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八百三十八章 你嫁给我吧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列车已经进入*站,*站是本次行程终点站,请大家检查行李物品,做好下车准备。”忽然响起的广播声,打断了楚天齐的思绪。

    转头看向车外,注意到并不陌生的环境,确实离车站很近了。楚天齐收回目光,从行李架上取下了几个礼品盒子,这几盒东西是他专门带给爷爷和老叔他们的,是他让刘拙在自己开会期间帮着采买的。

    在今天开完政府常务会议后,已经是中午时分了。楚天齐去食堂吃过午饭,便向刘拙安排了一些事情,进行了必要的嘱托。随后柯扬、乔海涛等人也过来,又请示了几件事情,楚天齐都做了妥善的安排,并嘱咐柯扬主持好近几年的政府工作。

    下午一点,楚天齐又专门到了县委楼,召集其他九名常委,向他们讲说了休假的事,也简单进行了嘱咐,并请安可为临时代为管理县委工作。现在县委书记被纪委带走,县长主持会议天经地义,加之正是敏感时期,人们对县长的安排都没有任何疑义,尤其平时唱反调的安可为更是谦卑至极。

    两点的时候,楚天齐离开县党政大院,由岳继先开车送到市里,坐上了四点半途经新合发往*的特快火车。

    汽笛响过,火车稳稳停在了站台上。

    拎起几个盒子,挎好挎包,楚天齐随着人流下车、出站。

    打上一辆出租车,楚天齐直奔老宅方向而去。在巷口下车,提着盒子,奔向那个宅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以前不同,现在到老宅,不用人带着,直接扣门就能进了。

    晚上九点多,楚天齐进了徐家老宅,直接到了老爷子房间。

    看到大孙子进屋,徐大壮非常高兴:“大孙子,你怎么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回来看看爷爷。”楚天齐说着,坐到了爷爷旁边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快让爷爷看看。前几天见你,瘦的简直脱了相,这两天好点没?”慈爱的端详了一番,徐大壮点点头:“嗯,这次比上回强了,就是还有点睡眠不足。年轻人更要注意休息,岁数小不觉得,上点岁数病就找上门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这么大男人,正当年。”楚天齐说着,在自己前胸捶了捶。

    “男人体质是好一些,女孩子体质就弱多了。你看这一周多过去了,在医院也住了好几天,琦琦还是眼窝深陷,脸色发灰,整天无精打彩的。也难怪,平时哪受过那个罪,一个女孩子吓也吓的够呛。还好……”叨叨到半截,徐大壮忽道,“去看琦琦没?她太的憔悴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没有。那不包还没往屋里放呢。”楚天齐说着,抬手指了指几个礼盒上的挎包。

    徐大壮马上道:“哎呀,那你赶紧看琦琦去。我这硬硬朗朗的老头子有什么看的?”

    “爷爷,不着急,我再多待一会儿。”楚天齐没有挪窝。

    “快去快去,没准一见你回来,她立马就精神了。”徐大壮用手去推大孙子,催促着。

    “我,我,好,好。那我明天再来看爷爷,爷爷早点休息。”楚天齐接受了爷爷建议,站起身,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诶,你小子应名来看爷爷,怕只是个幌子吧?”徐大壮的声音从身后传来。

    “爷爷,我就是来看您的,您可不要冤枉我。”楚天齐回头“嘿嘿”一笑,快步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还跟我老人家动心眼。”徐大壮嘴上“骂”着,语气中满是浓浓的慈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出了过道,穿过院子,楚天齐没有直接回自己房间,而是到了旁边的屋门口。

    屋子拉着窗帘,看不进去,但里面亮着灯,显然人还没睡,最起码没睡着。实在没有偷窥之处,看不到里面的情形,楚天齐试着在门上推了推,没有推开,但却发出了响动。

    “谁?”屋子里发出了警觉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。”楚天齐捏着鼻子,捂着嘴,说道。

    屋子里没有询问,似乎更静了一些。

    正要再发怪声,楚天齐忽然意识到不妥,赶忙拿开捂着口鼻的右手,用正常声音说: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天齐?”屋子里的声音带着欣喜,也满是疑惑,还多少有着一丝警惕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还能有谁?如假包换的楚天齐。快开门,冻死我了。”楚天齐说着,捂了捂凉嗖嗖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等着啊。”话音落下,“趿趿踏踏”声响起。时间不长,窗帘一角掀了起来,一张清瘦的脸颊出现在玻璃另一侧。

    没有恶作剧,楚天齐从台阶上下来,站在了窗台下:“看清了吧?”

    “嘿嘿”,宁俊琦露出一个笑脸,窗帘角放下,随即响起“咔”的一声响动。

    楚天齐推开屋门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快关门,好冷。”宁俊琦仅穿着单薄的睡衣,双手抱肩,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迅速关上房门,“咔”的一声锁上暗锁。楚天齐道:“我才真的冷,赶紧去里屋暖和暖和。”说着话,拉上对方,直接向套间走去。

    “借口。”宁俊琦扭捏着,跟进了里屋。

    迅速脱掉外套,不用过多语言,两人抱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不知是受对方身上的冷气影响,还是感受到了对方大手上的力道,宁俊琦不由得身子抖了一下,然后便紧紧滚在对方怀中。

    一个极力低头、曲身,一个踮着脚尖、尽量仰头,两人的嘴唇慢慢靠近,靠近着。

    过了很久,她缓缓放下脚跟,他也站直了身子,二人就那样的凝望着。

    “俊琦,嫁给我吧!”楚天齐看着对方,说出了一路上念了多少遍的这句话。

    宁俊琦身子微微一颤,语句也带着颤音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嫁给我吧!”楚天齐一字一顿的重复了那句话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什么时候?明年?”宁俊琦抓着对方胳膊,声音中带着紧张。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嗯,是明年。明年的一月一日。”

    “元旦?怎么可能?这马上就到了,你那还有一堆工作。又逗我。”说着话,宁俊琦缓缓松开双手。

    “今天是二十六号,离元旦还有满满五天,结婚足够了吧。当然,要是时间紧张的话,现在就准备结婚的事,在元旦那天先把证领了,然后根据准备情况,再尽快安排婚礼的事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挤了挤眼睛,“这样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可你还没说工作怎么办呢。现在马上就“双节”,你能走的开?”宁俊琦脸上喜色渐渐散去,“你现在能想着这事,我已经非常满足。把这段时间过了,年后稍闲的时候再办事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摇着头,语气坚决:“不,就现在安排。工作的事不用操心,我已经向领导请假了。县政府的事,我也已专门开会安排,还跟几个重要人手做过特别交待。我这次回来,就是专门和你结婚的,不把事情办完,我不销假。”

    “我,你,为什么?”宁俊琦很是不解。

    紧紧盯着对方,楚天齐真诚的说:“俊琦,风风雨雨这么多年过来,期间有着诸多误会与无奈,但我们谁都没有放弃,都一直在坚守着那份真情。去年十月,终于拨开云雾,终于云开日出。在过去的八年中,尤其后来最艰难的四年中,我天天都在盼着和你百年好和、同床共枕。可是条件真正允许的时候,我又想到了工作,又想到了职位稳固和升迁,便把结婚的事一推再推。尽管你非常期盼着早结连理,可你一直都理解着我,也一直迁就着我。而我也在无形中,把这种迁就当成了常态,当成了理所应当。

    在这一年多里,我把工作放到第一位,自以为以天下为公,自以为在做着最正确的事情,而忽略了最应该珍惜的东西。直到你去找我,直到发生了那件事,我才真正深深的意识到,你才是我心中最珍贵的宝贝。而我却差点丢了这份珍贵,还差点亲手毁了这份幸福,我那哪里是无私,我那是地地道道的自私。现在我不能再自私了,什么工作,什么升官,统统一边去。我最最应该做的,也最应该马上做的,就是娶上我心爱的俊琦,就是要让我心爱的女孩幸福。”说到最后时,楚天齐的声音已经带了颤音。

    “天齐,你,你真好。”宁俊琦已经流下了眼泪,“可是,现在毕竟情况特殊,还是推到年后吧。县里刚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,绝不往后退,工作是永远干不完的,总有各种理由可以找。年后可找的理由多的是,我这一年多就是这么找理由过来的,我绝不再找了,你也不要再劝我,谁劝都没用。”楚天齐说的非常坚决。

    “那,那,天齐,你再说一遍那句话。”宁俊琦仰起了布满泪痕的脸颊。

    楚天齐深情的凝望着对方:“俊琦,嫁给我吧!”

    “嗯,嗯。”宁俊琦连连点头,眼泪又扑簌簌掉下,“哇”的一声哭了出来,“天齐。”

    “你愿意吗?”楚天齐双手捧起了眼前这张梨花带雨的脸庞。

    “愿意,愿意,呜……”宁俊琦再次使劲的踮起脚尖,仰起了脸颊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