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九百三十四章 小心狗急跳墙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叮呤呤”、“叮呤呤”。

    “妈的,哪个催命鬼?”张鹏飞自语着,懒的睁眼,伸手抓过手机,胡乱接通。

    手机里立即传来一个声音:“张总,跟您汇报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张鹏飞很是不悦:“不是跟你说过了吗?这几天正弄一个新项目,资金都投到了那上面,他们的经费先缓几天……”

    “张总,不是那件事。”对方抢了话。

    张鹏飞“哦”了一声:“不是那事?那是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三迷糊、四泥鳅可能被抓了。”手机里给出回复。

    “三……四迷糊被抓?抓就抓呗,警察不是一直在抓他们吗?先让他们在里边待几天,过一段再把他们弄出来。”张鹏飞很无所谓。

    “张总,警方是一直在抓他们,可这次被抓不一样。”对方做着强调说明。

    妈的,小题大做,不就是几个打手、小马仔吗?张鹏飞很不以为然,也很不高兴。只是近期暂时需要给对方一些面子,才又耐着性子说:“有什么不一样的?近期警察是喊的挺响,前几天还来了个突然袭击,这没什么。我看就是一阵风,过几天风声一过,马上又一切照旧。我知道,近期进去的人大都是你手下,你对他们也特别照顾,互相之间有一定的感情。但他们就是吃这碗饭的,进个局子,蹲个班房,那就是家长便饭。如果他们连这个都受不了,那就不要再出来混,滚回农村锄大地算了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停了一下,才再次传来声音:“张总,听我说。你工作忙,大事多,可能对这些事没记清,我再跟你好好说说。这次的三迷糊、四泥鳅,严格来说,不是我的人,是独龙的人,他们的身份也不高,就是负责几个县的收费。

    那两个人虽然身份一般,也并不掌握什么秘密,但他们却知道独龙,也说不准就有独龙什么信息。独龙那可是有案底的人,他一旦暴露,对张总绝不是好事。还值得注意的是,一直到现在,我们都弄不清怎么回事,这才是最麻烦的。如果真是三迷糊、四泥鳅被抓的话,那就更可怕了,他俩藏的地方太隐秘了,一般不应该被发现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后面这些事,张鹏飞才意识到问题没那么简单。其它事都好说,要是最终牵扯到自己,那可就麻烦了。自己是堂堂的企业家,岂能和这样的社会人员扯上关系?想到这一层,他午宴的酒意也退去好多。

    略一沉吟,张鹏飞道:“这是什么时候的事?”

    “昨天晚上。”对方回复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不早说,现在才讲?到底是不是那两人?”张鹏飞质问着。

    “我是一直想弄清楚,可是到现在也没传回确切消息,只听说有两个人被送到公安局门口,是否三迷糊、四泥鳅也有待验证,只能先告诉张总个大概,进一步情况再了解。”对方做着说明。

    “那就闹清楚再说。”张鹏飞说完,直接按下了红色挂断键。

    虽然对方还说要验证,但以对方平时的谨慎性来说,这事怕是没错。随即,张鹏飞便想到了一个问题:人是谁抓的呢?

    很快,张鹏飞脑袋里跳出三个字来。

    “是他吗?又是他?不是他吗?除了他还有谁?”张鹏飞一时犯起了嘀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刚一上班,楚晓娅来了。

    她是上午快下班时约的,楚天齐让她这个时间过来。

    坐下之后,楚晓娅问:“市长,听说昨天晚上,市公安局抓住两个人?这两人是打管市长的凶手?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是让人捆着,装在麻袋里送去的?”楚晓娅再问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楚天齐再次肯定回复。

    “你说这是什么人干的呢?什么人又有这么大神通呢?”楚晓娅继续追问。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楚天齐踢回了皮球。

    楚晓娅笑吟吟的说:“我说,这个人一定想着早点抓住凶手,既给管市长交待,更是要严厉打击对手的嚣张气焰。而且这个人肯定对孙廷武工作不太满意,在用这种方式对其敲打、督促和震慑。你说谁会这样呢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楚天齐直接摇头。

    “这个人除了楚市长,没有别人了吧?你又何必打哑谜呢?”楚晓娅笑意更浓。

    “你不觉得过于武断?”楚天齐反问着。

    楚晓娅摇摇头:“不,肯定是你。除了我先前说的原因外,关键你有这种能力。虽然我不清楚你是怎么操作的,但是在许源县时我就发现,你这人武力值不低。后来在别处的一些事情,更印证了我的看法,而且还表明,你有这方面的助力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我打哑谜,其实你才是在绕大弯子,只是我不明白你想要说什么。”楚天齐表明疑惑。

    楚晓娅微微一笑:“市长,你来到定野市时间不长,到现在也才五个月,但在定野的名头却不小。刚来时间不长,就计耍公安厅副厅长,让那个绵羊嗓老男人偷鸡不成蚀把米,颜面扫地。瞬间你便成了小警花们的偶像,到现在那些小女孩都对你念念不忘,有的人更是迷恋的神魂颠倒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挥挥手,回应着对方的无厘头:“堂堂大局长,别那么八卦好不好?”

    楚晓娅则“嘁”了一声,继续说:“肖副市长仗着身份,拿交通局配套资金使绊子,给你施压,妄图让你在原则问题上妥协。结果她流年不利,再加之你手段高超,不但创了她的面子,还让他乖乖服软纠错。说实话,在这点上,人们对你的评价更高,远胜于对魏副厅长的回击。肖和魏不一样,她可是和你低头不见抬头见,而且无论市委、市政府位置都高于你。但你站在了道义制高点,赢的那是大义凛然,浩然正气。

    在两个月前,302公路发生塌陷,许多问题得以暴露。你不畏官场一些禁忌,断然要求彻查、复查、回查,在全市交通系统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工程质量复核工作。你的这种做法,赢得了社会广泛赞誉,也让那些心怀鬼胎者惶惶不可终日。接着你又趁胜追击,要求对以往工程资金走向进行审计,从而推动了对石料市场非法收费的打击。

    这次打击非法收费,不但赢得了施工企业的认可,也受到石料商赞赏,更是得到了广大民众的尊敬。而且整个打击行动成果丰硕,不足一月时间,把全市十多县市石料市场整肃一新。现在石料价格都恢复了正常水平,石料市场行情稳定,对公路工程质量保证有着间接影响。

    前些天,管副市长被打,李秘书代替市长亲切慰问,给下属鼓了劲,也让别的同僚感受到了市长伟大人格魅力。市局十多天行动,人力物力费了好多,到头来却几乎一无所获,不但没抓到打人凶手,恐怕连一点线索都没有吧。可你运筹帷幄之中,决胜千里之外,人根本不出办公室,就帮他们把凶手捉拿归案了。这一桩桩,一件件,市长做的全是大快人心的好事,人们无不拍手称快。”

    听对方说完,楚天齐缓缓的说:“这其中好多事,我都是替交通口做的,可我怎么听着像是正话反说呢?你今天专门过来,就是为了说这些话,就是为了这么说?”

    “市长,我怎么会正话反说呢,老百姓确实拍手称快呢。”说到这里,楚晓娅语气一转,“只是有两个词我想说出来,还望市长能够参考,‘水满则溢’、‘月满则亏’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:“我明白了,你的意思是,我不该做这些事?”

    “不,不。”楚晓娅急忙摆手,“我是说,前半年做的工作特别多,后半年可以适应放缓一些,降低一下烈度等级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啊,交通的事我以后少管点,能不插手就不插手,行不行?”楚天齐语气中带了冷意。

    “市长,我是那个意思吗?你怎么故意曲解?”楚晓娅直接起身,快步来在桌前,“我是提醒你,为百姓做事,为好人做主,这是绝对正确的,可你也要善于保护自己,那些恶人可都盯着呢。兔子急了都咬人,你得防着狗急跳墙呀,那些人无所不用其极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哼”了一声:“恶狗就得打,不打还咬人。”

    楚晓娅急道:“可,可它毕竟咬人呀,管市长不就是个例子吗?”

    “楚局长,怎么,你怕了?”楚天齐反问着。

    情急之下,楚晓娅直接称呼了对方名字:“天齐,我是为你好,你现在是有家口的人了,你要为他们的安全考虑,你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挥手打断:“我还就不信邪了,现在不是石料价格稳定了吗,那就马上启动对水泥价格的调整。现在全市水泥厂都是一家的,价格居高不下,市里必须要引进新的供应商。交通局马上启动相关事项,从现在起,就开始寻找合作商家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怎么……”楚晓娅都快急哭了,直接“扑通”坐到对面椅子上,呼呼喘着粗气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