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八百三十九章 你要三思而行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嘿嘿,嘿嘿……”楚天齐笑醒了。

    准确的说,是被手机叫醒的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的拿过手机一看,上面跳出一条短信来:快起吧,太阳出来了,该晒屁*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“嘿嘿”一笑,回了一条短信:我没看到太阳,肯定太阳在隔壁晨练,正瞅某人的小屁*吧。

    很快,新的短信过来:找打。快起,人家都洗漱完毕,就等着你了。

    好的。回过这两个字,楚天齐放下手机,伸了两个懒腰,起床穿衣。

    洗漱完毕,穿好外套,楚天齐出了套间,打开了外屋屋门。

    旁边屋门应声而开,宁俊琦笑嘻嘻的出来了,说了声:“大懒虫,才起来,我都等你好长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“晚吗?这也没太阳呀。恐怕太阳还在你屋,等着晒你吧。”楚天齐走到近前,一龇牙,“我就说帮你把门,你偏不让,要不倒能一起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“哼”了一声:“那不成引狼入室了吗?”

    “去哪,吃早点?”楚天齐换了话题。

    “吃什么吃?都九点多了,去外公那。都怪你,非不让人家早睡。”宁俊琦嘟囔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挤了挤眼睛:“好像不赖我吧,是哪个人抱着我,非要和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讨厌。”宁俊琦在对方胳膊上拍了一下,“快走吧。”

    楚、宁二人相跟着,穿过院子,进了那排过道,向老爷子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在所经过区域,警卫人员不时和楚、宁二人打着招呼。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楚天齐边走边笑。

    “笑什么笑?是不又笑人家,不许笑。”宁俊琦又“教训”了对方一拳。

    楚天齐很委屈:“我哪笑你了?我是想到做的梦了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追问着:“什么梦?肯定不是什么好梦。”

    “半夜娶媳妇,梦见和你入洞房,是不是好梦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“去你的。”宁俊琦也“咯咯”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说笑间,二人进了老爷子房间,到了客厅里。

    老爷子徐大壮已经在沙发就座了,看到二人进来,笑眯*眯的说:“老远就听见你俩叽叽喳喳的,有什么好玩事呀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一指楚天齐:“他瞎说八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瞎说了?本来就是做梦娶媳妇嘛!”楚天齐大言不惭。

    徐大壮捻着胡须“哈哈”大笑:“好,好,这么大的人,早就该娶媳妇。你俩确实也该考虑了,推到多会儿是个头?你小子可是连我的鸽子也放过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坐到老爷子左侧,“嘿嘿”一笑:“那不是情况特殊吗?知错就改,善莫大焉,我决定和您的宝贝孙女琦琦结婚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好啊,什么时候?”徐大壮满面欣喜。

    “明年。”楚天齐给出回复。

    “嗯,嗯,是得明年了,今年来不及。”徐大壮连连点头,然后面色一整,“小子,我可告诉你,不能太晚了,也不能一推再推, 我还等着看重孙子呢,最迟明年上半年结婚,否则我饶不了你。琦琦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早已坐在右侧的宁俊琦,此时更是抱上老爷子胳膊,红着脸撒娇:“还是外公最疼我,看你还敢不敢欺负人家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连忙表态:“不会,不会,绝不会晚。爷爷,我打算在元旦结婚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元旦?小子,你是不是昏头了?这也就剩三、四天了,怎么来的及?”徐大壮在孙子头上轻拍了一下。

    楚天齐讲说起来:“爷爷,我是这么考虑的。从现在就开始准备结婚的事,紧锣密鼓的准备,根据准备情况,确定办事的日子。您和老叔都表示我的身份不易现在公开,所以在首都这边,也只能把咱们家里人请到一起坐一坐,宣布我俩结婚这件事。河西省雁云市那边,估计也涉及这个情况,也不可能大张旗鼓操办。那么首都与雁云这两处就简单的多,只要尽量请人们抽一下时间,并不需要过多准备。

    时间稍微长一些的,也就是老家那边,需要通知一些亲戚朋友。我爸妈都不是当地人,他们各自的兄弟姐妹和其他至亲都没有,也就是一些四邻八乡的人,还有我们以前的个别同事,这些通知起来也不难。那边相对人要多一些,这就需要在定饭店上费点事,时间稍微有些不确定性。不过我请县里朋友帮帮忙,应该也能尽早的协调出一家饭店。”

    徐大壮道:“这么说,你都已经考虑过,你俩也商量过了?”

    “我近几天就考虑了这事,和俊琦是昨天回来商量的。”楚天齐如实说。

    宁俊琦点点头:“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可正是节骨眼上,结婚和工作的事是有冲突的,你可想好了。”徐大壮提醒着。

    “都考虑好了,也安排好了。”楚天齐回答。

    略微沉吟一下,徐大壮缓缓的说:“还是和你们各自的父母商量一下,毕竟我隔着辈呢,还是少掺和吧。”

    正这时,徐卫华推门进来了,看到楚天齐,忙道:“天齐,你怎么有空回来啦?”

    “他是回来和琦琦结婚的。”徐大壮代为做了回答。

    “结婚?什么时候?”徐卫华疑问着。

    徐大壮说:“元旦。”

    “元旦?这也太仓促了吧?”徐卫华表示不解。

    “元旦领结婚证,仪式的事尽量往前赶。”楚天齐做了说明。

    停了一下,徐卫华又说:“你这得办三处,就是再快也得十天半个月的,你那里可是还有一大摊子事呢,现在又恰逢……”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徐卫华取出手机,看了眼屏幕,忙又说:“来事了,我得赶紧出去一趟。天齐,你俩可要三思而行。”说完,急匆匆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徐大壮一摊双手:“看见了吧,你老叔也这么说,卫民还不知道什么态度呢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爸现在可听我的了。”说着话,宁俊琦拿起手机,拨出了号码。

    电话一通,宁俊琦直接道:“爸,天齐要和我结婚。……元旦……那些可以慢慢准备……他已经安排好了,他……哦,行,让他接电话。”说到这里,宁俊琦把手机递向楚天齐,“我爸找你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还是徐大壮房间,时间变成了当天下午晚些时候。

    和上午不同的是,除大壮不在客厅,只有楚天齐、宁俊琦,还多了李卫民。

    屋子里的气氛有些沉闷,也有些压抑。李卫民沉着脸,楚天齐、宁俊琦脸色也很严肃,宁俊琦的眉宇间带着忧虑。自一个多小时前李卫民到来,就是一边争论,一边“冷战”,现在这拨冷战,已经是第三拨“冷战一刻钟”了。

    李卫民长嘘了口气,语气也尽量和缓:“天齐,我从政多年,也多年做组织工作,深知其中的利害关系。做为我们这些人,即便时时谨慎,都不敢保不出岔子,你却在这时候因私废公,这也太不成熟了。现在你们县里那是什么情形?情况特殊呀。近期不但发生了绑架案,还因此牵涉出了市委常委等一批人员,尤其县委书记还刚刚被带走。在这种情况下,你却因为私事,因为要结婚而离开岗位,太没有大局观了。

    如果是平时的话,请假结婚很是平常,可现在那里就是个大焦点,不知多少双眼睛盯着呢。关键又是‘双节’来临之际,每年的维稳任务都很重,今年县里任务会更艰巨,要是在这时候发生什么事,无论是党委还是政府,你都难脱干系。何况你还因私缺岗,那就更会罪加一等了。这么简单的道理,难道你就不懂?”

    “李书记,我刚才就和您说过,县里那边我已经都做了妥善安排,专门还让专职副书记、常务副县长分别负责县委和县政府工作。尤其我跟市委陈书记特意请了假,陈书记爽快的批准了,还让我安心处理个人事宜,我也走了正规请假手续。每年‘两节’都面临着维稳任务,即使我在单位的话,也不可能阻止一些事情的发生。而且我这次是回来结婚,我和俊琦都是绑架案受害者,适当调整一个心情,也是人之深情,也是应该被理解的。”楚天齐应对着。

    李卫民尽量耐着性子:“当然理解。那天发现俊琦手机有异,你又没有接上她,我那心里别提多担心了。当时在一把手那里,我也是心不在焉,言语间出了小差错。也就是书记体谅我,不但没有责怪,还安慰我不少。当后来得知她落入绑匪手里,我恨不得亲自换出我女儿,当时真是那样的心情,只要绑匪愿意,我绝无二话。不但是担心琦琦,同样也牵挂你的安全,你不仅只是一名优秀的青年干部,还是老徐家的未来,老徐家的兴旺与发展重担,都在你的身上呀。现在我们要尽可能的避免差错,更不可以明知故犯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楚天齐立即给出回复。

    “明白你还这样?”沉声诘问后,李卫民又缓了缓语气,语重心长的说,“天齐,现在情况特殊,你可一定要三思而行,千万不可意气用事呀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