暗地打击报复。截止到目前,三地虽然打掉了绝大部分核心成员,不法团伙土崩瓦解,但核心中的核心都提前离开定野,躲了起来,违法所得也大部分随之藏匿。

    除了这三地外,其它市县区都没有实质行动,都未对这些不法团伙进行打击。有的地方石料价格有一定降低,降到了一方四十块钱以下,余下的地方一切照旧,还是原先的价钱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怎么说?总得有个说法吧?”楚天齐追问着。

    “市局大多还是前一阶段理由,要么说不法人员躲藏,难以退还提前预收费用,石料商不能赔钱销售。要么就说有的地区在分阶段落实,以缓解突然大幅降价带来的负面影响。”李子藤回复,“我给一些分管治安的县市长打电话,他们都是言词躲闪,含糊其辞,把这些事项都推到了辖区局上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我知道啦,你先忙去吧。”说着,楚天齐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李子藤应答一声,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看着关上的屋门,楚天齐自言自语着:“屈指可数呀。”

    确实是屈指可指,少的可怜。全定野市下辖十多个市县区,光是涉及到石料供应的也在十个以上,可现在真正行动的不到三成。看样子,其余地方不止现在没行动,将来怕是也根本不准备行动。而现在行动的这三个市县,也全是由于自己的缘故,全是当地公安主管领导或政府主官对自己的支持。

    其余那些地方为什么没动静?定野市公安局为什么不督促,或者说为什么不支持行动?他们到底这里边有什么问题?就是纯粹的利益关系吗,孙廷武在其中会有什么利益呢?那三地不法团伙的核心人员都去了哪,又来自哪,怎么都能提前跑了呢?

    一个个问题涌上脑海,楚天齐又一个个慢慢解答着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