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九百三十三章 绝不食言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晚上睡着的偏晚一些,早上起床也就晚了,吃完早点便到了上班时间。

    可能是起的较晚缘故,也可能是工作内容较多,没干几件事呢,便十一点多了。

    送去一拔客人后,李子藤过来请示:“市长,您看孙局长那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好吧,让他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李子藤答了声“好的”,退出屋子。

    不多时,孙廷武推门进屋。来在办公桌前,抬手敬礼:“市长好!”

    楚天齐微微一笑:“耽误孙局长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放下右手孙廷武点头回应:“不耽误,不耽误,市长忙的都是大事,我等着是应该的,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其实早上刚一上班,孙廷武就和李子藤进行了预约,楚天齐让对方上午等着。结果孙廷武刚九点就到了,但楚天齐接待了好几拔人,却对孙廷武的等待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“有事吗?”楚天齐问的很随意。

    “市长,谢谢您,谢谢您帮了我的大忙,帮了市局大忙。”孙廷武言辞肯切。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:“我帮了忙,自己怎么不知?”

    知道对方在装象,孙廷武便直接挑明了:“我们苦寻数天没有任何进展,市长却在昨晚派人把打人凶手捉拿归案,真让我等佩服的五体投地。虽然我自诩三十年警龄,也做警务管理多年,可是在市长面前,就好比一个新入警的小警员,不,门外汉。以后我一定全心全意服从市长领导,认真虚心向市长学习,还请市长不要嫌弃我这个学生,我虽然天性鲁钝,但学习的态度还是认真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抬手示意:“别,别,我自认没有为人师的实力,更不敢指教老警察。”

    明知可能会热脸贴冷屁*股,但刚才那些肉麻话还得说。现在对方果然不买帐,孙廷武也就不再纠缠这个话题,而是直接汇报起来:“经过对那二人的审讯,两人交待了殴打管市长的前因后果。那两人一个叫三迷糊,另一个叫四泥鳅,正是在逃六名非法收费骨干中的二人。据他们交待,二人根本不认识管市长,是受一个叫‘独龙’的指派,‘独龙’也是六人之一,而且是市级二骨干之一。

    提前一天,‘独龙’电话指挥他俩,要他俩教训一个人,并提前赶到何阳市待命。两人奉命赶到何阳,住到了郊区的一户人家,这户人家是‘独龙’指定的。这家只有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,男人姓饶,具体姓名二人并不知晓,也不知该人的其它信息。但当他们赶到时,车辆已经准备好。

    第二天,也就是他俩行凶的那天早上,饶姓男人给了他一个信封,信封里有一张纸、一张照片、一张手绘地图。纸上有餐馆的名字,有管市长的手机号码,有这次行动内容,有注意细节。照片是管市长的,手绘地图是行动的整个路线图,从去餐馆,到出逃,再到栖身都有,地图底部还有相关备注。

    按照路线图指示,二人到了餐馆,观察了地形。然后三迷糊先是给管市长打电话,按设计好的台词骗出管市长,直接进行殴打。待管市长老师、同学赶到时,立即逃离餐馆,按设计好的路线驾车逃跑。

    在出城十多公里后,正好处于监控盲区段,两人拐入何家沟,一直把车开到沟里的一个土洞内,然后人从车里出来,把洞口从外面封死。这个土洞位置,对汽车的处置,都是那张纸上交待的,包括封洞的石料、黄土也是提前备下的。

    何家沟的人家早就在前些年整体搬迁,都搬到了何阳市里,但那里的所有房屋都在,一共十多家,全归政府所有。只是好多年过去了,那里房屋一直都在,全都闲置着。于是最东边那处房子,就成了三迷糊和四泥鳅栖身的地方,房子里竟然有地洞,地洞里竟然有吃穿用度。据二人交待,所有安排都来源于那个信封里的纸张,老姚说这些都是独龙设计的。

    两人在洞里隐身期间,哪里都没有去,吃住在地洞里,而且地洞通风很好,就连方便都有专门区域,并不怎么受罪。独龙曾交待二人,不要主动和他联系,也不要和任何人联系,有事会找他俩。可是十来天过去了,也没人和他俩联系,吃的也仅能再维持两三天,两人心里就有些起急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,两人正在洞里钻着,三迷糊手机却响了。只是地洞里信号实在弱,两人就走出地洞,从假水缸洞口处钻出来。当他俩出来的时候,发现有两个黑影站在屋里,其中一个黑影正打着三迷糊的电话。就在三迷糊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两黑影一齐出手,直接把三迷糊、四泥鳅打翻在地,两人根本就没有反抗的机会和能力。然后就被封上嘴巴、捆成‘粽子’,装进了麻袋。

    在麻袋里,那二人被告之,要如实交待殴打管丽颖的事,否则绝没好果子吃,就是独龙也救不了他俩。之后二人只觉着迷迷糊糊,好像是坐在车上移动,再睁眼的时候,已经到了公安局门口,已经见到了我们。

    在对二人审问后,警方立即赶到到了郊区那处院落,没有见到饶姓男人。另两路警察赶到何家沟,取出了土洞中的汽车,也到二人藏身地洞仔细搜查。在这几处,警方搜集了可能有用的东西,正在进行分析、整理,希望从中找出更有价值的线索,目前还没有什么发现。”

    听着整个过程,楚天齐暗暗感叹:真是魔高一尺,道高一丈。设计如此精巧的诡计,在某些人面前竟然如此不堪一击,岳继先等人确实够厉害。

    楚天齐让岳继先关注此事,也是在和李子藤去何阳的那次。当时楚天齐给了岳继先两个任务,一是保护李子藤,二是暗中调查管丽颖被打案。除了那天去何阳,岳继先一直在单位,可却漂亮的完成了这个任务。

    而孙廷武在回想整个过程的时候,却不如楚天齐这样坦然,他只觉得细思极恐。他清楚,昨晚抓贼的人绝对是楚天齐安排的,这不需要怀疑。可楚天齐一直没有离开市里,自己也是昨天上午对他将军,但人家竟然在当晚就让人把凶手抓了,关键是凶手躲避的还那么隐秘。凶手被抓后更是竹筒倒豆子,全部交待,看样子没有丝毫隐瞒。还有一点,昨晚送凶手的人和车竟然抹掉了可能暴露身份的所有痕迹。这太不可思异了,但这却是活生生的事实。

    静了一会儿,见对方不再说话,楚天齐开始问话:“除了这件事,三迷糊、四泥鳅交待了多少收费保护费的事?”

    孙廷武回答:“他俩主要负责何阳及周边两县非法收费,平时并不固定在某地,直接上级就是独龙,再往上就不清楚了。至于他交待的一些以前经历,与我们掌握的完全一样,没有什么新内容。他俩手里以前还多少有一些经费,自从市里开始打击时,经费也被独龙收回了好多,平时手里也就够两、三周开支的。”

    “管市长被打,破案进度一推再推,主要责任在谁?”楚天齐再问。

    孙廷武并没好好想过这个问题,只得给出了含糊的答案:“这个……何阳市的治安管理存在漏洞,何阳市局班子履职不力。市局这一块也有责任,我这个局长工作也没做好。”

    “定野市局与何阳市局当然有责任,但是如果按时打击非法收费,三迷糊、四泥鳅就可能早些落网,最起码不敢顶风作案,那么管市长的打是可以避免的。”楚天齐看着对方,又冷冷的问了一句,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孙廷武老实回答:“是。这个责任主要在我,是我三心二意,才导致打击非法收费停滞,也才导致管市长被二人所打,我愿意接受市长您的任何惩罚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是……”楚天齐很想继续深层追问,不过还是忍住了。有些事虽然已经是昭然若揭,但在某些时候还是不捅破为好。于是他又换了话题,“对于追捕漏网之鱼,对于管市长被打案,有何打算?”

    孙廷武道:“警方要继续追捕独龙等四人,要一直追下去,务求把这些坏水清除干净。追捕独龙可能需要费些时日,现在既已抓到三迷糊、四泥鳅这两个直接行凶者,我想着先要对管市长有个交待,对成康市有个交待,也要给定野市有所交待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表态,而是说出了另一件事:“你也听出来了,警方出警迟缓,才让那二人有了从容逃遁机会。凶手竟然能够依据提前设计的路线,巧妙逃开电子监控,这些事情要是没有内鬼绝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是,肯定有内鬼。我向市长保证,一定查出内鬼,绝不护短,如果完不成任务,我情愿接受一切处分,包括免职。”孙廷武神情极其严肃。

    盯了对方足有一分钟,楚天齐缓缓的说:“孙局长,对于你刚才表态,我愿意相信,你可不要食言,我可是说到做到。”

    “绝不食言。”孙廷武给出肯定回答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