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九百三十八章 天齐心里有我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楚晓娅疑惑不已:“天,楚市长安排的?他怎么知道我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厉队长,交给你了。”一个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楚局长,我先弄那了。”厉剑示意了一下,然后走到战场。

    此时,那七条黑影躺在地上,动弹不得,刀具全都散落在地。横在当路的车旁还躺了一个,驾驶位车门则大开着。

    而另两条黑影已经转身走开,快速回到车上,驾车离去。

    “他娘的,手铐还不够用了,俩人用一个吧。”厉剑骂着,用四副手铐铐住了地上八人。

    楚晓娅也押着瘦黑影到了近前,推倒在那八人身上。

    厉剑拿出手机,拨打起了电话:“快点,怎么还没到……九个,我等着。”

    把瘦黑影推倒不解恨,楚晓娅挨个在这些家伙身上踢起来,边踢边咬牙骂着:“王八蛋,混帐,垃圾,人渣……”

    刚踢的时候,地上那些家伙大瞪着眼,不吭不声。

    踢着踢着,有人叫了起来:

    “唉哟。”

    “慢点,唉哟……”

    厉剑赶忙阻止着:“楚局长,别踢了,不能再踢了,要是都给提前踢开穴位,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穴位?点穴?这都什么人?”楚晓娅惊讶着,看向巷口方向,当然那辆车早走开了。

    惊讶之余,楚晓娅还是不解恨,狠狠在小矮个屁*股上踢了两脚。

    尽管被尖头皮鞋踢的一个劲龇牙,但小矮个楞是忍着不吭一声。

    “好,你够横,老娘就踩出你的黄子,看你还敢不敢放屁。”楚晓娅说着,猛的抬起右脚,狠狠蹬去。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都是同样的内容,但声音却是出自两个人,一个是小矮个,一个是厉剑。

    厉剑急的一拉楚晓娅:“楚局长,你闯祸了。”

    小矮个则继续干嚎:“不要,我不要断子绝孙……啊,不要啊……”

    楚晓娅收回右脚,转头笑着:“厉队长,还好我收脚及时,要不让你这么一拽,还没准真就给他爆了。”

    “楚局长,你呀……”厉剑也不禁为女局长的恶作剧发笑。

    “啊,不要啊……”小矮个还在干嚎着。

    “什么味?这么臭,这家伙……”楚晓娅捂着鼻子,快速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厉剑手指小矮个:“真你*娘恶心。”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同伙也有人发出声音,鄙夷小矮个外强中干,竟然吓成这个德性。

    其实人们就这样,如果是自己遭遇刚才的情境,也未必比小矮个好多少。

    “滴……呜……滴……呜……”警笛声响起,很快便由远而近。

    “楚局长,您先到车上吧。”厉剑说着,用遥控器打开了车门锁。

    楚晓娅点点头,上了越野车后排座椅。

    这一坐到车上,楚晓娅才感觉浑身散了架的疼。她靠在椅背上,从挎包上的破洞里抠出手机,打开照相机,调到了自拍模式。

    “啊?”看着点亮的手机屏幕,楚晓娅惊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屏幕上是一张奇丑的脸,反正楚晓娅是觉着非常丑。

    这张脸上满是汗渍,还有泥巴,看着一道一道的,就好比刚刚被泥水冲刷过的田地一样。头发虽然用皮筋束着,但却松松垮垮耷*拉在鬓角处,一绺一绺的,有的贴在头皮上,有的乱糟糟的站起。

    借着手机光亮,低头再看衣物。白色衣裤早已变成灰乎乎的,上面的汗渍、泥渍非常清晰;银灰色的皮凉鞋上全是擦痕,左边的一只断了皮带,右边的好像还……不对,鞋跟马上就要掉了。

    这整个形象,哪有丁点正处级女局长的形象?哪有知识精英的影子?就像一个长年在工地劳作的……不,确切的说,更像一个经常露宿野外的拾荒者,还像神经不太正常那种的。对,对,没错,现在身上就发出了难闻的酸臭味,浑身都黏糊糊的。

    “滴……呜……滴……呜……”伴着警笛声,车后出现了大灯的光亮。

    楚晓娅赶忙合上手机,不发出声响。

    厉剑好心不让人们看到自己这副尊容,自己还是要隐避起来才对,当然楚晓娅也是一万个不愿意以此示人。

    开关门声、脚步声,后面的车上有人下来,并且走到了前面。

    楚晓娅看到,好几名全副武装的警察到了现场,厉剑正向这些人做着交待。

    此时,楚晓娅又不禁想到了那个问题:天齐怎么会知道这事,我也没给他打出电话,还没来得及打呀。他能给我定位?不能吧?再说了,就是定位的话,也不可能知道我让人截住了呀。要不就是有人看到了,向他报了警?或者就是他破译了这些人的行动计划?

    楚晓娅更倾向于最后这个判断。如果是这样的话,她不由得又“恨”起了那个家伙,为什么不早点派人来?为什么非让自己狼狈成这样,还差点吃了大亏?你到底是怎么想的?怎么心理这么……

    刚想到半截,楚晓娅注意到,警察们已经押起地上那些家伙,向着车后走去,估计是要带走。

    果然,很快响起了汽车开走的声音,警笛声也渐渐远去了。

    车外的厉剑上了汽车,关了警报,回头问道:“楚局长,去哪?”

    “去……单位吧。”楚晓娅本来想回家好好洗换,可又实在担心有人到住处吓唬自己,只好做了这样的选择。反正办公室也能洗澡,也有换洗的衣物。

    答了声“好的”,厉剑把汽车向后倒去。

    看着散落在地的玉米粒,楚晓娅暗暗骂着:王八蛋,可恶至极。

    汽车出了巷子,驶上了市政公路。

    “厉队长,楚市长怎么会安排你来,他知道这里的事?”楚晓娅再次提起了这个疑问。

    厉剑眼望前方,说着:“楚市长不知道今天会发生事,但他已经预感到了,从管副市长被打以后,就担心您的安全。在管副市长被打的第二天,他就向我安排,让我在暗中保护你。我知道,在白天您应该不会有危险,主要就是考虑晚上。于是在晚上,我都要从街上观察你的住处或单位,看你窗户亮着灯没有。楚局长,请原谅,这涉嫌侵犯了你的隐私。”

    “厉队长,可别这么说,劳你这么多天保护,今天又承蒙你搭救,我是万分感激,辛苦你啦。”楚晓娅说的很诚恳。停了一下,又说,“这种情况下,仍然有漏洞,假如你出差在外,或是在你离去的时候,有危险出现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想楚市长肯定还有安排。他在向我安排任务的时候,就明确告诉我,从下班以后,就关注着你的身边是否有危险。我在部队的时候是侦察兵,也是业务尖子,这方面能力自恃还行。同时,他还给了我一个号码,让我在离开你周遭的时候,给这个号码发一个密码。如果遇到危险,不能独自解决,也要给这个号码发消息。我想,拿这个号码的人,可能就是接替我的人。

    今天晚上,我注意到,你和几位客人在‘好再来’吃饭。我估计你们能吃很大一会儿,就中途去办了点事,但也没给那个号码发消息。可是等我办完事,再去‘好再来’的时候,才发现你们已经离去,客人的车也不在了。我不清楚你们去了哪,就试图到这看看,然后再向那个号码发密码。当我到了巷外的时候,发现有眼线,便预感到事情不秒,就先给那个号码发了密码。

    刚发完密码,就有人试图拦我,我便直接闯了过来,正听到这里边打着,有你的声音。那个号码发过来选项,我赶紧回复了‘有危险’的那个选项数字,然后我就冲到这,和他们打起来。那两人快到的时候,专门给我回复了‘马上就到’这样的提示,虽然我没看,但是我从震动频率感觉到了。所以,他们到来,我不感觉奇怪,看到他们出手的速度,我心里就彻底踏实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考虑的太周到了。”楚晓娅自语了一句,然后又说,“你和我讲说这些,他不会怪罪你吧?”

    厉剑摇摇头:“不会。楚市长在向我交待任务的时候,专门说过,假如我的身份暴露了,您要是问起的话,就和您实话实说。假如您不问的话,就让我继续装着,不要主动提起。”

    心中热流股股涌动,在楚晓娅心房汇成了一句话:天齐心里有我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拿起手机看了看,厉剑掐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手机又响了,厉剑再次掐断。

    如此反复三次,手机不再来电。

    不多时,却响起了几次短促的“叮呤”声响,显现是有短信。

    “厉队长,耽误你的事了吧?实在不好意思,抱歉。”楚晓娅意识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厉剑回复后,按响了喇叭。

    楚晓娅注意到,原来已经到了市交通院门外。

    看门老严听到声响,跑出院子,大声问着:“什么事?你是哪的?”

    楚晓娅在车里出了声:“严师傅,我是楚晓娅,车是送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马上开。”严师傅应答着,遥控开了自动伸缩门。

    越野车开进院里,停在楼下。

    此时,老严已经跑到办公楼处,打开了楼宇门。

    “严师傅,去传达室拿份今天刚到的报纸来。”楚晓娅对着外面喊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严师傅快速向传达室跑去。

    楚晓娅拍拍椅背:“厉队长,报纸是给你的。”说完,楚晓娅推开车门,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厉剑笑着摇了摇头,大声说:“等你屋里亮灯,我再离开。”

    楚晓娅用挥手回应着,像做贼一样的冲进了楼里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