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九百二十八章 市局突然出手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定野市公安局小会议室。

    副局长、党委委员已经悉数在场,人们在小声议论着,议论着这个临时通知的会议,议论着可能与之有关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吱扭”、“咣当”声响过,局长孙廷武最后一个走进会议室。

    刚才还叽叽喳喳的声响,瞬间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人们都静了下来,局长走动的声音就显着格外的响。

    “咚”、“咚”的声响,再配以局长的脸色,人们知道这个会得小心了,小心被当成撒气筒。

    也难怪,得力干将说换就被换,放到谁身上都不舒服,何况还是小秘书到访的第二天,这分明就是打脸嘛!打脸能不疼,能好受?人们在以自己的思维揣度着孙廷武。

    来在主位坐定,孙廷武目中射*出两道寒光,从在座每个人脸上扫过。

    这些人立即收起心中腹诽,眼观鼻,鼻观口,把最正面的外在展示给局长,生怕被对方看出“存心不良”。

    收回目光,孙廷武缓缓的说:“各位都有几个手机号?”

    什么意思?人们都不明白局长意思,但还是给出了回复:

    “两个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两……三个。”

    孙廷武摆了摆手:“一共几个号我不关心,但是现在带几部手机,必须全都交出来,会议结束后再行归还。”

    交手机?这是要整事节奏呀,整什么事呢?人们心中不免狐疑。

    “再说一遍,全都关机,交出来。收呀。”说着话,孙廷武瞪了眼。

    瘦子警察看到局长瞪自己,这才醒过神来,赶忙站起身,从旁边拿过一个文件筐。重新回到会议桌旁,率先关掉自己两部手机,放到筐内。然后把筐伸向旁边。

    尽管心中不解,也难免忐忑,但这些人还是乖乖按要求交出了手机。

    在轮到孙廷武时,他把唯一带的手机放到桌上,调成了静音:“我这个留下,谨防领导找。”

    对于局长这么做,人们都没意见,历来都是这样的规矩。

    “咳,咳。”重重咳过两声,把众人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,孙廷武开了腔:“同志们,今天开会,就一件事,督促打击收取石料场保护费一事。”说到这里,他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是这事?这有些出乎众人意料。这个转变太快了。

    近半个月以来,人们早都看出来了,局长分明就是在拖,在应付楚天齐,大伙自也是这么配合的。怎么现在又忽然督促起来,还把手机也收了,难道是受那事打击?这骨头也太软了吧,不就是拿掉一个下属吗?

    该不会又是做样子吧?不对呀。现在关门闭户,还把手机都收了,这么做样子的话,谁能看的见?

    众人的心思尽收眼底。没说之前,孙廷武已经猜到了这些家伙会怎么想。不由得暗叹一声,继续说:“从上次视频会议进行布置,到现在已经两周多过去,各地打击进展如何,汇报一下。”

    副职们面面相觑之后,按照以往的汇报顺序,汇报了一番。

    虽然提前不清楚是什么议题,但就那点事,人们都在脑子里装着,很快便汇报了各自分管的那一部分。

    听完人们汇报,孙廷武的脸色又冷了好多,语气也很严厉:“半个多月过去了,就这么一点儿事,进展竟然如此缓慢,好多地方几无进展,纯属推诿应付。我不满意,很不满意。”说到这里,孙廷武抬手,连着敲击了几下桌面。

    你不满意?是楚天齐不满意吧?个别人大着胆子,在心中腹诽着所有人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公路工程事关国计民生,是重要的基础设施建设,而石料是其中最不可或缺的材料。石料价格高低直接关系着材料成本,也关系着整个工程造价,进而对工程质量也有着直接或间接的影响。302公里路面塌陷一事刚刚发生不久,现在调查还未完全结束,但有一点是明确的,出事标段整个材料成本高出预算值过多,是导致偷工减料的诱因,是发生塌陷的罪魁祸首。而我们现在要做的,就是提早打掉这个罪魁祸首,防患于未燃。这是利国利民的事,也是利家利己的事,局里已经做过统一安排,可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坚决彻底的执行呢?为什么?”孙廷武再次敲击起了桌面。

    问谁呢?你问谁呢?这是所有人心里的声音,但也只能在心里说。

    孙廷武继续道:“关起门来说,这就是失职,严重的失职。同志们呐,失职呀,知不知道?我现在丑话说到前头,这阶段的不作为我就不追究了。但是从现在开始,必须按照上次分工,不折不扣立即执行会议要求,全面彻底打击非法收取保护费一事。谁完成不了,谁完成的不好,就打谁的板子,到时可别说我提前没通知。尤其要强调一点,如果谁提前走漏了风声,就按违反组织纪律最严重的等级处理,希望大家好自为之。”

    我的妈呀,这次可不是做样子,是要转嫁责任呀,可得千万小心了。人们都在心中暗暗告诫自己。

    “现在是上午十一点三十分,统一行动时间是中午十二点三十分。这样,现在把手机给你们,就在这个屋子里,立即以进行警务演练为理由,做安排准备,到时统一下命令。午饭就在这吃吧,让食堂送来,行动结束再离开。”说到这里,孙廷武的声音又森冷了好多,“还是那句话,如果谁提前泄露消息,就按违反组织纪律处理。届时局里会专门调取这一时段通信记录,包括通话、短信、电子邮件、QQ等一切记录。”

    妈的,这也太那个了吧?这分明是等着向某些领导汇报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快下班时,李子藤敲门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径直来在办公桌前,李子藤说:“市长,公安局孙局长要向您汇报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那得你排时间吧。”楚天齐依然没有放下手中的水笔。

    李子藤道:“孙局长说事情紧急,非常重大,希望今天向您当面汇报,他已经来这等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,他希望?学会耍肉头阵了。”楚到齐“嗤笑”过后,又说,“那好,既然事情重大,就有请孙局长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应答一声,李子藤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很快,孙廷武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还是敬礼问候:“市长好!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楚天齐淡淡的问。

    孙廷武道:“市长,中午十二点三十分,市局再次组织了集中打击收取保护费一事,目前第一阶段战斗已经结束,第二阶段还在进行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说的十分紧急的重大事项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孙廷武点头回应,“打击收取保护费行动,是市长您亲自部署的事情,也是市局严厉督办的事项。早打击一天,就会为企业节省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直接打断:“这事已经部署十六天,一直没什么进展,这就是你说的十分紧急?之前又是谁说,各地情况不同,要因地制宜,因时制宜,因事制宜,要逐步推进?”

    孙廷武直接承认:“市长,那些都是我说的,是我错估了形势,对整个形势的严峻性认识不够。现在我已经认识到错误了,这才在今天又统一进行了督促,还望市长能给我改错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孙局长,我发现你还真是个人物。短短四个月时间,你已经不止一次反复了,而又能够以退为进,真是谋略高手呀。”楚天齐讥讽着,“这次又能坚持多长时间,下次会在什么时候反复?”

    “市长,我错了,我愿意接受您的一切处罚。”孙廷武说的很干脆。

    “人物,真是个人物。”楚天齐感叹着。

    “市长,这是第一阶段收获成果。”孙廷武说着,取出一张纸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伸手,而是就那样冷冷的看着对方。

    孙廷武则双手举着纸张,就那样弓着腰。

    过了足有五分钟,楚天齐再次说话:“放那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孙廷武应答着,把纸*工整整放到桌上,正面朝向了楚市长。

    楚天齐扫向那张打印的纸张,纸上以县、市、区分单位,分别列出了各自抓获的骨干分子,收缴的赃款赃物等。可能是提前没有泄露消息的缘故,个别县成果比成康的还大,尤其何阳市除了一名骨干不在场外,其余全都抓获归案。

    看过纸上内容,楚天齐摇摇头:“这还不行,必须连根拔起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第二阶段任务就是重点追捕这些漏网之鱼,不惜一切代价把他们绳之以法。同时公安部门配合当地交通局,保证在三日内,各地石料价格全都回归到正常水平。”孙廷武做了进一步承诺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接这个话头,而是继续追问着:“管市长被打一案,什么时候告破?”

    孙廷武说:“市长,现在局里已派刑侦副局长暂代何阳局局长,主持何阳局工作,亲自主抓管市长被打一案。我还需要根据进展情况,给出破案时间,请您理解。但我保证,一定以最快时间破案,我会一直亲自督促跟进,绝不推诿。”

    “你走吧。”楚天齐摆了摆手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