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 算你有种。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在众人目光注视下,“帕萨特”汽车冲出警务指挥中心大院,向着县城东南方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收回目光,胡广成道:“刘主任,你和小岳去哪?我让车送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在这,去哪都不踏实。”刘拙回应着。

    “我回单位,自己回就行。”岳继先说完,已经转身走去。

    虽然岳继先的回复也在情理之中,虽然他在不在这里,对整个事件都没影响。但现在这种情形下,他还是这样回复,也太冷静了,冷静的近乎冷酷。

    到底是乔金宝的人,平时看着还对付,关键时候根本靠不上。此时刘拙等三人都是这种看法。

    后半夜的县城街道上,早已车去人无,“帕萨特”汽车就像离弦之箭一样,向着县城东南方冲去。短短的六、七公里路段,根本就不够“帕萨特”跑的,很快便驶到了省道‘三二九’线上。

    虽然刚才楚天齐把车开的飞快,但他一直加着小心,担心突然出现异常状况,也担心伤到无辜行人。现在驶上这条省道,路上积雪又厚了一些,他的小心更甚,车速也适当降了下来,毕竟这里四周漆黑一片,更要防止紧急情况出现。

    果然,汽车在省道上行驶二十公里左右时,出现了状况,右前方停着的一辆无牌照越野车忽然亮起双闪,还鸣起了喇叭。

    楚天齐驾驶“帕萨特”,径直向那辆汽车冲去,离着还有不足十米时,才“吱”的踩上刹车。汽车滑行出一小段,离着那辆汽车仅仅半米左右时,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越野车后车门打开,两个捂的非常严实的人从车上下来,径直来在“帕萨特”驾驶位旁。其中矮个伸手敲击着玻璃:“也不看着点,差点撞车上。”

    “路滑,不好刹车。”楚天齐讲说了借口。其实他是故意这么做的,想要试探一下那辆车,但什么也没试探出来。

    “下车,接受检查。”矮个继续敲着车窗玻璃。

    “检查什么?凭什么检查?”楚天齐反问着。

    “少费话,赶紧下来,我们就是专门检查这辆车的。”对方语气很冲。

    简单几句对话,楚天齐已经确认,这两人就是那帮家伙中的成员。他拔掉汽车钥匙,走下汽车。

    那两人一点都不客气,中等个用手电照亮并负责警戒,矮个则打开车门,在前排后排搜了个遍,还专门看了车底。

    “打开。”小矮个敲着后备箱,命令着。

    “那里边能有什么?”楚天齐没有立即打开。

    “少费话,让你开你就开,要不就别想走,后果自负。”小矮个提出警告。

    楚天齐摇摇头,叹口气,上前打开后备箱。

    后备箱除了一个空着的整理箱,除了一个千斤顶、一个洗车刷子和一套候理工具,再无他物。

    小矮个看过汽车后,又在大个子身前身后扫视一番,才挥了挥手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在对方搜查和审视的时候,楚天齐也在审视着面前这两个家伙。可这两人捂的紧紧的,除了双眼露出以外,整张脸都裹着,包括口、鼻。

    没有发现有用线索,楚天齐回问着:“让我往那走?”

    “那我不管,我们就管搜车。”小矮个说着,不耐烦的挥了挥手,“快走,快走,少费话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不再啰嗦,而是回到车上,驾驶汽车,继续向前驶去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急忙拿起手机一看,并不是对手打的,而是李卫民号码,便赶忙接通了。

    手机里立即传出声音:“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楚天齐如实回复:“他们已经来电话,让我开车前去见面,我正在路上。”

    “我刚才看了一下琦琦衣柜,她今天应该是穿着粉色羽绒服。那个定位图上,她的手机还在那个位置,一点都没移动,也一直打不通,我怀疑很可能人、机分离了。你一定要小心、谨慎,我相信你。孩子,等着你俩平安回来。”说到这里,手机里没了声音。

    稍一楞神,楚天齐赶忙删掉了所有通话记录和短消息,也删掉了电话薄里的所有联系人,还特别点了一个设置项。

    手机又响了,这次是隐藏号码。

    楚天齐摁下绿色按键,没有立即说话。

    手机里传出变声的话音:“走到‘302’公里处,向右拐,走乡道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让我到哪?我要听她声音,我……”话到半截,楚天齐停下来,因为手机里早没动静了。

    缓缓开动汽车,注意着路旁的公里桩,很快便看到了“314”字样,看来离拐弯仅剩十二公里了。又提了些速度,“帕萨特”向前驶去。

    “313”

    “312”

    一个个数字从车旁掠过,不多时,在过了“302”几十米的地方出现一个路口。楚天齐向右打轮,“帕萨特”拐上了岔路。

    相比刚才省道上的帕油路,乡道的路况差了好多。尤其在雪水作用下,砂石路上尘土已经形成泥疙瘩,沾在轮胎上,打在车底下,发出“吧嗒”、“吧嗒”的声响。这么一来,就慢了好多,顶多十五、六公里的路,也差不多花了半个小时。

    前方路口处,又停着一辆无牌照越野车,越野车双闪亮起,又有两人下车检查。两人同样捂的严实,同样把车里车外检查个遍,才放行。和刚才所不同的是,其中一人说了句“上‘875’国道,然后左拐”。

    按照对方的要求,楚天齐左拐,上了国道,还特意看了下公里桩。他发现,离李书记发来的那个位置仅剩三十一公里,方位也正是县城西北方。

    汽车以尽可能快的速度前行着,离着定位的那个位置也越来越近,楚天齐尽量平静下去的心情,又紧张了一些。他既担心俊琦生命安全,也担心她受到什么伤害,更担心对方当着自己面羞辱她。

    不能紧张,不能紧张。心中默念着,楚天齐强迫自己静下来,盘算着如何应对接下来的情景。

    五公里,

    三公里,

    一公里,

    那个位置越来越近,但手机却没有响起,楚天齐不禁疑惑,疑惑位置是否准确。他不是疑惑李卫民的定位不准,而是怀疑是否刚刚位置又有了变动。

    正考虑着要不要打电话询问时,手机又响了起来,还是隐藏号码。

    “怎么走慢了?”手机里满是质疑。

    “这要走到什么时候?我车上的油不多了。”楚天齐停下车,给出理由。

    “别着急,已经帮你考虑这点了。在你右前方会有一间小破屋,小破屋后院有摩托车,你把汽车停那,骑摩托车来。另外,把手机放破屋子里,有几部都放下,不许耍滑头。”对方直接命令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“哼”了一声:“让我交出手机,你怎么和我联系?你们的摩托车做了手脚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到破屋子放手机的时候,你拿起桌上那张纸,上面会告诉你怎么走。”对方说到这里,手机里又没了声音。

    “妈的。”骂过之后,楚天齐马上发出了两条短信,都是同一内容:手机马上就会不在我手,应该会放到那个定位位置,请勿再联系,有事我找你。他这两条短信,一条发给李卫民,一条发给了乔海涛。接着又给乔海涛补充发了一条:汽车也会放到那。

    楚天齐继续驾车前行,很快就看到了右侧那间破屋子。于是他删掉已经发送成功的短消息,把汽车靠过去,停下来。

    观察了一下车外情形,楚天齐快速下车,到了房子东侧,小心的绕到房子后面。后面果然有一个用石头堆垒的院墙,院墙留着豁口,院里有一辆摩托车。

    转到小屋前方屋门处,楚天齐用刚刚捡到的石块,在屋门上砸了一下,并迅速跳到远处。

    屋门应声而开,黑乎乎的小屋里没有任何异常响动,也没有暗器或人员出来。谨慎的摸过去,迅速打开手电照进屋内,只看到一块狭小的空间和泥巴糊的后墙。慢慢来在屋门近前,已经看清屋里确实没有埋伏,也没有其它布置。楚天齐走进小屋,果然发现破桌上有一张纸,简单浏览一下内容,把手机放到了桌上。

    拿着纸张,用汽车换上摩托车,又仔细看了一遍上面所做的三处标记,楚天齐驾驶摩托,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走出大约五公里,楚天齐向左侧岔道拐去,这是图示上的第一处标记。岔道是慢上坡土路,比先前的乡道还要泥泞,也滑了好多。所好路段不长,就到了第二个所示标记处,楚天齐又骑车向右拐去。泥泞前行一段后,到了第三处标记,到这里的时候,摩托车是没法走了。刚才虽然一直道路泥泞,但一直是慢上坡路,而现在变成了石头台阶,任谁也开不上去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知道,这很可能就是对方故意设置,就是逼着自己弃车步行。但现在这种情形,也没有更好良策,只能是按着对方要求去做。于是停下摩托,装上钥匙,步行拾阶而上。

    台阶上坡路更窄,确实也没法行车,周围光秃秃的,尽是石头,没有树木。

    一边前行,一边观察着地形,在走出大约一公里左右时,前方出现了一处院落,院落东侧有一片小树林。

    离着院门还有一小段距离,院门忽然开了,同时一个声音传了出来:“你还是来了,算你有种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