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九百二十三章 管丽颖被打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似乎找孙廷武有了效果,从第二天开始,市局报来的消息中,一直没动静的市县区也开始有行动,但行动比较缓慢。比如石子价格降了两三块,比如抓了两三个收费团伙小马仔。几天下来,这些地方石子价格大都降到了每方四十五元以下,但基本还没跌掉四十元,有的地方还没行动。

    看到市局这样的做派,楚天齐又好气又好笑,这分明是孙廷武在耍花招,既应付了自己给的压力,也给那方有了交待。假如真照这样发展下去,似乎最终石子价格会降到合理水准,从而达到自己的中心要求。但要各个地方挨着来,真正降到三十二三元一立方,怎么也得两个来月或直接到上冻期。

    假如以这种方式达成目的,那效果可就大打折扣了,和喝下温吞水有何区别?这不是让自己肚里不舒服,他孙廷武也闹肚子吗?显然难令自己满意。

    那么另一方是否满意?从近半个月的情形来看,那方显然是不希望这事做成,甚至不希望去做,显然就是要维护不法分子的非正当利益。如果最终不法分子非正当利益彻底失去或受到损伤,显然是不符合那方目的的,那方会满意?

    毋庸置疑,孙廷武的做法是两头不讨好,孙廷武个人也是猪八戒照镜子——里外不是人。

    既然是这么一种情形,你孙廷武为什么不选择最正确的做法,又何苦如此做派呢?楚天齐不禁替孙廷武感叹。随即他又疑问起来:我是再逼一逼他,还是直接雷霆出击,或是就顺其自然呢?

    肯定不能顺其自然。若是真这样的话,这期间施工企业又会多支付费用,又会为偷工减料找到借口。而水泥价格还高高在上,自己还等着缓过手来整治呢,今年施工期哪还能来的及?

    在想到这一层的时候,楚天齐忽然有了新的疑惑:现在这样的安排,该不会醉翁之意不在酒吧?要是这样的话,水泥和石子之间又会有何联系呢?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起,打断了楚天齐思绪。

    屋门响动,李子藤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以为又是例行汇报,楚天齐随口问道:“又是哪个县降了一块两块呀?”

    李子藤径直来在桌前,语气严肃:“市长,管副市长让打了?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:“管丽颖被打了?因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是刚刚上楼时偶尔听到的,有好几个女秘书在议论,听着活灵活现,应该是刚发生不久,听着好像是和打击收保护费有关。到楼上以后,我就想着侧面了解,结果管副市长秘书手机一直占线,又打了两个别人号码也没打通。”李子藤讲说了事情来源。

    “行,那我问问。”楚天齐说着,摁下免提,在话机上按了几个数字。

    “嘟……嘟……”两声回铃音后,里面传出声音:“市长,你找我?”

    楚天齐拿起听筒,直接道:“老曲,听说管丽颖被打了?有这么回事没?”

    “有,就是一个小时前。”对方回答很肯定。

    “到底因为什么?打人者抓到没?”楚天齐再次追问。

    对方给出回复:“听说是因为收取保护费的事,听说就在街上,打人者已经不知所踪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种回应,楚天齐立即语气严厉的质问:“老曲,怎么回事?光天化日之下,大庭广众面前,堂堂市政府常务副市长被打?竟然连打人者都没抓到,消息还是听说,公安局的效率也太低了吧?”

    “市长,你听我解释,这事不是在成康,是在何阳市。”手机里传来解释。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:“是这样啊。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对方道:“我也正在了解,目前还没有更确切的消息,魏市长也在问这事。只知道管市长是到何阳市办事,具体情况就不知道了,一旦打听到更准确的消息,立即向市长汇报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嘱咐着:“你一定要弄清是不是因为打击收取保护费的事,也要关注……”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铃声响动。

    李子藤轻声插了话:“市长,管市长秘书小吴回电话了。”

    点点头,楚天齐对着听筒说:“老曲,小吴秘书给李子藤回电了,我先听听她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,楚天齐示意着:“接。”

    按下接听键,李子藤对着电话说:“小吴……问一下管市长情况……哦,是呀……哦,这样啊……那你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几分钟后,通话结束,李子藤汇报起来:“小吴说,这次管市长去何阳市,是谈两项区域合作,她跟着去了,还有财政、发改、经贸的人。这一行人是前天下午去的,昨天一天都与何阳市洽谈,当地一些重要企业也参加了。昨天洽谈结束,今天就准备返回成康市。管市长今天早饭没和大家一起吃,而是去见了以前的一位老师和两名同学,在一家很有名餐馆吃当地小吃。

    小吴众人在何阳市政府宾馆吃早点,刚吃完,就接到了管市长同学电话,说是管市长让人打了,已经报警,也拨打了急救电话。小吴赶紧和同事赶到事发地点,正好急救车刚接上管市长,他们又跟着到了市第一医院。在去医院的路上,小吴向管市长同学了解到,早上管市长几人正在包间吃着,中途管市长出去接电话。

    不多时,就听到管市长大呼小叫,老师和同学赶紧出去,就见过道里,两名年轻男子正打管市长。边打边骂,说什么‘出头椽子先烂’、‘断人财路,必遭报应’、‘一方一方打,你个十三*点’。管市长让那两人两边堵着,根本跑不了,只能护着头脸大叫。

    看到有人过来,那两个年轻男子才跑出了餐馆,人们一边问候,一边报警和打急救电话。管市长让同学联系小吴,然后就晕倒了。小吴说她现在就在何阳市医院,管市长仍然没有醒来,正在急救室里做检查、抢救着。人们就是根据那两人骂的话,判断出跟打击收取保护费有关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抿着嘴缓缓的说:“子藤,你先去吧,继续跟进了解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应答一声,李子藤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“啪”,楚天齐一掌击在桌上:“妈的,太猖狂了,太猖狂了。”

    骂过之后 ,楚天齐拿过电话,在上面拨着数字。拨到半截的时候,他又停了下来,轻轻放下了电话听筒。

    刚才听完整件事,楚天齐立即想到了捉拿凶手,想到了给孙廷武打电话。不过中途他又改变了主意,觉得应该再弄清一些相关事项,应该看看孙廷武会怎么做,也看看管丽颖的情况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看了眼来电显示,楚天齐按下接听键。

    手机里传来曲刚的声音:“市长,我经过了解,掌握了一些更详尽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事发时的情形,我已经听李子藤说了,是小吴告诉他的。我就问你,现在管丽颖什么情况?那两个人抓住没有,什么来路,到底是不是因为保护费的事?”

    对方回复:“刚刚小吴回过电话,说是管市长醒了,意识清醒,但血压、心率都不正常,还在急救室里,她是听医生告之的情况。医生还说,目前来看,管市长脸上、胳膊上有淤青,后背和小*腿上也有,具体情形还需进一步检查。何阳市常务副市长也已赶到医院,听说市长也要去。

    我又从其它渠道了解过,目前没有那两人的消息,警方也才刚刚赶到事发现场。从报警算起,警方出警整整用了四十二分钟,这四十多分钟足够那二人开车跑出很远,那二人开的是一辆动力强劲的大越野。虽然还没抓到那二人,但就冲说的话来看,应该是和打击收取保护费的事有关。”

    “针对这件事,成康市有什么举措?你怎么看这事?”楚天齐追问着。

    “常委们正在开会,专门研究这事。不过市长已经让我做准备,说是打算市委派个领导,和我一起去何阳,专门与当地党委、政府对接此事。简单准备我已经做过,正在等通知。

    从早上事发过程看,很可能就是一起有预谋的打人事件。其中有几个问题需要弄明白:一、那二人什么时候到的餐馆?如何知晓管市长在那里的就餐消息?二、警方出警时间太长,原因何在?三、管市长究竟接的什么人电话,和那二人有无关系?四、那二人去了哪?当地政府和警方如何对待此事?五、……”曲刚一口气说了十个问题,才停下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过多表态,说了句“有情况再报告”,便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看来打人一事,绝不是孤立事件,这是有人在找事呀。略一沉吟,楚天齐拿过电话,再次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很快,电话里传来回应:“市长,您找我?”

    楚天齐直接道:“现在有几件事,需要你去了解一下,一是查五个人,看看他们是哪里人,有什么来路。这几个人是‘大铃铛’、‘二麻杆’……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