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九百二十章 干打雷不下雨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自市局电视视频会议后,打击收取保护费行动便轰轰烈烈开展起来。

    当然并非上来就直接打击,而是做起了准备工作。

    在市局开会后,下面市县区局跟着开会,进行相关部署,再次传达市局指示,重申严厉要求。

    其实对于石料场的这些事,辖区派出所那是心知肚明,这又不是一天出来的事。但由于种种原因,人们没有去管,这种事就堂而皇之的存在着。

    不过从现在来看,似乎这种现象不能再持续下去了,必须予以严厉打击,否则难免要大祸临头。于是派出所这几个人就忙了起来,又是联系,又是走访,又是“晓之以情”,又是“动之以理”的。该做的工作做了,该说的也说了,但派出所的人们大都没收到准确回复,“中介”一直在推着。

    县局也忙的不亦乐乎,每天汇总相关辖区派出所信息,再上报给市公安局。

    对于打击收取保护费一事,交通系统的人们也没闲着,时刻在关注着施工企业的情况,注意着石子价格有无降低的情形。不过好几天下来,并无这方面的消息。

    对于公安系统的这种作法,楚天齐也很理解。公安系统先把动静弄起来,炒起来声势,对那些非法收费团伙形成某种震慑。如果要是识时务,能够悬崖勒马,及时收手,倒也能省却不少事,甚至可以尽可能的对其网开一面。如果在震慑的作用下,能够做通工作,那样也不失为一个妙招。当然楚天齐还清楚,留出这样的时间,也是让系统内个别人员“擦屁*股”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事情,楚天齐并不想深究,他的最终目的,就是使那些保护费消形遁影,石子价格恢复到正常水平。他注重的是结果,并不苛求过程。

    只是好几天过去了,市局每天汇报都有新进展,都有某某局如何如何,但却没有真正扼住收费黑手的汇报。

    这天早上上班,楚天齐决定问问了。

    就在楚天齐正准备喊过李子藤的时候,固定电话却响了。

    扫了眼屏幕显示,楚天齐拿起电话听筒。

    里面立即传出曲刚的声音:“市长,什么时候行动?”

    楚天齐就是一楞,随即问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市长,该找人也找了,该调查调查了,确实就是每方收十三块钱保护费。人家‘收费员’理直气壮,收的好像还很有理,并不准备收手退场,还拿大话盖咱们的人,好像他们后台多硬似的。我们现在已经做的仁至义尽,等他们幡然悔悟也已不可能,只有雷霆出击一途了。市局当时说的是,准备好以后*进行汇报,市局会通知行动时间。前天下午我们就汇报已经准备好,可市局一直没给回应,催了两次也没有任何答复。”曲刚语气有些急,“到底又有了什么变化,怎么一拖再拖呢?”

    楚天齐不由得疑惑:到底怎么回事?孙廷武要干什么?

    尽管狐疑,但楚天齐并没有挑明:“县交通局配合的怎么样?他们准备好没有?管丽颖那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需要县交通局配合的很少,一些基础资料我们早就掌握。管市长刚从我这出去,她也追着这事,今天已经是第二次催了,要不我也不给你打电话。对了,刚才孟克也打电话,说是他那早准备好了,也问什么时候开始动手。市长,应该没什么变化吧?这事还能反复?”曲刚显然不解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你先挂了,我问问市局情况。”楚天齐说完,放下听筒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呢?孙廷武抽什么风?楚天齐确实不解。

    上周在自己办公室,孙廷武可是答应的非常爽快,也保证的非常坚决。而且下午市局立即便召开了动员会,他孙廷武在会上说的相当严厉,据说有好多人吓的当场冒汗,一名派出所长连夜就找了“收费员们”。怎么到现在却没了动静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楚天齐按下免提键,就要拨打孙廷武电话。想了想,还是电话叫过了李子藤。

    看到李子藤进屋,楚天齐直接吩咐:“给孙廷武打电话,这动员会都开好几天了,他们汇报也是天天有进展,怎么到现在没有一处打掉乱收费团伙?究竟什么时候行动?还要等什么?”

    看到市长脸色很冷,李子藤没有多问,直接回了声“好的”,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定野市公安局局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孙廷武坐在办公桌后,眉头紧皱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对面站着一个瘦警察,不时偷眼看看,显然在等着示下。

    长嘘一口气,孙廷武终于抬起头来,说:“这么的,他们不是总催你吗?你就让他们把……”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铃声忽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拿出手机,看到上面号码,孙廷武不由得“吸溜”了一下,但还是按下了接听键,语气中满带热情:“李主任,不忙啦?我这正考虑……”

    对方直接打断:“孙局长,市长问,究竟什么时候行动?还要等什么?为什么没有一处打掉乱收费团伙?”

    孙廷武忙道:“李主任,是这么回事?其实我比你还急,要不也不会那么早就开动员会。只是我把这事想的过于简单了,结果等到各地一实际操作,才发现里面有好多问题没考虑全。现在有好几个局就没找到收费的人,一直还在找着,不找到这些人,后面这些事就没法进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有什么不行?没有人在正好,石料场直接不给交钱倒得了?”对方显然不认可这个说法。

    “哎呀,李主任,你是有所不知,要真是这样倒好了,一开始我也是这么想的。可是谁知道,在春天的时候,石料场就预交了好多钱,但直到现在,石料也没销售那么多方。现在还得再销售一段时间,才能把那个预交管理费的方数生产够,也才可能按正常价格卖。”孙廷武显得很急,“李主任,我恨不得现在就让人们直接上手,可是那也得找到收费的人,把那部分人退给石料场呀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迟疑了一下,又问:“那些石料场多交了多少?还得多长时间才能够方数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孙廷武翻了翻眼皮,又说,“多少不等,有的不多,估计再有个两三周应该差不多,这还得看销售快慢。有的就多了,估计时间还得长,具体我再了解一下,弄详细了再向李主任汇报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“哦”了一声,接着就是“啪”的挂断音。

    放下手机,孙廷武长嘘了口气。

    瘦警察“噗嗤”一乐:“局长,他到底是嘴上没毛,办事不牢,您这么一说……”

    孙廷武脸一黑:“你懂个屁。赶忙把具体登记情况给我拿来,我好好看看各局情况,到底都是什么样了?”

    虽然被骂了,但瘦警察还是陪着笑:“局长,我刚才给您那几张表里就有,就是那张有我手写着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行了,在这。”孙廷武不耐烦的挥了挥左手,右手从桌上纸张里拿出一张表格来。

    盯着纸张,孙廷武快速浏览着,脸上神色很是凝重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孙廷武指着纸张,挨个点数着:“一、二……这么多?这……”

    话到半截,孙廷武向后一靠,眯起了眼睛,脸上神色不定的变幻着。

    孙廷武猛的坐起来,看着对方:“这样,你这样,你把……”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再次响起的铃声,又打断了孙廷武的话。

    手机上还是刚才那个号码,孙廷武摇了摇头,再次接通,热情的说:“李主任,我正找人了解……”

    对方语气很冲:“那么多局,就没有一家准备好的?都谁们准备好了?这些局什么时候能动?”

    孙廷武做着说明:“李主任,别急,我正在了解着。我是这么考虑的,把这些局好好分一分类,看看都是哪种情况。有几家确实已经准备好,也找到了收费团伙,或是材料商根本就没多交,有几家会是我刚才说的那种情况,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对方根本不容说完,便讲了意思:“市长说了,他要看行动,而不是听解释。”

    “李主任,你跟市长说……”话到半截,孙廷武停了下来,手机里已经传来“啪”的摞电话音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孙廷武叹了口气,缓缓的放下手机。

    这次瘦警察学乖了,没有再插话,而是直楞楞的看着对方,等着局长示下。

    过了好大一会儿,孙廷武招了招手:“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瘦警察凑上前去,露出满脸讪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定野市党政楼705办公室。

    李子藤还在讲说着情况:“他又说起了分类了解,我直接讲了您的指示,然后就挂了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你先忙去吧。”楚天齐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应答一声,李子藤退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楚天齐嘴角挂上一抹笑容,心中暗道:妈的,这孙廷武到底要玩什么花活,竟然来了个干打雷不雨?当初应承的时候,他是就有这种想法,还是后来又变的呢?那么他究竟是因为什么变了,或是有什么奇妙安排?还是再耐着一点性子,我到要看看,他接下来会怎么做,会不会下上雨来?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