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九百二十四章 必须换掉这个局长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新的一天到来,刚上班不久,桌上固定电话响了。

    扫了眼来电显示,楚天齐拿起听筒:“老曲,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一直到现在,管市长被打案没有任何进展,和我昨天下午到这时的情形一样。”曲刚话中带着怒气,“一群饭桶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任何进展?那就是说没有二人的任何消息了?那俩人开着大越野车,又是大白天的离开,监控录像总能拍到吧?这就没有一点蛛丝马迹?”楚天齐问道。

    对方发出一声“嗤笑”:“监控录像不完整。餐馆里头监控存储硬盘被盗,餐馆门口的监控头都坏了,大街上别处监控头只拍到汽车。驾驶汽车的人戴着墨镜,还带着帽子、口罩,帽子也是大帽沿那种,根本看不清样貌,男女都看不出来。副驾驶没有坐人,后排座位根本看不进去。那辆汽车看着出了城,但在城边三叉口的地方,监控又坏了,也不知道汽车去了哪条路上。等到半路再有监控的时候,已经都是三十公里以外了,在这些监控点都没发现汽车。说实在的,那两个小子最终在不在车上,我都怀疑。”

    听着就是有鬼,楚天齐忍不住骂了声“妈的”,然后又问:“当地警方什么态度,出警时间那么长,怎么解释?政府态度如何?”

    “警方?人倒是派出去不少,昨天晚上几乎相当于全城搜索,公安局长更是咋咋呼呼,说的话茬子挺硬,可是一直到现在,什么也没发现。对于出警慢,警方的解释是,接电话时,辖区所里警员都在执行其它任务,那还是临时抽调去的。何阳书记、市长表态非常不错,听着也算诚恳,一个劲的向成康市道歉,也向管市长道歉,表示一定要严拿凶手。”稍微停了一下,曲刚又补充着,“刚刚管市长出了重症监护室,转到了套间病房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忙道:“是吗?你现在离她远吗?我和她说几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刚从病房出来,就在院里车上打电话,马上再去病房。”电话里随即传来开车门声音。

    “等等,我问你,主管副市长什么态度?”楚天齐追问着。

    电话里先是传来“咣当”关车门声,随即又传来曲刚的声音:“怎么说呢?不冷不热吧,多少带点阴阳怪气的。市长,就是那个常委副市长孔嵘,你上次到何阳调研,应该见过他吧?”

    “我是见过他,不过不是在调研的时候,那天他正好在*市考察交流,没在何阳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话题一转,“你觉得何阳市公安局长称职吗?”

    “就冲发生的这几件事看,要是说他称职的话,那就是真正的不负责任了。”曲刚给出回复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去病房吧,我等着。”说完,楚天齐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长嘘了口气,楚天齐忍不住骂道:“妈的,吃人饭不拉人屎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他这既是骂何阳市公安局长,也是在骂孔嵘。

    无论从出警,还是摄像头的情况来看,这个公安局长显然有问题。上次去调研的时候,楚天齐可是注意到,何阳市公安局的整个管理还不错,那个局长的素质也不低。当时孙廷武对其不吝溢美之词,自己也说过“不错”这样的词句。而现在兄弟县常务副市长在辖区被打,公安局竟是这种表现,那显然是态度问题,是在故意拖延时间,也在为调查设置障碍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孔嵘,楚天齐更觉得该骂。当初在玉赤县,自己是县开发区主任,孔嵘是县财政局长,那就没少使绊子。最严重的一次,竟然鼓惑当时的县领导,对自己用了非常手段。要不是自己反应敏捷,要不时当时的准老丈人及时出手,自己就吃大亏了。可这个姓孔的家伙,当时有沃原市常务副市长董建设罩着,楞是没有受到牵连,反而后来随着董建设,做了省建设厅的财务处副处长,主持处里工作。在省建设厅,这家伙也没少使坏。

    当然,虽然孔嵘一直和自己作对,但楚天齐并没准备给其穿小鞋。却不料那家伙故意慢待自己,偏偏在自己视察当天,到首都去做考察。从当时何阳市长做解释时,楚天齐就看出了端倪,但何阳市长毕竟只是转述,而且对自己态度恭敬,他也就没有表现出不满。

    有上次故意躲开一折,现在听说管丽颖因打击收取保护费被打,孔嵘偷乐还来不及呢,又怎会积极破案?何阳市也是到目前为止,唯一没有降一分钱石子单价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铃声响起,打断了楚天齐的思绪。

    看到是曲刚号码,楚天齐拿起听筒,“喂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市长,我是管丽颖。”听筒里传来含混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管市长,受苦了。听说这事后,我非常气愤,也一直关注着你的情况。昨天听说你苏醒了,我就很高兴,现在你又从重症监护转到病房,我这心里踏实不少。”楚天齐这既是客套问候,也说的是心里话。

    “谢谢市长挂念,我听曲市长和小吴说了。您工作那么忙,还一睦惦记着我,我这心里实在感动,也激动不已。市长,您放心,我很快就能出院,就能投入工作,我管丽颖没那么脆弱。”手机里的声音带着兴奋,也充满着自信。

    “好,很好,你能这么乐观,我非常高兴。工作的事不要挂牵,养好伤才是最重要的事。”停了一下,楚天齐又道,“管市长,事发时给你打电话的是什么人?怎么就碰到那两个打人凶手了?”

    “哎,也是我太的麻痹大意了。”手机里叹了一声,“当时正和老师、同学边吃边聊,电话就来了。我看是个隐藏号,迟疑了一下才接通。对方问我说话是否方便,说是有重要事情汇报。我问他什么事,他说他发现了一个叫‘大铃铛’的人。我一听跟打击收取保护费的事有关,就走出屋子,到走廊里接电话。

    我出去以后,让对方说话,结果手机里面断断续续的。我以为信号不好,就往外走,结果快到走廊尽头的时候,那两小子正从餐馆大厅转到走廊。其中一个黑瘦子举着手机,问你是不是管市长,还说出了我的手机号。我很奇怪,问他们是谁,他们说‘刚打电话呀’,我随口就问‘大铃铛’在哪。

    举手机那小子低声说着‘我告诉你’,就走了过来。以为他为了保密,我还特意支楞了耳朵。不曾想,他一巴掌就过来了,打的我耳朵‘嗡嗡’作响,眼冒金星。然后不由分说,那俩家伙边打边骂,骂什么‘显人有显报’、‘叫你抱臭脚’,还骂‘出头椽子先烂’、‘断人财路,必遭报应’、‘一方一方打,你个十三*点’。我一听这话,知道是那帮人的打击报复,后悔刚才不该出来。那家伙所谓的‘说话方便不’,就是引我出去的,我太傻了。当老师、同学到场时,我说过一两句话,就什么都不知道,等我醒来已经在医院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肯定是专门设计,已经掌握了你的出行时间、地点,是有预谋的行动,你也是防不胜防。”安抚过后,楚天齐又问,“对了,你记得那两人的样貌吗?现在病房保护是怎么做的?”

    “门外安排了两名警察。我记得那两人的样貌,一黑一……”说到这里,管丽颖低声转变了话题,“我听着好像是何阳市领导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好好养伤。放心,咱们的打不白挨,我一定给你抓到凶手。”低声说过,楚天齐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想了想,楚天齐在电话上又重新拨打了一个号码。电话一通,直接说了句“马上来我这”,便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孙廷武出现在楚天齐办公室。

    敬礼问候之后,孙廷武说:“市长,您找我?”

    楚天齐直接问:“管丽颖副市长被打的事,你知道吧?侦破工作到什么程度了,市局都做了哪些工作?”

    孙廷武点点头:“知道。凶手也太猖狂了,光太化日之下殴打政府领导,不严惩不足以震慑。我在听到消息后,第一时间向当地警方下达命令,要求他们务必全力破案;同时召开市局班子会,专门研究这个案子,准备必要时派人督促、帮助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,市局就要派人督促,也不要弄所谓的帮助了,直接接手这个案子吧。”楚天齐说的很随意。

    孙廷武很是不解:“市局接手?我觉得还是由何阳警方为主,市局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们破不了案。”楚天齐摆摆手,“案发现场周边摄像头坏掉,餐馆存储硬盘适时丢失,出城摄像头再次坏掉,可能这么巧吗?光出警就用了四十多分钟,到目前也没有一点线索,这样的局长不称职,必须换掉。”

    “换掉局长?”孙廷武就是一惊,“何阳局平时工作很不错,局长能力也很强。就是这次反应有点慢,也是事出有因,摄像头的事我正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孙局长,县级市常委副市长被打,他们竟然反应还这么迟缓,要是普通百姓会怎样?”楚天齐质疑后,把球踢了过去,“这事市委、市政府主要领导都非常重视,要不你直接向二位领导去汇报?”

    玩笑?向市委书记、市长汇报?那不是自找麻烦吗?孙廷武当然不能接这话,便又提出了另外的理由:“何阳市是省管市,定野市局对何阳市局局长任免的话语权很小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你不是话语权小吗?我来帮你。像这种阳奉阴违的人,想换掉还不容易?”楚天齐说着话,嘴角挂上了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孙廷武心里“格噔”了一下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