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九百二十六章 姓楚的作呀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美味佳肴,玉液琼浆,佳丽相伴,好不快活。

    “呯”,玉杯相碰。

    深红色液体灌进每个人口中。

    “吧咂”着唇口间的余香,“小诸葛”奉承着:“张总,太香了,入口醇厚,余味无穷,好东西,这至少得上千一瓶吧?”

    “多少?哈哈哈……”张鹏飞仰天大笑,“上千就是好东西了?你是没见过好东西,还是在埋汰我请客的诚意?”

    “小诸葛”连连摆手:“不敢,不敢。平时都在县里,白酒上百一瓶的就够好了,红酒二、三百的都能招待县长。上千的没动过,也没见过,让张总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张鹏飞“哦”了一声,好不自得:“这就难怪了。常在基层,条件是差好多,好好努力,以后争取进市里,要是争气的话,到省里也是有机会的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谢谢张总鼓励,我一定不忘张总大恩,甘愿为张总效犬马之劳,纵然肝脑涂地,在所不惜。”“小诸葛”说着,站起身来,双手捧起身旁女人刚刚倒上的高脚杯,“借花献佛,我敬张总。”

    “你敬我啊?”张鹏飞语气矜持,没有端杯。

    “小诸葛”先是一楞,随即赶忙表态:“张总,我全干了,你随意。”

    “卧龙先生好不容易张嘴了,我怎么能随意呢,我也干吧。”张鹏飞说着,举杯和对方碰了一下,先自喝干了少半杯红酒。

    “小诸葛”一下子受宠若惊,急忙拿过分酒器,“咕咚咚”倒满红酒杯:“张总,您太给我脸了,我甘愿全饮此杯。”说完,一仰脖,“咕咚咕咚”,高脚杯见了底。

    张鹏飞点指对方:“哎呀,怪不得人称小诸葛呢,不但对我表达了敬意,还一下子喝进去三、四万,这帐算的溜呀。”

    “啊,三、四万?”“小诸葛”瞪大了眼睛,张大了嘴巴,楞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三、四万,至于吗?”张鹏飞显得很是不屑。

    “小诸葛”好似刚刚反应过来,一边答着“至于,至于”,一边拿过白酒杯,倒了一小杯。

    张鹏飞指着小杯:“你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诸葛”说的一本正经:“张总,我不能再那么浪费了,我要慢慢的品。”

    “慢品也不至于如此呀,小诸葛时时不失精明本色。哈哈哈……”张鹏飞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笑声充满了整个包间。

    当事人却仍然一副正经神色:“我说的是实话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人们笑的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和这些人不同,“小诸葛”表面懵懂傻气,其实心中却在暗哼:别他娘以为老子是土老帽。老子一沾嘴,就知道这东西超不过八百一瓶,还蒙老子八万一瓶呢?呸!

    尽管各怀心思,但经“小诸葛”这个插曲一闹,现场气氛更热烈起来,哥长妹短,老总属下,好不热闹。尤其有众多短襟女子左拥右抱,现场那是一片淫靡之气。

    看到张鹏飞喝到了兴头上,“小诸葛”再次双手端杯,当然并非喝白酒的小杯。

    “张总,敬您!”“小诸葛”起身递杯。

    “卧龙先生,别这么客气,好不好?”张鹏飞抬手示意着,“你已经敬了那么多次,心意我知道了,不需这么客套,照顾好自己,吃好喝好。”

    “小诸葛”没有坐下:“张总,这杯我必须要敬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说的这么坚决,是有什么说法?”张鹏飞反问着。

    “小诸葛”摇摇头:“不,不敢有说法,是想向张总请示一件事情。请您喝了这杯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这么说,我更不敢喝了。你是有名的小诸葛,算帐那么精,我可怕算不过你。”张鹏飞打着“哈哈”,拿开了捏着杯脚的右手,“再说了,酒桌不谈工作,影响气氛。”

    “小诸葛”一愕,但还是说道:“也不是什么工作。我就在想,我在这享受着这么好的美味佳肴,要是我少喝一杯酒,那就能省下好多钱来,用这些钱就能办好多实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,哈哈哈……卧龙先生真是悲天悯人,我也十分感动。”张鹏飞看似很大度的一挥手,“这么的,给你带走五瓶,就当是见面礼。”

    “五瓶?那可是四十多万哪!”立即有人发出了感叹。

    “四十万?小诸葛,你可赚大发了。”跟着好几人都附和起来。

    “张总,我没这个意思。”“小诸葛”表达着真实想法,“我就是说,手底下的弟兄们也该开点晌了,到现在可是多半年了。‘大铃铛’、‘二麻杆’他们几个,天天跟我哭穷,我这……”

    张鹏飞又打起了“哈哈”:“这个呀……酒桌不谈公事,咱们下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来电话了。你们先慢用,我去接个电话。”张鹏飞说着,站起身来,进了里屋套间。

    “小诸葛”望着那扇关上的屋门,讪讪的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套间里面还有套间,张鹏飞直接进了最里边屋子,然后倒在沙发里,按下接听键。

    手机里立即传来一个声音:“张总,今天李子藤到了何阳医院,专门看望‘肉包子’。”

    “李……什么……这又是哪里的鸟?”张鹏飞搜索着脑中存储的信息,实在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就是楚天齐秘书呀。”对方给出回复。

    “真是怪事了,姓楚的怎么和肉包子搅一块了,以前他俩那可是死不对付呀,我还利……”张鹏飞及时收住话头,没有讲说巧利用管丽颖的事,而是又换了说法,“他俩现在都分管交通,姓楚的做个姿态也是给别人看,顶多也就是个姿态嘛!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。”

    “张总,那可不只是个姿态,您是没见,今天那个李子藤到了以后……”对方滔滔不绝的讲起了白天的“盛况”。

    听着听着,张鹏飞的眉头就皱了起来。耐着性子听完,他疑惑的说:“不对呀。这个姓李的就是代表姓楚的?他一个小秘书真的就没理公安局长,对孔嵘也是趾高气扬的?他真的在管丽颖面前,同着何阳市那么多官员,大放厥词?”

    “是,千真万确,那可不是一个人见到,现场的人都看到了,都觉着姓李的太装*,那谱摆的都快赶上市长了。”对方回答的很肯定。

    张鹏飞“哦”了一声:“行,知道了,表现不错,不会亏待你的,有情况及时汇报。”

    “是,谢谢张总,我一定尽心尽力,甘愿为张总效犬马之劳。”对方的表态极具谄媚。

    “好说,好说,我还有事,先挂了。”张鹏飞露出鄙夷表情,摁下了红色按键。

    吐了口酒气,张鹏飞抬手摸挲着头发,自语着:“有意思,这家伙可有意思。天作孽犹可为,人作孽不可活呀。天要使其灭亡,必先让其疯狂,这姓楚的现在就是疯狂至极,他就是作呀。以为那几个狗腿子抓了几只小猫小狗,就了不起啦?那不过是爷爷的九牛一毛,不,顶多就是爷爷脚后跟的泥,对爷爷没有丁点影响。相反的,爷爷还让这些泥恶心着你,让你疲于应付。关键得罪的可不只是你张爷爷,你惹的是整个何阳官场,也包括定野市的许多同僚,你这是自寻死路呀。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张鹏飞又“嘿嘿”笑了起来:“哎呀,明白了。姓楚的和肉包子根本就不是现在勾搭的,肯定当初就暗通款曲,只不过为了掩人耳目,才装作怒目相对的。妈的,自己当初还让那老娘们给坑了一回,怪不得没整成那小子,原来是让肉包子给漏底了。只是这姓楚的口味也太重了,不过也难怪,三十来岁血气方刚,总得有地方发泄吧。就那肉包子脸……呃,呃……”实在说不下去了,张鹏飞起身,奔向卫生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行了,我知道了。”孙廷武对着手机道。

    “局长,您看他们这也太目中无人了,这根本不是削我的面子,就是在打您的脸呀。”对方显然是在拱火,“您说以后我该怎么对待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还以后……”孙廷武极其不耐烦,但还是忍着没有说出后面的话,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虽然孙廷武不完全相信那件事,不相信像楚天齐说的那么容易,但也确实怕有个万一。尤其不能向当事人提前讲起,否则到时自己就被动了。

    放下手机,孙廷武自语着:“怎么会这样呢?”

    确实不理解,楚天齐这就是作呀,就是要得罪整个何阳市官场的节奏,甚至得罪定野市的同僚们。他这也太狂了,胆子也太大了。

    想到对方的胆子大,孙廷武也不禁担心,这么疯狂的事都能做出来,他还有什么不能做?会不会直接对自己下手呢?他能把自己怎么样?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看了眼来电显示,孙廷武按下接听键,“喂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局长,姓楚的作呀。”手机里的声音透着无比的兴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许多人品评李子藤的何阳之行时,楚天齐也在听着秘书的汇报。

    听完整个过程,楚天齐“呵呵”的笑了:“好,好,像那么回事,谱再大点才好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