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八百三十六章 泄露行踪始于他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第二天,一个重磅消息传遍了新合市,也传遍了下面的各个县:市委常委、政法委书记邹泰被有关部门带走了。其实在昨天晚上,这个消息已经在一定圈子传开。

    市委常委、政法委书记是市委高级领导,是十一人权力核心层之一。近十年内,新合市没有一名这个级别的人员落马,邹泰的被带走自然倍受关注,落马只是早晚的事,也许很快就会有官方消息。

    对于邹泰的被带走,各种说法此起彼伏,莫衷一是。有说是因为贪污受贿,有说是牵扯到了其他经济案,还有说好像是牵涉到了秦秀的案子,好像静河区常务副区长兼区政法委书记秦秀咬出了他。好多人都认可了被秦秀咬出一说,也觉得秦秀受儿子牵连,接受相关部门调查很正常,但对于其中的细节却并未猜到点上。

    做为对邹、秦被查情形了解为数不多的人员之一,楚天齐却没心情传递这些东西,他现在急着要在短时间内做好多事情。

    听完刘拙的汇报,楚天齐没有对传言表态,而是讲说了其它事情:“刘拙,马上就到元旦了,一年即将过去,新的一年也不远了。元旦和春节也仅差一个月,期间时间会过的更快,事情也会更多。前几天我让你总结的一些事情做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刘拙立即回答:“县长,我已经都总结出来了,这几天看您事情挺多,就没有拿过来,想着缓几天再报给您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这么考虑,我这一天的事情就没完,要是等我闲下来的时候,你这些东西就报不成了。”楚天齐笑着说,“这么的,趁着现在没人打扰,你马上给我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答应一声,刘拙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很快,刘拙拿着一沓纸张来了。

    接过这沓东西,楚天齐大致翻了翻,然后又快速浏览了一下,笑了笑,放下纸张。

    看到县长的神情,刘拙有些不踏实,便问道:“县长,是不写的不行,您指出来,我马上回去认真修改。”

    “秘书工作年度总结写的不错,非常不错,内容非常饱满。关于政府办工作总结,也写的很好。可能是我没有交待清楚的原因,你不但要总结今年的工作,也要总结你整个的秘书工作,还要把管理政府办期间的心得都写出来。当然了,已经写出的这些内容,是公共作业,到时需要上交,刚说的这些东西是给你自己留着。另外,我这阶段事情实在是多,你也帮着我做一下总结,就按照那天我让你帮着整理的那份提纲来。还有,”说着,楚天齐从抽屉拿出一张单子来,递了过去“这些事项都是我想到需要重点关注的,只是我没有时间细弄,你要把细项弄出来,需要特别关注的地方,要帮着进行标注。”

    接过单子,看着上面的内容,刘拙神情很是凝重。

    注意到对方神情,楚天齐道:“怎么,有困难吗?是不也没时间?那你就得加班加点弄了,多占用一些休息时间吧。”

    刘拙回答:“不是时间的事。就是这些都是从您的角度来弄,我怕我自己弄不好,站位根本达不到您那个高度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笑了:“放心,你拿的是秘书工资,我怎么会要求你做县长的工作呢?你就尽量站到我的位置去写,能写成什么程度算什么程度,然后你发给我,我再进行适当调整,那样也能省好多事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刘拙缓缓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这份单子还是前几天拉出来的,也许不太全。你在弄的时候,看看还有什么需要考虑进去的,就可以直接先写上,到时标注并告诉我就行。这份东西,最终也是需要留档的。另外,你再从我个人角度,看看有什么事情没有做完或是需要我继续关注的,你也给我专门罗列一下,这个有条目和重点就行,反正我自己看,也不用行文上报。”楚天齐又补充了这些内容,“先去忙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应答过后,刘拙带着深深的疑惑,离开了县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看着那个离去的心思忡忡背影,楚天齐轻轻的笑了。

    很快,楚天齐收住笑容,拿起固定电话拨了出去。电话一通,直接道:“我是楚天齐,下午两点,到我办公室。”

    结束这通通话,楚天齐马上又重新拨打了一个号码,内容同上,只是时间点不同。这样的类同电话,他一连打了好几个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两点整,杨福瑞到了县长办公室,从文件包里取出一份文档递给了过去:“县长,这是根据您要求,我做的工作汇报。”。

    楚天齐接过文档,让对方在对面就座,简单翻了翻,然后点点头:“大致浏览了一下,基本没有官话、套话,很好,这个等我下来再看。杨局长,我现在就想听听师生安全方面建设工作,只听干货。”

    “好,县长。”杨福瑞点头应承后,讲说起来,“针对师生安全,我们做了九方面制度要求,分别是:门卫安全管理制度、放学安全制度、课堂教学制度、课间安全管理制度、设备设施安全检查制度、用水安全制度……”

    听完杨福瑞对九大安全制度的解读,楚天齐郑重的说:“很好,考虑的很全面。一定要严格按照制度不折不扣的执行,安全无小事,尤其学生大多为未成年人,安全保障更不可小觑。”

    “县长您放心,我杨福瑞以人格保证,绝不敢忽视安全制度教育和保障的落实。”杨福瑞神情和语气也很郑重。

    “你对工作认真负责态度没得说,也正因此,才让你来负责全县教育工作。我只是提醒你,无论任何事情,只要是遇到和人身安全的冲突,都必须为其让路。”楚天齐叮嘱着。

    杨福瑞不禁脸色微红:“县长,再也不会发生类似雷击帐篷事件了。那件事后,我进行了深刻、认真的反思,孰轻孰重能拎得清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反倒脸上出现了笑模样:“老杨,我明白。现在电脑配备情况怎样?还有哪些学校需要再加大一些投入?为什么要加大?”

    “关于电脑配备情况,我这里做了个表格,按已经配备、亟需配备、可缓配备等进行了标注。”说着,杨福瑞从公文包又拿出一张纸递了过去,然后*进行着说明,“前三所小学,到目前为止,仅是在这两次捐赠中配备了……”

    就这样,楚天齐与杨福瑞一问一答间时间很快流逝,只到刘拙进来提示,才结束了谈话。

    在杨福瑞出门后,曲勇随即进门。

    看到曲勇,楚天齐笑着说:“曲书记日理万机,让曲书记久等,实在礼数不周,敬请见谅。”

    本来已经按照县长吩咐就座,听到县长如此说辞,曲勇赶忙起身,站的笔直:“县长,和您的工作强度比起来,我那工作简直就可以称之为十分轻松了。”

    由于和曲勇接触比较早,还曾经无意中知晓曲勇的私事,楚天齐和对方私下说话比较随和,于是招招手:“曲书记,我是据实而说,不必多想。我今天找你来呢,就是想了解一下近期乡里工作,尤其想知道对肖月娥、贺国栋流毒的清除情况。”

    曲勇重新坐到椅子上,汇报起来:“县长,经过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拨约见进行完毕,楚天齐靠在椅背上,伸了个懒腰。还别说,中午不休息,又连续坐了几个小时,身上还真有些乏累。

    抬手看看表,快下班了。但楚天齐却没有要下班的轻松,他只感觉到时间不够用,而且已经在想着晚饭后的加班内容了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看到屏幕上号码,楚天齐略一沉吟,接通电话,恭敬的说:“陈书记,您好!”

    “天齐县长,向你通报一下案件进展,秦秀已经交待,是邹泰把你下乡的消息透露给他的,他又和秦博昭讲的。秦秀的这部分交待,也和你们提供的那份父子对话录音相吻合。”手机里的声音透着和蔼。

    楚天齐故意避开已经知情这个细节,而是直接道谢:“谢谢陈书记的关注和督促,正是有了您的大力支持,案件才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取得重大突破。”

    对方显然对奉承话很受用:“都是同志们努力的结果。”停了一下,手机里又传出声音,“你知道邹泰怎么说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楚天齐回应。

    “邹泰说,他是和一个人特意打听的,那个向他通报你行踪的是乔金宝,泄露行踪始于他。”对方给出了答案。

    这个答案也在楚天齐的几个预测结果之中,但是当他亲自听到的时候,还是感觉多少有些意外,意外乔金宝怎么会向邹泰讲。按说乔金宝应该知道邹泰与秦秀的关系,而秦博昭可是一直被警方追着,乔金宝应该也清楚呀。简短过了一个脑子,楚天齐马上说:“是吗?这我可没想到。”

    对方并未核实楚天齐的话,而是继续道:“市纪检人员已经到了你们县城,很快就会向你通报此事,然后带乔金宝配合调查。这么一来,县委书记位置可就空缺了。”

    明白对方的意思,楚天齐没有任何迟疑,马上换了一个话题:“书记,我正有一件事,想要麻烦您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